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元春之死(8)

贾元春之死(8)

贾元春之死(8)

红楼解梦

贾元春之死(8)

   

皇帝对那腊油冻佛手爱不释手。他本是弓刀不离身的,喜悦中,他扯下元妃腰中一条绦带,将那腊油的冻佛手,挂到了他那张弓上,又将弓顺手套在了香案角上,指着那弓和佛手说:“这便是你我不分离的缘分了!”

这回是元妃主动投入了皇帝的怀中。

……

大约是半个时辰之后,忽然夏守忠启门而入,皇帝暴怒地喝问:“大胆!我何曾唤你?!”

夏守忠未及答言,戴权已迈进了门槛,进门便咕咚跪下,报道:“圣上,大事不好!”

皇帝本能地握紧腰上的剑柄。

戴权尚未再启口,忽听“嗖”、“嗖”、“嗖”几声,若干支利箭已穿窗而进,分别射在殿柱、香案和临时宝座上。皇帝拔出宝剑,大吼:“何人谋反?!来人!与我拿下!”

戴权跪进几步,贴近皇帝膝下,喘吁禀报说:“圣上,此殿已被逆贼所围……他们原有地道与此寺相通……埋伏已久!……寺外邬帅已被他们所擒,袁帅亦被他们的二层包围圈所逼……本当与此等逆贼决一死战,奈何此殿外伏兵转瞬即可扑入……现逆贼派出一员说客,欲面见圣上……”

皇帝不完全从那禀报的话语,而是更多地从戴权那眼神里,意识到了情形的严峻与可能把握的转机,他努力使自己镇静下来,以不失在万险中的天子威严……

“哈哈哈……”

竟有一人大摇大摆地迈进了殿门,自报道:“说客在此……”

皇帝盯住他,厉声喝问:“你是何人?”

“我乃太医张友士也!”

“胡说!朕的太医院无有你这逆贼!”

“那个自然,”张友士笑吟吟地说,“不过,这殿外的伏兵一扑,将你擒灭,我主秦可信坐上龙椅,那么,不但太医院正堂非我莫属,恐怕还要封王晋爵呢!”

“来人!给我拿下!”

“哈,人倒有,该拿的也已尽行拿下,请看——”

随着张友士衣袖一摆,殿门从外被用力拽开,訇然一声中,皇帝只见外面人影幢幢,眯眼细看,前面跪缚着一排龙禁尉,后面立着几排持刀张弓的逆匪。心中不禁愤恨于手下的这些人竟如此地不中用!

皇帝把一直跪伏于前的夏守忠和戴权重重地各踢了一脚,浑身颤抖地喝道:“滚出去!”

两个太监立刻往外爬。皇帝忽又叫道:“戴权留下!”

戴权便在门外停住。夏守忠觳觫着爬出门槛,外面的逆匪也不理他。

张友士一旁笑道:“养兵千日,并不能用兵一时。可悲可叹!”

皇帝怒目瞪视他,他却只是冷笑。

皇帝忽然松弛下来,意态从容地走到那临时宝座上,傲然坐下,拈着胡须道:“有趣,有趣。”

张友士微微一笑,见殿中有一绣墩,也便仪态悠然地坐于其上,开言道:“你也毋庸斥我等逆匪,我也不敢再历数你的阴毒无道。从来是胜者为王败者贼。原来你毒瘫太上皇,杀戮皇叔,逐撵兄弟,谋害忠良,抄家成癖,敛财近狂,篡居皇位,荒淫无耻,算是暂时取胜;不过天理昭昭,天网恢恢,多行不义必自毙,今天你陷入天罗,难突地网,败为贼已是定局……”

皇帝沉沉稳稳地道:“你怕言之过早了吧?”

张友士道:“难道你今天不是已经成为逆贼了么?”

皇帝道:“我说的是,怕你们终究也非胜者,为王的,即便不再是我,也绝非尔等宵小!”

张友士道:“这倒算是一句明白话。”

皇帝道:“怎么个明白?你倒给我说个明白!”

张友士道:“我们的人已围住此殿。你的性命,已在攥在我们手中。庙外你的扈从,我们切断了他们跟你这里的联系,但实在地说,我们尚无能力将其一举了决,他们中也尚有奋勇勤王者,两军相持,天明之前,难分胜负。倘若我们就此结果了你,并力挫你的扈从,却并不能一举进发京城,那京中早有野心者,必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他倒从从容容地登那金銮宝殿,称帝改元了!这于我于你皆无利益之事,我们当然都不必做!”

皇帝心中松了口气,面上却鄙夷不屑:“从从容容?哼,京中诸王,哪一个敢从容?”

张友士叹道:“所以说你不能知人任事,刚愎自用,早在陷阱之上,却俨然稳如泰山!现爽性给你点破:那北静王,便是头一个欲取汝而代之者!”

皇帝仰颈大笑:“他?……哈哈哈……你等欲乱我心,离间朕与王公关系,甚属可恶,然专拈出北静王作例,实在令朕浮一大白!真真是匪夷所思,从何想来!……一言以蔽之:那北静王分明是个诗疯子、呆画鸟!……”

张友士道:“痴呆者,未必就无登基的野心。何况古训早有大智若愚一说。实话告你,北静王与我主早通关节,你这回南行之前,他已给了许诺,只要我们完结了你,他便于登基之际,立封我主为靖南王……”

皇帝笑道:“越说越离奇!亏你编排得出来!”

张友士便从袖中抖出一样东西,伸臂递过道:“眼见为实。你看这是何物?”

皇帝抢过定睛一看,是鹡鸰香念珠串。这确是他亲赠给北静王的。而且上面有他特意留下的记号。他心中不禁一惊。但他随即将那香串往座椅上一掷,呵呵一笑:“这算得什么!想是你等派人从他府中盗来,离间我们。鸡鸣狗盗,可笑可叹!”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