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回 天地亲缘化雨露  阙诗杯茶梦中游

第十八回 天地亲缘化雨露  阙诗杯茶梦中游

第十八回 天地亲缘化雨露  阙诗杯茶梦中游

《反续红楼》凌豌豆

第十八回  天地亲缘化雨露  阙诗杯茶梦中游

   

且说宝玉经不起镇妖剑,破震昏在琴台下。

有人大叫起来:“贾学士!”“宝玉!”皇上惊愕地瞧着昏在地上的贾宝玉,而那吕大人则死盯着琴台上的林黛玉。

黛玉手中抚琴一直不停,回头看看 那宝剑压着一把黑色剑也掉在琴台下。因瞧见见荣国府有人要上前来扶贾宝玉,冲众人微微一笑道:“不要过来!”又细看那剑知道是张国师的镇妖剑,忽然想起宝玉元神不全,若是真被打出原形,那么长安城就会被巨石压扁,那不就麻烦了?当即取下头发中的红佛珠扔了出去。红佛珠落下来,停在头上三尺处,闪闪发光,形成了一个大光圈,将自己和宝玉全罩住了。那宝剑也闪闪发起光来了,将那镇妖剑断为四截。划了一圈,化作一条玉龙飞上了天。

天上乌云翻过来,复过去,飞沙走石,一片昏暗,天上地下几乎分不清了。那玉龙在天上划下一道如同闪电,如同彩虹。那天上的闪电与玉龙呼应着照亮大地。

不知过了多久,宝剑又飞回琴台的林黛玉手中,那琴声渐渐慢了下来。

天上乌云渐渐散开了,大风也渐渐平息了下来,月亮依旧挂在天上。

城上人看看那琴台上,林黛玉依旧在抚琴,贾宝玉昏倒在琴台下。再看看对面祭台,已无影无踪。纷纷吵嚷开了:“张国师吓跑了!”

林黛玉手中琴慢慢地变成了百鸟百兽呜啸声。山雀、水鸟、苍虎、耕牛。叮咚的流水中,传来百灵的叫声,波浪涛天的海浪声中,传来海燕的叫声。在潇潇松涛柏林中,夹杂看猛虎那吼叫声,在农夫的鞭声中夹杂着耕牛那哞哞的叫声。小鸟声、大雁声、家燕声、麻雀声。鹦鹉学舌声、八哥学猫叫。鸡叫声、鸭叫声、鹅叫声,又渐渐地变成了群鸟叽喳声,而且传来了老母鸡招呼雏鸡回窝声。众人听的高兴起来,知道围困已解,这琴里弹地不正是百鸟还巢之声吗?

正在此时,天上传来一声凤戾声,林黛玉立即响应。一呼一应,那回声越来越近。众人仰望天空,飞来一群十几个大鸟,与黛玉一呼一应地飞到城墙上空来了。

北静王道:“啊呀呀,皇上!这不是凤凰吗?”

众人都喜笑颜开,今日得见凤凰来,不正是千载难逢之喜事吗?

黛玉收回了红佛珠。抬头看看,那凤凰在琴台上盘旋着落了下来,落在了琴台四周。

皇上和众臣吃惊起来。

再看看,那凤凰一转身竟一个个都变成了美貌的姑娘。一身的彩衣,满头的玉珠红花和那长长的飘带,闹的人们眼花缭乱。而在众仙中,走出一位绿衣仙子来了。

皇上一看,忙大声问道:“这不就是灵芝娘娘吗!”那灵芝笑着点点头。

皇上忙回头再看那琴台上的林夫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下了琴台,走到那灵芝跟前来了。二人除了衣裳有别外,长的是一模一样。皇上吃惊,荣国府刘家镇的众人也吃了一大惊。

只见那林黛玉挥拂尘迎向灵芝,灵芝舒展两臂长袖迎了上去,只见天地一道闪光,林黛玉便没有了。那灵芝三魂元神已汇合。灵芝手持那拂尘,头上显出了一个光环。

灵芝上前与皇上轻施一礼,便来看那昏迷的宝玉。回过头来笑问皇上:“当日您御审我二人,将那宝玉留在宫中,可知现在何处?”皇上忙笑道:“在宫中有皇后保管着呢!”

灵芝笑道:“非矣!”

刚说这里,就见一道闪光落在灵芝面前,转而变成了一个十三四岁的娃娃来——手持乾坤圈,脚踏风火轮。这不是哪咤吗?

