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回 君臣前缘后生  皇宫冰镜渔翁

第十四回 君臣前缘后生  皇宫冰镜渔翁

第十四回 君臣前缘后生  皇宫冰镜渔翁

《反续红楼》凌豌豆

第十四回  君臣前缘后生  皇宫冰镜渔翁

   

且说,皇上要宝镜显出自己五百年前原形。

张国师念动咒语,那宝镜当即显出一个颠着肚子的壮汉来了:短打扮,黑头巾,脚下草鞋,手持一把利刀,正在磨刀嚯嚯。分明是一个杀猪宰羊的屠户嘛。众人岂能不哑然失笑?

皇上自己也好笑起来。想看看几位大臣的旧形,又不好强逼,转眼又瞧见胡老二,又让太监将他拉到宝镜前。此时皇上还未离镜。宝镜中在屠户脚边当即显出一头被捆绑的大黑猪。屠户磨刀嚯嚯,黑猪嚎叫哼哼。

众臣更笑成了一团。胡老二又气又羞,躲到了一边。

皇上心中好笑,离开镜,回头瞅见张国师,亲自伸手将他拉到镜前。

“哈哈哈!”“嘿嘿嘿!”众人前仰后合笑成了一团。

原来镜中没显出他那童颜鹤发的世外高人之貌,而显出了一只灰头灰脑的小老鼠!

张国师羞愧满面地闪到了一边。

皇上又命二玉立到镜前,又命张国师:“照他们上三千年!”

张国师念动咒语。

宝镜中显出一对八九岁的金童玉女来。金童一身黄缎衣裳,一双赤脚,胸前宝玉闪闪,齿白唇红,嫩面秀目,头项有两个朝天髻儿,更显淘气。那玉女,葱烟黛眉,目如点漆,面如凝雪,丹唇娇媚。一身翠绿缎衣,一头乌发如瀑布,长长披在脑后。头上有一用青藤编扎的花冠,中间正簪着那红珠儿。一双赤脚——那是一双天足。和那男孩子一样,蹬了一双草鞋。两个少年儿女,在青山间,一汪清泉之畔,正为几个山枣儿争抢了个难解难分,衣裳挂破了,一块绊到了,依旧打闹个不停。

看的君臣们又惊又喜。二玉又羞又笑。

皇上笑道:“原来二位是一对贪嘴小人精!”

黛玉笑道“请皇上也来试一试!”

皇上此时已十分喜欢二位,也正想与二人离近些,听黛玉此话,也三步两步地来了宝镜前,与二人站在一起,只见镜上一道白光闪过,众人又笑了起来。

原来宝镜中二玉正为山枣争抢,旁边闪出一个大白猿来。只见那白猿奔了过来,从二人手里将山枣夺了过去并张口塞进嘴里。

众人笑了。皇上好不尬尴!

宝镜个两孩子一起扑了过来,追那白猿。那白猿掉头就跑。……跑着跑着,那白猿变化了,显出了一个人影——但偏偏是个老太婆的形儿。

众人又笑了。也明白了那山枣原是仙果!

镜中两孩子拦住了那老婆儿,跟他要山枣。那老婆日一手拉住一个孩子,先抹去女孩儿脸上的泪,又抹去男孩儿头上的汗,伸手从怀里取出一对青桃来。两孩儿才高兴了!

侯大人笑道:“皇上,您原来认的他俩?”

皇上喜滋滋地离开宝镜,又看见了胡老二,让他照镜。

胡老二心中那个恨哪,可还不敢违旨。蹭着边来到宝镜前。

却见一只凶恶的野雕飞在镜中。

此时二玉已离开宝镜,可黛玉看见那野雕,忙对皇上说:“这雕我见过!”说着又闪到宝镜前,就见宝镜中闪出了那小女孩模样,与那野雕在山崖畔上撕打的难解难分。最后,几处受伤的,几乎抵挡不住了的女孩子取下了头上那红珠儿扔上天空,只见满天红光形成一个圈,护往了女孩儿,娆的野雕花了眼,一头撞上了山石上,摔下了山崖。女孩儿收起了玉珠,从身后的一丛奇异碧草中取出一个白生生的蚕来。

众人看的目惊口呆。皇上捻着黑须,点头:“原来前世早就有结怨哪!”又问张国师,“宝镜不是还能下看吗?就看那下五百年!”

张天师又念动咒语。

二玉又站宝镜前。只见镜中闪出一辆飞驰的铁怪物。两位年轻男女骑在那怪物上。男的手持那怪物上的黑铁把,一身黑色闪亮的好似皮子一样的衣服,脚下好似一种从没见过的黑皮鞋子。女子坐在男子身后,也是一身皮子一样的黑衣裳。一双天足,穿双从没见过的红色皮鞋子。二人头上都戴着好似特大的一个铁葫芦一样的东西。那怪物停在了一个亮光一闪一闪的大门口。只见门楣上有几个字“兰天歌舞团舞厅”。

就见一个人迎了出来,正是皇上的相貌。那皇上也是一身皮衣,头发短短的,油光嘣亮。眼睛上还戴了个金边眼镜!

