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回 薛宝钗采茶蘅芜苑 林黛玉梦游太虚境

第八十九回 薛宝钗采茶蘅芜苑 林黛玉梦游太虚境

第八十九回 薛宝钗采茶蘅芜苑 林黛玉梦游太虚境

《红楼梦新续》周玉清

第八十九回 薛宝钗采茶蘅芜苑 林黛玉梦游太虚境

   

且说宝钗自搬出蘅芜苑后。便未曾再回去过。因想到往年春天住蘅芜苑时,常和莺儿、香菱摘那里的叶儿、花儿制茶:如今又是春天,何不那里再玩玩去。一则看看自己住的屋子什么模样;再者也摘些花儿、叶儿自制些茶,喝着它,也好想起蘅芜苑住时那些日子,有多少快乐。因对莺儿说道:“你多早晚便闹着要回蘅芜苑去。今日天气晴和,咱们且去那里采些奇花异卉制茶,你道如何?”莺儿一听,喜欢得无可无不可,忙去取来花篮儿,道:“可惜香菱昨日又犯病了,宝蟾怄了她,不然邀了她去,她也念着那园子的。”宝钗叹了一口气,主仆二人遂出了房门。一径来到蘅芜苑。

只见那玲珑插天的山石上面,引蔓牵藤,异彩缤纷。薜荔、杜若、蘅芜、丹椒、紫兰、青芷无不纷呈异彩,味香气馥。宝钗倚庄一块山石,叹息不已。想往年住这里时何等光景!如今虽奇藤放彩,异卉争妍,却无人来赏,空把这良辰美景也辜负了。又随莺儿进到室内,盘桓一会,方才出来。

正欲采花儿、叶儿去,可巧宝玉来了。见于她们,笑了起来,道;“什么风吹得姐姐进来的?”

宝钗笑道:“自从搬出去了,便未这里来过。今日天气融和。想来这里采些花儿、叶儿制茶。往年住这里时,也常采了制茶来着。”宝玉越发高兴,道:“自从二姐姐去了,园子里越发冷清起来。我也想姐姐在时,一到春天,这里芬芳馥郁的情景,故而来此散散,不想竟遇上了姐姐。”两个便在那里盘旋了起来,

却说如今天气一天天温暖起来,黛玉这日正坐在窗前读宋人葛天民的《迎燕》诗,“咫尺春三月,寻常百姓家。为迎新燕入,不下旧帘遮。翅湿沾微雨,泥香带落花。巢成雏长大,相伴过年华。”不禁点头叹道:“还是寻常人家日子过得有趣。雏燕长大了,一家子相依相伴过生活,自有那说不尽的天伦之乐,强胜富贵人家一家子乌眼鸡似的,你争我夺强多了。”

她正在那里胡乱思索,只见春纤兴兴头头地跑进房来,笑着喊道;“姑娘还不快出去瞧,去年飞去的燕子,今年又飞回来了!”黛玉倏地站了起来,忙问;“你说什么?咱们的燕子又飞回来了?”春纤道:“可不是么!一窝儿的都飞了回来!”

黛玉喜得连忙来至堂前,果然见几只燕子在堂中飞舞,有两三只站在巢边,呢呢喃喃地喧闹。老燕子又飞出去,一会便衔了些新泥回来,在巢边筑新巢。

黛玉开初十分喜欢,想,燕子有情,还恋旧巢,今春又飞了回来。不由得站在那里看它们筑巢飞舞,叫丫头们都远远儿的,不用过来打扰。可后来一想,燕子尚且留恋旧巢,飞回来还能寻到自己的窝儿,自己便留恋家乡,回去时,父母已亡,连个窝儿也没有了。想到此,又落下了眼泪。

