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回 国师祭天飞黑剑  灵芝破围抚神琴

第十七回 国师祭天飞黑剑  灵芝破围抚神琴

第十七回 国师祭天飞黑剑  灵芝破围抚神琴

《反续红楼》凌豌豆

第十七回  国师祭天飞黑剑  灵芝破围抚神琴

   

崇文殿 皇上颁旨后,各人各处去忙。

二玉被皇上带回后宫用毕饭,回到红梅阁做准备。黛玉身着三名夫人凤冠霞帔,又将拂尘宝剑变成发钗,藏在发际。那块宝玉掩在宝玉怀里。一切就绪,在红梅阁外看那还有几点的梅花鲜艳夺目,看那水池中鱼儿游的自由自在,看夕阳之中的苍天大地,看人间这几多的温馨风雨。只等着皇上传旨,随驾登上城南那城楼。

朝臣回府做准备,文臣武将,各王爷郡爷奉命行事,无人敢怠慢。城内忙,城外更忙。一样地心神不安。老百姓也忙活,不知道今晚会发生什么要命的事,拜如来,拜观音,拜关公,拜诸神。弄的城内四处香烟缭绕。另有那锦衣府,禁衣卫,京兆府上下无人敢松懈。放粥棚儿,各家旅店酒楼,处处男女老少,富户贫家全聚挤在各处,真可谓人山人海。城墙上各处收拾干净,只等着圣驾率文武登城。

那吕道台带几个人在搭琴台。又有人奉旨将刘家镇荣国府众人一并带上了城楼。当然没有一个敢难为众人。吃喝应酬都是上等的。两处人都战战惊惊,却又含喜带笑。为何?因为有皇上圣旨,甄宝玉和林紫鹃在此处由皇上主持成婚。

冯大同王新鹏等为甄宝玉忙,荣国府众人为紫鹃忙。

贾宝玉一双儿女天真烂漫,在箭楼的屋内外玩的十分高兴。

贾赦贾政贾琏看着众人忙,又看见城外那三丈三高的祭台,心中无不敲鼓。

邢夫人,王夫人活了六十多岁,还是第一次上这城楼。听着城外不时传来的乱吆喝,怎么能不着急上火?却又不敢在这里吆喝众奴才。薛宝钗生性沉稳,劝老爷太太们放宽心,可自己心中也是火烧火燎。金鸳鸯陪着宝钗为紫鹃装扮。紫鹃真不知是喜是悲,与鸳鸯道:“我们姑娘要出面破此围,那她日后怎么办?”鸳鸯心中一样担心。想起林姑娘许多往事,更觉事情不妙,可还是尽量安慰紫鹃。

天已晚。皇上驾到。城墙内上下顿时人山人海。

皇上率文武百官登上了城楼。贾宝玉和林黛玉也随皇上左右登上了城楼。羽林军太监左右护卫,文武百官在城楼上摆开队列,足有数里远。又有各王爷郡王登上了城楼,来拜见过皇上。其中便有那水镜北静王。贾宝玉瞧见他,忙上前施礼。

北静王看见贾宝玉,十分高兴,拉他手对皇上道:“小王我曾在十来年前就见过他。长的真是如宝如玉。如今长大了。仍然不失‘宝玉’之态!可喜可贺。”

贾宝玉请黛玉来见过北静王。北静王一见黛玉万福,连连叹息:“好一个女子!好貌好才好品德,不亏‘宝玉’之佳配!”

皇上闻听哈哈大笑。众人也相互问好。

城上官兵列队齐齐整整相迎。皇上观瞧城外,瞧见那祭台上的张国师,虽然远,可边清清楚楚。又瞧见吕大人设置的琴台,好家伙,比那祭台高出几丈!要知道,琴台设在城墙上,城墙本身便有三四丈高呢!皇上心中大喜。又命众文武四处查看。自己带了贾宝玉林黛玉,并刘尚书侯尚书来到刘家镇荣国府众人所在的箭楼。