那骑怪物的男女下了那怪物,卸下头上的铁葫芦,闪出宝玉和林夫人之模样。不过宝玉也和皇上梳着一样油光嘣亮的短发。而黛玉梳着一头长长的一稍带卷儿的乌发。

只见那皇上握住宝玉手,并也握住黛玉手。一同进了那厅。

好热闹。厅内五光十色的灯,人来人往,男男女女,高脚玻璃杯儿。杯里黄的绿的白的不知什么好喝的东西!头上灯红闪烁,厅中男女一对对拉着搂着腰扭来挪去。只见脚下各种皮鞋十分奇怪地走来走去。

只见那宝玉脱去了外衣,露出一身深兰色的粗布一样的衣服,领子外翻,里面穿件雪白的的内衣,脖子上还系了一条似汗巾一样的大红的带子。镜中皇上也脱去外衣,里边衣服与宝玉一样。众臣看的莫名其妙。

可那镜中黛玉外衣一脱,众臣己张目结舌了。只见一身轻纱衣裙,露着半截藕臂玉腿。还有那带腰身的裙儿,更显出女孩儿家的酥胸!脚下红皮鞋。当然最显眼的是脖颈里挂着的项链,正中有一颗红玉珠儿。

胡老二涎着脸,也呆了。只见镜中三人走到一处空地,便翩翩起舞。

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皇后模样,与镜中黛玉一样衣着,而项链中只少那红玉珠。

只见那镜中四人跳得正欢:皇上拉皇后手,宝玉拉黛玉手。而一转身,皇上拉住了黛玉手搂住她腰,宝玉拉往了皇后手搂住他腰,飞舞旋转。镜外皇上心中好大不愿,可想能拉住黛玉手搂抱她那佃腰,也满不错。又见镜中自己扶住黛玉腰,宝玉扶住皇后腰,二女轻跳下叉,真是轻盈之极。尤其二女藕臂玉腕,娇腿天足。

皇上直了眼,不由自主,伸出手,想去拉黛玉手,搂黛玉腰!

……

就在此时,皇上就听耳边一声娇声怒喝:“皇上?!!”

皇上定睛一瞧,吓了一跳,心中顿时凉了半截——

原来是自己的正宫皇后娘娘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这里!再往四瞧,几位大臣并张天师就连自己的侍臣太监们也早回避到外边去了。

宝玉黛玉忙低头敛眉想回避,被皇后拦住。二人忙跪拜叩头。皇后先看看宝玉:“嗯?听说你是元妃的兄弟?……还有点象。”又看黛玉,吃了一惊,转儿冷笑道:“原来皇上御审的便是你们二位?还用审什么?你不就是那个什么灵芝仙子吗?你不是曾替皇上写什么祭文,呼风唤雨,救了京城八百里的黎民百姓吗?还用得着审吗?”

皇上喏喏应道:“大臣不知道,朕也是才见本人。可他们自己也说不清。”

皇后怒道:“怎么说不清?不是您的大臣不让说,便是他们自己不愿说!”

又问黛玉:“灵芝仙子娘娘?你在这里装什么傻?”一指宝玉,“你的夫君只怕也是什么神仙老爷吧?你们二人这样装糊涂,蒙骗皇上大臣,是何居心?”

二玉忙叩头说:“我们自个儿还是没弄清怎么回事!吕大人他们说:‘两个王八说成了鳖’,许多人说我们是妖,我们就是妖。皇上便传来张国师,用这宝镜照我们呢!”

皇后更是怒不可遏:“什么宝镜?分明是伤风败俗的妖物!有伤风化,有伤我社稷国法!有伤我等名节闺法!”又指黛玉,“你乃一位女子,看这等东西能看的下去吗?三常四德你学哪去了?”

又问皇上:“这宝镜是谁的?”

皇上道:“是国师带来的。这可是宝贝!是照妖镜,上可照三千年下可照三千年。刚刚照的是五百年后的事,犯不着皇后你如此生气!”

皇后听是五百年后,想想问:“那上五百年,皇上您是干什么的?”

皇上道:“是……是……”

皇后好不耐烦道:“是什么?把张国师叫来众大臣叫来,哀家要看您五百年前是干什么的!”皇上好不愿意,可又不敢说个不字,便传话,让张国师和大臣们进来。

原来,那皇后在后宫无所事事,又见天降数日大雪,刚刚停了。便走出昭阳宫,四处观雪。来到红梅寺不远,被姹脂胭红的梅花吸引住。忽听传话,说皇上在红梅寺御审两个妖孽。忙打发自己的太监去打听,果然是。还说其中那男子还是元妃的亲兄弟。皇后又添几分诧异,便一路走到这里来了。众臣瞧见皇后,想叩拜,被皇后摆手止住。

皇后见二玉在宝镜前试镜,皇上也去凑热闹,十分恼火,便耐不住自己也到镜前试试,不料亮竟显出那样不雅的舞姿。真是又羞又燥。

众大臣见宝镜中显出了皇后和黛玉之态,哪个不目眩口呆?面面相觑?战战兢兢?面如灰土了?又有那个敢十分放肆地看那皇后的玉腕玉腿?纵然想看,也只是偷看,心中咕噜,又用蟒袍袖儿掩住了颜面,从缝隙里看!

