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母对金玉良缘的态度,很值得品味

贾母对金玉良缘的态度,很值得品味

贾母对金玉良缘的态度,很值得品味

红楼赏析

贾母对金玉良缘的态度,很值得品味

分析金玉良缘的凑成,可以探测贾母内心复杂的隐秘,通过透视贾母的复杂的心态,体知金玉良缘的凑成也决非那么简单

贾母爱黛玉赞宝钗对两个姑娘都很喜欢她与薛宝钗的关系究竟如何?

贾母毕竟是封建命妇,崇尚封建道德,赞赏淑女型的宝钗,也有宝玉当娶宝钗之意,若娶薛宝钗为孙媳,在各方面肯定都比林黛玉强

薛宝钗讨她欢喜,她也欢喜薛宝钗,在第二十二回,贾母蠲资为宝钗办生日,在第三十五回赞赏宝钗灵巧,这些都是不争的事

贾母赞赏宝钗说:提起姊妹,不是我当着姨太太的面奉承,千真万真,从我们家四个女孩儿算起,全不是宝丫头

王夫人证实说:老太太时常背地里说和我说宝丫头好,这倒不是假话

在贾母的眼里,宝钗最符合贤妻良母的标准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最根本的是感情,感情却往往掺杂着私情,贾母也是个以血缘亲疏定感情的老太太,对外孙女儿有着天性爱和骨肉情,爱黛玉甚于宝钗

如将黛玉和宝钗放在天秤上孰轻孰重?贾府里的人都知道那是黛玉重要,甚至重于迎春、探春和惜春三个孙女

贾母是这个封建家族的灵魂,对家族具有高度责任感,在家族内崇尚公平,力求平衡,尽量持一碗水端平,希望大家庭的封建秩序能够正常运转下去

她对宝钗印象很好,也觉得是执掌少奶奶扇子的一等人选,然而在内心有着许多顾虑她拍板王夫人和王熙凤姑侄执掌荣国府,再娶王夫人的姨甥女作宝玉的妻子,娶宝钗还意味着取代王熙凤,岂非彻底架空了荣国府?

这样,贾赦一房会怎么想?王熙凤会怎么想?她过世后的荣国府将会怎么样?无异是埋下了一颗分裂家族的定时炸弹,这是封建老太太最担忧的心态,为此,她的顾虑重重

贾母对于金要配玉的金玉良缘非是不知,只是左也难来右也难,顾虑黛玉,顾虑家族,只能装作不懂,委婉曲折搞推托

清虚观打醮时,贾府内眷和薛姨妈母女同在一起,张道士当众要给宝玉提亲,贾母抓住机会干脆明言,说道:上回有和尚说了,这孩子命里不该早娶,等再大一大儿再定罢,你可如今打听着,不管他根基富贵,只要模样配的上就好,来告诉我便是那家子穷,不过给他几两银子罢了只是模样性格儿难得好的

贾母即是说以金配玉是和尚说的,这孩子命里不该早娶也是和尚说的,应对了王夫人和薛姨妈姊妹,委婉拒绝了金玉良缘

又说不管他根基富贵,只要模样配的上就好即是说宝玉择妻不求富也不嫌穷,只要模样配的上就好这是搪塞富有钱财的薛家

贾母又在张道士的法器里看到赤金点翠的麒麟,伸手拿了起来故意笑问道:这件东西好像我看见谁家孩子也带着这么一个的宝钗笑道:史大妹妹有一个,比这个小些贾母道:是云儿有这个

黛玉即讽刺宝钗对其他不关心,最关心的是这个

贾母对其他人的东西可能不知,对湘云的身价之物岂能不知,又利用年龄优势装作一派老背时的糊涂真的糊涂了吗?谁也不相信她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意在于顾虑(也非称心的)黛玉怎么安置

贾母赞赏宝钗却也嫌宝钗喜静雪冷的个性,在审美观上差异明显

在第四十一回,贾母带着刘姥姥和众人游园赏景,贾母因见岸上的清厦旷朗,便问‘这是你薛姑娘的屋子不是?’众人道:‘是’贾母忙命拢岸,顺着云步石梯上去,一同进了蘅芜院…及进了屋,雪洞一般,一色玩器全无,案上只有一个土定瓶中供着数支菊花,并两部书,茶奁茶杯而已床上只吊着青纱帐幔,衾褥也十分朴素

一个姑娘家比伴青灯陪佛的幽尼还持静,她感到非常惊奇和不理解

又嗔着凤姐儿:‘不送些玩器来与你妹妹,这样小器’王夫人凤姐儿等都笑回说:‘他自己不要,我们原送了,他都退回去了’

薛姨妈也笑说:‘他在家里也不大弄这些东西的’

贾母摇头道:‘使不得,虽然他省事,倘来一个亲戚,看着不象;二则年轻的姑娘们,房里这样素净,也忌讳你们听那些书上戏上说的小姐们的绣房,精致在还了得呢他们姊妹们虽不敢比那些小姐们,也不要很离了格儿有现成的东西,为什么不摆’?

