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定计南游

(五)定计南游

(五)定计南游

红楼梦的真故事

(五)定计南游

   

当下甄贾二玉又同看那幅红袖楼头听笛的画卷。贾宝玉又不禁大为诧异,问他又是怎么得的?因又叹道:“仁兄你可知,这画正是我梦中见了舍表妹史大姑娘才画的,那正是我梦中所见之境,看来今日之事甚奇,说不定日后有些应验,也未可知。今既拜识了仁兄,得了表妹的信息,我决计到江南一行,务必访寻她的下落。”

二人又复计议。甄玉便说:“贾兄你现是个僧人,又无财力,江南又无势家相助,若想救回令表妹,不是一句空话行得的,须有个切实的打算才使得。”

贾玉听了有理,因说明日我便进城找找敝友安排。

甄玉将自己在金陵的地址写了,说:“你到南京时,按这地点来找我,小弟一定竭力相助。”说罢又笑道:“尊绘实佳,只是落款情僧二字,弟不能解——素闻佛门是要断情的,只因情是烦恼之源,出家修行之人,如何又叫情僧?岂不正好背了释家的宗旨?请兄一破愚蒙。”

贾玉闻言也笑道:“我兄何太痴也!当日如来世尊若无情时,他如何为了众生而自受苦难?佛讲大慈大悲,我看他正是自古以来世上最多情的一个圣人。我这出家,原不为吃斋诵经之事,正是为了深养这个慈悲的情界。弟以为名曰情僧,方契佛之真心本旨。吾兄意谓如何?”

甄玉点头不语,听他又说道:“依弟看来,世上唯女子最苦最难,若要慈悲,先救女子,如是方更获佛心。”

甄玉听到此句不禁叹道:“如此说来,方悟贾兄你决意南下救回令表妹,原是大慈大悲之心,并不为一己之私情了。可惜——”

贾玉忙问:“如何可惜?”甄玉接盲道:“可惜!——可惜世上俗人如何得知你这胸怀意气,只怕反都说你是疯傻痴人了,岂不令人大大可叹可惜!”

贾玉因又笑道:“实对兄言,我在此托名出了家,不过瞒人避俗而已,其实一未剃度落发,二不参礼坐禅,只充个行者小童,遮人耳目。这里也无高僧大德可以拜师。我常想,天下哪里有位高人,自创一教,名为‘情教’,以真情正情大情而度众生,我是一定要去皈依的!”

甄玉听了,默然良久,立起身来深行一礼,口中似有祷念之词,然后说道:“古人云,《春秋》成而麟凤至。那《春秋》且不必多论,麟凤之出,殆不远矣!”

贾玉却连连逊谢说:“仁兄怎么忘了唐诗有两句:‘叹凤嗟身否,伤鳞叹道穷。’那是大圣人的事。—嗟一叹,总是千古恨事。但依小弟之愚见,夫子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他却不曾识得女子的才德智勇,胜过须眉男子。那话恐是一时有激而发的吧?”甄玉抚掌大笑,说道:“贾兄,果然百闻不如一见。怪不得世传都说兄乃疯颠怪诞之人,我想杜少陵说李太白是‘世人皆欲杀,吾意独怜才。’可为痛哭!——世上若果有了情教创主,也必被俗人谤为旁门左道,必毁之灭之而后快了。多是屈枉的。”

贾玉叹道:“正是这话了。即如家嫂王熙凤,何尝不是如此?当日令业师雨村先生常说,人有正邪两赋而来者,最是难得之才器。皆因微瑕掩了大瑜,被一起俗士妄人横加恶名,千载不复,真是悲愤难言之事。雨村之为人,我不敢多论,他这番高见却是罕有,可贵的很呢!”

甄玉于是又说,“情僧”之义,已得畅叙,但不知那画上所题“绿蓑”“红袖”二句又是何义?

贾玉答道:“若提起这诗,又是万言难尽的话了,今日只先向吾兄说知此系敝亲一位女子所作,她也是金陵姓甄的,雨村知其家世,自幼被坏人拐卖,作了使女,十分不幸。她这诗,正符我那梦境,故此题了在此。可叹天地生才,却又都这么以薄命待之。此画请兄随身带回江南,日后必有用处。”

二人计议已定,只得分头各作安排后,不久在金陵再会。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