早有冯状元等,贾赦贾政等在门口跪拜迎接。甄宝玉并于司吏也跪在路两边。皇上命众人平身。回头对黛玉道:“林夫人,你说之事,朕一一办到了。这会儿,朕要为甄贡员主婚。就在这里吧?”冯状元忙道:“是在这里。”又请皇上进屋上坐。

箭楼里女眷不少,丫环们也漂漂亮亮。看的皇上心里舒服。

又见两位老夫人来叩拜,忙命免礼。

又有冯状元那金夫人,王探花那张夫人等上来拜见。皇上笑命平身。

又有薛宝钗上来叩拜。贾宝玉有些难出口,倒是林黛玉笑禀道:“皇上,这位便是我夫君的原配夫人,名叫薛宝钗!”皇上大惊:“怎么?贾学士还有原配夫人吗?哎哟哟,慢待了。快快平身!”又道,“即是贾学士原配夫人,就应御封三品夫人了!那么林夫人,你该怎么称?”林黛玉红了脸笑道:“皇上怎么称呼都可以。但我宝姐姐的三品夫人,您已经御封过了。等一等!”

林黛玉将薛宝钗拉入偏房避室,二人换了衣裳。出来又叩拜皇上。皇上见宝钗端庄美丽,黛玉娇艳风流,又偷看二人脚,前者身肥脚却只有三四寸,后者柳瘦偏是天足!不由哈哈大笑。

林黛玉笑了,因见时辰不早,又命林紫鹃来拜见皇上。自己去看自己的两个孩子。背过众人,为两孩子喂了几口水——含灵芝露的水,为地是让他们平安无事,好好地长大。

这边皇上瞧见林紫鹃长的美丽温柔,又瞧见甄宝玉清秀风流,二人十分地般配,龙心大悦,命吹鼓手奏乐,亲自为二人主婚。

二人拜天地,拜皇上,拜贾宝玉林黛玉,夫妻对拜。一时间欢笑成了一片。二人被送入洞房。

林黛玉带两娃娃进洞房观瞧。见他二人端坐桌边。桌子上花生枣儿几样小莱摆的整整齐齐。二人见他来,忙要跪拜,被黛玉扶住。黛玉仔细看看他两后,说道:“你们二人今日之喜是天地之意,皇上之意。日后好好度日。甄贡员才学非浅,前途无限。但以我想,仕途艰险,你一价善良书生,只怕难以应对。所以以我之意,早些看破点,不如落脚刘家镇书院,教授学生地清静。我妹妹因我受累多年,今日出阁,或有差池,还请徒儿多担待一些。或许我与你师傅今日之事还要连累你,那也只是天地安排,我等无可奈何之极。”黛玉泪下来了:“还有一事要托付你们,我的一双儿女,日后得请你们多多看护些!”甄宝玉点头直答应,那紫鹃更觉不妙:“姑娘?”黛玉道:“用不了三个时辰你们就知道了!”

黛玉又出来与邢夫人王夫人叩拜。邢夫人无关痛痒,也并不说什么,可王夫人一肚子窝火终于找到地方出了:“林丫头,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老生事?自从你进我们府就没安生过!到今天还在闹,弄的一家子上下不安?是何居心?”指指城外:“那是冲着你来的,却要连累荣国府一府的人受害!”又拉着宝玉道:“不听老人言,可苦了你自己了。狐狸精到处害人,不知还要害我们到何时?”

黛玉含泪正色道:“舅母,我不是狐狸精!再说没有我黛玉相助,您和府上几十口子人,现在还在葱岭呢!而今日也用不了三个时辰,便一切都会烟消云散了。恼也罢气也罢都没关系了。我就此拜别了!”说完又叩了一个头,起来又与宝钗说话。

宝钗今日得封三品夫人,心中欢喜,见二玉过来,忙含笑问道:“还有什么吩咐?你们什么时候回来?”黛玉见他一身三品夫人大妆,更显几分福泰,心生几分酸楚,又生几分怜悯。“三品夫人?那是个空头妙语,日后还得独自儿过日子啊!”泪水落了下来,又掩饰道:“今日得封三品夫人,可喜可贺!”宝钗情知诸事蹊跷,又听的明明白白刚黛玉对太太说的话,更知不好。可见黛玉如此问好,便笑推他:“还不是林妹妹你的鬼点子?”