侯大人退出去了,刘大人李大人也跟着退出去了。

吕大人也不得不退了出去。

那张国师不敢留步,带着两徒弟也出去了。

侍臣太监们也害怕了,都躲出去了。

…………

此时,皇上依皇后之意,又将众人传了进来。

又请张国师念动咒语,好请皇后看看五百年前。张国师战战兢兢地念动了咒语。皇上站在了镜前,皇后见景也连忙站到了镜前。那宝镜上显出了两个人——众臣一瞧,无不掩嘴。原来镜中显出了那壮汉,短打扮,黑头巾,脚着草鞋。另一个是个胖妇人,粗衣布裙,荆钗骨簪。这也罢了。让人笑不忍竣的是二人之态:壮汉跪在地上,胖妇人手正拿着一个鸡毛弹子,指那壮汉骂,不时地在那壮汉身上打!

见此景,皇上面红耳赤,皇后更气恼万分。指着张国师说道:“什么妖道怪物,如此糟踏当今圣上!似这样的妖物早该烧了去!”吓的张国师浑身打战。

皇上道:“皇后莫生气。这宝镜是张国师的镇山之宝,是今日被朕请到这里来的。即使有些不雅也怪不得那宝镜,那是朕与你二人的前世姻缘后世情景,有什么不好?”

一句话,说笑了众臣。

吕大人乘机向皇后弓身施礼,媚笑奉承道:“原来当今圣上与皇后娘娘前世便是好夫妻,可喜可贺啊!”

皇后原本就生气,忽听小小道台如此说,便听着好似有讥讽之意,心中大怒。当即娥眉倒竖,莲步如飞,杏目圆睁,纤手轻挥。那吕大人脸上便刚刚正正地挨了一记耳光!吓的那吕大人“卟嗵”跪在了地上!

皇后一连声叫道:“来人哪,来人!快将这怪物扔在炉子里烧了!”

几个大太监便过来要将那宝镜扔进大殿中央的那个大火炉里去。

皇上忙说道:“不能烧!”

皇后道:“烧烧烧!怪物留他不得!”

张国师吓的跪倒地上叩头如捣蒜:“娘娘千岁!娘娘千岁!这宝物是绝世奇宝,烧不得啊!”

几位大臣看看,心中打个咳声,也都跪倒叩头:“皇后娘娘千岁,千千岁!那宝镜烧不得!那是国宝啊!”

皇后一瞧,众人都求情,不得强逼啊。一眼看见宝玉夫妻二人立在一旁不吭气,便问他们:“你们说,这宝镜留得吗?”

宝玉道:“天生宝镜实不易,还是不烧为好。嫌他不雅,以后不用就是了!”

皇后又问:“灵芝娘娘,您说呢?”

黛玉笑答:“此物流落人间,实在可惜。烧了也可惜,不如让他从那里来回到哪里就是了。”皇后便问张国师:“这妖物从何而来?”

张国师叩头答道:“这是先师的先师在大荒山无稽崖附近的青埂峰下得来的。据说得了天露地灵修炼磨造成的。在我洞中已数百年了!”

皇后道:“那你趁早将他送还回那里去吧!”

张国师道:“那地方我听说过,可没有去过,也找不着。再说贫道若大年纪,也无力送还回去了。”皇后道:“哪便将他烧了!”

张国师连连叩头:“娘娘千岁!饶恕我那不会说话的宝镜吧!”

宝玉悄声对黛玉道:“好生奇怪!张国师说的这个地方,我怎么这么耳熟?是在哪个地方听谁说过?”

黛玉道:“可惜宝镜不会自己照自己,自己讲话。”又笑道:“我还想试试那宝镜,想知道一万年前咱们是干什么的!”

宝玉笑道:“那得求皇后娘娘开恩了!”

黛玉便过来给皇后施礼:“娘娘千岁,这宝镜是为了照我二人是不是妖孽。如今您要烧要毁,要送走,那是娘娘应做的主,我二人不敢说什么。不过还求娘娘开恩,趁它还在此,照清我二人是人是妖,好还我二人清白。求娘娘开恩,全当玩耍看看好吗?”

皇后想想,此物留不得,趁机玩玩也好。便点头,并命张国师助兴。

宝玉来到镜前,请张国师念咒:“看看一万年前……”

张国师道:“不行不行!我师傅说过,超过八千年,便会毁了这宝镜,那一万年还了得?”皇后一听正中下怀,便厉声道:“就照他一万年!张国师,快念你的咒语吧!想违抗哀家之命吗?”张国师无可奈何,泪流满面地念动了八千年的咒语。

镜中闪出一个三四岁的男孩儿,还未留头,浑身只穿了一个黄缎肚兜兜儿,胖呼呼的,脖颈胸前戴着那个玉润洁白的宝玉,手里提只小玉壶,正在一山崖上给一丛绿草浇水。可爱之极。

皇后喜欢起来:“灵芝娘娘,你也快去照一照!”

