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 回 贤师生绕梁连句  老农夫难倒秀才

第六 回 贤师生绕梁连句  老农夫难倒秀才

第六 回 贤师生绕梁连句  老农夫难倒秀才

《反续红楼》凌豌豆

第六回  贤师生绕梁连句  老农夫难倒秀才

   

一夜安睡,无事。

第二天一早,宝玉贾蓝便走出大门。只见刘家镇枯叶枯枝,石头瓦片到处都是,满街人在议论土匪来了,又被风刮跑了。于司吏带着王老汉爷孙刘黑牛刘石头和几个拿刀叉的村民,往南边走边看。小狗屁儿那大黑狗奔在前边。宝玉贾蓝也就跟着于司吏顺大路一块往南来了。走出三四里路,就见路上乱扔着刀、棍、枪、棒,还有头巾衣裳鞋子。马蹄印杂乱一团。又走了一会儿,满地更是刀枪乱撂,衣物遍地。于司吏笑道:“苍天有眼!若不是这场风,刘家镇不知会被这伙贼弄成什么模样?可那风也太厉害了,也不知道把那伙贼刮哪去了?”

大伙东张西望。忽然大黑狗叫了起来,小狗屁儿一眼路边一个大粪坑旁边的草丛里爬着一个人。于司吏忙顺路下去,还没到跟前,就嗅到一阵奇臭。细看那人,粪便满身满脸,人也昏迷不醒,便先捆绑住,又找水冲了冲,找了个箩筐要抬回镇,就在书院里当着林先生夫妻并他们的学生,刘家镇许多百姓面审问,正是那伙土匪的头儿名叫胡虫。于司吏便带人将那贼首送到京尹衙门去了。官府因此破了此案,不几日,就把那人押在菜市口斩首示众了。

刘家镇捉住贼首,立了大功,又出了四个举子,还新办了小书院,官府特免了刘家镇三年税。而学部不但拨了百两白银与书院使用,给书院送来一千来册书,还另给林石毅专立了月俸一两。这可真是锦上添花了。刘家镇人人欢喜,当然最高兴的是林先生夫妻二人了。有了月俸,手中必竟阔绰了许多。倒是贾母见二玉为有月俸高兴,心里暗自悲伤——当日荣国府大点的奴才月钱都在五六两上说话呢,大丫头月钱二两的也有十来个,何时把那一二两银钱看在眼里?可怜荣国公的孙儿却为了一两月俸,高兴的四处谢客呢!可荣国府如今能拿月俸的,就只有他一个了!若大的一个府,如今全没有了,儿孙们流刑十年哪。

刘家镇又侦恢复了平静。农夫种地,妇女养蚕纺纱织布,举子们童生蒙生们用功读书,写文章。秋去冬来。转眼到了年下。今年日子胜过往年许多的刘家镇的人,为过年过的更热闹些,专门去京城请来一班小戏,就在正月元宵连演几日戏。

消息传开,四周村镇百姓都赶来了。不等到十五,刘家镇已是热闹的不得了了。戏台就搭在关帝庙外。到十三开戏那天,于司吏专门把贾母、李纨及林先生夫妻,贾蓝和三个丫头请到专搭的小棚子里坐着看戏。满镇人无不感激林家小夫妻的,所以见贾母带众人来,都笑着让贾母等入座。贾母谦让,瞧见年纪已过了九十三岁的赵老婆和另过两个与他年纪不差上下的老妪,拉过来坐在了一起。

戏开场了。一连三天,白天晚上,文武净未旦丑都有,有三国水浒中故事,有神佛道家的故事,有帝王后妃的故事,更有才子佳人的故事。唱的好,演的好,连贾母李纨这些常看戏的也感叹不已。