贾宝玉此刻心中酸痛。在崇文殿,皇上威逼下宝玉黛玉被迫接旨后,心神不宁。黛玉在红梅阁外的池塘边,黛玉给他说了:“咱们不出手不行,但一出手,必违天意,若下琴台,必遭天遣!”又安慰他:“有我在,决不会让你危难!我有灵芝丹相助。你原本有宝玉,可宝玉元神未到。一旦元神到,你我二人便可羽仙高飞了。”

贾宝玉闻听,如同霹雷!可急也无用了。此时此刻在这里见到父母,原配夫人,一双儿女,心如刀绞。黛玉见他心酸,自己也伤心,见天已大黑,忙拉宝玉来见刘家镇众人。于司吏,张员外并举子学生。又瞧瞧几位受伤的百姓。尤其是那齐咏仙的妻子,昨日被当胸戳了一剑,已毙命,被灵芝露硬是救活过来。此时还不能动,被齐咏仙和一双儿女服侍着躺在一床上。还有断了腿脚胳膊的刘黑牛刘石头,也还动不了。黛玉早已准备好为他们又炮制的灵芝露,又为他们一个个地饮用冲洗伤口。这里正忙活,城外喧闹起来。

二人抬头一瞧,只见一轮明月已升起来了,城墙内外灯火闪闪。皇上传旨,请二人登琴台。二人含悲忍泪地告辞众人出来。

见宝钗拉着两个孩子走了过来,黛玉给他耳语,宝钗闻听,如惊雷,宝黛姐妹相抱垂泪。黛玉又抱住两孩子,更是难舍难分。又有人来请二玉上琴台。

二人来到皇上面前叩拜后,便要登琴台。瞅见那琴台上琴案、小凳,香炉还有自己的那台琴齐齐整整的,心中喜欢。可再看会儿琴台,二玉笑了起来。

您知道为什么?原来琴台搭的有两人高,也漂漂亮亮,可惜少件东西。

少了什么?梯子!也应叫台阶。

二玉瞧见没有台阶的琴台,笑了起来。

宝玉道:“这不知是哪位大人的杰作?让人怎么上?”又悄声对黛玉说:“我把你背上去还是抱上去?”

黛玉抿嘴笑道:“你自己怎么上?众目睽睽,你能蹶着往上爬吗?还想背着我,那不更贻笑天下了?”说着二人又哈哈笑了。

皇上在远处观望,这会儿走过来问:“你二人怎么不上去?”

黛玉已一眼瞅见吕大人的冷笑,心中明白。见皇上问,抢在宝玉话前:“琴台好漂亮,想先请皇上看看景。”

皇上笑道:“好好,朕正想上去看看。”说着围着琴台转了一圈,上不去。莫名其妙。见二玉笑着直摇头。又转了一圈,不由大怒:“吕道台!吕道台!”

吕道台知道不好,硬着头皮奔了过来。

皇上指着他:“你给我上去!”

吕大人当然知道原故,可皇上发了话,便不敢不上。围着琴台找了一根柱子,往上爬。众人无不大笑。

皇上将他一脚踹下来:“梯子呢?你们是怎么搭的台子?”

吕大人忙问一守城将军,后拱手道:“琴台忘搭梯子了!不过也难不倒这二位高人!”

“可难倒朕了!”皇上冷笑道,“竟敢如此坏朕大事!来人,将二人拉出去砍了!”吓的吕道台和那将军直叩头。

那将军指着吕道台直嚷嚷:“是他不让搭!皇上,不能怪我!”

林黛玉瞪了吕大人一眼,又对皇上道:“皇上,您忘了,破围前后不能杀人吗?算了,让他二人做个人梯,送您上去先看看景吧!”

