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玉之死(11)

妙玉之死(11)

妙玉之死(11)

红楼解梦

妙玉之死(11)

   

翌日卯初,贾芸匆匆从廊下赶往栊翠庵。头天亥正,他把板儿带回家中歇了一夜,板儿在客房里倒头便睡,鼾声如歌;他因枕边小红说起那王熙凤的遭遇,唏嘘不已,弄得一夜无眠,只算是略闭眼养了养神,起床后叫醒板儿,嘱他到银号兑完银子,务必赶到栊翠庵会齐。

用些个碎银子,又很轻易地混进了大观园。晨光中的大观园,其破败衰颓的景象,竟比昨晚那夕照和月光下更令人触眼鼻酸。回想起当年到怡红院作客,宝二爷在大红销金撒花帐下趿鞋相迎;在园子里拦起帏幔,坐在山石上监工种树;拾得小红香罗帕,托坠儿将自己一方帕子赠还……无数往事,恍若梦境;如今人事皆非,繁华落尽,泰去否至,怎不令人肝肠寸裂。又想到那王熙凤,原是琏二奶奶,初时琏二爷对之言听计从,好不威风,后来王家势败,琏二爷对她可就另眼相看了,动辄喝令,稍有迟慢,便骂声不绝,再后,更嫌她害死尤二姐,私放高利贷,惹出种种麻烦,爽性把她休了,让她和那平儿换了一个过子,从二奶奶变成了凤姑娘……眼下更被那张如圭买去作妾,小红昨晚去求见,竟被拒之门外,听那张家婆子私下里说,张如圭大老婆给她来了个下马威,一句话没回好,当即让人拖到院子里跪瓷瓦子,茶饭也不给吃;今日该被带到张家湾,坐船去金陵了,也不知她每日里饱受挫辱、以泪洗面,还捱不捱得到金陵……

贾芸未至栊翠庵,先朝稻香村望去,只见篱门紧闭、阒无声息,可见李纨、贾兰等赶早不赶晚,早已搬出。

来至栊翠庵前,山门洞开,进去一望,凡门皆大开,却不见一个人影儿。大殿里三世佛前,海灯璨然,香炉里新续的供香,地面光洁如镜。去西厢房,书架空空,片纸无留。唤琴张,无人应答。到嬷嬷们住的下房,只剩炕席桌椅,却是窗明几净。庵内花木显然经过最新一轮的修理,无一片锈叶,无一朵败蕾,正道甬路皆净若玉砌。到那东禅堂,香烟缭绕;唤师傅,唯有梁间回音;耳房里,木榻空空,蒲团犹在,茶具皆无而茶香氤氲。原来妙玉等竟已自行迁出。难道他们现在已在北静王府的家庙内?蒋玉菡是何时接应他们的呢?

贾芸心中,十分纳罕。在禅堂里,对着那观音大士立像,双手合十,低头祝祷。拜完,忽觉观音的一只佛手,指向香案,定睛细看,香案上有一搭包,近前再看,搭包上写着两行字:“昨夜祝祷者得。非其得者,取之即祸。”贾芸稍一思索,便知感叹。原来这妙玉师傅果真非凡,怪不得宝二爷提起来敬佩有加。他也不去动那搭包,径出庵门,沿着来路,去迎板儿。忽见板儿喘吁吁而来。板儿见了他,不等他发话,先骂起粗话来。原来板儿一早便去寻那银号,银号验过贾兰给他的那张银票,告诉他那是张早已兑清的废票!板儿怒说,定要找到贾兰,把他痛揍一顿!然而那贾兰奸猾已极,究竟搬到哪儿去了?昨日问他,只是含糊其辞,今日跟公差们打听,没人能说得清!贾芸劝他息怒,问他:“可记得你昨晚对菩萨的祝祷?”板儿回答:“还要再去祝祷!求菩萨保佑那巧姐跳出火坑!”又叹:“只是这一时半会儿,哪里借出二百两银子?我真恨不得把自己卖了赎她,只是怕没人肯出二百两的价!”贾芸也不多说,遂把板儿带至庵中禅堂,板儿跪祝毕,贾芸把那香案上的搭包指给他看,板儿问:“妙玉师傅他们在哪儿?为何把搭包搁在这里?”贾芸说:“妙玉师傅已然仙遁。这搭包是你的。”板儿不解,贾芸便把那搭包上写的字念给他听,让他掏出里面东西细检。板儿掏出一大包银子来,皆是上好成色的纹银锭子,数一数,共四十锭,贾芸道:“这都是五两一锭的,恰是二百两整!”板儿先是发愣,后来咕咚又跪倒观音菩萨前,叩头不止……当年板儿随姥姥进大观园游逛,手里抱着个大佛手玩,那时巧姐儿手里却抱着个大柚子玩,巧姐儿见了佛手,便哭着要佛手,众人忙将二人手中之物对换,巧姐得佛手当即破涕为笑,板儿也喜上了那又香又圆的柚子(柚子本来就又被叫作香圆),人生命运,难道真有草蛇灰线、伏延千里的因缘际会?板儿将巧姐儿救回农村,两人皆有情意,终偕连理,此是后话。

且说那蒋玉菡在北静王府,与府里长史官等着接应妙玉一行,结果却只有贾芸匆匆赶来,道妙玉等已无踪影。后来更去西门外牟尼院等处探访,皆无消息。无不纳罕。

就在那一天,接二连三,发生了好多桩事。

圣旨下,将原宁国府第,赏给了仁顺王爷;原荣国府第,赏给了信顺王爷;凡在崇文门发卖未卖出的贾府人员,皆赏给了新保龄侯费阕。

经忠顺王爷讯问后,石呆子控贾雨村贪赃妄法强夺古玩案已送都察院受理,而对贾雨村的参本也已上达。后来贾雨村因此被褫职问罪,“因嫌纱帽小,致使枷锁扛”;他虽在贾氏两府塌台时狠踹了贾氏两脚,自己到头来还是与宁、荣两府连坐。那石呆子官司才赢,其古扇尚未取回,却一命呜呼了;有说是高兴死的,有道是死得蹊跷的,也难判断,不过那二十把古扇仍由忠顺王爷收藏把玩,倒是真的。

忽又有圣旨下,命忠顺王爷为钦差大臣,往浙江沿海验收海塘工程。忠顺王爷陛见圣上后,不敢懈怠,回府即令打点行装,先往通州张家湾,待船队齐备,即沿运河南下。秋芳为其打点衣物时趁便说:“此次验收,那边官商人等一定竭力奉迎,王爷所喜的成瓷,也许那边不难搜罗。”王爷厉声斥道:“难道你要我收受贿赂不成!那贾氏的文玩古瓷乃圣上恩赐予我的,贾宝玉竟敢藏匿至今,拒不交出,我虽要务在身,此事岂能甘休?已令长史官每日与刑部察院等处联络,定要将那贾宝玉严鞠归案。听说他已启身回金陵,若走水路,我们官船追上他不难!我何用别处搜罗?对那贾宝玉严拶拷问,自然他会把那成瓷藏匿处供出,哪怕是埋地三丈,我就不信刨不出来!”秋芳噤声,再不敢言及成瓷之事。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