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苦味与领悟

(四)苦味与领悟

(四)苦味与领悟

红楼梦的真故事

(四)苦味与领悟

   

宝玉白日乞食,夜晚则寄宿于井旁卖水的水屋子或是府旁的一处马棚里。冬夜实在冷了,只得求寓一座香火无多的庙屋中。正是:残月半天萧寺冷,五更常是打霜钟。原来打钟的小和尚贪睡,偷偷求他替打晨钟,宝玉为了寄寓得方便,也就乐于代劳。或逢大风雪天,无法外出,还可以寺里讨斋吃。

一日,忽有一年老僧人,行脚到此,寓在寺中。因见宝玉在此,夜晚便来挑灯夜话。

几句交谈过后,老僧便觉这位少年不俗,穷而不酸不贱,文而不腐不迂。心中纳闷不知何许人如此落魄风尘。二人愈谈愈是深切起来。

老僧:“原来是位公子不幸落难,在此寄寓。破刹荒凉,苦也不苦?”

宝玉:“怎么不苦?常闻佛门不打诳语,说不苦是假的。有时苦不堪言,我原难耐。但事到其间,也只得从苦中超脱出来。苦是苦的,也又有些回甘,这回甘却比俗世的快乐不同。”

老僧:“也还有烦恼否?”

宝玉:“怎么没有。正是烦恼沉重得很,不知何处生的这多烦恼!”

老僧:“总是情根未断,道根难坚。我劝公子,欲除烦恼,还是皈依了佛门,方得大自在。”

宝玉:“佛法我是敬重的。但只佛讲寂灭断情,我却有疑。如来倘若无情,他又何以为众生而奔波一生呢?他一心要拯救众生之苦,岂不正是个世上最多情的人?况且佛门普贤菩萨,发大愿力度世,可知愿即是力,——难道那愿不是情?愿既是力,情更何殊?我自甘受些苦,方能以情普施,情能救苦,就是我的愿力了。”

老僧:“情是烦恼之源,亦是虚幻之心,如何有救苦之力?”

宝玉:“不然。语云:诚则明,明则通;又云:精诚所至,金石为开。金石都能开的,怎么不是力?大凡真情至情,也就是一个诚字,可知至情达信达诚,必生神力。这与佛的慈悲愿力,正无二致。”

老僧一时竟对答不上。半晌方说:“公子既如此说,现下连自身尚不能救,又怎能凭一个情字去救人呢?可知你流落受苦,还是情之所累。”

宝玉:“这又不然。我在家时,尊贵娇养,自以为用情待人,便是上乘;岂知那是富贵哥儿,谁都奉承,人之待我,情真情假,杂然不辨。如今我沿门乞讨,方经历了无数的人心各各不同:嘲谤凌辱,日日可逢;但解我饥,怜我寒者,真情待我这素不相干的贫小厮的,却处处都有,家家都能遇上一位菩萨。我方知从前只在家里讲情,那是太微末了,最多最大的情还在人间世上。因此一念在胸,深信不疑,有情即善,无情即恶。所以自知情不可医,是难以皈依佛门的。”

老僧听了宝玉的话,频频点头。嗟叹了几声,说道:“到底是位有根器的大智慧善人,果然与俗流愚昧者不同,这也难以相强。老衲小刹就在西门外二十里,日后公子还有急难之时,可到那里,自有重会之缘。”

宝玉也听这出家人言谈不俗,便问大师怎么称呼。那老僧说道:“我也曾是个公子哥儿,少年时只怕比你还尊贵呢!如今不必细说,说了你也未必全明白。

只说我小时家里也有一个园子,也不比府上的那园子逊色,现今早已荒圯了。”宝玉还要细问时,只听他又说道:“府上花园是贵人题名的,那且不论;闻得城里城外传述都说有条沁芳溪,是全园命脉,可是真的?”

宝玉道:“这却不虚,那二字还是我妄拟的呢。”

老僧沉吟一会儿,又道:“公子可知古时早有沁园之名?”宝玉答说这却不知,请师傅赐教。

老僧便叹口气道:“汉朝的沁水公主,她那园林便名沁园。后被豪势窦宪强夺霸占。可知贵为公主,命也难言。即如府上这贵人省亲的禁苑,——不怕你恼,依我看只怕也难免有个窦宪出来呢。”

宝玉默然不语。

那僧又说:“公主那沁字,原是河名,与公子取名之义不同,不应相比,但只我听了那沁字,便知其中因果也非一般香艳词藻可比了。”

宝玉愈觉这老僧不是寻常流辈,比初时心服了许多。因问明法号与刹院名称,说日后还要到那里拜谒瞻仰。老僧遂又嘱宝玉道:

“不是贫僧多口,公子大约也不知世事,城里连乞儿也是有把头的,日久岂容这样之人自在乞食?必遭欺害。终究离开城,到碧野芳郊去,那方是另有境界。”

这话印在宝玉的心间,不由得常向西山晴翠心驰神往。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