皇上命二人一跪一立,做了人梯,踏着他们的背,肩上了琴台,四处了望。灯光闪烁,月光照的城内外一片雪亮。城外那张国师的祭台上烛光闪烁,祭台下黑呼呼地一片人群。四处还有人在敲锣叫喊,要捉妖精。又往城墙上看,灯笼一串连了好远,文臣武将,男女老少又翘首仰看着自己。心中喜欢之极,摆摆手。

有人在琴台上,被城外人发现,指给胡老二。胡老二一眼认出是皇上,可冷笑命道:“放箭!”手下人便乱哄哄放起了箭。乱箭蜂拥而至,吓的皇上忙要下琴台,不料吕道台没防备,皇上脚一歪,掉了下来,砸在吕道台和守将身上,三人跌成了一堆。

贾宝玉林黛玉慌忙过来搀扶皇上,四周太监众臣也慌成了一团,过来扶起皇上。皇上心中那个气呀,瞧见吕大人和那守将歪了冠掉了甲,便命自己的侍卫:“摘掉吕道台那乌纱帽,赏他们每人二十个耳光!”

两侍卫过来,一人摘除了吕道台乌纱帽。另一个毫不客气:“吕大人,请了!”便左右开弓,连打他二十个耳光,又打了那守将二十个耳光。

皇上恼怒气未消,醮楼上头更鼓已响了。

城外的祭台上响起一阵锣鼓,张国师点起了檀香、黄裱纸。令牌,令箭点燃,镇妖剑被张国师舞的好似黑龙,上下翻飞,剑剑指向京城方向。而更使张国师高兴的是,开祭前,一件宝物被人偷偷送了来。也被国师摆设着冲着京城方向。不一会,天上起了云雾,风也呼呼地刮起来。张国师身边镇妖幡旗在风中飞舞。张国师更是得意了,剑舞的更上劲了。

皇上着急了,喝令吕大人和守将:“快去搭人梯,送贾学士林夫人上琴台!”

吕大人被摘了乌纱帽,又挨了打,脸肿的如同紫茄子。见皇上恼怒,也不敢说什么,便与那守将一跪一立,要送二玉上琴台。

黛玉见二人十分狼狈,有几分不忍。又想起一件事,便问皇上:“万岁,我想问问,当日张国师那面照妖镜不是打回了原形,本是我夫君那宝玉,不知今何在?”

皇上笑道:“在宫中,皇后照看着呢!”

黛玉道:“能不能将他取来?”

皇上沉吟道:“这个嘛,…这么远!…”

黛玉道:“只要在宫中,又有何难?”刚要说什么,就觉城外有东西亮光闪闪,好似那宝玉,只当没看清楚,忙取下头上那红佛珠儿暗问:“可知那宝玉何在?”

红佛珠中闪出了对面祭台上的那件宝物。黛玉又惊又气。知道有人将那玉暗送出了城。情知事不好,但到了此时此刻也不能说什么了。担心宝玉三魂只有一个在,受不起张国师之祭;又担心人心浮动,伤及刘家镇荣国府两处无辜;更担心送出宝玉之人还会施什么绊子。再看漫天乌云盖了过来,事不宜迟。便请宝玉先上!

宝玉踏着吕大人的脊背,守将的肩,登上了琴台。

林黛玉见他上去,自己取下了藏在发际中的那玉柄白拂尘,立即变成了二尺长,又轻摇一下,便飞上了琴台。见吕大人二人还在等着,忙笑道:“我己上来了。谢谢二位了”

城上所有君臣众人们眼见黛玉拂尘轻摇,脚下生风,衣带轻飘,如轻燕似地立在了琴台上,无不诧异。

黛玉也不掩饰了。取下了发际中一银钗,转眼变成那五彩斑斓的宝剑,交给宝玉。

宝玉“呛啷啷”抽出宝刃,剑指城外祭台。

黛玉又将香炉摆好,要降香,偏偏又没可点之火。黛玉吹吹香头,那高香便燃了起来。

林黛玉将香插入香炉。坐在了琴案前,合掌暗念:“黎山圣母,请让元神来助我接我吧!这回儿,为了成千上万百姓的性命,为了刘家镇荣国府众生,我不得不出手了!”

暗念完,看看那台旧琴,从裙带中取出了那几根仙弦。!

