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回 泛莲舟巧做莲花诗 布渔船偶咏渔舟曲

第九十二回 泛莲舟巧做莲花诗 布渔船偶咏渔舟曲

第九十二回 泛莲舟巧做莲花诗 布渔船偶咏渔舟曲

《红楼梦新续》周玉清

第九十二回 泛莲舟巧做莲花诗 布渔船偶咏渔舟曲

   

话说贾母的病一日好似一日,已能四处走动;黛玉也一天天好了起来。

探春这日先到沁芳亭、蓼溆、萝港、藕香榭一带走了一遭,见池塘内,荷花已经开得袅袅娜娜,衬托着宽大翠绿的叶子,在微风中轻轻摇曳,红的娇嫩,白的素雅。探春不禁点头叹息道:“只怕今年能赏这荷花,明年便不能了。何不趁这荷花开得娇艳之时起一社呢?这社原由我兴起来的,如今再开一社,也算有始有终了。”

正想着,宝玉、湘云两个从蔷薇花架下走来,见了探春,笑道;“原来你也来了,我们正想先来看看再起社呢!”探春道:“甚好,我也正是这意思。咱们如今先到大嫂子处商计,过两天就起社,那时林丫头便可来了,咱们一路坐了船去,见有什么可歌可赋的,便写了念来。也不命题,也不限韵,诗词歌赋均可写来,只围绕着荷花便了。上岸来抄在一起,再改改评评,岂不有趣味么?”宝玉、湘云都笑起来,道:“偏你想得周全,我们正想学那江南姑娘坐船儿去呢!”探春道:“咱们从沁芳亭下船,绕它一圈,儿,到藕香榭上岸,那时再请老太太赏荷花,好不好呢?”湘云忙拍手叫好。

宝玉道:“记得李易安有《如梦令》词:‘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原也亲自见了,方能做得出来。咱们这次也亲自瞧了再写,只怕果然能做出好的来呢!”

三个人一路议论着,已是到了稻香村。只见门外两溜青篱、槿柘诸花开得甚是鲜艳。几百株枇杷,已是硕果累累,黄澄澄的,挂满枝头,煞是夺目耀眼。

湘云一见,便要动手去摘。探春道:“这会子又嘴馋了,叫婆子们来摘吧!”宝玉道:“不用,我去帮她。”两个竟然动手搬来一架短梯。宝玉爬上梯去摘,湘云牵着罗裙在下面接。

这时李纨也出来了,见他两个那模样儿,先笑了起来,因劝着说道:“你两个在一块儿就要淘出事故儿来。快下来吧!要吃时,抬上两箩筐来,只怕你两个吃不完兜着走呢!”湘云笑道:“倒是抬进来的,哪怕堆成山,咱们也不想吃它。尝尝树枝儿上挂着的,咱们亲手摘来的,才另有一番滋味儿!”

此时李纹、李绮也动手去摘。李纨终怕宝玉一时不慎,摔下来,好容易哄下来了。素云、碧月已打来热水,请他们四人净手洗脸。又有丫头用红玛瑙果盘盛了果子,洗净了再盛了来。

湘云不待分说,挽起袖子,拿起枇杷剥皮儿便吃。宝玉这里也吃着说道:“果然味儿香甜,不信你吃这个。”因剥了皮递一个给探春。湘云边吃边说道:“大嫂子和纹、绮二妹妹,还不过来尝尝!这枇把比外头买来的香甜多子。”李纨道:“我不喜欢吃果子,她两个每天摘来吃的,只怕早吃腻了。”李纹、李绮都笑起来,也动手剥着,或自己吃,或剥了给探春、湘云。

探春也兴高采烈地吃着,一边对李纨说道:“咱们后日拟再开一社,先坐船边赏荷,边做诗词。然后到藕香榭请老太太赏荷花,仍请你来执法,管着咱们一些儿,你说可好?”李纨道:“有趣。咱们诗社总因七上八下的事耽误了。今年荷花开得正好,起一社倒有趣儿,依我说,既请老太太,也告诉凤丫头一声。咱们这就动手写请帖儿,”探春道;“甚好,还由我作东吧!”这里湘云动手研墨,宝玉铺开素笺,由探春一一写了,打发人分头送去。

