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回 贾宝玉痛绝哭知己 薛宝钗心悲感通灵

第九十九回 贾宝玉痛绝哭知己 薛宝钗心悲感通灵

第九十九回 贾宝玉痛绝哭知己 薛宝钗心悲感通灵

《红楼梦新续》周玉清

第九十九回 贾宝玉痛绝哭知己 薛宝钗心悲感通灵

   

却说宝钗在黛玉灵前跪着便不起来。原来宝钗深知黛玉是为自己赐婚而死,心里哪能不悲痛。况宝玉回来,闻得此讯,必定痛不欲生,或走或死,未可知之,自己岂不成望门寡了!一想至此,哪里还忍得住,跪在灵前痛哭不已。

紫鹃当初生厌宝钗,见她来了,也不理睬,只一旁坐着抹眼泪。冷冷偷看,果然见她哭得伤心,哭了半日也不起来,心里方有些触动,想;原也怨不着她的,娘娘赐婚,她有甚法儿?怪道姑娘在时,两个好得如亲生姐妹一般。如今想是见姑娘为赐婚而死,心里过意不去,故哭得如此凄伤。才端了一杯水过去道:“宝姑娘哭累了,也润润吧!”宝钗更拉住紫鹃哭个不住。

夜晚,宝钗也不回去,说林妹妹一人寂寞,要住下陪紫鹃、雪雁守灵。众人开初都很诧异。回头一想:她姐妹生前极好,怕黛玉孤寂,来陪伴一阵,也是人之常情。,也有那起不知事的小人偷偷嚼舌根:“想是夺走了宝玉,气死了林姑娘,怕林姑娘鬼魂儿找着吧!”

薛姨妈知黛玉因赐婚而死,宝钗心里不安,只怕留在潇湘馆守灵,还受用些。叫莺儿搬了铺陈过去,陪伴姑娘。

宝琴见了,叹息说道:“林姐姐也性急了些,等宝哥哥回来,好好合计,学罗密欧、朱丽叶逃出去悄悄成婚,便怎么样呢!没的杀了他二人不成?”薛姨妈道:“这是海外的事儿,咱们这里哪里能呢!瞧你,竟中邪了。”宝琴道:“如今人死了反不中邪,活子便是中邪,可是哪里的理数儿呢!”薛姨妈摇头说道:“快别这么说了,让人听见,笑话你呢!”

且说黛玉死后二十来日,宝玉同贾政便回来了。先去拜见贾母。贾母拉起宝玉落泪不止,道;“就在这边住些日子吧!别到园子里去了。”宝玉只当去得久了,贾母思念,忙答应了。又过去拜见王夫人,说贾母留下之意。

王夫人甚喜,道;“如今你也长大了,论理早该搬出园子才是。既是老太太想你,就出来吧!往后也不用再搬进去。我这里便吩咐袭人,将你的东西都收拾出来。”宝玉一听,大吃一惊道;“老太太想念,住上几日是使得的,往后自然还回怡红院住去。如今园子里二姐姐、宝姐姐、三妹妹都去了,像少了多少人似的冷清了许多。若自己再搬出来,就只余下林妹妹、四妹妹、邢妹妹?大瘦子和妙玉师父了,越发的冷清了起来,太太发发慈悲,还容我庄怡红院吧!”王夫人道:“你是个哥儿,原该同哥哥,兄弟们住在一处。只因老太太疼爱,叫你搬进园子里住。如今大了,眼看便要成婚,还住园子里做什么?不如还搬出来吧!适才老爷回来,已经吩咐过了,就在咱们厢房收拾几间,等你在老太太那里住上几天,自然还搬过来的。”宝玉像当头挨了一棒,竟至伤伤心心哭了起来。王夫人心中好生不忍,搂住说道:“我的儿,咱们回头再说吧!园子里不洁净,才叫你搬出来。你还到老太太那里吃饭去吧!横竖还住在老太太那里的呢!”原来袭人、麝月等听说宝玉回来,都过来了,王夫人吩咐袭人等跟了过去,“好生伺候要紧。”宝玉从行装中取出来两个花篮儿,方辞过王夫人出来。竟不去贾母处吃饭,吩咐袭人道:“你去回老太太一声,就说我在太太处吃过了,如今要回屋去歇歇。”一径便往园子里去了。