见那燕子又飞了出去,黛玉不知不觉也跟了出去,一径出了潇湘馆,那燕子已经飞得不见了踪影。黛玉因见沿途的小径旁边绿油油的草儿毛茸茸的,顶着亮晶晶的露水珠儿,在微风中轻轻摇摆,园子里红红白白的花儿,开得十分鲜妍明媚。树枝上有小鸟在婉转啼鸣。黛玉走一会,站一会,看一会,心中忽喜忽悲。喜的是如今春天来了,花儿开得如此绚丽,鸟儿唱得这样欢乐;悲的是可惜花儿依旧,园子里赏花的人却越来越少了。因见树梢上站着一只五彩斑斓的鸟儿,煞是好看,见她来,便往前飞,在前面的树上歇下来。黛玉不知不觉又追了去,那雀,比又飞走了,黛玉又往前追,竟一径上得山坡,穿花渡柳,来到树丛中,见上面萝荔倒悬,下边流水琮玲,桃杏夹岸,垂柳如丝。方想到:这里可不快到蘅芜苑了。正欲攀藤过去,忽听那边有人嬉笑。因想,自宝姐姐出去了,那边已无人居住。是谁在那里呢?且在这柳荫后面瞧瞧。

只见宝玉和宝钗从山石背后转了过来,手中各提着一个篮子,莺儿在后面嬉笑。宝钗道:“你瞧,那些藤萝上的小花儿,开得犹如金桂一般,摘来制茶,最是清醇不过的。”宝玉笑道:“你等等儿,待我上去替你摘了来。”宝钗道:“我也采去,这倒有趣儿。”宝玉道:“你有如此胆量上得去么?”宝钗道:“你快别小看人,你拉拉时,我便也上去了。”宝玉喜得拍手笑道:“如此你站稳当些,我先上去,便来拉你。”

但见宝玉先爬上山。然后伸出双手,将宝钗一步一步往上拉,两人嬉笑着在绿荫丛中忽隐忽现,采那些花儿、嫩芽儿。

黛玉站在这边坡上,几乎晕倒,因攀着一株树儿站稳了,一时之间,泪如泉涌。竟不能制。泪痕满面地站了牛日,见宝钗、宝玉又手牵手儿从山坡上下来,莺儿叫着道:“二爷,且到咱们那里一道制茶去吧!日后来喝咱们家的茶,才真真的有味儿尸宝玉点于点头,三人一道,提着篮儿去了。

黛玉这才抽抽搭搭哭出声来。因怕有人瞧见终是不雅,咬了咬嘴唇,方往回走。还未至稻香村,雪雁、春纤已寻了来,见黛玉喘吁吁的,脸儿发白,都吃了一惊,道:“姑娘怎么样了?脸上竟没些儿血色,眼睛也红红的,是谁惹姑娘生气了不成?”黛玉忙扶住二人喘着道;“谁惹我来,我自头晕,有些不适!快扶我回去吧!”二人忙扶黛玉回潇湘馆。

黛玉只觉两眼发黑,迷迷糊糊,昏昏沉沉便睡了过去。不觉来到一个所在,见那里祥云缭绕,仙鹤翩飞,心下犹豫,想,这是什么所在?彼时,只见一位仙姑从祥云中走了出来。黛玉见她婀娜飘逸,环佩叮咚,仙姿秀骨,玉质兰姿。正欲上前施礼。那仙姑已走来把住她的手儿道;“妹妹来了,诸姐妹都思念你,叫我来接,且到宫中先歇歇儿,咱们再各处游玩去。今日神瑛侍者也来了,过会子,你便会见到的。”黛玉有些迟疑,便问:“此系何地?如此一生不染,超凡脱俗。姐姐不知竟是何人,这样秀质仙风?”那仙姑笑道:“妹妹竟忘却了,此地乃离恨天之上,灌愁海之中,放春山、遗香洞、太虚幻境是也。我乃警幻仙姑,司人间之风·隋月债,掌尘世之女怨男痴,因妹妹痴情太甚,于身不利,特邀了来警其痴心。若妹妹有所警悟,跳出谜津。庶几可助神瑛侍者归于正途,以报天恩祖德,庶不负荣宁二公之所嘱也。”黛玉糊糊涂涂,不明白警幻仙姑说些什么,但觉恍恍忽忽,跟了她去。少时,至一牌坊跟前,上面横书“太虚幻境”四个大字,两边一副对联:

假作真时真亦假,

无为有处有还无。

黛玉还来不及细细思忖,已随仙姑转过许多地方。什么“痴情司”、“薄命司”、“朝啼司”、“暮哭司”。黛玉便问;“这是些什么所在,可以进去看看么广警幻道:“妹妹警悟殊甚,不看时也罢了。只怕泄漏天机。且到后面殿内看演一场《红楼梦》吧,姐妹们都等着呢!”