宝玉道:“依我说咱们后日不请姨妈,倒请邢妹妹来如何?”探春道:“也使得的,如今琴妹妹出去了,请宝姐姐和香菱都来吧,叫香菱也出来散散心。”李纨道:“香菱生病,只怕米不了呢!”探春道:“听咱们请她做诗,只怕一时高兴,便来了也未可知,”宝玉道:“很是。”因提起笔来,补写了一张请帖,孪纨忙打发人送了去。

凤姐接到请帖,笑对平儿说道;“三姑娘如今起菏花社,请老太太和咱们赏荷花,想必是怕一旦选中,到了异国,就再见不着这园子了,咱们倒要设法儿让她好好乐一乐。”平儿笑道:”奶奶所见极是。只是奶奶又不会怍诗,如何陪她乐呢?”凤姐道:“不妨,到时候儿我自有道理。”

且说过了几天,黛玉的病已经大愈。探春这日见天气凉爽,命人在藕香榭备下酒菜和数十碟果子,请贾母、邢、王二夫人,凤姐、尤氏诸人赏荷花。

李纨、探春吃过早饭便到潇湘馆去约黛玉。宝玉、湘云二人已在这里,大家一起来到沁芳亭。只见清溪泻王,石磴穿云,众人靠在环抱池沼的石栏杆上,俯视荡漾的河水,亭亭的藕花。心里顿起荷塘泛舟之情。

一时,香菱、宝钗来了,惜春、岫烟、李纹、李绮也先后到来。探春心中欢喜,道:“果然今日来得齐全。咱们就都下船去吧!”驾娘们已从船坞里撑出船来,船上扯着白色遮阳幔子,划子篙桨俱全。船舱里早已摆设妥当。左边一张荷花式洋漆桌案上设了纸笔墨砚等物,一张雕花洋漆描金小,几上摆着菱角、鸡头、枇把等鲜果,另一洋漆小几设漱孟、拂尘、西洋毛巾等物,右边洋漆桌子上乃星香茗,船舱里摆着青花蝴蝶痰盂。

李纨扶黛玉在搭着银红撒花椅搭的洋漆描金椅子上坐了,道:“林妹妹背风坐。”宝钗扶香菱挨黛玉坐了,宝玉和众姐妹都上了船,船上除侍书、素云外,其余各房的丫头都在后面一只小船上。

李纨见众人都坐定了,便大声说道:“今日这社是蕉丫头起的,仍请我来执法,说不得只好按规矩行事儿。咱们今日只围绕莲荷来写,不出题,也不限韵。遇着好景致儿,或心里偶然有感,作诗填词都使得。好歹念出来大家听听。咱们从这里坐船出去,到藕香榭上岸,途中各写诗词一首,若交白卷时,上岸要受罚的。各位诗翁都记下了不成?”众人都道:“已记下了。”李纨方吩咐解缆绳儿开船。

只见驾娘们篙儿一点,船儿已钻进了荷花帐里。李纨又嘱咐道:“大家坐稳当些,莫走出船舱,仔细掉进水里。都细细儿地看,认真写出好诗词来。我如今已经想好一首,自然不是好的,不过为了抛砖引玉,就念出来大家听听如何?”众人听了都笑起来道:“稻香老农既然已经有了,就念出来吧!”湘云道:“别忙,我拿笔来记。”李纨方念道:

