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黛钗爱情悲剧(4)

宝黛钗爱情悲剧(4)

宝黛钗爱情悲剧(4)

刘心武红学之疑

宝黛钗爱情悲剧(4)

   

才女们写的诗都是个人性情的流露和抒发,诗中有人,诗如其人。《红楼梦》几次诗社的描写,最主要是透过诗写人,写人的性格。我们以《咏海棠诗》宝钗夺冠的一首为例:

珍重芳姿昼掩门,自携手瓮灌苔盆。

胭脂洗出秋阶影,冰雪招来露砌魂。

淡极始知花更艳,愁影三更月有痕

莫道缟仙能羽化,多情伴我咏黄昏。

全诗透着一种追求淡雅、静穆、高洁的意境,特别是“珍重芳姿昼掩门”,透出了宝钗那种时时处处恪守封建妇德、珍惜自己高贵身份的姿态;“淡极始知花更艳”,表现了她性格中“安分随时”、知书达理的性格特征。李纨评价此诗“含蓄浑厚”。

林黛玉是才女们中写诗最多的人,也是诗才最高的人,她用诗表达爱情,写诗倾吐忧伤

在菊花赛诗会上,一举夺魁。

一从陶令平章后,

千古高风说到今。(《咏菊》)

孤标傲世偕谁隐,

一样花开为底迟。(《问菊》)

她的诗写得最好的还是她个人抒发情怀有感的诗作,其中尤以《葬花吟》、《秋窗风雨夕》、《桃花行》这三首长诗最为著名。

(二)从贾府钟鸣鼎食的展示到内囊尽上的披露。

百年望族的贾府作为一个衰败的旧家族,越是临近末世,越是需要以物质上的享乐和贪欲来填补精神的空虚。这是《红楼梦》第十八回的后半回起到第五十三回上半回,显示出的深刻的历史文化意蕴。

“安福尊荣”是贾府的一大特点。贾府主仆上下,安富尊荣表现在衣食住行、婚丧嫁娶、迎来送往、游乐宴请等各个方面。

贾母是一个安富尊荣的典型,是一个贯穿全书始终的主要人物。描写她安富尊荣的举手投足,家长里短,是《红楼梦》叙事的需求。在平凡的日常琐事描写中表现当时的社会现实和人们的精神现实。李希凡先生指出:“贾母,这个贵族之家的老封君,当然不是这部伟大杰作中的艺术主角,但她却是荣宁二府这贵族之家的生活主角。”②确实,贾府中豪奢的日常生活画面都是围绕着她而构图的,如刘姥姥二进大观园,宝钗、凤姐、贾母过生日的热闹欢快的场面,贾母都扮演着主角。贾母的八十寿辰,虽为大场面、大气派,但已出现盛极难继的征兆,实为贾府烈火烹油的回光返照。曹雪芹于极热闹之处,涂抹上一片冷淡的色调。从此家运渐衰。

在贾府赫赫扬扬的大家族中,善于投其所好的王熙凤,爱享清福的王夫人等对安富尊荣的贾母一味的逢迎,上行下效,主仆上下只知安富尊荣,恣意享乐,攀比阔气。大观园的小姐们吟诗作赋是贾府钟鸣鼎食的生活的一个侧面,另一面就是贾母为首的王夫人、邢夫人、尤氏这些主子们今天庆寿过生日,明日赏月品花而举办的家宴,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过着豪华奢侈的生活。从三十七回到四十一回写贾政自元妃省亲以后,居官更加勤慎,以期仰答皇恩。皇上见他人品端方,风声清肃,特地委以重任,让他任学差之职,为国选拔英才。这对于贾府来说是可喜可庆之事,贾政赴任,从农历八月二十一日到二十五日,几天中探春起诗社、贾芸送海棠、湘云入大观园、刘姥姥二进荣国府、湘云请贾母赏桂吃蟹作菊花诗、贾母给湘云还席演曲行令,宝、钗、黛栊翠庵品茶,刘姥姥醉卧怡红院,几日间喜事接踵,一场接一场欢乐舒畅的宴赏。