黛玉遂随警幻来至后殿。只见珠帘绣幕,画栋雕檐,庭前仙花馥郁,异草芬芳。正叹息着:“真真好个所在!”警幻便呼唤:“绛珠妹妹来了,还不快来迎接!成日家,只说思念着呢!”众仙女都迎接出来。拉住黛玉吵吵嚷嚷,这个说:“咱们日日盼你,为何今日才至?”那个说:“妹妹瘦子,咱们备下好的酒宴请你呢!”警幻命人取“芳群髓”来,又命人看茶,叫做“千红一窟”,看酒,名为“万艳同杯”。

宴饮之间,警幻叫演新制作的《红楼梦》舞。霎时,便见两位将军出场,托起来一座大厦,好生宏阔巍峨。那大厦在祥云缭绕中渐渐启开大门,一群仙女伴着一位哥儿鱼贯而出。曼舞,轻歌,像游龙在云中飞舞一般。一时,诸仙女分散,各自游乐。哥儿与众女嬉戏玩耍,好生快乐自在。只见两位将军又出来,从众女中夺走了哥儿,叫他将赫赫大厦擎起。哥儿吓得只叫:“妹妹救我,救我!”只见一只凤凰飞来,变敝仙姬托起了大厦。众女又自游乐嬉戏。忽地凭空响起了霹雳,大厦倾圮,凤凰似的仙姬颓然毙命。诸人四处奔逃。有的被中山狼追赶于林中自尽,有的掩面而啼,坐船只飘向远方;有的逃入古庙,出家修行;有的被丈夫休弃,回家途中病死;有的纺绩于农家,有的卖唱于青楼。一位仙姑与哥儿结缡后又穷愁病倒身死;一位打道琴乞讨回来,死在哥儿怀中。一位刚戴上凤冠,做官的儿子便死了。一位则因情泪尽而逝,哥儿抱住她的灵位悲痛欲绝。那公子见大厦倾颓,便奔忙于众女之间,欲施扶持,却无以为力。众仙女一个个哭得死去活来,他也哭得哀哀欲绝。以后,愤然化作一股育烟,绕着诸仙女的尸体,盘旋了几匝,诸女皆化作灰烬,像蝴蝶一般,随青烟飞去了。大地只剩下白茫茫的一片,似下了一场大雪一般。彼时,只听歌声一片凄凉:

为官的, 家业凋零。富贵的,金银散尽。有恩的,死里逃生。无情的,分明报应。 欠命的,命已还。欠泪的,泪已尽。冤冤相报自非轻,分离聚合皆前定。欲知命短问前生,老来富贵也真侥幸。看破的,遁八空门,痴迷的,枉送了性命。

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黛玉看得胆颤心寒,嘘烯流泪不已,警幻道:“妹妹觉着太悲凉么?”黛玉点了点头儿。警幻道:“如此还不赶快跳出苦海,扶侍者达于正途,留意于经济仕途之学,孔盂周公之道,庶几不负宁荣二公之托,也不枉妹妹来此走这一遭儿。”黛玉十分纳闷,道:“我原系一个孤身弱女,何能助什么侍者达于正途!”警幻又道:“痴儿之不悟,至于此也!也罢,你好容易来了,就各处玩玩,散散心去吧!那边神瑛侍者已经来了。”黛玉点头儿应允、和诸姐妹各处漫步。

原来宝玉那日从妙玉处回来,有些倦了,便伏在桌上打盹儿。恍惚中似见前面一座梅花林子,在大雪中忽隐忽现。远远地已有暗香隐隐袭来。宝玉想,如今已是暮春季节,怎么这里还冰天雪地,开着梅花?因低头一看,自己竟穿着狐腋裘,外面披戴着大红猩猩毡的斗笠和氅衣,因想,这境界,自奇异,与凡尘竟不相同。因走进了林子,见那里红梅如绣,馨香馥郁,真是妍丽异常,令人十分陶醉。宝玉不禁失声称赞道:“美哉!如此纷纷大雪‘诸花皆惧,汝独孤芳独放,玉洁冰清,妍丽俊俏如此,真真的十分难得!”