古树依稀禁晓烟,回栏曲槛映前川。

依然青草连幽径,不尽园荷送碧天。

哪得馨香流雅韵,何来秀色逐华年。

风标高格群芳妒,最怕狂风折画船。

宝玉、黛玉、探春、岫烟听了都笑了。众人忙问:“笑什么?”岫烟道:“鸳鸯前几天来看林姐姐,说看到荷叶碧于天。宝哥哥说:不是荷叶,是韦端已的词‘春水碧于天’。鸳鸯说:‘她看到的便是荷叶,日后定有人会写它的。’果然大嫂子第一首便写了‘送碧天’的句子,所以我们发笑。”李纨道:“我在岸上便看见荷叶连着青天的,故想了‘送碧天’之句。”湘云道:“两句从老杜‘不尽长江滚滚来’脱胎而出,也工巧天成,不留些儿痕迹。”宝玉道:“鸳鸯说的那句诗,我原本要写进去的,稻香老农既然已经写了,我便只好抹去。”

此时一阵清风吹拂,那荷花水一般地流动,频送缕缕清香。香菱深深吸了一口,道:“好香!我好久不闻这荷香了,如今一闻,倒觉清爽。我做一首七绝来请教吧,请姑娘们都听听。”因念道:

淡淡清清欲试妆,凌波出水一茎香。

无情桂树空相妒,哪得芬芳绕碧塘。

众人听了都叹息起来道;“这桂树也太可恶了,好端端的,却嫉妒起荷花来。香菱姑娘的诗,别具意境,只是凄婉了些。”大家叹息一会,又观赏起景色来。

船儿渐渐划至缀锦楼一带,探春因见清波微漾,垂柳如烟,两岸朱楼夹道。想到今日姐妹们在此一游,只怕日后便无缘再游了,不禁勾起了一段清愁。因赋得《虞美人》词一首,道:“我如今填了一首词,也念出来大家听听。”众人听说是词,都道:“就快吟出来吧,咱们都听着。”探春遂念道:

烟霞垂柳风光好,水溢芙蓉沼。櫂歌犹自下莲舟,爱君亭亭出浴挹清愁。  飞甍夹道窥朱影,谁擎沙浣镜?碧波淡荡伴愁生,载去一江离恨故国情。

众人都知道探春说不一定哪一日便要离去了,如今听她填这一首词,一时都默默无语。湘云此时也想到自己的身世,触动了一腔闲愁,道:“我如今也填了一首《更漏子》词。”众人道:“还不快念出来让大家听听!”湘云也大声念道:

平沙岸, 水清浅,碧藻园荷飞燕。风吹过,月明洲,美人隔画楼。  香雾薄,情怀恶,空对藕花池泊。南枝怨,舟行迟,相看能几时。

众人道:“她两个今日都抒写清愁,这荷花原本有些愁意的。”黛玉道:“忱霞旧友想是怀念妹夫了,隔着画楼,情怀便恶了。还有什么‘南枝怨,舟行迟’,‘香雾薄,情怀恶’,依我说竟罚她三杯才是。”众人都笑起来道:“很是,这词原本有些像怀人的。”湘云道:“偏潇湘妃子乱领会。明明怕荷花谢了,方有‘相看能几时’之句,她倒胡乱解说。”黛玉道:“这原本怨不着别人,你自己隔着画楼愁什么呢?‘南枝怨’,怨些什么?你到底说明白!宝姐姐,还不快灌她三杯!”湘云急了,拿着酒杯反来灌黛玉。宝钗拉着说道:“潇湘妃子说的原有些影子儿。如今她才好,哪里禁得起喝酒。还是你喝了吧:”因端起酒来灌了湘云一杯,道:“妹妹竟不用怨,想必妹夫是安好的,以后何愁不能长相看呢?”说得众人又都笑了,湘云道:“蘅芜君也跟着潇湘妃子学贫嘴,我倒要看你两个写出什么好的来。”宝钗道:“我一时还没有呢!”哪里说得上好的。”李纨道:“要说好呢,你和蕉丫头两首词都好。蕉下客‘水溢芙蓉沼’原是薛道衡的,信手拈来,何等轻巧妥帖。 ‘榴歌犹自下莲舟’,‘载去一江离恨故国情’,出语何等天然。你的那首‘平沙岸,水清浅,碧藻园荷飞燕’,画出了眼前景色。‘南枝怨,舟行迟,相看能几时。’道出了依依难舍之情,都是好的,各位诗翁且再认真想来吧。”