戏演完了。戏班子走了。四邻八乡的百姓也依依不舍地回去了。可年还没过完。刘家镇依旧请客吃酒,一家接着一家。林先生更是接应不暇。为了还礼,林家夫妻在自家院子里也设了几桌酒席,于司吏张员外夫妇,四位举子,书院没有回家的三位秀才,几个童生和他们的家长,小狗屁儿爷孙,赵老婆等几个老妪,还有那书院两个旧房主都被请来吃酒。

贾母陪着几个老妪女家眷坐了上席,宝玉贾蓝陪众男客,又邀几个女徒儿帮黛玉上饭,李纨带着丫头们在早灶房做炒。京城的手艺,乡下少见的菜肴,上好的坛酒,加上这里的山梨核桃等干果。配制的精巧别致。席间,饮酒说话,一院子笑语喧哗。

老妪女眷围着贾母说话,书生们说文论诗。不免要提起戏来,都说演的好。

黛玉听他们说话,总觉得自己的学生言辞远不如蓝儿,情知自己的学生能中举,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而且学生们生在乡间,必然受限。便要借此机会,要让自己的学生开开眼。自己过来与贾蓝笑道:“蓝儿中了举,文才一定好。我出几个联,你对对。”

贾蓝点头。

黛玉道:“就以这几日的戏为题。听好了:‘有声画谱描人物,’”

贾蓝道:“无字文章写古今。”

黛玉点头:“借虚事指点实事,”

贾蓝笑对:“托古人提醒后人。”

黛玉笑念:“离合悲欢事,”

贾蓝忙对:“抑扬褒贬心。”

黛玉急念:“古人离合悲欢事,”

贾蓝楞了一楞,对道:“今日抑扬悠褒贬心。”

黛玉笑念:“观台上古人离合悲欢事,”

贾蓝笑对:“笑人间今日抑扬褒贬心。”

宝玉赞:“对得好!”

黛玉道:“是不错。”又指张二平于明四举子“我再出,你们和贾蓝任由谁对。今日谁能对的多,对的好。我见什么出什么。我要看你们这些举子的真才实学。”又指小狗屁儿和几个小童生:“你们要注意听,对你们日后功课必有益。”而后念道:

“曲是曲也,曲尽人情愈曲愈妙,”

贾蓝想了想,让二平等对对,众人直摇头,便念道:“戏其戏乎,戏推物理越戏越真。”

黛玉点头:“好!再对:‘胆肝照人如雪色,’”

几人寻思,二平忙对:“肺腑学子似春花!”

黛玉点头,又念::“刻意为文宜善变,”

于明忙对:“平情应物不须雕”

黛玉点头:“是这个道理。你们四人文章里常有死板硬域拽的感觉,所以要‘平情应物不须雕’,文章不达练,再硬刻生雕便容易闹笑话!”

二平等四举子都恭身说:“是!”

黛玉笑道:“纸上得来终觉浅,”

赵云山忙争对:“心中悟出始知深。”

黛玉点头:“对的好!有意境。那月我想起一联,觉得十分好笑,请你们对对:

‘有出头暂且居于人后,’”

因不知所指,几位举子都不言语了,那几个秀才童生们更是瞪大了双眼。

黛玉解释道:“那天,我看戏埸中成千成百的人,有高的矮的。人们却乱喊,让高个往后站,别挡着别人。”众人都笑了起来。

李庆林笑着对道:“能立足不妨混在众中。”

宝玉黛玉都点头。

宝玉道:“这种对子比较难对,却十分有趣。我出一联你们试试对一下:

‘你也挤我也挤,此处几天立足地,’”

众人听了也笑了起来,只是说了几个,怎么也对不上。

李纨本在厨房帮丫头们弄饭,听见对句十分有意思,便出来了。这会儿见众举子几次都对不上,心中技痒,忍不住笑道:“真正是当了先生了,尽出这些刁钻古怪的联儿难这几个举子爷们。我替他们对:‘好且看歹且看,大家都有下场时’!”

听这下联,满院人都笑了。

李纨又指二玉道:“我也给你两出几联,你们试试的才学!听好了:

‘戏场小天地,’”

黛玉应声对道:“天地大戏场!”