黛玉:“是!”便也来到镜前。

只见镜中,在那丛草跑出个二三岁的女孩子,白嫩如羊脂,俊俏如桃花,一身绿绣衣,手里拿着那颗红宝珠。天真无邪的一脸稚气,拉着男孩儿手,蹒蹒跚跚地奔跑走在山泉绿林里玩耍。皇上皇后都笑了起来:“多可爱的孩子!”

就在此刻,宝镜开始变幻,发出耀眼的红光。君臣都睁不开眼了。

张国师嚎啕大哭起来:“毁了!我的宝镜啊!”给那宝镜直叩头。

黛玉连忙取不发际中的银簪佛珠,暗念道:“快救那宝镜,还回原主!”

那宝镜越变越小,最后变成一个红球飞了起来,直飞到宝玉跟前来了。宝玉伸手接住,再仔细一瞧,大喜,眼睛瞪了好圆。黛玉也吃了一惊。二玉对着那宝镜的原形直发呆。

皇上皇后众臣都过来观瞧。

宝玉忙给皇上皇后跪下叩头,含泪道:“谢万岁,谢皇后娘娘,让我找到了我的玉!”

皇上将那宝镜变还成的通灵宝玉看了好一会,念念正面的字:“-通灵宝玉!”又看看反面,念念上面的字,“一驱邪祟,二避病免疾,三知祸福。”后问宝玉:“早年听你姐姐元妃说过,你落草时,啣了一块玉,可是这玉?”

宝玉点头:“是它!可是……”回头瞧黛玉。

黛玉明白,忙道:“皇上,说来也奇怪。我夫君姓贾名宝玉。可今年年初,他先回府后,我在刘家镇依旧教学生。收了一位前来求学的徒儿,名叫甄宝玉。这个甄宝玉不但相貌与我夫君十分相象,而且他还回来一块玉做见面礼,也正是我夫君这块玉!我自幼儿长在荣国府,这玉几乎天天见。可自那宝玉丢失后,我夫君便总是病怏怏的。所以甄宝玉还来玉,我好高兴。可今日这宝镜也变还成了那玉的模样!难道一块玉能生出那么多玉来吗?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我们也不知道了。可我知道,这玉一定是我夫君的!因为我夫君第一眼看见它时,便说瞧见眼熟!这话几位大人也听见了吧!”侯大人等忙点头。

皇后奇怪地问:“灵芝娘娘!你就怎么认定这块玉是你夫君的?”

黛玉道:“‘叶落归根’,‘归根结底’,‘假物毁以真相见旧主’,许多书上这么写着。如果不是因为这宝镜遇见了真主,只怕刚才这一照,早已烧毁了!张国师,您说对不对?”张国师点头:“似有些道理……,只是…”

皇上寻思:“这么说来,已有个甄宝玉还玉,今日又有了一个同样的玉。这里面又有什么蹊跷?这玉哪一个是真的?”

黛玉道:“两个都是真的!都是我夫君的!”

张国师忙说道:“出家人说话从不打谎!我那宝镜从未离过我观宇,又怎么能下凡尘二十余载呢?这又不通了。所以这玉还应该是我庙中之物!”

皇上又问宝玉:“你自己能认得吗?”将玉递给宝玉,让他认认。宝玉又揣摩会儿那玉,肯定地点点头:“是我那玉!”张国师道:“不!是我庙中的宝贝!”二人争吵起来。侯大人等看看哪玉,当然分辨不出来,无法劝阻。

皇上将那玉又放在自己手中摸拭着,笑道:“张国师,贾宝玉夫妻。你们说的都有理。可又不能立即公断!既然没有论断,朕便将此玉收藏在宫中。等过了年再说吧!等那时辨明是非,再还于你们!”又回到自己龙椅坐下。看看众人说道:“今日御审二人,案到此已审清。贾宝玉林黛玉!听旨!”二玉忙跪拜听判。

皇上道:“朕己审明,你二人非妖非怪,乃两个人!并免去一切欺君之罪。”

二人连连叩头:“谢皇上明断!为我二人洗清这不白之冤!”

皇上又问几位大臣:“众爱卿,朕断的对吗?”

几位大人忙拱手:“对!皇上英明!”

吕大人也明白宝玉二人有来历,且一万年前已是人形了,忙笑道:“还是皇上明查秋毫,为臣只想着‘两个王八说成鳖’,真是糊涂!”

皇上又问张国师:“国师,您说对吗?”

张国师点头:“皇上英明!”可心中直叫,“苦啊!”

为什么照妖镜照不出二玉前身原形?并不是因为这照妖镜本就是通灵宝玉。而是仙界洞府里的一天等于世上一年!

此时皇上命众人平身后,便要设宴宽待众臣。

侯大人笑道:“皇上!这二位的十几位学生门徒,今年的状元公,探花郎,并前科本科的十来位进士,现还在宫门外听信呢!这么冷的天,是不是让他们也进来暖一暖!”

