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篇 三个闺友(图)

第三十四篇 三个闺友(图)

第三十四篇 三个闺友(图)

定是红楼梦里人

第三十四篇 三个闺友

   

贾芸

我对张爱玲的论红见解,最感兴趣的还是她论宝玉的三个感情最重的闺友:黛、湘、袭,而宝钗不在此列。

她对黛、湘的微妙关系做出了自己的解说,极富创见、独特价值。这大约与早有不少专家看到黛、湘有点儿娥皇、女英的味道,可以互参。

我的拙见以为:黛玉其人,生于花朝,作诗葬花,为群芳之代表,是娥(女儿)之皇也。而湘云的豪侠气度,岂不正是“女英”!“三女传”凸出了十二钗之最夺目处。所以,袭人这个主题,她也抓得对。而且却有相应的贡献。

张女士只依常谈,据花名签“桃红又是一年春”而知其琵琶别抱,嫁了琪官。但她看事失于简单化,不知那句诗的后二句“花飞莫遣随流水,怕有渔郎来问津”,是诗人谢枋得比喻怕元朝逼他出仕新朝,雪芹用此,明言袭人是受逼而别嫁,事关政治斗争株连贾府遭难的关目。她似乎只看到“不嫁二主”的“失节”一点——还是受了高鹗的大骗。

她据我引的一条资料内载“真本”袭人嫁后富足,而宝玉已为僧,雪中化缘(讨饭)至其门外。袭人出而施舍,二人一对面,认出了真相前情,感情上皆不能支持,一同晕倒在雪地上!

张爱玲却没有斥为“编造”,认为这是作者真的经历。可知宝玉出家不是“悟”了,看破红尘,也不是成仙作祖,而是生活贫困之一种变相。

总之,这个真本早稿没有什么“色空观念”之类的内核作怪。更要者,她于此节又不斥“自传”说了,反而承认是“亲历”了。

你看,研究《红楼》,多么不易,连她也一会儿钻入“魇”中,一会儿又自己像蚕蛾破茧,“自力更生”了!

诗曰:

大哉红楼梦,岂是梦之魇。

自入又自出,还惊张爱娥。

回《定是红楼梦里人》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