李纹道:“我如今写了一首五绝,不过玩罢了,念出向各位求教何如?”众人都道:“甚好!还不快念。”李纹便也念道:

芳池多素女,翠盖掩裳红。

婉转娉婷玉,飞香度碧空。

岫烟道;“奸诗,我最爱:芳池多素女’一句。我也学纹妹妹做一首五绝诗,也念出来请教。”因也念道:

南风吹碧树,绿叶满池潭。

绰绰虹妆女,榴花应对惭。

黛玉点头道:“二位妹妹,虽仅四句,都有一番意思,且用写意笔墨画出此时此景,也不容易的。”宝玉道;“你别尽议论人家。可有了没有呢?我如今才得两三个长短句儿。”黛玉知道他也在填词,便道:“你只管做去吧!蕉丫头,枕霞丫头如今都填了好词,别叫她们笑话你,我替你怪害臊的。”宝玉便凭栏思索起来。

眼看快到芭蕉坞了,那芙蓉挹着清波,含着清露,开得袅袅婷婷,十分婀娜多姿。宝玉便走出舱外摘来几枝,一时兴起,对着它吹起短笛来。李纹、李绮、湘云、探春都身不由己,和着笛儿唱着。后面的丫头们也有跟着唱的。李纨道:“这会子该做诗词,怡红公子竟吹笛唱曲儿,可是犯了规矩,竟要罚他才是。”宝玉慌了,忙丢下短笛,道:“我如今已经有了。”李纨道:“若不罚他,还没有呢:快快念出来吧!”宝玉吟咏道:

风微雾薄,花红叶翠,绰绰芳姿如许!闲来犹自袅婷婷。

听无奈, 几番风雨。  清愁露滴,知音难遇,携得一枝归去。两情脉脉棹歌回,泊谢却芙蕖一树。

湘云道:“才说没有,怎么竟得了如此好的。‘花红叶翠’,好鲜亮的诗句,竟把荷花叶绿花红写得没缝儿了。这首是叫《鹊桥仙》吧?”宝玉道:“正是《鹊桥仙》。”探春道:“‘携得一枝归去,怕谢却芙蕖一树’——也难为他。今日一吹管笛,便吹出好诗句来,怕红公子何不再吹一曲呢?”宝玉听湘、探二人夸奖,早巳喜出望外。如今听叫他吹笛,又兴高采烈吹起来,湘、探等人都随曲儿唱着,那笛声悠悠扬扬,和着水声泻出石洞,小船已来到萝港,蓼溆一带…只见两行垂柳,遮天蔽日,清波荡荡,红花袅袅,众人道:“这里景致倒好,反没有诗么?”李绮道:“我做了一首七绝。”宝玉道:“好妹妹,快念出来听听。”李绮念道;皎境移来照玉容,红巾梳罢五更风。

百花粉黛无颜色,爱它芳姿自不同。

众人都诧异道:“果然做出了好的,‘红巾梳罢五更风’,亏她怎么想得出来。”李绮道:“我看见荷花苞儿快开放了,那微风一吹,垂柳拂在它的头上,就想到像姑娘在梳头了。”李纨笑道:“什么好的,不过偶然得了一句,便说嘴了。前面姐姐们做的,才真是好诗。”

忽听宝玉叫喊:“瞧,那不是宝姐姐的屋子!”湘云和李纹、岫烟都在藕花深处摘那稀疏少有的莲蓬,听见宝玉叫喊,都抬起头来。果然已是蘅芜苑。一带水磨砖墙,悬着许多异草,引蔓牵藤,穿石入穴。湘云过去推宝钗道:“蘅芜君还不快快写来么?”宝钗一想,道:“我也有了一首,只是这儿虽异草芬芳,藤萝盘绕,既以荷花为题,我还是写荷花吧!”刚要吟咏时,突然见一对对鸳鸯在水中焰戏,一群鸥鹭惊飞起来,众人都拍着手儿呐喊。宝钗笑道:“如今我竟要改上两句才是。”探春道:“就改了念来吧!”宝钗吟咏道:

