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奇怪的夜话

(七)奇怪的夜话

(七)奇怪的夜话

红楼梦的真故事

(七)奇怪的夜话

   

仍是洞房花烛之夜。

照当时的风俗礼仪,此夕新娘是不能先开口的。还是宝玉见状,打破了沉寂:“宝姐姐,你今夜为什么如此伤感流泪?”

宝钗闻言,才答话说道:“我告诉你原因,只怕你也不信。”

宝玉道:“姐姐的话,我几时没信过?”

宝钗于是说道:“我不知怎的,只想着林妹妹,心里难过得很。”

宝玉一直无泪,一闻此言,泪如雨下。“姐姐怎么想起她来?”

“我自从她去了,没一日不想念她。你大约也不真懂我的心。”宝钗又接着说道:“我看我们这些园里聚会过的人,只有她的命是最苦了!”

他们新婚夜两个的对话,是极不寻常的,也是世人所万难想到或相信的。

后来宝钗向宝玉明言:“你不必学世人俗人,怕我想不开,怕我怎么过不去;我还懂道理。你只管为林妹妹尽你的情义,守你的信诚,那样我才欢喜,才更敬重你。只要你愿意,我们从今夜起,只作个名份上的夫妻,各不相扰,终身自洁,我也是乐意的。你若不信我的真心,假意儿敷衍周旋我,那倒是既诬了我,也失了你自己的真性情。”

宝玉听了这一夕话,字字句句如金如玉,方知宝钗才是最理解他的真知已。他起身向宝姐姐行了深深的礼,敬她尊她,比先十倍百倍。

二人起身,乘着末卸装的大红礼服,向案上设了一个小小的宣炉,焚上一支香,供上黛玉遗下的一件佩玉和绣囊,俩人一齐流泪向着炉香默默行礼祷祝。宝玉知道宝钗这一日间是太累了,遂劝她快些卸妆安歇。他自己,却向案上打开砚匣,调墨濡笔,沉吟断续,不知在写些什么。

就这样,直到微熹破曙。

世上的人,谁也难知他们二人的新婚之夜是如此度过的——告诉他,他也不相信。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