众人害怕了,皇上也连连后退。

那哪咤急忙忙给灵芝施了礼道:“灵芝姐姐,快帮帮忙吧!”灵芝道:“怎么了?”

哪咤噘嘴道:“还不是你那琴闹的?也是那个什么国师闹的?害的二郎神惹下祸了!”

灵芝道:“那张国师还真有能耐,把二郎神都搬动了!”

哪咤道:“什么呀,那张国师上表求的是太上老君。太上老君上禀玉帝,玉帝传旨到我府。我父亲和我大哥都去南海看我二哥去了。我没事,又赶月圆,邀了二郎神君一块吃酒。正吃的来劲,得了玉帝旨意,可我已眯眯糊糊,二郎神也醉倒了,谁也动不了。二郎神便打发他的哮天犬下界了。谁知那张老头儿不知怎么搞的,跟前放了个镜子,把他自己照成了一个小老鼠模样!灵芝姐姐,您想想,这这这,狗撵老鼠不就撵出事来了!您说这不该怪您嘛!”众仙姬笑了起来。

灵芝道:“张国师被咬伤了?”

哪咤道:“咬伤还好办,是被一口咬死了!祭台砸了个一踏糊涂。这还不说,将吕洞宾也咬成了吕拐仙了!”

灵芝这下真急了:“怎么还惊动了吕洞宾?”

“张老头儿不是吕洞宾的凡家弟子嘛!吕洞宾当然护着。可哮天犬见了老鼠能放吗?”哪咤无可奈何地笑道,“瞧见吕洞宾拦挡,气恼了,照着吕洞宾两腿猛咬啊!”

灵芝笑道:“那洞宾可遭殃了。”

哪咤撇撇嘴:“他遭什么殃?是我二郎神哥哥遭殃了。太上老君打断了哮天犬的腿,二郎神生了气,打掉了太上老君的那头青牛的一个犄角。太上老君要拉他去见玉帝,这不麻烦了?灵芝姐姐,请你帮忙,让他们私了算了!”

“他们能听我的?”

“岂敢不听?瘟君大叔雷神雨神挡着正劝说着呢!”

灵芝笑道:“果然把他们请来了!”

哪咤道:“你不就是再请他们助你吗?您那琴弹得那么好,除了玉帝王母西天如来,那个神君听不到?好姐姐,只要您想办法救活那张老头儿,此事便了了。”

灵芝道:“那有何难?只是张国师欺人太甚,纵容他手下恶徒,他那恶徒杀人放火无所不为,我能轻饶了他?”

哪咤道:“好姐姐,别生气。要惩罚他们,也先得将他们救活啊!你若能再将吕洞宾的伤腿治好,那不就更好了?二郎神君那里有我呢,太上老君怕他怎地?”

灵芝笑道:“哪咤什么时候又学会了甜嘴甜舌了?今日用得着我灵芝了,这样央求我,赶明一睁眼,又早忘了我了!”

哪咤忙作揖央求道:“我何时敢忘了您灵芝姐姐?更何况您与雨部诸位神君、与温神关系非同平常,哪个又敢难为你?你今日救了张老头儿,免了这场事,不就完了?否则,连我也逃不了干系!好我的灵芝姐姐。”说着便要磕头。

灵芝忙拦挡住:“谁要你小孩子家也贪杯呢?”

哪咤问:“您答应了?”

灵芝道:“要救那老头儿可以,你得先去帮石兄找来他那块宝玉!”

哪咤这才看见躺在地上的宝玉,忙奔到跟前细瞧:“神瑛兄怎么了?”

灵芝道:“他那宝贝早年下界,落在张国师洞中,被当作镇山之宝,去年才找到。可那国师不愿,又被下界天子收于宫中。今日宫中有人将那宝送于张国师。神瑛兄三魂不全,被那两剑争斗之声震昏了过去。”又对哪咤笑道:“只要你将他的那宝物找回来,我便救活那张国师!”

哪咤想想:“遭了!将张老头儿照成小老鼠的一定是那宝贝了。刚见那宝贝在吕洞滨手里呢!这让我怎么要?让我哪咤给那吕洞滨下话?哪多难为情?”

灵芝笑道:“真是委屈你这位大神了!”哪咤思前想后,道:“没法子,只好这样了?”当即踏着风火轮飞驰而去了。

四周众人听了这许多话,早已目惊口呆了。再看那灵芝并那身后边的众仙子飘然来去,真正是人间没有的佳丽。皇上仔细瞧:都是天足。又过来对灵芝笑道:“早就想到,林夫人是你的化身,果然不错。记得当初在宫中,您送来灵芝甘露,将朕眼疾治好,又呼风唤雨地将数月亢旱解除了!您在人间,开馆授徒,为我社稷教出高才名徒!这…这些不都是千年都难逢之事嘛?让朕怎么谢您?”