袭人知他急欲去看黛玉,知道不好,忙打发麝月去回王夫人,自己便跟宝玉进了园子。一面劝着说道:“你如今也累了,回咱们屋里歇歇去吧!”宝玉道:“姐姐先回去吧!我走走便来。”袭人道:“如今天快晚了,园子里人少了,冷浸浸的,不清静。你还哪里去呢?太太吩咐过叫别随便乱走的。若遇着花神或别的什么,叫我如何担待得起?”宝玉一听,笑了起来,道:“原来为的这个。我正想遇遇花神来着。听说晴雯管芙蓉花,我可怎么就遇不着呢!”

袭人无奈,知道阻拦不住。若让他就这么闯到潇湘馆,预前没今防备,只怕陡地一惊,闹出人命,亦末可知,不如这会子说给他吧!横竖要瞒也瞒不住的。瞒得了今日,瞒不过后日,让他去痛哭几场,也就渐渐断了这个念头,只怕转了过来,于宝姑娘的亲事有些好处也未可知。若林姑娘还在,便是娘娘赐婚,也必定不依的。如今知道死了,便已无望,保不住反围祸得福起来。想到这里,便停住了脚,说道,“你等一等,我有话要对你说。你听了必定伤心难过。只是太太如今只你这个儿子,老太太、老爷、太太平日何等疼爱你来!你若是一时想不开,气坏身子。我们且不说了,老太太、太太、老爷这三个人便如何呢!再说,你也再没脸面去见地下的列祖列宗了。”

宝玉一听,惊得瞠目结舌。半晌,方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你竟说了一大堆这样的话!”袭人道:“实话告诉你吧:林姑娘已经归了天了。”宝玉一听,恰如五雷击顶!顿感天旋地转,地裂山崩,几乎摔倒在地。袭人、秋纹都来搀扶,宝玉一摔手,咬了咬牙站定了,一口气跑到了潇湘馆。

看见黛玉的灵柩前,似宝钗在那里哭泣。宝玉只叫了一声:“林妹妹!”扑上去抱住灵牌,便已昏厥了过去。

时,袭人、秋纹、麝月等已赶来子。忙将宝玉抬至宝钗床上,一面叫秋纹速去报知贾母和王夫人。一时,贾母、王夫人都扶着丫头,照着玻璃风灯赶了来,见宝玉躺在床上,昏昏沉沉,人事不知,都哭得呼天抢地,大声呼唤“宝玉”不止,一面命人即去请王太医。

宝玉只觉飘飘荡荡到了一个所在。见前面烟雾缭绕之中,树林子里似有一僧一道正在下棋。见了他来,都抚掌大笑道:“你看这石兄果然呆傻,如今便寻了来时,有何用处!‘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宝玉似有所感+不知不觉接道:“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一僧一道又抚掌大笑不已,道:“原来石兄听说过的。你不忘怀,也算有惰有义了。那仙姝必不怨恨于你。石兄,还不作速回去,那边尚有‘晶莹雪’呢!”

宝玉正要讯问黛玉消息,二人道:“绛珠还泪已尽,如今归位,咱们正要看她去呢,侍者何故尽来打扰!”说着拂袖而起。

宝玉忙上前拉住二人的袍袖,苦苦哀求道:“二位仙师既言要去看林妹妹,就携了我去见见她吧!只怕这些日子,她哭坏了!”二人见他态度诚恳,说得可怜,遂点点头道:“不如携他去见一面吧!省得这厮纠缠不休。”

宝玉遂跟二人来至一座大石牌坊前,见上面“太虚幻境”四个大字,心中思忖:“这地方我是来过的,原来林妹妹也在此处。”

正欲往前面走,只见黛玉和警幻仙姑正在灵河岸上信步徜样。宝玉不禁大吃一惊,急忙奔了去,叫了一声;“林妹妹!”那黛玉正在垂泪,听有人叫,忙转过了身,见他来了,先是一惊,接着哂然破涕为笑,急急奔了过去。宝玉也忙向黛玉急奔了来。眼见二人手快要拉住手了,谁知凭空落下一道彩虹,倾刻之间,化作一道急流,将二人隔在两岸。二人都相互呼唤着。

只见那警幻不慌不忙对黛玉说道:“绛珠何得触犯仙规?侍者也当作速回去。你瞧那边,你父亲带人捉你来了!”

