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黛钗爱情悲剧(5)

宝黛钗爱情悲剧(5)

宝黛钗爱情悲剧(5)

刘心武红学之疑

宝黛钗爱情悲剧(5)

   

贾府的奢糜作风,同样会影响奴仆。大管家赖大也是一个典型。第四十五回,通过赖嬷嬷之口,叙述了赖大家今日光景甚好,还为儿子赖尚荣捐钱买了一个州县官。清朝政府对家奴的出仕是有严格限制的,可见赖大的神通广大,为儿子捐钱买官,请托的当然是朝廷命官。而且所花费的银两,不会比贾珍为贾蓉买得个五品龙禁尉花1200两银子少。第四十七回又介绍这个奴才家还有景致不错的大花园。赖大在贾府当家理财上是精明的,为人处事上却是阴险狡诈的。在小说文本中读者既看不到赖大酗酒滋事,也不见他无事嚼舌,只是主子安排赖大或有事询问时,他总是答“是”,或者就是问什么,答什么。可他与主子同凶共恶之事,能守口如瓶。可见赖大的少言寡语,除了性格因素外,还有就是他必须这样做,才能保持自己在贾府的特殊地位。

再看贾府争夺财产和权力的内部矛盾和斗争。

封建贵族和地主阶级的本质是极端贪婪、极端残酷的,即使在其内部也是互相利用、互相争夺,连嫡亲骨肉之间也不例外。“罩在家庭关系上温情脉脉的面纱”下,是赤裸裸的利害关系。贾府统治阶级内部的矛盾冲突中,总起来说可以分为两大营垒。一派是以掌权的贾政、王夫人为首,包括凤姐、薛家母女,并有贾母的支持;一派是以贾赦、邢夫人为首,包括宁国府尤氏、以及赵姨娘等,代表不掌实权一派的利益。贾府上下,从封建家法家庭的宝塔顶——贾母直到他们的亲信奴才,都被卷入到这两大营垒的互相争斗的漩涡之中,这个斗争的焦点,就是争夺贾府的财产和权力。

赵姨娘求马道婆设“魇魔法”谋害宝玉和凤姐,是贾府内部矛盾和斗争的一个高潮。

马道婆到赵姨娘处,知道她恨宝玉和凤姐,尤其是凤姐,便探她的口气道:“我还用你说?难道都看不出来!也亏你们心里不理论,只凭他去。——倒也好。”赵姨娘道:“我的娘!不凭他去,难道谁还敢把他怎么样吗?”马道婆道:“不是我说句造孽的话,你们没本事!——也难怪。明里不敢罢咧,暗里也算计了!还等到如今!”赵姨娘听这话里有话,心里暗暗的喜欢,便说道:“怎么暗里算计?我倒有这个心,只是没这样的能干人。你教给我这个法子,我大大的谢你。”

于是制造了“魇魔法”——古代一种巫术,暗中祈求鬼神加害于人。结果宝玉、凤姐中了祟,闹翻了贾府。“贾母、王夫人、邢夫人并薛姨妈寸步不离,只围着哭。”日夜熬油费火,闹的上下不安。

贾府的“内囊尽上来了”。

“内囊”指的是家财和资产。贾府的经济状况是进的少,出得多,日渐衰落。第五十三回是《红楼梦》笔墨集中在经济上的描写,宁国府正忙着过年的时候,黑山村的庄头乌进孝交租。这是贾府的主要经济来源。他给贾珍交的这张租单,分为两部分:一是货币地租:2500两银子;另一是实物地租:粮食、柴炭、各色山珍海货。

贾珍很不满意,他算定至少应交5000两银子,现在只有一半。他感叹地说:“这真是叫别过年了。”当乌进孝说到荣府那边也是如此,贾珍感慨到自己这边只是日常用费,而荣府那边“这几年添了许多花钱的事,一定不可免是要花的,却又不添些银子产业。这一二年里赔了许多,不和你们要,找谁去?”

这话中透出的意思很明显,荣府那边迎皇妃省亲,掏尽了百年积蓄的老底,这钱是必要花的,又没有新的收入来源,长此以往,入不敷出,能不内囊尽上来吗?

管家周瑞家的女婿冷子兴早已从旁观者的角度揭示了贾府的各种弊政:诺大的贾府“如今人口日多,事务日盛,主仆上下,都是安富尊荣,运筹谋划的竟无一个”的慨叹,可谓鞭辟入里,一语中的。就连那个跟着贾琏的奴才兴儿,对荣国府的观察,也看出总是“寅吃卯粮”;就连不问俗事的林黛玉都说:“咱们家里也太花费了。我虽不管事,心里每常闲了,替你们一算计,出的多,进的少,如今若不省俭,必致后手不接。”

(三)王熙凤的性格、才干和贪婪,同家道败落与时俱下

如果说刘姥姥一进荣国府,成为一条引线一下子就把叙事的镜头对准了荣国府核心人物——凤姐,浓墨重彩刻画了“阿凤小传”,那么《红楼梦》第十八回的后半回起到第五十三回上半回,则处处突出她管家奶奶的身份和所作所为,“协理宁国府”展示了她的治家才干,受到合族上下的称赞,是她一生向上的势头,而第五十三回却是她借生病之由退下来的前夕,是她一生向下的势头。王熙凤利用掌家理财之权,挪用一家主仆的月钱,去放高利贷,“一年不到,上千的银子”。她的精明和贪婪的性格,既拓展着自己的生命历程,又在很大程度上折射出贾府家道败落的态势。对钱财贪婪的欲望只是凤姐性格结构中的一个侧面,而这一侧面同她内心深处迸发出的各种欲望、情绪和情感融合到一块,使她的性格不仅是丰满的、真实的,而且蕴涵着深刻的社会内容。

王熙凤成为《红楼梦》这一阶段的叙事层面故事的又一条意脉。

《红楼梦》的故事常常是在欢笑热闹的情节中,潜隐着一股暗流。这股暗流具体地说就是贾府始终存在着的房族之争、夫妻之争、嫡庶之争和尊卑之争的矛盾和冲突。这股暗流掀起的冲击波,不断地拍打、腐蚀、瓦解着贾府这座大厦。受其影响和制约,最典型的是掌管荣国府家政大权的夫妻贾琏与凤姐了。王熙凤与贾琏是《红楼梦》唯一一对正面展现叙事并贯穿全书的夫妻,他们的婚姻生活,并不是普通的家长里短,生儿育女,而是时时处处都渗透着贾府内部矛盾和斗争,特别是房族之争、嫡庶之争、妻妾之争,或明或暗、或多或少都能从中表现出来。何况她与贾琏之间的夫妻之争还有更深层的社会文化意蕴。王熙凤的一生伴随着贾府的整个衰败过程,而且在金陵十二钗中没有哪一个人,像她那样在《红楼梦》悲剧中占有那么显著和重要的位置。曹雪芹给她的判词是:“凡鸟偏从末世来,都知爱慕此生才。”点明她一是处在“末世”,二是有才。她的不幸,有自身的原因,但更多的是社会原因。

第一个原因:封建文化的实质是男性文化。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