那弦在狂风中飞舞,在黑雾闪烁。

黛玉将弦安好,手指轻舞,便弹出一阵悦耳的乐曲来。

回头叮咛宝玉:“剑指祭台,不要动!”

宝玉道:“林妹妹,我怎么觉得脚下的木板儿要断!”

黛玉忙往脚下看。

果然,琴台的板儿尽是朽木,经皇上一踏,再让两个玉儿一折腾,便想断裂,心中更具恼火。但见城外祭台上一阵阵地罄响。天上乌云更浓,狂风更大,直冲凌霄。

黛玉想想,对宝玉道:“不要怕!”又对苍天大地和拂尘道:“来往诸神,本方土地,拂尘童子,助灵芝一臂之力!”说着将拂尘扔下琴台。

那拂圣变成一柱子,顶住了琴台底座,土地神又护住了拂尘童子。

昏天黑地,明月已被遮挡地无影无踪了。凌霄之上不时闪着电光。

黛玉坐在琴案前,开始弹琴。

琴声如一绺清泉流水,缓缓地,慢慢而来。

渐渐如海如潮,有时如潮水汹涌,又有时如细流轻淌。

琴声欲传欲远。

城上城下的人都被镇住了,安静下来。

黛玉渐渐上了劲,熟知乐曲的北静王给皇上道:“这是汉曲《十面埋伏》。”

只听那曲震撼了天地,震撼了城上城下之人。

有些人已坐立不住了;有些人大汗淋漓,有些人用手捂住了耳朵。那曲竟象无孔不入的风,直钻心肺。

曲子中传来了厮杀声,马嘶声,震的大地颤抖。

城下有些人已坐立不安了,胳膊腿乱晃乱动。

天上乌云上下翻滚,凌霄上闪电划来划去。

张国师被震的令牌令箭散了一地。胡老二乱跳乱蹦,咒骂着认众贼人捂住耳朵。

一曲终了,又换一曲。

侯大人给皇上悄声道:“这是《霸王解甲》!”

就见城上城下更热闹了。

文武百官有又唱又跳的,城下也乱唱乱跑乱成了一团。

又一曲终了,又换一曲。

北静王给皇上道:“这是《秦王破阵歌》!”

琴中传出了进军战鼓,城上军士振奋,城下胡老二手下之人跟着琴声排起了队,齐齐整整,顺着大路,踏着曲调节拍,四下而去。

胡老二连叫带骂,都挡不住。气急败坏的胡老二想要砍杀几个,可一挥刀,就被琴中撕裂一之声震到在地上直打滚!

张国师手下众道士多少有些道行,此时坐在祭台下各处闭目养神,充耳不闻!

张国师在祭台上,看不清底下情况,但听那琴声震天动地,已经知道大事不妙,又不甘心,又一次收拾令箭令牌,让纸幡飘舞,直飞上天。再启一次祭文!挥剑又指城墙上琴台,念念有词地请神请兵。又见那宝镜虽小,可还在闪光。试着念托咒语,果真宝镜开始变幻,渐渐大了起来,心中欢喜,却不知道此镜经上次烧毁,咒语已失灵。

这边林黛玉还在琴台上抚琴,变成了如悲如泣的《阳光三叠》。皇上刚听北静王报出曲名,便听有人哭了起来。一看是吕大人,便没理他,可吕大人哭着又唱了起来:

“啊哟哟,我吕大人哪——藏了三千金元宝,收了五万白花银!娶了六个姨太太,盖了七家八院房!

……

公银吃个肚圆圆,揽财塞的腰宽宽,

美女占了无数个,怕只怕官运太短暂!

……

“皇上啊,为臣错,错为臣,杀了为臣不为过。

狱中关了五百八,明知冤了五百五,

哄着皇上朱笔圈,枉杀三百五十五。……”

吕大人边唱边跳,皇上听的明明白白,气的两眼冒银花。

正恼火,又听一胖大臣唱开了:

“吕大人你莫说错, 比起我,你不算过。

老臣为官五十年,暗贪官银十万多。

美人成堆不成双,家中收了家外藏,

金银珠宝万箱装,谁怕钱多惹下祸?