宝玉不顾一切欲往前跃,只听一声雷响,宝玉忽地惊醒过来。似觉耳边有人呼唤,慢慢睁开眼睛,见贾母、王夫人正拉着自己哭泣。宝钗、袭人也在一旁垂泪。眼前哪里有什黛玉和警幻仙姑,方知先前急了,方生此一梦。并不理会众人,却要坐起来。

王夫人连忙按住,定要让他躺下。宝钗知他欲去黛玉灵柩前哭泣,也顾不上害羞,便劝王夫人道:“宝兄弟要哭林妹妹去,也是正理。兄妹们好了一场,岂有不伤心的?姨妈还让宝兄弟哭去吧,存在心里,越发生出病来,反倒难治了。”王夫人方放了手。

袭人忙欲去搀扶,宝玉摔开手,趺跌撞撞走到黛玉灵前,又将灵位抱起,撕心裂胆地痛哭,只说:“我回来迟了,是我害了妹妹1”哭得喘息不止,痛不欲生。

贾母听子,分外伤心,也呼唤:“外孙女儿!”王夫人在一旁边哭边劝解,宝玉哪里肯听。独宝钗、袭人不劝,只在一旁陪着流泪,让他畅畅快快哭泣。

王夫人见夜已深,劝旭回去,好歹也睡一睡,明天再来。宝玉只作没听见,抱着灵位哭泣呻吟,任别人怎么劝说,也不回去。

此时,凤姐听说,已叫小红、奉儿等照着羊角风灯赶了来。见宝玉哭得如此,知道再劝不过来,忙吩咐去取宝玉的铺陈,一面对王夫人说道:“太太扶老太太回去吧!有宝妹妹在这里,不妨事的。”

贾母本不欲去,无奈年迈之人,哭了许久,已觉不支。宝钗、王夫人等又都来劝解,贾母方站起来,走到宝玉跟前说道:“好孩子,我没能办好你们的事儿。你妹妹死了,休好好哭她几场吧!都是我的不是,方弄成这样,如今后悔也来不及了,你好歹保重些儿,你妹妹在天上也心安些。”说罢,又用绢子拭泪。众人又劝了一会,贾母方扶着凤姐、鸳鸯去了。王夫人嘱咐袭人几句,也随了出来。

宝钗见众人去了,又去黛玉灵前跪着哭泣。宝玉哪里理会她。见她哭了许久,呜呜咽咽,十分伤情,不禁有些诧异,心想:为什么她不去,也在这里守灵不成?

此时袭人、麝月等都来相劝,道:“二爷已哭了这许久,还让宝姑娘哭一会吧!二爷也歇歇,吃点东西。”秋纹忙端一碗燕窝粥来,宝玉哪里肯吃。心想:我走时林妹妹原好好儿的,叫我带苏州茉莉花篮回来。如今花篮儿带回来了,还用来祭奠她吧!方站起来,将抱着的灵牌放于桌上,偏偏倒倒来至房内寻自己提来的花篮。又从怀里拿出数片树叶,几茎野草,装在篮内,命麝月、秋纹替自己梳好头,又重新整好衣冠,见宝钗仍跪在那里哭诉,也不理会她,只恭恭敬敬跪下去磕于三个响头,一面哭着说道:“林妹妹,你要的姑父、姑母坟上的树叶,叶草,苏州的茉莉花篮,我都替你带回来了。你可曾看见,可曾知道呵!你说话呀!为什么竟至不说话了?我往哪里找妹妹去,往哪里才能找到妹妹呀?”说完,又痛哭不止。