平湖烟渺,翠柳鸣啼鸟,苍波翠,莲蓬小,鸳鸯随碧水,鸥鹭飞清沼。莲舟动,藕花深处声声笑。  莫道知音少,自有人家绕。蘅芜畔,生青草。心随香草绿,梦绕芙蕖俏。凭谁问,轻舟一棹歌声好。

李纨道:“到底蘅芜君这首词情调开朗。”探春道:“‘藕花深处声声笑’一句,别具情味。方才那些鸥鹭和鸳鸯也助了她,竟得了好的词句儿。”宝钗道:“你的‘飞甍夹道窥朱影,谁擎浣沙镜’也别有境界。我当时便想:怎么想出来的?”湘云道:“清歌一棹歌声好’倒像我的词句,反让你得了去。这首词叫什么?是《千秋发》吧?”宝钗道:“正是。你的‘风吹过,月明洲,美人隔画楼’,也情态逼真,别有一番境界,自然是好的了。”

此时画船快到荇叶渚边,只见绿杨影里,一只小船正在拉网打鱼。宝玉站起来拍手叫好道:“有一只打鱼船,真是平添了意趣。是准在那里打鱼?”

忽见凤姐走出船头,不断对他招手,道:“我在这里等你们许久了!妹妹们快来看打鱼吧!”众人方知是凤姐有意安设的。宝、湘、探、绮便要过去。凤姐忙叫驾娘来扶,道:“跺稳当些,那跳板滑,别跌进了水里。”四人都过船来亲自拉网,船儿划到了荷花丛中,一会子工夫,四人和凤姐用力拖拉,果然拉起网来。网内有十几条鱼活泼蹦跳,鳞光闪烁。得船上的姑娘们都拍手儿笑。

凤姐道:“何如?我说今儿必定叫大家乐一乐吧,怎么如今你们反倒没诗了呢?”探春道:“我们都做了的,你何不也做上一首?不必管它合不合律,语言也可通俗些,只要有意思便好。”凤姐笑道:“这可为难死我了,我哪里能作什么诗呢?”李纨道:“就拣俚俗的说来,也不用管它像诗不像诗。”凤姐道:“待我想一会子。”因笑道:“我也有了,只是我说了,可别骂我。”众人笑道:“骂你做什么?你作诗呢。”凤姐道:“我不过想了一个民歌儿,大家笑笑罢了。就叫《渔舟曲》吧。”因笑着念道;谁家女儿下莲塘?谁家姑娘撒网忙?

下莲塘,撒网忙,喜煞江边捕鱼郎。

鲜鱼活跳美酒香,郎喜妹来妹爱郎。

众人都笑起来道:“二嫂子又胡说了。这民歌虽做得好,咱们这里可没什么‘郎喜妹来妹爱郎’的。”凤姐儿道:“眼看出阁到东海边去了,可是个捕鱼的地方儿,可不就郎喜妹来妹爱郎了?”众人都瞧着探春,大笑不止。

探春笑骂道:“瞧这凤辣子,满嘴里吐得出象牙来么?二哥哥走了这些天,你想他了,就编到民歌里来,我替你怪害臊的呢!大嫂子,还不快灌她三杯。”孪纨端酒过来,凤姐连忙求饶道:“好妹妹,这三杯酒,就留着喝喜酒时来喝。这会子咱们还划船看荷花去。”探春道:“看你越发胡说些什么。”因从李纨手中接过酒来,是是灌了她三杯才罢。凤姐笑道:“好妹妹,我如今民歌儿已做了,喜酒儿也喝了,妹妹们诗歌儿也做完了,咱们到藕香榭接老太太去吧!”