李纨:“金樽到外玫瑰味,”

黛玉:“玉碗盛耒琥珀光。”

李纨:“寒香嚼的成诗句,”

黛玉:“新月邀将入酒杯!”众人拍案叫绝。

李纨笑笑并不放松:“犊卧野门寂,”

黛玉也不敢轻视,对道:“雁飞秋稻香。”

李纨又道:“稼穑艰难思古训,”

黛玉:“田畴易治收农功!”众人叫起好来。

李纨笑道:“没忘了小时候吧:‘潇湘馆  竹雨松风琴韵’,”

黛玉叹气道:“稻香村  茶烟梧月书声!”

满埸人更是叫好起来。赵云山问道:“师母,您是怎么想出来的?”

李纨笑道:“你们师母书读的多,咀又巧,不过今天我一定要难住他!”又笑念道:

“槐村千年变鬼木,”

黛玉寻思半会儿笑道:“岳阳万古成丘山!”

李纨笑点头,心中佩服林妹味才智,可为了让众人更加服气,寻思再出上联。正寻思,见紫鹃抱柴进灶房,心中一动:“此木为柴山山出,”

黛玉四周瞧瞧念道:“因火成烟夕夕多!”

众举子又叫好一片。可于司吏张员外等夫妇及乡亲们早已似听天书,不知所云了。

李纨又道:“那日我与蓝儿去田里,看见毛驴在车水,老乡说是在冬灌。我见那十分有趣,便想了一句:‘水车车水,水随车,车停水止’,”说完指宝玉:“你来对!”

宝玉正听他姑嫂二人对句,早取来文房四宝,将对句一一记了下来,这会儿听嫂子叫自己对,忙对道:“风扇扇风,风出扇,扇动风生。”满座喝起彩来。

李纨笑指天上:“天上星地下薪心中心 字义个别,”

宝玉低头寻思,不着边际。忽见黛玉手指天空冲他笑。他瞧见屋檐几个家雀,叽叽喳喳,心中一动,对道:“云中雁檐前燕篱边鹌 物类相同。”

众人都笑了,连连拍案叫绝。

好一阵的舌战。满院人都光看李纨宝玉黛玉一来二去对对。学生们很受启发,但不免冷落了于司吏张员外夫妇等客人。贾母笑道:“你们仨换换别的吧!让大伙都乐乐。猜猜谜吧!咱们过年看戏吃酒,还不是为了让大伙高兴吗?”又高声对于司吏张员外笑道:“你们大伙不论是谁,都可出谜猜谜!”又指着于司吏道:“您是刘家镇的官儿,大事小事都得靠您忙活。你就先出一个吧?”众人都说对。齐对于司吏拱手。

于司吏红了脸,搓着两手,想了半会儿才说:“我就说一个:

‘有面无口,有脚无手。

也吃稀饭,也喝烧酒。’”

众人问:“猜什么?”于司吏笑道:“用的东西。”大伙儿想了半天,贾蓝笑道:“可是这桌子?”于司吏点头。又推张员外:“你也出一个!”张员外皱了半会儿眉,说道:“那我就出一个谜,猜一本书名:

‘摸着无节,看着有节。

两头冰冷,中间热火。

不是犁头,不是锄把,

年头年尾,都在用它。’”

众人左猜右猜都不对,倒是于司吏笑道:“什么书?不过是一本老黄历罢了。”张员外大笑:“对对!”

贾母又拉拉赵老婆:“老姐姐出一个吧!”

赵老婆笑道:“我?我?好!我就出一个!‘对面山上一群鹅,叽叽呱呱要跳河!’猜吃的。”众人笑了。

小狗屁儿笑道:“赵奶奶,还有吗?我还想吃几十个呢!”

赵老婆笑道:“你们都知道?”