皇上笑叹:“师生之谊,情深似海,实在难得!就传他们进来。咱们君臣也移到红梅阁里去!暖暖和和畅饮几杯如何?”侯大人忙命人去传旨。这里众臣陪着皇上皇后,摆驾来到红梅阁。黛玉是被皇后牵着手带进来的。宝玉被侯大人邀了进来。

这红梅阁是红梅寺的一处附连楼亭,在红梅寺东边。楼亭前有一数丈方圆的池塘,池塘中还有一溜石桥,池四周那红梅与寺中红梅连成一大片,开的十分娇艳。稍远处青松油绿,又有一片落尽叶子的垂柳,此时被雪装扮的尤如琼枝玉叶,晶萤碧透。红梅阁在这冰天雪地里原本十分冷清,但今天这里早有太监烧过地炕,此时宫娥太监来来往往。显得红梅阁里十分暖和热闹。

君臣进了红梅阁,刚落座。新科状元率十几个进士也由太监带到红梅阁外。皇上忙命他们进来。冯大同等人进来后,向皇上皇后施君臣大礼,又向各大人施了礼。又与宝玉黛玉施礼。又再次向皇上施礼:“谢皇上英明,万岁英明!还我先生师母清白。”皇上命他们平身,命太监为他们安了座。

皇上皇后瞧见这状元探花相貌英俊,又看那十几位进士虽有高有矮,有丑有俊,但也都相貌堂堂。岂有个不喜之理?皇上捻着黑髯笑道:“好好!朕的一群少年臣子!今日能与众卿在这红梅阁一聚,真是高兴。有酒没有诗怎么行?”又命众人:“请众卿都能开怀多饮几杯!朕还要试试众卿的文才呢!”

侯大人见皇上欢喜,又心知这二位先生之才,便笑道:“那圣上就应先试试这二位先生!”

吕大人此时又想巴结新科状元:“臣以为也该如此!就请皇上出题,让他夫妻二人做来!”

皇上便眼瞅着黛玉问:“林夫人怎么样?”

黛玉羞容敛眉地万福:“如不嫌我二人劣笔拙才,就先试试吧!”

皇上指指窗外景,笑道:“就依这景这花为题,你们二人自己限韵,自己联诗如何?”

宝玉二人忙一同施礼:“遵命!”便开始寻思。宝玉要黛玉起句,黛玉笑道:“夫唱妻合!还是你先做一首,我为你写。”

宝玉看看窗外雪树红花思忖半会儿,笑道:“不才献丑了!”说完便抑扬顿挫地念道:

“风清雪净晴满宇,净扫尘埃梅郁常。

胡笳旧悲愁丝断,举杯笑叹酒醇香。

冰连溪谷麋鹿死,冬不苦寒瘟疫狂。

农夫笑报丰年信,万里雪飘度春乡!”

宝玉念完,黛玉也落了笔,有太监来奉给皇上。皇上看了看,连连点点头,又传给众人。众人也竖大拇指。皇后命黛玉联来。

黛玉脸一红:“那 小女子就献丑了!”又命宝玉写,自己眉头一皱,便念道:

“昨夜嘉雪降宫院,玉雕琼楼琉璃檐。

太白罢笔冰砚冷,秦娥晨妆对寒轩。

小环笑捧金玉簪,何及窗外半枝梅?

再借玉龙银铠甲,妆点风流更入时!”

黛玉念完,宝玉落了笔。捧给皇上。

皇上看了看 ,念了又念,笑道:“精巧别致要数林夫人!”又递给皇后。

皇后看了点头:“以哀家看来,比贾公子的还好!”众人也传看了,也赞叹一番。

皇上笑道:“以朕看来,二位才学都抵的上翰林大学士了!”

二玉未及言语,冯大同等人已跪了一地:“谢皇上嘉封我们两位恩师!”

皇上大笑:“好好好!”二玉也忙跪拜叩头谢恩。

……

大宴开始了。皇上皇后坐下后。左边坐了张国师、刘大人、李大人,侯大人和吕大人。右边下手为黛玉、宝玉并冯大同、王新鹏。其他进士在两边依次而坐。

众臣向皇上皇后敬酒。

皇上皇后饮了一杯后,皇后对皇上笑道:“观雪,赏梅,饮酒,做诗,没有乐曲怎么行?不如去传来宫乐让众卿听听!”皇上点头:“极是!”侯大人忙笑道:“皇上,传什么宫乐?林夫人之琴,比宫乐还中听呢!不如去搬来一台琴,请林夫人弹来助兴才好呢!”

皇上皇后听了大喜:“真的?哪就太好了!”当即命太监去搬来一台琴。就放在黛玉桌子上。又燃上一柱香。

黛玉看那琴,金碧辉煌,雕龙刻凤,十分华丽。那琴弦也比一般琴弦好得多。试一试,真如流水一样悦耳。忙向皇上皇后施礼后,安坐下来,调息平气,揉揉手指,开始抚琴。从轻到重,从慢到快,十分流畅。