如果说贾母形象只在贵族的层面上产生意义,那么刘姥姥二进大观园为我们换了一个视角,通过“积古老人”刘姥姥的眼睛观之,则其两极共构的深层结构意义就会更加彰显。《红楼梦》多次描写最简单的一次宴会。史湘云做东,请的一次小小宴会,为了省钱,只吃螃蟹。就是这样,也要花二十多两银子。刘姥姥屈指一算,“这一顿的银子,够我们庄稼人过一年了!”贾府的奢糜无度,就是来一个打抽丰的乡妪刘姥姥,迎合了贾母“正想个积古的老人家说话儿”的,一日内竟两宴大观园,盛情款待这个乡下人。用刘姥姥的话说:“虽然住了两三天,日子却不多,把古往今来没见过的,没吃过的,没听过的,都经验过了”。

在宴席上,凤姐挟了一箸头菜,让刘姥姥品尝。刘姥姥吧咂半天嘴,没有尝出来。凤姐给她讲这道菜叫“茄鲞”的菜,名义上是吃茄子,但它要用鸡肉、香菌、新笋、蘑菇、各种果干和香油来制作。就连他们喝汤也十分讲究,吃一种莲叶汤,为此专门做成银模子,上面刻着菊花、梅花、莲蓬、菱角等花样,就连大皇商的贵妇人薛姨妈也没有见识过。她对贾母说:“你们府上也都想绝了!吃碗汤还有这些样子。”

贾母日常吃的点心,两个小捧盒内,“每个盒内两样:这盒内一样是藕粉桂糖糕,一样是松穰鹅油卷;那盒内一样是一寸来大的小饺儿,……那一样是奶油炸的各色小面果。”这列举的四样点心,有米粉做的糕,有面粉做的卷和饺;有甜的藕粉桂糖;有咸的松穰鹅油卷;既有南方的藕粉混和,也有北方松子为瓤;既用笼蒸,也用油炸;那小饺儿是汉族食品,而奶油果又是满人的习俗,真是食不厌精的美味,可贾母皱眉道:“这滑腻腻的,谁吃这个。”“拣了一个卷子,只尝了一尝,剩下的半个递与丫环了。”薛姨妈碍不住情面,“只拣了一块糕。”唯有刘姥姥从未见过,见那小面果子都玲珑剔透,便拣了一朵牡丹花样的笑道:“我们那里最巧的姐儿们,也不能铰出这么个纸的来。我又爱吃,又舍不得吃,包些家去给他们做花样子去倒好。”凤姐给刘姥姥夹了一个鸽子蛋,刘姥姥说道:“这里的鸡儿也俊,下的这蛋也小巧,怪俊的。我且得一个儿。”凤姐笑道:“一两银子一个呢,你快尝尝罢,那冷了就不好吃了。”

《红楼梦》描写钟鸣鼎食、诗礼簪缨之家的茶文化,第四十一回妙玉为贾母特备的一种名茶,象征长寿富贵的“老君眉茶”。该茶嫩绿似莲心,清香淡味,最受文人墨客欢迎,这位长寿贾母喝着这“老君眉茶”,当然会很高兴。幽雅的茶事,更显得富贵豪华。

再说服饰和穿戴。贾宝玉每一天都要换几套不重样的衣着。他穿的那件“孔雀裘”不小心烧了一个小洞。“不但织补匠,能干裁缝,绣匠并做女工的,问了,都不认得这是什么,都不敢揽”。原来这是一件从俄罗斯进口的孔雀金线织成的贵重褂子。贾母送给刘姥姥的一大包袱衣服,都是往年间生日节下众人孝敬的。老太太从不穿人家做的,一次也没穿过,就这样白送了一个不相干的刘姥姥。当贾母见林黛玉屋子的窗上纱的颜色旧了,便立即吩咐换新的。竟把进口的“软烟罗”拿来做窗纱用,那质量连“如今上用的府纱,也没有这样软厚轻密”,见多识广的当家人王熙凤都错认作蝉翼纱,刘姥姥更加感叹道:这么好的料子糊窗纱用,真是可惜。可见其奢糜的程度。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