宝钗一旁听了,知道宝玉痛楚欲绝,哪里还成就什么“金玉良缘”,不过徒有虚名罢了!想到此,也哭得更加伤情。

两个竟跪在黛玉灵前哭到天亮。宝玉方渐渐冷静下来,心想:林妹妹死得不明不白,若不问明时,死了也难于瞑目,且不说更没脸去见林妹妹。不如打发开袭人、麝月,找紫鹃、雪雁问问,方能明白个究竟。想到此,便对袭人、麝月说道:“我如今要歇歇了,你们也在此熬了一夜,都回去歇歇吧!再者,也将我带回来的书箱、衣物理一理,将我穿的用的东西带些过来。袭人见他平顺了好些,且喜宝姑娘在这里,自料无妨,便点了点头儿,同麝月等回怡红院去了。

宝玉便要站起来去找紫鹃,忽听宝钗一旁说道:“你且等一等,我有话要告诉你,”宝玉又坐在蒲团上冷冷地瞧着她。宝钗道:“如今林妹妹没了,你自然想弄明白她做什么死了。我正要告诉你的,也是这个。”宝玉万万不曾料到宝钗要告知他黛玉的死因,越发呆呆地望着她,一言不发。

宝钗道:“你当我是骗你的么?我等你到如今,就是为了让你不至于糊涂,弄清楚了,好走你的路去。”宝玉方道:“你便说吧!”宝钗遂将贵妃赐婚,贾母无奈,将黛玉许与甄宝玉,甄宝玉园中见了黛玉,黛玉弄明白了,一气之下,吐血而亡之事,一一说与宝玉,态度诚挚,并无半点隐瞒。末了,又道:“如今林妹妹死了,我知道你的心,必定以死相殉。虽咱们已赐‘金玉良缘’,并非你我之意。我如今索性成全了你。你也不用去死,难道只有死才是殉情不成?趁这会子她们都不在这里,一走的好。到那深山古庙之中,出家去,学佛访道,也是殉情的法儿。我早替你准备下银子,就带上做盘缠,趁这会子无人,快快走吧!”说完,进屋去取出一包银子,交与宝玉,却一面哭得泪人儿一般。

宝玉听宝钗如此劝解,一时反惊得呆了,并不去接那银子,只看着宝钗出神儿。宝钗催促道:“还不快走,一会子,她们回来,便走不出去了。”宝玉道:“娘娘既已赐婚,姐姐不顾自己婚姻,反劝我走,将来姐姐怎么样呢?”宝钗哭得只摇头儿,道:“你尽管去吧!不用管我。我自然在这里守着,没有个娘娘赐婚,我还再嫁之理。”

宝玉一听,顿时触动怜悯之心。心想:宝钗原也可怜见儿的!昨晚陪自己哭了一夜且不说,如今反劝自己舍她而去,不免感念宝钗不已,反拉住她哭起来。宝钗也低头哭泣,口里只说:“你还去吧!这是三百两银子,沿途多加保重,不用挂念我等。但愿你早日修成正果,在天上见着林妹妹,也是我的一点心愿了。”宝玉瞧着她原本雪白的脸儿黄瘦了许多,两个眼睛肿得铜铃一般,嘴角边有着无限的凄楚,心里甚觉过意不去。想:我原打算问明原委,以死殉林妹妹;她赐子婚反劝我去出家,对林妹妹一片深情,哭得如此凄惨。我还不如问问紫鹃,若她果然对林妹妹情真时,便依子她的意思,拜她几拜,做和尚去吧!想毕,跌着脚叹息了起来,道:“苍天,苍天,你何故如此捉弄人,叫我心都快撕碎了!”

宝钗只哭泣着叫他快去。宝玉反安慰宝钗道:“姐姐也歇歇去吧!如今这里有我呢!”宝钗哪里肯去,只跪在灵前,哭唤“妹妹”不止。

宝玉只说去黛玉卧房看看,便离子宝钗,来至黛玉房内,欲问明原委。紫鹃正一样一样收拾黛玉的东西,见宝玉进来,便拿出一张粉红色笺儿递与宝玉道;“这是姑娘升天前几日做的诗。二爷看看,留下做念心儿吧!”宝玉连忙双手接了,一看是一首《青玉案》词,宝玉念到“闲愁暗恨何情绪,迭做伤心泪无数。洒向谁边千百度?吴山、湘水、虎丘、南浦,更向归来路”时,又已眼泪滂沱了。道,“林妹妹,你日日思念于我,我也哪天不想妹妹数十遍呵!只望回来有个好结果,谁知什么‘赐婚’,竟送了妹妹性命。早知如此,便杀了头也不远去的。如今上天入地,还哪里找妹妹去!”说完又哭。紫鹃也在一旁落泪。