皇上听琴入了迷,举杯的手忘了杯子,结果倒了杯子,撒了一桌子酒。

皇后为不失自己体面,用罗袖儿半遮颜面,全心贯注地听着。

几位大人或坐或斟酒,有的听的如痴如醉,有的手舞足蹈。

只有张国师越听越伤心,泪飞如雨。一曲终了半会儿,众人如梦初醒。

皇上笑道:“这样的琴曲,也应赞他一回。”指冯大同王春鹏等,“你们几个联诗如何?”又指宝玉,“你记录下来!”冯大同忙起身拱手:“是!”宝玉也点头称是。

冯大同低头沉思片刻,念道:“六出布天赐,”又指王新鹏。

王新鹏忙联道:“清酒因圣恩。”又指旁边的张二平。

张二平念道:“玉雪沏春茶,”又指下手于明。

于明念道:“枝梅寸草心。”又指下手。

如此一人一句地接了下去:

“琴韵传天遥,宫商化人深。

韶乐尽善美,琴音更清明。

臣子拜当今,师荣桃李门。

岁宴吐奇秀,疾风知柏松。

丹诚为社稷,叠墙九重城。

子民呼万岁,山河应天声。”

笔落诗成。皇上连连赞叹。因见几个年轻进士才华外显,便又道:“今日宴太小,不能尽展众卿才华。不如等元宵节灯会上,你们好好显显身手。”

刘大人道:“皇上,离元宵节还有二十余日呢。今日不如让大伙出谜猜字,让咱们先乐他一乐!”

皇上大乐:“好好,就说说灯谜,大伙儿猜吧!”

侯大人道:“就请皇上先出一个!”

皇上凝眉一想,说道:“朕就出一个:

“小小身儿不大,万两黄金无价。

爱擦满面胭脂,常在花前月下。”

众人听了凝眉猜想。有的盯着酒杯,有的捻着胡须,有的在桌上划来划去。半会儿也没有一人猜出来。都齐向皇上拱手:“皇上谜出真好,将臣等难住了!”

皇上得意起来,哈哈直笑。

皇后瞪他一眼:“什么猜不出来?林夫人,你来猜!”

黛玉忙笑道:“我也猜不出来。不过我说一个谜,请皇上猜一猜。”

见皇上点头,便念道:

“彩石曾补天,君臣因它牵。

楚相秦关讨,孙权占半边。

金缎红花衣,规矩卧金殿,

朱砂扮娇容,只传天子愿!”

皇上听了,明 白黛玉已猜出自己那谜,哈哈一笑。命宝玉:“你也出一个,要俗一些,好让大家乐一乐。”

宝玉笑道:“我就说一个字谜:‘白玉无瑕。’”

皇后笑了:“是个皇上的‘皇’字!”宝玉点点头:“对了!”

刘大人说了一个谜:“‘白牡丹。’打《四书》中的一句。”

侯大人笑道:“是那句‘素富贵’吧?”刘大人点头称:“是!”

李大人出了一个:“‘桃李盈门结果多。’打《诗经》中一句词。”

皇上道:“是‘实繁有徒’乎?”李大人拱手:“是!”

侯大人笑道:“我出一个俗些的字谜,是一个连笔字:‘一棍子打弯狗腿!’”

话未落地,君臣都笑了起来。

皇上笑道:“有趣!是个什么字?”王新鹏年少气盛,尤其对凡是带狗的字、句、话和谜反映都特快。此时也听出侯大人又在取笑自己,忙对皇上拱手:“学生替皇上猜如何?”皇上点头。

侯大人已笑了:“探花郎一猜,保准对!”

王新鹏笑道:“是个简笔‘龙’字!”

皇上听了,在案上画画,点头:“有点意思!”

众人恍惚大悟,哈哈笑了起来!

吕大人凑趣道:“皇上,臣也有一个谜:‘胡须藏在腹中。’”

话未落地,皇上笑道:“是个锁子!”

吕大人忙站起身拱手:“皇上一猜就中,臣等不如!我再出一个:‘四腿俱全不能动!’”

刘大人道:“是门口的石狮子?”

吕大人摇头:“不对!”

李大人道:“是画中兽?”“不对!”

王新鹏笑道:“吕道台大人的谜不好!因为许多东西都是‘四条腿俱全不能动’,如刘大人所说的石狮子,李大人说的画中兽。依我说,还有这桌椅板凳呢!”众人笑了起来。

王新鹏依旧往下说:“那死牛死马死驴死老鼠都是‘四条腿俱全不能动’,您说哪个算对?”

皇上众臣们更笑成了一团。

皇上笑道:“王探花说的也不无道理,吕大人,你说的是哪一个?”

吕大人被王新鹏的一阵胡批,气的直哼哼,又听皇上也如此说,一时说不出话来了。

一直低头饮闷酒的张国师笑道:“道台大人这谜指的是桌子吧?”

吕大人点头:“对!”

王新鹏道:“不通,桌子有四条腿,说得过去,可不能动吗?”说着将桌子挪了一挪。又笑道:“学生说两个字谜,请皇上并众恩师猜一猜:

“象手不是手,有只胳膊往右扭。

象马不是马,两口啃光房上草!”

众人左猜右猜不知所指。皇上猜不出来,转身想问皇后。却见皇后正用罗袖掩口直笑,笑地浑身直打颤。忙问:“你笑什么?”

皇后捂着咀轻声说:“您那位新科探花也够调皮的了。他那谜是在……”顺手在桌上写了两字。皇上瞧见,细细一想,不由失笑起来。掩口之即,瞧见黛玉笑指探花,与宝玉说话。明白他们已猜出。忙笑道:“皇后已猜出,可不知探花郎,你是从哪牵来的那‘毛驴’?”