他正在那里自言自语,梅花丛中却步出来一位仙姬,来到他的身旁,笑问道:“你在此瞻仰此花么?”宝玉不觉吃了一惊,见·那仙姬高洁香艳,恰如这带雪的梅花一般。仔细一看,原来不是别人,正是妙玉。不禁大喜过望,因笑道:“原来姐姐也在这里。我爱此花,真花中之高士也!”妙玉一时之间,羞得满面绯红,道:“难得侍者如此顾盼,真梅花之知己!”宝玉道:“这里真是一块难得的宝地,咱们难得到此,且在这里乐上一乐如何?”妙玉笑道:“如此甚好。不知何以为乐?”宝玉道:“我为姐姐吹《梅花三弄》一曲,姐姐随着歌舞,岂不甚有趣儿?”妙五道:“自从入了佛门,我便没有歌舞过。今日返本归真,唱一唱,舞一舞,却也使得。你且等等,待我回去取一支玉笛来!”

只见她向旁边一处洞府走去了,那洞府上大书“梅花仙窟”四个大字。宝玉心中。忽然一悟,待她取回玉笛,递与自己时,便笑问道:“姐姐口称回‘梅花仙窟’,莫非姐姐就是梅花仙子?”妙玉瞧着他,倏尔大笑起来。

宝玉这里将这玉笛把在手中,仔细玩味了一会,只觉这玉笛细腻莹润,如羊脂一般,惊喜异常。遂试了一试音响,真感五润珠圆,清越悦耳,便徐徐吹了起来,妙玉便随笛声起舞。只觉她在纷纷扬扬的大雪中茕茕孑立,昂首对天,犹如梅花傲雪凌霜,含苞怒放。然后方舞态翩跹,载歌载舞。时而振臂抛拂,时而腾空旋转,霎时临风独立,一会如逐水流。宝玉为之异常陶醉。舞毕,宝玉掷笛,赞叹不已。

因有些累了,两人便在梅花林里随意徜徉。只见那些梅花红红白白,疏疏密密,冰肌玉骨,斗雪凌霜,花瓣上积着雪片儿,越发增添了神韵。让人见之敬而忘俗。宝玉称道不已。妙玉冷笑了一声,道;“你只当只有你家的梅花开得才绚丽不成?此乃瑶池移来之品,岂是凡品所可及的?咱们且在此采些梅花片儿上的雪回去烹茶吧!”宝玉不胜欣喜,连说:“最好,最好,这样烹出的茶,才真真是一杯仙茗!”妙玉瞧他手舞足蹈的模样儿,便笑道:“瞧你,衣服也弄乱了,发髻儿也弄偏了。今日天冷,我且替你紧紧儿。”说着,替宝玉紧了紧大红猩猩毡的斗笠,又替他重新理好发髻儿。

宝玉央求道:“好姐姐,替我摘一枝梅花插上吧!”妙玉笑道:“你倒得寸进尺,我偏不插!”宝玉道:“如此,我摘一枝替姐姐插上。”说若,随手摘了一枝极娇艳的,替妙玉插于鬓角。妙玉便去取了两只玉盘来,递一只与宝玉。两个便于林中采梅花瓣,儿上的积雪。

一阵朔风掠过,玉盘内便洒满了梅花片儿,白中透红,越发增添了鲜艳。宝玉不觉笑道:“这样煎出的茶,必定另有一番滋味儿。”妙玉道;“除芙蓉上的清露,竹叶上的积雪可以媲美外,他花皆不及其清洌。”

两个采了一会,回至洞府,几个仙姬、小环已迎出来,说:“姐姐终于回来了,方才警幻姐姐打发人来说,她接绛珠、牡丹,海棠诸花去了,姐姐和侍者先歇歇吧!”宝玉听说绛珠和诸花要来,分外高兴,忙说:“咱们先煎好茶,等绛珠和诸花儿来共饮吧!”妙玉也甚喜欢,要了茶吊子,拾来些梅花枯枝,宝玉扇炉,妙玉调水,煮起了茶宋。