灵芝道:“只要按您所颁圣旨办,便是谢我灵芝了!”

皇上忙道:“那是一定的了!”

那吕大人此时露出了谄笑:“神仙娘娘!对不起!…我…”

灵芝一笑:“那有什么?本仙下界,自然与凡人不同。您怎么都不为过,更何况胡老二送了几百文银给了您呢!只是这没有台阶的,用朽木搭架的,可看着富丽堂皇的琴台,做神仙的我,却怎么也没想到!”

吕大人顿时肿胀的脸红如猪肝了。不言声地退到了一边。

众人都想靠前细看仙子,挤的城墙上乱成了一团。

荣国府和刘家镇众人想靠近,便再也挤不进去了。荣国府的薛宝钗林紫鹃,一人抱一个孩子,泪珠直往下落。金鸳鸯此时才明白,当初刘家镇里的覆水再收,原是林姑娘暗中相助的。又感激,又凄凉,也洒泪如雨。贾赦贾政喜不自禁,与邢夫人王夫人说道:“咱们府中竟然有两位神仙落脚,这不是大幸之事吗?”别人尤可,王夫人已悲凉地哭了起来。

刘家镇中众学子又悲又喜,伤感不已,——都明白,事到如今,二人便难留与人间了。

齐咏仙摇头叹息:“再不能听师母的教诲了!”

于司吏道:“原来他们都是神仙哪,……咱们回去就应给他们树碑立传!”

冯大同道:“我夫妻二人得以今日,全是他二人之功!修庙,就修在那院子里吧!”

张员外一拍巴掌:“对,就叫文庙,庙里塑孔圣人神像,两边就塑他二人神像!我要天天为他们烧香磕头!”众人都齐说好。

琴台周围的仙姬正帮着灵芝救那贾宝玉。就觉几道光从天而降,正是哪咤托着张国师的尸体,二郎神君拉着他那一拐一瘸的哮天犬,后面又有伤痕斑斑地吕洞滨。

灵芝见几位大仙从天而降,笑指哪咤:“都到这里怎么办?不怕他们看去了?”

哪咤道:“怕什么!只要了了今日之事便好!”

灵芝看看几位死伤之人、犬、仙,又对哪咤道:“我还有一事要你办,今日之事全由那贼人胡老二引起,你能否去将他弄到这里来!”

哪咤道:“那是什么难事,跑到天边,也能把他抓回来。您先救救这几位吧!”

灵芝便伸手变出一个白玉壶来了,里面盛着清水,取下发际中的红玉珠儿扔进玉壶,轻摇晃几下,又变出一个白玉杯来,便给吕洞滨治伤。

吕洞滨两腿皮开肉绽,鲜血淋漓,这会儿疼地直咂嘴。灵芝先清洗了他的伤口,又请他喝了一杯灵芝露。那伤口片刻就好了。吕洞滨消了些气,看见那哮天犬,便想踢他一脚,刚抬脚,二郎神“嗯”了一声,吕洞滨只好怏怏而罢。

哪咤拉着二郎神道:“别闹了!”二郎神一脸愠怒,瞧见灵芝又来与哮天犬治伤,忙推拍拍那卧在地上的哮天犬的头,那犬便摇开了尾巴。

灵芝见那断腿处,伤口处也是鲜血滴滴,捏捏伤处,断骨发出响声,犬儿“嗷”了一声。灵芝忙笑道:“好可怜的犬儿,不过不要怕,我这壶里的水可是王母天池的圣水调配的灵芝露,保救你没事!”说着用杯儿给那犬儿喂了三杯水,又用那水给犬儿伤处冲洗片刻,用手抚摸一会儿,那伤口便好了。

二郎神忙细看那犬儿伤腿断处,竟无一点伤疤,不由大喜,给灵芝直竖大拇指。

哪咤又拉灵芝来为张国师治伤,灵芝不愿,哪咤又作揖又哈腰。

吕洞滨笑道:“灵芝姑娘,他之死便是你过!”