那年为个小娘子,杀他一家三十口。

那年为了一院房,灭他满门三百多。

当然了,杀人巧,借君刀,皇上金口代夫劳。

冤魂不敢寻天子,奈何桥上空叹嗟!”

皇上听了满眼直冒金花。

正恼火,又听几个大臣唱开了。

这个唱:“为了儿女婚姻事,我害了人家几条命。……”

那个说:“那年为臣哄皇上,修河坝,动库银,暗贪白银八万两!……”

又一位说:“有位举子那年考进士,为臣收了他白银五百两,落榜举子成状元!……”

又听一位老将军哭泣道:

“面对天子羞满面,浊泪难洗我愧颜!

那年兵败丧千骑,假传捷报上金銮。

皇上赐我王爷名,朝内朝外气喧喧。

梦中常见烈士骨,残刀犹在满地血!”

皇上听了,两眼金花银花玫瑰花一起冒开了。气得一拍桌子,便要叫人,却听有人耳语道:“忘了您颁的圣旨了吗?”只得压下火,四处看,除了北静王,侯大人,刘大人稳坐着边听琴边评论外,几乎所有人都在乱跳乱唱。好容易发现几个无动于衷。

皇上心想这几个人一定不错。便走到一位稳如泰山的大臣,问道:“范大人,你还好啊!”可连问几声没声音,凑近一看,那位范大人睡着了。他身边有人忙推醒他。他见皇上在眼前,忙跪拜叩头:“琴弹完了?皇上。”

皇上笑道:“老爱卿,听这琴也能睡着?”

那范大人所答非所问地道:“嗷,弹完了?”

连忙用于抠耳朵,一边抠出一个棉花团来。

皇上那个气呀,回身便走!

那范大人莫名其妙,可那琴声一滴不漏地传进耳朵,不由乱唱起来:“我卖官…”,不知怎么又惊醒了,忙用棉花塞进了耳朵。

且说箭楼里的刘家镇荣国府众人,听那琴,真是喜不自禁。

于司吏给荣国府众人讲林夫人当年用此琴捉贼的往事,又讲林先生林夫人当日给京城四方百姓施药救病之事,荣国府众人,更是惊奇。

薛宝钗到此时才知道这许多事,过来问紫鹃,紫鹃含泪点头,宝钗见紫鹃如此,自己也落下了泪。

王夫人听那琴,心中迭荡,几次要跳起来,被丫头们按住。

贾赦贾政贾琏依墙乱颤。

……

而那凌厉的琴声直冲向贾环的心扉,他歇斯底里地唱了一阵:“我偷宝玉卖宝玉,我卖了巧姐,我……”

他的身子在颤,他还在继续说:“我偷杀孩子的奶羊不成而伤了自己脚。……我找来了出痘死了的孩子衣服,送到宝姐姐那里给两个孩子穿,想杀他们!啊!”

贾环已经倒在了地上,浑身开始长鸭毛。

他还在说:“前天众人看灯笼,我抱着贾草到后面井想把他扔进井里。结果他没有掉进去,我自己却掉进去了,——差点没淹死!”

宝钗、紫鹃、鸳鸯等人听的清清楚楚,和府里的众人都眼看着他在地上翻滚。

他父亲贾政过来扶住他:“你怎么了?”

贾环依旧在哭 喊:“是我娘让我偷了哥哥的宝玉,想砸坏他,但是没有得逞,就将那玉放进了炉子里烧了四十天,可是怎么也烧不坏那宝玉,我就把它拿出去卖了五百两白银。啊——”

他的腿已经在变。可是他还在说:“是我给宝玉药里下了毒!”

在场的人都明白了。

王夫人气的脸都青了:“你个畜生!”

他的身子在变小……

他已经说不出来了。

众人看着他在地上翻滚,又气又恨又怕又可怜。

那琴声还在响彻云霄。

忽听有人叫:“快看,哪是什么?”

城上人都看见天空划来一道彩虹,直指琴台。

贾宝玉忙挥剑,只听“咔嚓”一声,好似闪电霹雳。

宝玉当即被震地昏倒在琴台下。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

回《反续红楼》目录  下一页  下一页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