几个童生齐叫道:“饺子!”全院人都笑了。

又请几个老妪各出了一个后,贾母请于妻。

于妻红脸道:“我能出什么谜,让张家嫂子出吧。”

张妻东看西看笑道:“我不识字,平常也说猜谜,我就出一个:

‘有时象饼圆圆,有时象镰弯弯。

有时白天能见,有时晚上难找。’”

众人也寻思,举子李庆林忽然笑道:“是月亮吧?有时大清早和傍晚都能看见,可三十、初一便见不到了。对吧?”张妻点头。贾母又请王老汉出一个。王老汉捋一下胡须笑道:“多少年没说过什么谜了!连他们妇女媳妇们都说,那我老汉也就试:

‘生在泥里水里,长在风里雨里,

扬花不招蜂蝶,金秋飘香万里。’”

众人又在寻思,不料山燕二奴几人过来笑着吵吵道:“我们知道,是稻子!”王老汉哈哈笑着直点头。又指宝玉:“林先生,出一个吧?”宝玉便笑道:“我出个字谜吧:‘上不在上,下不在下,不可在上,止宜在下。’”。众人都猜,忽然二平笑了:“可是个‘一’字?”宝玉点头。众人又请师母出个。黛玉道:“那我就出一个:

‘千里随身不随家,

不贪茶饭不爱花。

水火刀兵都不怕,

日月灯暗难找他!’”

满院子人都猜开了。几个都不对。还是李纨猜出来了:“是影子吧?”黛玉点头。

众人又请李纨也出一个。

李纨道:“我要难一难几个举子秀才。是一个‘回’字。猜(春秋)中的一句。”

几位举子秀才便搜肠挂肚地猜了起来。还是于明猜出来:“是‘城中城’吧?”

李纨点头。

几个举子秀才也各自出了一个迷。好容易轮到小狗屁儿。

那小狗屁儿左右看看,往大门口一站,笑道:“我站在门口,猜一个字。”

众人都觉新奇。二平道:“是个‘四’字!”

小狗屁道:“错了!”

“怎么错了?小孩儿站在门口不是个‘四’字?”

于明大笑:“门口站的是看门的狗吧?”满院人全笑开了。

小狗屁儿气的两眉倒竖:“你来会变成什么?一头毛驴!”说着两胳膊乱动。

一位秀才便笑道:“是个‘因’字吧?”

小狗屁头摇得和布郎鼓一样。

贾蓝来这刘家镇两个月了,与众人也熟了。又知道小狗屁儿诙谐好逗。便笑道:“众人别忘了,‘门口’站的可是个‘人’啊!哈哈!”

众人都哈哈大笑起来。见于司吏张员外不明白,宝玉醮着酒在桌面上边画边说:“这外边是个门,里边不是有个人字吗?”众人点头赞叹此谜出的好。

几个人议论,张员外忽然来了兴致,周围看了一看,也笑道:“我再出一个:‘远看有条瓮,近看有条缝!’猜一个东西。”

众人左看右看,左猜右猜,“门?”“铜馨?”“饭锅?”

都不对。连宝玉黛玉李纨也猜不出来了。

张员外自出娘胎来,还没有难们也似举子这样的才子们呢,所以非常得意,笑的闭不上嘴,脑袋摇的和布郎鼓一样。

二平急了:“爹,到底是个什么?”

张员外扎撒着五个手指头,指着屋檐下一个瓮,笑道:“唉呀呀,这么简单的,不就是一个烂瓮嘛!”

众人看见那有一裂缝的瓮,先是一楞,再仔细一想,便哄堂大笑起来。小狗屁儿正尝从未吃过的糖醋排骨,这一笑,连骨头咽进肚里,哽的直伸脖子。那于司吏笑倒了酒杯翻了碗, 洒了几位举子一身。这下更是乱成了一团,也大笑成了一团。

李纨和黛玉刚开始还忍着,最后十再忍不住躲进灶房里大笑。

几个丫环和二奴山燕早笑成了一团。好热闹的林家院儿啊!

后事如何,请看下面的故事。

回《反续红楼》目录  下一页  下一页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