灵芝更生气了,抬起头,笑睁一双似恼似嗔的秀目,手中拂尘轻轻摇晃,嘴儿似捂似露地说道:“他之死,怎么是我之过呢!他之命是命,凡界百姓平民便不是命了?请你把你们太上老君请来评评理!张国师我可以救,但此理不能不评。咱们一起到玉帝那里去,让他评这个理!”又指那哮天弋犬,“犬儿,央你办件事。去将那个胡老二给我擒到这里来!让我的剑给你引路!”说着取下头发中藏的那宝剑,抛上天。那宝剑闪着光划向南边。

那哮天犬因灵芝救治好他那断腿,十分高兴。刚见吕洞滨给灵芝撂话,便冲着吕洞滨直哼哼!此时听灵芝之言,又见有宝剑指点,便一跳飞上了天,寻找去了。灵芝过来看那张国师,只见咽喉处被犬儿咬断,已断气半个时辰了。灵芝露根本无法让他饮下去。灵芝只得先冲洗那伤口,又取出了灵芝丹,放在张国师上方一尺处,就见那宝珠亮光闪闪,照在那些伤口上,好一会儿,伤处愈合了,又往他嘴里喂了几杯水,那张国师慢慢活过来了。看看四周,爬行着给皇上跪下了。

吕洞滨见张国师活转过来,脸上闪出喜悦的笑脸。灵芝给哪咤使眼色,哪咤拉过吕洞滨要那玉。吕洞滨那肯给?哪咤恼了,二郎神也火了,二人围住了吕洞宾大骂:“强占别人之宝,算什么能耐?”吕洞滨见二位天将挡道,知道冲不过去,便回过头来说灵芝:“你二人下界,我要到玉帝哪里去状告你们!”灵芝嘻嘻一笑:“我二人下界,是奉黎山圣母之命,幻警仙子之差谴!您就去玉帝那里去告吧!你呀,做事真不如二郎神的那狗儿!没良心之极!”

此时,哮天犬在宝剑引导下,寻找到了那胡老二,一口咬住他的腿,驾云飞回琴台下。那胡老二看见一群天兵天将和仙女,那林夫人头上光环闪闪,与其他神仙一样,知道他原来也是神仙哪!又见张国师给皇上跪下直磕头,也过来给皇上跪倒直磕头。

灵芝怒指他说道:“胡老二!几年来,你做的一桩桩坏事,我都清清楚楚。你如实给皇上招来!”

那胡老二知道此劫难逃,可还在强词夺理。

灵芝郎声说道:“你不说,我替你说。你之罪有三。一、你数次掠夺烧杀长安四郊无辜百姓。前年你带人要掠抢刘家镇,我为了让你悔改,将你遣送到韶关。对不?去年春,你借荣国府老太太过事请你们超度亡灵之际,约了一伙贼要抢劫荣国府,被我挡住,你那伙外应之贼围着荣国府一直转悠了半夜,对不?二个、你投张国师门下,原应归善。可你心术不正,几次着道袍夺财害命。十五元宵夜,你竟带人到刘家镇杀人放火,老人小孩妇人你都不放过,三四条人命啊!被我赶出五里地,你不但不悔改,又犯了第三条大罪,欺君枉上,蒙骗张国师,围困长安城!对不!”

清脆的声音,清楚的话语,使得城墙上每个人都听的明明白白的。

胡老二被吓地直磕头。

张国师还是不信:“他杀人了?谁见了?”

吕洞滨也说:“没有人证物证,岂能服人?”

灵芝道:“若有人证物证呢?”

“我还你宝玉!但人证不能是你。”

灵芝伸手笑道:“敢击掌吗?”

吕洞滨修道成仙千年,已疏与人间事物,听此言,当即出手,与灵芝三击掌。

灵芝笑道:“可惜八仙吕洞滨,想当年戏菩萨,捉牡丹,何等风流;今日竟被你门中假弟子戏弄了!”说毕吩咐身边一位仙子几句,“去将众证人带这里来!”

那仙子还来请刘家镇众证人和甄宝玉。

甄宝玉过来拜见皇上,又拜了众仙后,指着胡老二说道:“就是他,十五夜里带了几十个道士和恶徒来到刘家镇杀人放火。我被他绑住扔在一个马背上,亲眼见他放火烧了书院。”又有几个百姓指着胡老二:“他带人杀了我父亲!是被师母又救活了!”“他杀了我叔叔!也是师母又硬是救活了!”“他把我正坐月子的媳妇绑在院子里凌辱……”“他打断了我腿!”

齐咏仙那妻子伤好了许多。被齐咏仙扶过来,瞧见胡老二,气不打一处来:“你这王八蛋!带人要烧学堂,我拦阻不让烧,你……你凶残地将我攮了一剑!若不是林师母救我,我也早死了!”又从怀中取出一团布:“贼道士,你看这是什么?这不是你道袍上的衣角吗?如果不是你,你这衣角又怎么能在我手中?”