众人楞了一楞,又哄笑起来。吕大人那个气呀,牙齿咬的咔咔直响。皇后见众人大笑,也瞧见吕大人脸气得发青。忙说道:“哀家也说一个谜,请众卿猜上一猜:

“我有一张弓,插着两支箭。

要射左边人,但看如来面!”

众人想了好一会儿,都笑推了莫名其妙的吕道台一把,合掌道:“阿弥佗佛!”

皇后见吕大人一脸的不解,暗骂一声:“好个蠢才糊涂官!”

抬头与众臣合掌道:“阿弥佗佛!今日酒饮到此时,也有些时候了。天要黑了。天寒地冻,众卿忙了一天,也该回府了。”

皇上看看怀中的西洋表,又看看窗外,叹气道:“好容易与众卿吃一回子痛快酒,可时间也太短了。真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这酒也得等日后找时间喝了。众卿散了去吧!”

众人都谢了恩,陆续散了去。二玉也向皇上道:“我二人也该回府了吧?”

皇上看看他二人,笑道:“按理,你们是该回去了。可朕想要留你们住在宫中。朕要你贾先生林夫人为宫中那些常出不了门的后妃太子皇子公主们弹弹琴,说一说话,论一论诗词文赋,让他们也开开眼。再为元宵多准备些灯谜对联。……就住在这红梅阁里吧,让王公公带几个小黄门宫娥服侍你们。等元宵节后再回去,可以吧?”

二人心中纵然有一百个不愿意,也不敢不应!宝玉领旨后又禀道:“我二人自八月入狱后,关押至今,未回过家。还请皇上开恩,让我二人回府给父母亲报个平安便回来候旨!”

皇后笑道:“大冷的天,冰天雪地,你要回去便回去看看,灵芝娘娘就不用回去了!看着收拾一下这里!”二人岂敢再说什么?

皇上皇后起驾回宫了。王公公领了四个太监四位宫娥收拾桌椅,收拾红梅阁绵帐绣床。

冯大同等二玉的学生与先生师母坐了一会儿,便告辞了。

宝玉带了王公公,与众学生一起出了皇宫,各自回家。……

且说荣国府因为宝玉黛玉被押京兆府内数月,不知找了多少头面人,花了多少冤枉钱。可石沉大海,无有半点好音讯。此时,突然见宝玉回来,,简直如同天降神仙,喜出望外。贾赦贾政,邢夫人王夫人,又见黛玉没回来,追问根由。那王夫人不免要哭一场。听说皇上要将他二人暂留宫中几日,又都高兴起来。贾赦贾政又叮嘱一番。因见宝玉绵袍下的囚衣囚裤,忙让人找来新蓝缎团花棉衣棉裤,让他换上。闻讯赶来的宝钗紫鹃,将两孩子带了过来了,宝玉抱住两个孩子,见两孩子又长高了,也胖了,已会说话了,心生几分凄凉,又被孩子那天真的笑声冲淡了许多。见孩子将宝钗叫妈妈,宝玉又高兴了起来,对宝钗道:“幸亏有你和紫鹃二人。要不这两个孩子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林妹妹之所以能安心,也是因为有你宝姐姐在这里!”说的宝钗泪光闪闪。又问及大嫂李纨,才知道已随贾蓝夫妻回到金陵去了,为来年扶贾母灵回金陵做准备。又高兴又叹息。紫鹃问黛玉情况,见有太监催促,忙打发丫环取来一身兰缎素花丝棉衣裤让宝玉带给姑娘。王公公连连相催,宝玉告辞众人,又赶回红梅阁,天已三更了。

第二天一早,皇上打发太监送来大学士衣戴,又赐黛玉三品梏命夫人之凤钗霞披。二人穿戴好,便随王公公进后宫与皇上谢恩。皇上皇后见他小夫妻今日一打扮,更显风流美貌,十分高兴。又赐了许多衣裳金银凤钗。并叮咛明天给太子皇子们说论诗文,后日与众嫔妃们一起看宫乐小戏。

二人谢恩领命后告辞出来。回到红梅阁。因无事,又见红梅格外耀眼,便又细细玩赏了半会儿。见池里结了厚厚一层冰,宝玉问王公公:“池里可有鱼?”

王公公笑道:“夏天有,还漂亮的很呢。这会儿只怕冻死了!”

黛玉笑问宝玉:“怎么?你想在这御花园里钓寒雪吗?”

宝玉道:“当然想了。可惜这么厚的冰,往哪里下钓?”

黛玉道:“便是有处下钓,你便下钓吗?这可是御花园!不是大观园!再看这池子冰有多厚?真正如一面镜子了!”

宝玉眉头一皱一舒:“对了,昨天照那照妖镜,多有趣?今日房里没有那么大镜子了,却可以在这园子里照这冰镜,不更有趣吗?看皇上赐的这身衣戴,正没处好好照呢!有这冰镜,嘿,不错不错!”说着从池子中的小石桥往池子里照,又伸胳膊又伸腿,看见冰镜上果然显出自己华丽的衣裳,大笑道:“真如天仙一样了!”

