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的归省——悲耶喜耶?

那一夜的归省——悲耶喜耶?

那一夜的归省——悲耶喜耶?

红楼赏析

元春,贾政与王夫人的亲生女儿,主人公宝玉嫡亲的姐姐,她是众人眼中只能仰视的贵妃娘娘,是父亲贾政口中的“凤鸾之瑞”。

省亲那回,是书中(前八十回)元春唯一一次正式的出场,这位贵妃的来头确实不小,为了她那一夜的归省,贾府大兴土木,耗资巨万修建了大观园,南下苏州采买了十二个唱戏的女孩,又有能工巧匠造灯制花,硬生生把一个冰天雪地的元宵夜装扮成繁花盛开的人间四月天。为了迎接这位贵妃娘娘,合府年也不曾好生过的,十四日更是一夜未眠,年迈的祖母、父母双亲、弟兄姊妹按品大妆,在寒风中等了几个时辰。费尽周折,到底祖孙母女有了倾吐肺腑的机会,可惜就是这短短的一晤,这位多年不曾回家的贵妃泪眼婆娑,话未出口就已泣不成声。看至此不能不令人叹一声:富贵尊荣若此,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呢?

接下来与父亲贾政的见面更是在座前挂起了珠帘,避嫌竟到了父女不能对面相见的份上,这皇家的规矩也忒冷漠无情了,真真叫人哭也不是,笑也不是了。年仅十二、三岁的宝玉也许是因为年龄尚小,破例来到了元春的面前。不知宝玉对这位久未谋面的姐姐还有多少残存的印象,但从元春又哭又笑的表情上我们可以看出,由于年龄的差异和自幼教养的情谊,这位长姊对幼弟的感情超越了普通姐弟,更有一些“长姊比母”的感觉。

随后的题匾作诗,看戏打赏,元春开始慢慢重新融入了这个她曾经生活过并令她至今仍旧魂牵梦萦的家,与姊妹们一起游园赏景,亲眼看着爱弟作诗题匾额,这一刻的元春沉浸在亲情的欢乐中,十年的深宫紧锁,十年的骨肉分离,久违的天伦之乐,在这一刻得以释放、相聚、重享,此时的元妃已经没有了眼泪,代之的是“向诸姊妹笑道”、“称赏一番”、“喜之不尽”,这一刻的欢乐想必会令她终生难忘,回到皇宫后的日日夜夜回想起这个元宵之夜的归省来,会不会有恍若隔世的感叹呢?

然而欢乐的时光总是那样短暂,这一夜的相聚还未尽兴,执事的太监已发出了“请驾回銮”的指令,尽管满怀的不忍,却不敢违反宫禁。泪流满面的元春脸上是堆着笑的,拉着贾母、王夫人的手不忍放开,那一刻的欲走还留,那一刻的千般不舍,那一刻的哽咽难言,令读书人也不免要为之泪下。

如果富贵荣华要牺牲骨肉亲情,母女父子之间从此咫尺天涯,形同陌路,那么这样的富贵荣华不要也罢!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