北静王,刘大人,侯大人过来仔细看那衣角,又看看胡老二道袍:“果然如此!”

这下子胡老二瘫软在地上了,张国师气的浑身打战,差点没背过气去。

吕洞滨阴沉了脸。

哪咤笑问:“吕先生,您输了,该如何?”

吕洞滨只得取出了那块宝玉,捧到灵芝面前。灵芝道谢着接过来,走到贾宝玉跟前。

此时那贾宝玉早已醒过来了,被几个仙姬扶站了起来。见周围尽是奇奇怪怪的人,不知怎么回事。灵芝过来笑道:“你看这是什么?”

贾宝玉瞅见那玉,眉飞色舞,忙接过来,又取出自己怀中那玉。两玉一碰面,只见一道红光闪过,便合在了一起。贾宝玉也变成了一位头戴束发玉冠,身着杏黄绣袍的仙人了——这才是神瑛的元神呢。

灵芝笑问:“神瑛,你终于醒来了!”

神瑛拉着他:“林妹妹,原来是我那绛珠灵芝妹妹!”又瞅众仙,不由大笑着施礼:“原来都是故旧熟人哪!对不起!失礼了!失礼了!”

哪咤道:“红尘日久,竟把我等忘了!”

吕洞滨冷言讥讽:“下界数年,为凡人添了多少愁怨?这乃你之罪过矣!”

灵芝道:“怎么叫罪过?你当日几次下界,又为人们添了多少愁多少怨?你徒弟杀人放火,您又能脱得了干系吗?”

吕洞滨道:“他们的罪过怎么都记在我帐上了?”

神瑛笑道:“他们是您的门徒,供的您的神位,信的是您吕祖,那么他们做好事,办坏事,能与你没关系吗?”

哪咤一拍巴掌:“说的对!受了他们的香火,您能不为他们操心吗?好事是您的功德,坏事是他们不省事。那您这吕祖不是太好当了嘛!”

吕洞滨那个气啊:“这么说来,我门中弟子的事,都是师傅的功过了?”

神瑛忙劝道:“别恼,别恼嘛。各门中都有败类。就好似人有丑有俊,有高有矮,有胖有瘦一样。如果都长地一模一样,那还有什么意思?”

吕洞滨听他此言,哈哈大笑,拉过来甄宝玉:“天上地上多来几个宝玉,那不就更有意思了!”众仙众人都笑了。

天已五更了,月亮西去了。

灵芝见天将明,便问吕洞滨:“您徒儿如何处置,趁当今在此,快些了解此事,咱们好走啊!”

吕洞滨点点头,眼瞅着张国师摇头叹息。灵芝问皇上:“万岁,您说该如何是好?”

皇上道:“张国师身为御封国师,却不明查秋毫,助纣为虐,竟敢带人围困京城,本该严惩,朕念你曾为国立过汗马功劳,而年已百岁,只惩你面壁十年罢。”张国师叩头谢皇上,又过来给吕洞滨磕头:“吕祖,贫道愚昧,还求吕祖指点迷津!”

吕洞滨笑念道:“人在事中迷,人出世才明。

迷则在红尘,明则为仙踪。

栉比园花满,径复水流新。

莲舟虽未济,分密已同人。

乾坤云雨路,岩穴修仙行。

寻师拜道君,十载渡羽城。”

张国师哭拜吕洞滨:“谢吕祖指点!”

胡老二此刻见张国师如此,心中惊慌,也忙过来磕头:“吕祖,开恩!救救我!我罪该万死,还求吕祖给我一条生路!”

吕洞滨叹息:“唉!你杀人放火,恶贯满盈,那有一点出家人那慈肠善肚?还是请皇上定夺吧!”

皇上心中恼恨胡老二,当即便要处死他,转眼又问灵芝:“灵芝娘娘,您说该如何处置他?”

灵芝道:“皇上忘了昨夜圣旨了?你说不杀一个人吗?”

皇上道:“可他罪恶滔天,能不严惩吗?”

灵芝道:“严惩不一定要杀。更何况他自己早先便有誓言赌咒,请皇上问他!”