原来凤姐方才得到消息,听打听的人回来告诉:三姑娘八成儿要去东海国。圣旨这两天便下来了,所以同探春说笑玩儿,众人听凤姐说大家已做完诗词,便指着黛玉、惜春说道:“潇湘妃子和藕榭还没做呢!”惜春道:“好的你们都做去了,还能做出什么好的来?”湘云道:“保不定好的正在后头,哪里能都写尽呢!”惜春道:“既如此,我也学姐姐们填词,作一首《菩萨蛮》吧!”凤姐道:“你就作吧!念出来,我也听听。”惜春念道;藕花摇曳清波绿,池塘有女颜如王。

众人都叫好道:“果然好的在后头,藕榭这两句竟是不同凡响。”惜春又念:

芳草添新愁,淡烟和露幽。

生来何晒腆,身洁知音鲜。

偕隐赴兰田,黄昏听暮蝉。

众人都道:“果然别有意思。”宝玉道:“藕榭如今长大了,写诗填词大有长进,比咱们的似都强些。”李纨道:“藕榭这首自然不落后的,各位诗翁的也各有所长。”

凤姐儿故意撇着嘴儿说道:“各位的都不落后,我反落后了不成?”李纨指着凤姐笑道:“你们瞧凤辣子这会子可怜见儿的样子。其实你的《渔舟曲》虽是通俗,也怪有味儿。”凤姐一听,一拍大腿道:“我是说呢:作了这首《渔舟曲》,我也算诗翁了,明儿妹妹们作诗,自然也少不了我这位诗翁的。”众人都道:“明日自然也请你末,”凤姐笑道:“是请我宋作东吧!我还做梦呢!明儿先说了,我好歹先送两席酒菜来,便做不出诗,大约也不会赶我出去了,我还赚个诗翁的名儿。”众人一听都笑着说道:“偏她会箅计。做不出诗,可不能算诗翁的。”凤姐吓得说道:“我还以为像咱们府里找差使,谁给我送东西多,便派池做去。原来做诗翁,光凭送酒席不行,还得我明儿好好儿地做去才是。”说得众人大笑不止。

眼见藕香榭已在眼前。湘云道:“谁还没做,别没事人似的。”宝玉急得推黛玉道:“你今儿怎么了,难道还没有不成?上去子,可是要受罚了!”黛玉冷笑了一声,道:”你们都填了好词,写了好诗。我如今却做一首五古,叫《莲舟曲》,自然该受罚了。”宝钗道:“潇湘妃子成竹在胸,自是压卷之作,还不快快念来。”黛玉方念道,田田莲叶渚,缓缓泛莲舟。莲雾沾衣湿,莲香拂我忧。

低头弄莲叶,顾影添忧愁。莲荷何清瘦?泪洒莲江头。

晨曦侵晓露,野鹤渡莲洲。莲塘摇清绿,莲亭花影羞。

莲溪深不测,莲江载泪流。采莲归未晚,何事苦淹留?

南风有晴意,送我沅湘游。娥皇举桂樟,女英结莲楼。

篙穿波底月,荷醉雨中秋。牛江渔火暗,一池风露幽。

茅篷宿花影,茅舍淡烟浮。星光暗兰芷,月残听鸣鸩。

天际劳辛苦,知音信难求。羽化随风去,魂系一沙丘。

黛玉念一句,众人赞一句好。即至吟咏完毕,竟至鸦雀无声。宝玉几乎掉下泪来。过了一会,李纨方叹息说道;“潇湘妃子这首诗,情致缠绵婉转,自当推压卷之作。只是太过于感伤悲戚,倒不如蘅芜君的旷达开朗。”众人道,“虽如此,还当推这首第一。”宝玉也说:“如此评方是公正。”

大家说笑着,已到了藕香榭。只见跨水接岸的曲栏杆上,已经站满了人。鸳鸯扶着贾母也在那里。众丫头见船只拢岸,都上船来搀扶。众人都笑道:“我们没有接老太太,老太太倒来接我们了。”贾母大声吆喝:“小蹄子们,搀稳当些,别让姑娘们跌进水里去。”要知端的,且听下文分解。

回《红楼梦新续》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