果然不多一会,警幻便来了,见了二人,笑道:“你两个在此饮茶么?我原要接绛珠、牡丹、海棠诸花同来饮咱们这里‘千红一窟’、“万艳同杯’名酒仙茗的,无奈被几个小姐妹缠着,要去瑶台玩耍。只好送她们去,便只接了绛珠来。既你二人已到,在此烹茶,虽只一花之精黼,也够满满一杯的。”因叫妙玉捧了茶来,送至宝玉跟前,道:“汝心已乱,且酬侍者一念之恩吧!也了汝一点至诚。不枉你二人到尘寰走了这一遭儿。”宝玉一时之间,不知所措。只好接过妙玉送来的茶,呷了一口,不觉称赞道:“好香!真乃花之精英也!”警幻笑道:“可知此花虽好,终久也会沾泥堕溷的,你二人饮此,自知其味,若侍者竟能警悟,仙梅之茗,不过如此。从此不近诸花,将来亦可望成正果,梅花或也不至沾泥堕溷。此行烹茗,二人意淫之意已了,从此各自撒手,奔自己的道儿去吧!不然,这富贵温柔之梦,只怕不长久矣!”宝玉和妙玉似懂非懂,甚感茫然,仅唯唯而已。

警幻见二人已喝过茶,便对妙玉道;“你好容易才回来了,就在此同姐妹们一道玩玩儿!我陪侍者走一会去。”遂领着宝玉,各处去玩。忽见迎面来了一群仙女。警幻笑对宝玉道;“绛珠来了,且同她玩玩去吧!”宝玉仔细一瞧,见许多仙女簇拥着一位仙姬正往前走,宝玉定睛审视,此人可不正是林黛玉?忙叫了一声:“林妹妹尸黛玉吃了一惊,便停下足来。宝玉道:“原来妹妹这里来了,叫我好找!妹妹且等等儿!”诸仙女都笑道:“果然侍者多情,竟至追了来!绛珠方才还在哭呢!我们劝了好一会子方才劝住。侍者陪她玩玩去吧!咱们还去做功德!”说罢,都走散了。警幻也告辞而去。

室玉遂至黛玉跟前,黛玉似已忘却钗、玉采茶之事,道:“你怎么也赶下来,我方才看了些舞戏,怪怕人的,正想各处去玩玩。你来了正好,咱们玩耍去吧!”宝玉道:“妙师父也来了,才我还同她在梅花林子里采花瓣,儿上的雪,煎茶喝呢!那里还是冬天,怎么这边已经是夏日子?”黛玉道:“这里非凡境可比,自是春夏秋冬诸景皆备的。既妙师父来了,咱们待会子瞧瞧她去吧!”宝玉道:“甚好!咱们且先各处去玩玩!”两个遂于各处漫步,因见前面树林边有一条小溪。溪水晶清澄澈,悠悠而泻。水中的石子五彩斑斓,红红白白,花花绿绿,十分莹润可爰。宝玉便说:“我且下去濯一个脚,也替妹妹抬几块石子。”黛玉道;“我也想去洗一个头。”宝玉道:“甚好!”便牵着她步下小溪。宝玉濯脚,黛玉洗头。林边的小鸟,快乐翩飞,有时又歇于树梢,相向而鸣。溪边淡蓝的,殷红的,淡紫的,乳白的,嫩黄的小野花儿都欢快地笑着,顶着亮晶晶的露水珠儿,摇着小脑袋儿,像在向他们招手致意。阳光,洒在他们脸上,衣裳上,将它们的身影映在水中,平添了许多生趣和风采。

黛玉瞧着水面上这些顽皮活泼的花儿,倏尔笑了。宝玉帮着她洗好了头,和黛玉一起拾了几块石子,方上岸来,择了一块条石坐了,黛玉迎着太阳、晒着头发。一会,宝玉替黛玉绾好发臀,又于溪边摘来几朵小花儿,替她插戴于发髻上。道:“你水里照照,插上这花,越发有颜色了。”黛玉果然临水照镜,不觉微微笑了起来,二人便又去各处玩耍。

见前面不远处有一处瑶池。池中荷花临波独立,恰如晶莹璀璨的红宝石一般。那亭亭的青盖,微步波中,轻展绿裙,似跳起了“荷花舞”。黛玉不觉信口念道:“只愁舞衣寒易落,此花端合在瑶池。”宝玉笑道:“你把陆龟蒙的诗,姜白石的词摘在一处,倒也有趣别致,你瞧,那绿杨岸边有船,咱们何不泛舟采莲花去?”黛玉点了点头儿,两个一同来到绿杨岸边。