王公公忙说:“别别别!滑到池子可不好玩!”

宝玉大笑:“冰哪么厚,能掉进去吗?再说了,今日这么好的穿衣镜,天一暖,可就没有了。”又叫道,“林妹妹,快来呀!你也照一照!”见黛玉直摇头,便照着那冰镜做了个鬼脸。逗笑了周围一圈人。

正在得意,宝玉似觉脚下好似被人推了一把一滑,便哧溜一下便掉进了冰池。

众人又惊又笑,大叫了起来。宝玉道:“没事!”要纵身往外跳,可那冰面看似厚实,实际薄厚不一样。宝玉掉下去时已挤压了一下,这时再一跳,便使冰面破开了,一个倒栽冲,宝玉当即掉进了一人深的冰水里。一激凛,忙挣扎站起来,露出头来。想往上爬,可四周池子十分光滑,急忙爬不上来。岸上众人吃了一大惊,奔了过来,七手八脚要拉宝玉。

黛玉也慌了,也奔过来要拉,被宫娥们拦住:“别别,林夫人!王公公他们会将他拉上来的。”果然,王公公找了一根粗绳子,硬将宝玉从池子里拉了上来。

宝玉一身崭新的大学士衣戴,沾了厚厚地一层冰碴子,官靴里也灌满了冰水。

宝玉哆哆嗦嗦奔回了红梅阁里,上牙打下牙,浑身打着战地脱下衣裳,稍微擦拭一下,便钻进了被窝。幸亏炕还热着,半会儿才暖过来。

黛玉又气又痛:“怎么样?都当了几年先生了,玩起来还真正和小孩子一样!不听好人言,吃亏在眼前!”又帮他收拾衣裳,一抖,衣裳里接二连三地掉下几尾鱼来。鱼在地上乱蹦。众公公宫娥笑了起来。一宫娥找来一个大铜盆,倒上水,将鱼放进去,那鱼一个个活了过来。一太监又过来收拾那靴子,又倒出来几条小鱼来,众人更是笑成了一团。

黛玉看着那一盆欢游的鱼,听着宝玉哆哆嗦嗦那的呻吟,真是哭笑不得。正想说他几句,就听阁外传话:“皇后娘娘驾到!”

众人忙迎了出去。黛玉见宝玉无法起来,忙放下帐子,三步两步地迎了出去。

皇后进了红梅阁,不见宝玉接驾,却见刚赐给他的官服东挂一件西挂一件,忙问:“这是怎么了?”

黛玉又羞又笑地说道:“还说他呢,早上受皇上皇后娘娘的赏赐,便高兴的忘乎所以了。回来观梅花赏雪景,站在水池里的石板桥上照自己的朝服。不知怎么,便滑进了水池里!咳,别人钓鱼用鱼钓,我家相公钓鱼用皇上赐的朝衣朝靴!娘娘千岁,您瞧这一盆鱼多漂亮?”

皇后看那一盆鱼欢游来去,再看那湿漉漉的朝衣朝靴,又瞧瞧水池里的大窟窿,不由笑了起来:“哪他人呢?”

黛玉无可奈何地说:“在炕上打哆嗦呢!”

皇后笑着点点头:“可注意着点,别闹病了。别耽搁了明天的事!”又叮嘱黛玉:“你二人被皇上留在宫中,便是皇家的客人。想要什么,想吃什么,只管吩咐王公公他们去要。那个敢怠慢,你就给我说!另外,皇上的事可别耽搁了,还有元宵节灯谜对联,你们也操点心。这宫内众们娘娘们都准备去了。还请你二人去帮忙弄好。可别出什么差错。”

黛玉应道:“是!”

皇后站起身道:“你二人安心多在宫中住几日,过罢年便送你们回府去!”

皇后便要起驾。

黛玉将他送出门,又扶他上了辇轿,刚看着皇后的车辇出了红梅阁院门,就听一声“啊嚏!”震得寒雀四飞,冰碴子掉了一院子。

皇后车辇前后宫娥太监手中的盂盒食盒扔了一地。更使得抬轿的太监差点将轿杆扔了。轿一晃,皇后头上顿时起了个大疱。皇后好恼,顿时剑眉倒竖,撩起轿帘,便又听着接连二三的大喷嚏。前后太监宫女笑了起来。皇后见黛玉成惶成恐,一脸尬尴无奈的神情,只得用手揉着自己头上的大疱,压压气道:“真正和打雷一样了!”

黛玉忙跪拜叩头:“他真是太…太无礼了。让娘娘千岁生气。我相公他…病了!…”

话未说完,又传来一声“啊嚏!”

……

皇后又气又笑地走了。

黛玉回到屋里,指着宝玉:“也真是的,也不忍一忍?”

宝玉道:“我忍了又忍,实在忍不住了嘛!”

黛玉指着他:“忍不住?三天不给你吃饭,再打你五十大板,你就忍住了!”

宝玉忙合掌,一声“阿弥陀佛!”逗乐了一圈人!

回《反续红楼》目录  下一页  下一页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