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衅开端实在宁”(2)

“造衅开端实在宁”(2)

“造衅开端实在宁”(2)

刘心武红学之疑

“造衅开端实在宁”(2)

   

第二回冷子兴演说荣国府中已指出:“如今这荣宁两府也都萧索了,不比先时的光景。”脂砚斋在侧批中提醒读者:“记清此句,可知书中之荣府已是末世了。”第五十三回黑山村庄头乌进孝来交租,是整个贾府经济衰败的缩影。在写宁国府衰败的同时,也在不经意之处提到了荣府的今不如昔,日渐衰落。贾珍、贾蓉与乌进孝对话中透漏出了荣府这两年赔进了许多,又没添银子的产业。可见,宁荣二府都是在走下坡路。但荣国府的衰败之迹,是在第七十二回贾琏为老太太八十大寿,请求鸳鸯偷拿老太太的金银器去典当,才披露的;而宁国府衰败之迹,则早已显露。

(三)衰落阴冷之气笼罩贾府

第七十五回写贾珍全家过中秋,“那天将有三更时分,贾珍酒已八分,大家正添衣饮茶,换盏更酌之际,忽听那边墙下有人长叹之声。大家明明听见, 都毛发悚然。……一语未了,只听得一阵风声,竟过墙去了。恍惚闻得祠堂内槅扇开阖之声。只觉得风气森森,比先更觉凄惨起来,看那月色时,也淡淡的,不似先前明朗。众人都觉毛发倒竖。贾珍酒已吓醒了一半,只比别人撑持得住些,心下也十分疑畏,便大没兴头。”

宁国府子孙丧家败业,天怒人怨,连祖宗在天之灵亦怒。但贾珍依旧胡作非为。第六十四回借贾琏的眼睛,透视出在贾敬丧事期间,“贾琏素日既闻尤氏姐妹之名, 恨无缘得见。近因贾敬停灵在家,每日与二姐三姐相认已熟, 不禁动了垂涎之意。况知与贾珍贾蓉等素有聚麀之诮。”只这一笔就入木三分地写尽了贾珍的乱伦。《礼记曲礼上第一》:“夫唯禽兽无礼,故父子聚麀。”汉代郑玄注:“聚,犹共也。鹿牝曰麀。”用王熙凤的话可作形象的注解:“妹妹的声名很不好听,连老太太,太太们都知道了,说妹妹在家做女孩儿就不干净, 又和姐夫有些首尾,‘没人要的了你拣了来,还不休了再寻好的。’我听见这话,气得倒仰,查是谁说的,又查不出来。这日久天长,这些个奴才们跟前,怎么说嘴。”虽然王熙凤说这些话是故意给尤二姐听的,但也从侧面披露了贾珍与尤二姐风声不雅。贾琏因知道贾珍的丑行,才敢乘隙而入,加入“聚麀”之列。“因而乘机百般撩拨, 眉目传情。那三姐却只是淡淡相对,只有二姐也十分有意。但只是眼目众多,无从下手。 贾琏又怕贾珍吃醋,不敢轻动,只好二人心领神会而已。……遂托相伴贾珍为名,亦在寺中住宿,又时常借着替贾珍料理家务,不时至宁府中来勾搭二姐。”打这才促成了贾珍一手包办、张罗贾琏偷娶尤二姐。

如果说贾珍比贾政、贾赦有威有胆,除去他上面没有贾母的干涉和制约而外,是他在宁国府说了算数,自己有一片小天地,任其胡作非为。第八十八回写贾珍“听见门上闹的翻江搅海。叫人去查问,回来说道:‘鲍二和周瑞的干儿子打架。’贾珍道:“周瑞的干儿子是谁?”门上的回道:‘他叫何三,本来是个没味儿的,天天在家里喝酒闹事,常来门上坐着。听见鲍二与周瑞拌嘴,他就插在里头。’贾珍道:‘这却可恶!把鲍二和那个什么何三给我一块儿捆起来!’”

宁府之乱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贾珍的淫乱应了第二回冷子兴演说中已提到实质性的原因:“这珍爷那里干正事?只一味高乐不了,把那宁国府竟翻过来了,也没有敢来管他的人。”无疑,贾珍是祸首。宁国府被抄后,他和贾蓉被拘,可怜赫赫宁国府只剩得尤氏婆媳两个,并贾珍的妾佩凤、偕鸾二人,连一个下人也没有。真可谓:“故人通贵绝相过,门外真堪置雀罗。”(司马光诗句)

上面是贾珍的形象以及宁国府在《红楼梦》整个叙事结构的深层意蕴。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