宝玉见那船乃为一段巨藕制成,遂扶黛玉上船去,解开缆绳儿,举起兰桨划了起来。黛玉见那莲池中站立着几支莲蓬,如玉斗儿一般,十分鲜嫩可爰,便摘了剥开吃那白玉似的莲子儿,又剥了两粒送到宝玉唇边。宝玉边嚼着边连声赞好,说:“真真的香甜爽口,妹妹替我再剥一些。”

湖面静静儿的,没有第二只船。宝黛二人均感自由自在,无拘无束。仿佛这池子,碧波,莲叶,荷花,全都归他们所有,和,平幽静,轻柔宁谧。黛玉的身影,倒映在苍翠的镜面上,茕茕独立,如仙女浴于瑶池。宝玉轻轻摇着兰桨,将水面划起了一道道鱼鳞似的细小波纹。船儿便已来至荷花深处,将许多水鸟吓得倏地飞起,于天空盘旋呜叫。黛玉不禁叹息着道:“这地方真真再好不过了!我若有些造化时,将来化作青烟,缭绕于此花之间,岂不真真得福不尽!”宝玉笑道:“妹妹正是荷花仙子,何用化烟,将来必管此花无疑。”

两个说笑一会,见乌云渐惭儿地从树缝中透出,一时之间,蓝天已变得十分灰暗,且刮起子大风,越刮越猛,越刮越狂,随之雨便来了,越下越大,越下越急,船儿忙躲到了莲叶下面。可只一会工夫,风便住了,雨却还下着,莲叶像伞样遮住他们,雨声嗒嗒,滴在伞上,竟像古铮的旋律一般。宝玉摘了几片大荷叶,做了一件简陋的蓑衣,替黛玉披在身上:一面问她道:“害怕吗?这而倒越下越紧了。”黛玉摇着头儿,道:“不怕。只觉着有些儿寒冷。”宝玉便将黛玉左臂上的荷叶揭起来,披在自己身上,二人紧紧挤在一处,偎在一处,手儿握住手儿,聆听荷伞上的雨声,实在是瑶池中美妙不过的仙乐。宝玉将一只手搭在了黛玉肩上,笑盈盈地问道:“还冷么?我脱衣裳给你。”黛玉摇头儿答道:“已经不冷了,我觉着既安适又暖和。”宝玉道:“你不是想化作一道青烟吗?但愿此时我也化灰比烟,咱们揉在一起,飘散在这荷塘之中,岂不有趣?”黛玉道:“好,再好也不过了。咱们若真能化作青烟飘散时,便没些儿烦恼了,”宝玉也欢乐地笑了起来。

彼时,雨已停了。荷叶如碧玉翠盘,盛满珍珠,气息越发清新朗洁。黛玉深深吸了一口,道:“好清凉的气息!若能常吸此气儿时,只怕是病儿也没了!可咱们已在此地停留多时,只怕警幻姐姐寻宋了呢!如今雨已停了,咱们且把船儿划出去吧!”宝玉道;“你既喜欢这里,便多玩一会,怕什么!”

因见池塘那边,连着碧莹莹的一湾溪水,宝玉便把船儿划了过去。小溪两边垂柳夹岸,碧水如镜。宝玉将船停在绿杨荫里,从怀里拿出一支管笛吹了起来。黛玉便和着笛声轻轻歌唱。树上的小鸟也翩跹起舞,啁啾和鸣。两个正觉着自由自在,无牵无碍之时,忽见警幻乘着一只藕船,急急迫了来,道:“还不快快回舟,前面便是迷津,去了可是绕不出去的。”

宝玉、黛玉都吓了一跳,往前看时,果见前面的水已是黑黝黝的,一群红头赤发的水鬼正从水中涌了出来,拉住黛玉往水里拖。黛玉没命地呼喊:“宝玉,救我,救我!”已被水鬼拖子下去。时妙玉也赶来了,警幻喝她:“快快止步!”宝玉看了她一眼,也顾不上同她说话,喊了一声:“林妹妹!”便扑到水中去了。妙玉呼喊着,也扑向了水中。

且说黛玉睡过去后,紫鹃、雪雁均在榻旁侍候,见她睡得倒熟,也不打扰,只时时替她理理被盖,赶赶猫儿。忽听她在梦中呼叫,知在梦中吓着了,连忙呼唤:“姑娘醒醒,姑娘快醒醒儿,我们在这里呢!”