贾母临走又说明日后日都使得,别忘了

贾母有忌宝钗雪静冷寂,她的审美观与黛玉、湘云和宝琴很合得来,这说明贾母和宝钗的性格不是很合拍,也觉得宝钗的雪静冷寂与憨厚嬉闹的宝玉不合贾母觉得如果选宝钗做孙媳就担忧宝玉在将来吃亏

贾母对王夫人的人格看重,然对王夫人的性格不很喜欢,在众人面前批评王夫人道:不大说话,和木头似的,在公婆眼前就不大显好

宝钗的性格是王夫人的翻版,贾母对宝钗的性格有看法属于很正常,这是人对人的客观评价,决非是说嫉恶宝钗和不愿意娶宝钗为孙媳,有的也说得过分夸大其词宝钗下嫁宝玉乃是人生莫大委屈,德、才、貌、财都兼备的姑娘何愁无郎,宝玉这样的公子哥儿在京城里可以捞几网,薛宝钗满可以捞一把公子哥儿来挑选

贾母对黛玉和对宝钗都有看法也很客观,也反映了宝钗有一定的缺陷,不能一说有看法就等于全盘否定,甚至发展是你死我活的感情对立黛玉和宝钗都是好姑娘,都是贾母注重的人物贾母观颜察人识力过人,难在于对黛玉怎样安置而深感左右为难

贾母在宝玉和黛玉之间孰轻孰重?当然是宝玉更重于黛玉她对黛玉有失望,然也迟迟不想凑成金玉良缘

宝钗的堂妹宝琴来大观园,引发贾母欲娶宝琴为孙媳之念薛宝琴是在第四十九回才出场的姑娘,似如神女般的飘然而来又飘然而去

宝琴出生于富商家庭,跟着父亲将天下十停走了有五六停,跟他父母四山五岳都走遍了在西海沿子上买过洋贷,接触过真真国的女孩子,可说是大观园里唯一向洋看世界的姑娘

她的到来为大观园注入了一泓新水,吸引了善于接受新生事物的史太君作者浓笔描写了薛宝琴才貌出众如神女,芦雪广(庵)即景联句,十首怀古新鲜别致

作者渲染宝琴的美,宣扬宝琴的才,是否将黛玉和宝钗合写,还是作秦可卿的续笔,令人遐思神往宝玉一见她就叹道:你们成日家只说宝姐姐是绝色人物,你们如今瞧瞧他的妹子…

袭人痴里痴气的还以为宝玉又入了魔,娇骄的晴雯见了也赞美不尽,袭人听说就觉更奇了,向探春笑道:‘他们说薛大姑娘的妹妹更好,三姑娘看着怎么样?’探春道:‘果然的话据我看来,连他姐姐并这些人总也不及他’袭人听了,又是诧异,又笑道:‘这也奇了,还从那里再好去的呢?我倒要去瞧瞧去’

探春道:‘老太太一见了,喜欢得无可无不可,已经逼着太太认了干女儿了’果然王夫人已认了宝琴作干女儿,贾母欢喜非常,连园中也不命住,晚上跟着贾母

一向雪静稳重的宝钗竟也醋酸道:我就不信我哪些儿不如你正说着,只见宝琴来了,披着一领斗篷,金翠辉煌,不知何物宝钗忙问:‘这是那里的?’

宝琴笑道:‘因下雪珠儿,老太太找了这一件给我的’香菱上前来瞧道:‘怪这么好看,原来是孔雀毛织的’

湘云道:‘那里是孔雀毛,就是野鸭子头上的毛作的可见老太太疼你了,这样疼宝玉,也没给他穿’宝钗道:‘真俗语说的各人有缘法’

贾母爱宝琴到了极致,为了心肝宝贝的宝玉择媳什么都愿意,冒着大雪纷飞的严寒赶到芦雪广看望宝琴,贾母看着雪地折红梅的宝琴竟觉比仇十洲《双艳图》中的美人还美,向薛姨妈询问宝琴的年庚八字,薛姨妈坦说宝琴已经名花有主,老太太为此惆怅不已

贾母对宝琴的这番举动,既喻示她对宝黛爱情顾虑重重,也喻示着她非留意于宝钗黛玉和宝钗虽有才有貌,但仍非贾母作孙媳的最理想人选说贾母并非要宝琴作孙媳妇,此说很缺乏说服力

在第五十七回的紫鹃试探宝玉时说:年里我听见老太太说,要定下宝琴姑娘呢,不然,那么疼他?丫环对公子小姐的婚娶不敢也不可信口胡说,紫鹃的话却是为贾母作注脚

凤姐儿在当时有点责怪老太太地嗐声哚脚的说:‘老祖宗别管,我心里看准了他们俩个是一对如今已许了人,说也无益,不如不说罢了’凤姐机智巧妙地阻止贾母不要多说了,贾母也知凤姐儿之意,听见有了人家,也就不提了王熙凤是支持木石前盟的,说她阴谋捣碎木石前盟有失公理,也是墙倒众人推

贾母对宝玉和黛玉最爱护关心,在一般情况下决不会忍心去棒打鸳鸯她素知宝玉和黛玉也是经不起敲打的一对,还是竭诚维护这对孤芳自赏的鸳鸯在欲娶宝琴为孙媳的愿望落空后,尽管紫鹃旁敲侧击的催促,贾母却将为宝玉择婚的事冷落了一段时间

聪明的宝钗也许知晓贾母的心事,在抄检大观园后就悄悄搬出了大观园,既因回避嫌疑,也出于表白无意嫁于宝玉

贾母、王夫人和王熙凤也都肚知心明,王熙凤提到此事,王夫人应对了几句,精于世故的贾母就是不声不响

第七十五回的中秋夜宴,宝钗一家子人没有过来,贾母也表示沉默贾母对宝玉的婚事采取了‘拖字诀’的策略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