胡老二已明白灵芝之意,见吕祖并众神怒目圆睁,皇上众臣冷眼怒容,百姓们义愤填膺,不由两腿发软,爬在地上跪拜不止:“是我信口开河!我为了哄张国师,在太上老君吕祖神位前发了誓,自己干坏事,便让我变成大黄狗!”众人笑了。

吕洞滨也笑叹一声:“蠢才!”用手一指那胡老二,胡老二便似被罩住,逃不走躲不开,跌在地上,打了几滚,便变成了一条大黄狗。

那哮天犬扑上去就要咬。灵芝忙拦挡住:“算了,放他一条生路去吧!”

众百姓拍手称快,张国师羞容愧颜。

那大黄狗围着张国师哀嚎,又围着吕洞滨哀嚎。大黄狗又围着灵芝哀嚎着四腿跪下了。

灵芝问:“你知错了?可惜太晚了!张国师都被罚去面壁十年,难道你能轻饶吗?国法难容啊!”

大黄狗瘫在了地上,哀嚎不止。众神叹息。

此时鸡已啼叫起来。二郎神哪咤告辞回天廷交旨去了。吕洞滨也要告辞,那大黄狗拦住他的去路。吕洞滨不忍瞧他:

“欲脱难,重修道;

心欲诚,志应坚。

苦渡数寒脱兽籍,

积善行德方为仙!”

说完也冉冉飘荡而去!神瑛灵芝送走众神,回头看看城上的君臣百姓,心中不舍,只得告辞:“皇上,各位大人,众位父老乡亲,我们得走了!”

皇上问:“不能留了?”

“不能了!皇上保重!”又来与贾政王夫人告辞,荣国府众人唏嘘起来。

刘家镇众人上前来跪拜磕头,二人的学生们也跪拜磕头。金鸳鸯跪扑在灵芝面前:“谢谢您,林姑娘,大恩大德,我夫妻终生难忘!”

甄宝玉拉着紫鹃一起拜别二仙。又有宝钗拉过两孩子来告别。

宝钗泪水闪闪,二仙能不伤心吗?“为难宝姐姐了!这家这孩子都交给您了!”二仙又来到那琴台前,众仙姬己侍立两旁,只等着二仙启程。二仙收回琴弦,准备启程,却被那大黄狗拦住了哀嚎。

灵芝长叹摇头:“太晚了!”

神瑛叹一声,念道:“狗儿狗儿,

安用悲啼向天急?

一切由你自己来——

可叹你当初那段辛苦,

可恼你在人间这般凶残,

可怜你往后艰难。

遭欺辱忍饥渴凄冷怀,

昼夜风雨孤苦难奈,

何不重归神灯前

修道重来?”

那狗儿听明白了,又扑到了张国师面前跪下了。

张国师又气又恨又怜又叹,对神瑛道:“谢上仙对这狗儿的指点!”

神瑛笑道:“谢什么?您原本就是他师傅,您不救他,谁又救得了他?”

二仙准备走了。

回头见皇上众臣百姓都眼巴巴地看着自己,心中留恋,再次拜别:“我二人要走了,不知皇上还有什么事,需要我二人相帮?”

皇上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了,忙问众臣。众臣有的想要金,有的想要银,可又说不出口。

二仙见他犹豫,又问刘家镇于司吏,:“您说要帮办一件什么事?”

于司吏跪下磕头:“想让你们留下!”

二仙忙扶起他,叹息道:“唉,除了这事外再没有了?”

张员外见众人张口结舌,忙忙过来作了个揖:“林先生林师母,您们要走,想再给我们百姓做件好事?”二仙点头。

张员外又作一揖:“‘我是个‘扛锄把的——直来直去’。过了十五,马上要开春了,麦子要反青。无过于要几场春雨最好!”

二仙点头:“张员外不失本色!人以食为天。今日本就是春雨之节气!好吧!灵芝为人间报春了!送三场春雨吧!”

张员外听二仙赞叹,喜滋滋地又作一揖。

二仙向众人轻施一礼,走向琴台,挥开拂尘轻舞,便见长空云来风起,片刻飘起零星细雨来。

那二仙也随着那风起云至,在众仙姬摇变的凤凰环绕下,飘然而去了。随那春风春雨,传来一阵悦耳的歌吟:

“ 吾所居兮,

青埂峰云,

吾所游兮,

鸿蒙太空。

山高海阔沧桑田,

阴晴圆缺风绵绵,

一年年,

总无边。

飞如丝兮,

悲欢泪雨,

报春知兮 ,

神瑛灵芝。

喜怒哀乐梦中过,

一杯清茶半阙诗。

诗缠绵,

叹无时。

.......

回《反续红楼》目录  下一页  下一页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