凤姐生病和探春理家(1)

凤姐生病和探春理家(1)

凤姐生病和探春理家(1)

刘心武红学之疑

凤姐生病和探春理家(1)

   

第五十四回至六十九回写的是什么内容

《红楼梦》第五十四回到第六十九回这一阶段的故事,发生在宝玉15岁那一年。沿着全书整体叙事脉络,贾府经济的困顿导致了凤姐生病和探春理家;礼教的松弛引发了矛盾的激化和奴仆的反抗:王熙凤大闹宁国府,尤二姐之死……风风雨雨无情地拍打着贾府这幢封建的世袭的贵族大厦。

下面,我们依旧按着这段故事的几条意脉,分而述之。

(一)凤姐生病和探春理家

“乌进孝交租”披露了贾府经济吃紧,日子越来越难过。王熙凤作为荣国府的管家人其实对此早已看得很清楚,只不过上有贾母和王夫人,她不能多说,说了也不能算。想当初贾珍把宁国府的大权交给她,她一到宁国府就敏锐地发现五大弊端:“头一件是人口混杂,遗失东西;二件,事无专管,临期推诿;三件,需用过费,滥支冒领;四件,任无大小,苦乐不均;五件,家人豪纵,有脸者不服钤束,无脸者不能上进。——此五件实是宁府中风俗。”她针对弊端,采取措施,说一不二,令行禁止,受到了合族人上下的称叹。荣国府何尝没有这些弊端呢?第五十五回写凤姐小产了,不能理事,让李纨协理探春理家。凤姐借机养病。她小产只是个表面原因,而真实的原因,凤姐对平儿讲过:一是经济上亏空,出得多进得少,这个家难当。二是家族内部的房族之争、嫡庶之争、尊卑之争越来越明了,王熙凤难以周旋其中。

凤姐暂时下台,探春接手后,在大观园进行一次“兴利除弊”小小的改革。她着手的事:1免掉了宝玉、贾环、贾兰三人上学的点心钱;

2取消了姑娘们每月重支的头油脂粉的费用;

3让婆子们承包大观园的果树花草。

探春的改革只是在不触及贾府掌权人的根本利益之下的一些做法,一是范围小,二是在下层。很快探春理家就遭到贾府重重矛盾的阻力,而且还激化了方方面面的矛盾,触及到了贾府的管理体制。第六十一回写“司棋闹厨”,就很典型地暴露了贾府在体制上存在“大锅饭”的问题。

小丫头莲花儿说:“司棋姐姐说了,要碗鸡蛋,炖的嫩嫩的。”柳家的道:“就是这样尊贵,不知怎的,今年这鸡蛋短的很,十个钱一个还找不出来……你说给他,改日吃罢。”莲花儿道:“前儿要吃豆腐,你弄了些馊的,叫他说了我一顿;今儿要鸡蛋又没有了,什么好东西,我就不信连鸡蛋都没有了,别叫我翻出来。”一面说,一面翻箱,发现十来个鸡蛋,说道:“这不是?你就这么利害!吃的是主子的,我们的分例,你为什么心疼?又不是你下的蛋,怕人吃了。”

小莲花的一顿抢白,激怒了柳家的,于是发起牢骚,却道出了管理体制上的问题:大锅饭。

连小姐带丫环四五十人,每人每月的“分例”交到厨房,在一个厨房里大家吃饭。难以满足每个人的口味,“买来的不吃,又要别的”。问题一;

粮食菜蔬随行就市,维持正常的开支还行,在物价上扬时就会吃紧。问题二;

柳家的说:“只是我又不是答应你们的,一处要一样,就是十来样。我倒别伺候头层主子,只预备你们二层主子了。”问题三;

如何处理“这个点这个,那个点那个”的矛盾,就涉及到了如何对待“头层主子”与“二层主子”,也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问题。第一,柳家的是下人,不敢得罪“头层主子”,就是各屋的小姐。第二,问题就出在“二层主子”身上。司棋是迎春的丫头,要吃豆腐,给弄一碗馊的;第二次要吃蒸鸡蛋,柳妈说没了鸡蛋。当莲花翻出鸡蛋,柳妈以“行市”上涨为由,发牢骚。莲花顿时揭短——晴雯要吃篙子杆,柳妈一会问是肉炒,还是鸡炒?一会“狗颠屁股儿”似的亲自捧着送去。莲花的责难,道出一个问题,晴雯也是“二层主子”,和司棋的地位一样,只不过是宝玉的丫头,柳家的对她们有亲有疏,有远有近。那么亲谁?不亲谁?就看有用没用,有权没权。实质上是个体制问题。

司棋闹厨只是贾府的管理体制中溅出的一个小水花,但随着贾府经济的拮据,问题越来越多,事情越来越棘手。这就又回到了凤姐为什么下台,探春接手后为什么要搞改革。

(二)大观园春天的风波。

第五十八到第六十三回,宫里的一位老太妃薨了,贾母、邢王二夫人、尤氏、王熙凤等人每日到宫中参加丧事、祭灵,有一个月的时间。这是大观园的第四个春天,是一个不平凡的春天。大观园的管理暂时托给薛姨妈。没有了王熙凤等主子的严厉监管,薛姨妈又只是一个专做和事佬的亲戚。于是给大观园带来了宽松的环境,秩序顿时松动,也给了芳官、司棋、赵姨娘等人逞能闹事的机会,表达了她们的情绪、嫉恨和要求。特别以芳官为代表的几个小丫头“连伙聚党”的闹事,先是潇湘馆里的小戏子藕官在园子里烧纸钱,祭奠曾与她在戏中扮夫妻的女孩子,此事被一个婆子看见,大加责骂,幸而有宝玉从中遮掩了事。接着,怡红院的夏婆子克扣干女儿芳官的月钱什物,并因为洗头的事与芳官发生了冲突。其中三件事:

一个是小丫头和承包园子的婆子们吵闹,一个要掐花,一个不让,因为承包后管得好与坏直接与婆子们的利益挂钩。这吵架是探春理家带来的新问题,因为在等级严格的贾府,婆子的地位最低,丫环也可以使唤她们。第三十五回王夫人命玉钏儿给宝玉送“莲叶汤”去,凤姐又让莺儿同去。莺儿道:“这么远,怪热的,那可怎么端呢?玉钏儿笑道:“你放心,我自有道理。”说着,便命一个婆子来,将汤饭等放在一个捧盒里,命她端了跟着,她俩却空着手走。如今婆子敢管丫环掐花,一下就触及到了早已成为习惯的等级制,连小丫头也感到不舒服。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