黛玉方渐渐睁开眼睛,醒了过来。梦中的光景竟已忘却了大半,宝玉、宝钗采茶之事也忘却了。只躺着咀嚼回味那梦中如雾如烟的形景,半日也不肯起来。想,若真有那样明净清澈的莲池,容我和宝玉安身时便好了。我们确愿在那里化灰化烟的。

次日,见了宝玉,只瞅着他笑,再没遭别的话儿。宝玉反来约黛玉上山坡去采茶,说:“前日宝姐姐欲采些花儿、叶儿制茶,我同她在蘅芜苑山上采了一会,怪有趣儿的。咱们今日也采去。自制些茶来喝,不好么!”

黛玉瞅了他半晌,方在他额上戳一指头儿,遂点点头儿笑着,两入提上篮子,上山采茶去了。

他们采茶回来时,路过红香圃,见湘云、宝钗、探春、李纹、李绮和一群丫头正在那里荡秋千,见他们提着篮子走来,都笑着招手儿叫他们。

探春道;“我打发人请你们,说外头玩去了,却又不见你们的影子。”宝玉道;“前儿和宝姐姐在蘅芜苑采了会子花儿、叶儿制茶,怪有意思的,今日约林妹妹也一同采去。若你们明日愿去,我也陪你们,大家索性都去采采茶,如何?”湘云一扭身子道:“既你单独陪宝姐姐、林姐姐去,明日也单独陪我采一遭儿,才开心呢!”探春、李绮都道:“若让宝哥哥一个一个陪,可了不得!不如还后儿大家一起去吧,也热闹些。”众人都说:“如此方才有趣,”

宝钗便对黛玉说:“林妹妹还不快来荡秋千玩玩,咱们已经荡累了呢!”宝玉果见她们一个个香汗浸渍,娇喘微徽,有的还拿手帕儿在脸庞扇着,便笑道:“你们玩得真乐,可惜咱们来迟了,不然让我来送你们,让你们一个个飞得高高儿的。”众人都说:“我们都累了,这会子你何不送送林姐姐玩玩:”宝玉道:“好的。”众人便扶黛玉上秋千去。

黛玉感到有些儿心怯,便说,“我多会子不荡秋千了,只怕不成呢!”宝钗、探春都说:“不相干,咱们开初也有些怕,荡一会子就胆大了。”湘云道:“让我扶你上去。”宝钗道:“且让我来扶她。”又对黛玉说:“你只管站稳当些,双手拉紧绳儿,慢慢用力,便可由低到高了。”探春说:“你只管荡吧,不用害怕,咱们都在这里护着的!”黛玉遂由宝钗、探春、湘云等扶住,站了上去,大家轻轻送着。黛玉捏紧绳儿,慢慢用力,渐渐儿地,已觉身轻如燕,越荡越高。

湘云一旁拍着手儿喊道:“你们快瞧,林姐姐这模样儿,竟像嫦娥奔向月宫去了!”宝钗便道:“不用打扰她,还让她好好荡一会子玩吧!”宝玉说:“你们都累了,且让开吧!我来护她!”探春道:“好生着。”又叫丫头们都站在周围,好好留意。

黛玉在空中荡着,只觉身轻得如在空中飞舞,好不松泛快乐。荡了好一会子,已觉有些不支,才慢慢儿地静了下来,众丫头连忙替她拉住绳索。宝玉嘱咐道:“好生!别踩滑了!”遂扶她踏下地来。黛玉嘻笑着,香汗淋漓,口里嚷着;“好热!”侍书忙递过湿帕子去。黛玉边擦汗,边喘微微地说道:“好久没荡秋千了,在南边,一个人荡也没趣儿。今儿玩得倒痛快!”湘云笑道:“可不是么,每常在家里和翠缕一起荡秋千,一会子就疲劳了!今儿要数我荡的时间最长呢!”大家一路走一路说笑着,各自回房去了。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回《红楼梦新续》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