宝玉道:“实话告诉你吧!我原本想弄明白林妹妹的死因之后,便天上找林妹妹去。如今宝姐姐劝我去深山老林做和尚,也算是殉情,或许修成正果,能于天上见到妹妹亦未可知。我如今真要走了,特来向姐姐作别,再者,求姐姐将妹妹平素积的诗词手稿清一清,都给了我吧!我将它集成一卷,带至庙里,也好朝夕看看。”

紫鹃惊异道;“宝姑娘真的叫你去出家么?”宝玉点子点头儿,道:“我原也说过,妹妹死了,我做和尚去。”紫鹃顿时起了感念之心。道:“二爷可知娘娘赐二爷与宝姑娘结为‘金玉良缘’之事么?”宝玉道:“方才宝姐姐已告诉我了。”紫鹃道:“她既说与你,为何反劝你出家当和尚?”宝玉道:“想是知道我与林妹妹情深之故吧!”紫鹃叹道;“我原也当她有心藏奸。如今看来,竟是真心可鉴了。二爷可知自姑娘停床,宝姑娘便搬过来守灵,朝夕哭泣么?”宝玉心中一震,道:“不曾知道。”紫鹃道:“我原当地不过装出来骗骗人的。听二爷这一说,倒是真的了。想姑娘在时,她两个原本极好的。想为此不忍成就‘金玉良缘’,以报姑娘亦未可知。既如此,二爷若舍她而去,反是不义了。让宝姑娘孤零零的一辈子,怪可怜的,不说二爷心里过意不去,只怕姑娘在天之灵也不安了。我劝二爷看在姑娘分上,看在宝姑娘守灵的分儿上,成就这段姻缘吧!只不要有了新人,就忘记咱们姑娘了。”宝玉哭道:“我便九死一生,哪里能忘记妹妹!”因想起方才梦中一僧一道的话:“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杯。”不禁低头叹息,道:“既你也如此说,就依你吧!只怕妹妹天上也高兴些。”

紫鹃点子点头儿,因清出黛玉素日的诗稿交与宝玉。道;“姑娘临终前也叫交与你的。”宝玉双手接过,藏于怀中,一面问紫鹃道:“姐姐日后何处栖身?我的意思,还由我回老太太,接了姐姐、雪雁去我那里。如今晴雯死了,芳官、四儿去了,还来不及补人,等送了林抹妹的灵柩,姐姐便过来何如?”紫鹃摇头答道:“姑娘升天前拉住我的手,叫回老太太送她返苏州。姑娘待我如同亲生姐妹一般,我同雪雁都送姑娘回去的,就去守她的坟墓,从此不再回来了。”说完落泪不止。宝玉道:“我也同去吧!姑妈的坟上,我此次已去过一回。”紫鹃道;“不知上头肯不肯放你去。再说你才回来,又气又累,眼看快垮下来,再走一趟,越发支持不住。二爷如有情时,来年来走一遭,我和雪雁等着二爷,姑娘也等着的。”宝玉连忙点头,两个梯泪交流,哭得好生凄伤。

眼看七七四十九天已过,贾母依黛玉遗言,叫贾琏雇了船来,送黛玉灵柩回苏州。紫鹃、雪雁均披麻戴孝在船上跪于灵前。贾母、凤姐、李纨、宝钗、惜春,宝琴、岫烟等均来至码头相送,哭得好生伤心。

宝玉定要相送一程,贾母、王夫人不肯。宝钗、凤姐都加劝慰说:“由他去的好,不妨事的。”王夫人叫贾蔷、贾芸来嘱咐道:“你两个随二叔去吧!路上好生照料,早早同去同归。回来时我这里有赏的。”两个连忙答应,同宝玉上船去了。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回《红楼梦新续》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