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回 获大鹏同受奖牌 捕鲲鱼快乘猎艇

第二十八回 获大鹏同受奖牌 捕鲲鱼快乘猎艇

第二十八回 获大鹏同受奖牌 捕鲲鱼快乘猎艇

《新石头记》吴趼人

第二十八回 获大鹏同受奖牌 捕鲲鱼快乘猎艇

   

却说宝玉看过了两部最古的旧籍,又要看最新的新书。随着见士所指看去,只见一部是《文明律例》是近来修改定了,昨天出版;《科发明》是华自立近日的着作,是今天出版,才送来的。这是最新的了。”宝玉翻了一翻,来不及细看。又到两旁去看了一遍,便出了藏书楼。另到一处,门额是“宝藏”两个字。进了“宝藏”,迎面便是一座“珍珠仓”。宝玉讶道:“有多少珍珠,却上了仓?”见士引着进去,只见两旁大箱小匣,盛的都是珍珠。大的如广东香橙,小的也像圆眼大小,宝光耀眼。因问道:“聚了这许多珠子,颇不容易。”见士道:“这些天生之物,本来没甚奇怪,可笑世人。拿他做宝贝,买一颗,动不动要千金之价。其实这些东西,靠天地自然生成,丝毫不用人力,有甚价值?所难者,就是聚在一起,所以敝境人家,有了珍珠,都送到这里来。等他聚在一起,又可以借此分辨他的出处。”说罢,在珠匣里,取出一片小小牌子来。上面写着“合浦”两个字,道:“这就是合浦所产的珠了。”宝玉逐箱逐匣看去,都有牌子注着地名。

转出了“珍珠仓”,便是“珊瑚林”。在露天地下,种了一从珊瑚,高的何止十丈,矮的也有五六尺。除了红白两种常之外,还有黄的、蓝的、绿的,五色灿烂,映着日光,真是宝气天。宝玉道:“珊瑚具了五色,心是大观。”见士道:“海底下无奇不有,这都是他们打海底猎取回来的。因看着他没有用处,就送到这里来,给大众长长见识。”

度过“珊瑚林”,迎面是一所光怪陆离的房子,宝玉看的眼睛也炫了。老少年道:“我从前来,也不曾见这房子。是几时盖造的?怎么没有看见布告。”见士道:“还没有完工呢。从前化们送来的宝石,本来是摆列在屋里,供人观看。后来送来的太多了,几几乎有实不能容之势,所以想了个法子,把他都琢成方块,拿他代砖石,盖了房子。定了名字,叫做‘聚宝堂’三个字,也是用宝石砌成的,见士引二人进去道:“这所房子,狠费了些斟酌。这四面墙壁,虽然都用宝石砌成,却都按着方向的。东部出产的,砌东墙;西部出产的,砌西墙;盖瓦的是多少配置里面,狠费了些时日。”

宝玉一面听说,一面瞻仰,只觉得五光十色,宝气逼人。

出了“聚宝堂”,又游别处。无非是火齐、木难之类,这书上也不能尽载。游过宝藏,又到工艺院去。当中陈设的都是本境所造,两旁的都是外国货。宝玉只到当中去看,多半是新发明的东西,全是未曾经见的,要问也问不了许多。内中有东方文明当日创造的开山斧凿、治河锄锸,一般都是用机器连动的。此时,平治功成,都送到博物院来安放。浏览了一遍,童子来请吃饭,见士便邀二人到膳房里去。

饭后,接了政府的回电,说:“老少年等四人,冒险猎得大鹏,以广国人见识,勇敢可嘉,每人赠给‘头等勇士’奖牌一份。制就即由飞车颁送前来”云云。见士说给二人知道,老少年自是观喜,宝玉却淡然漠然。那两个童子,一样得了奖牌,那欢喜更不消说了。

从此宝玉等就在博物院住下,耽搁了三天,游遍了飞潜动植各院,看遍了各种金类、非金的矿质,又有东方文明从前各种探险的奇器,一一看遍。大鹏早已用药水制了,支放在飞禽院当中,经司事用工部营造尺量过,从头至尾长五十二尺,最阔处横迳三十尺。眼眶对迳三尺,胫迳一尺二寸,爪迳八寸。都写在一块牌子上。又注上老少年等名字及猎得送到的时日,挂在旁边。到了此时,宝玉回头一想,方才想着猎鸟时的危险。因对老少年道:“那天倘使我们敌不过他,四个人还不他一顿呢。”老少年笑道:“我们区区四个人,只怕还可以做他的一顿点心。”说笑着,忽报政府差人送到了奖牌。来官又去看了那大鹏,不觉啧啧称羡。周旋了一番,方才别去。

次日,多见士便把聚宝堂落成,及大鹏安放停当的话,由各报纸上布告去。一时便哄动了多少人,都来观看。看了大鹏,还要请看猎大鹏的人。宝玉厌烦了,便要辞去。多见士便请老少年、宝玉和两个童子,合照一个像留下。于是引四人到了聚光室里,架起镜子,老少年和宝玉对坐了,两个童子侍立旁边,照像人开了镜子。那镜子旁边有一个把儿,照像人把把摇了三四摇,便收了镜子。打开来取出那照片,一共是一式的二十张,就用纸片照出的,非但神情毕肖,并且衣服面目的颜色都照出来。宝玉道:“从前照像,照不出颜色,并且是照在玻璃上,再晒在纸上的,狠费事。这个又是新法了。”多见士微笑道:“那个笨做法,我们十年前早废了。”说罢,每人送了一张,余下的就留在院里张挂。

当下四人辞了见士,上了猎车,迳驶回旅店。老少年便叫童子驾了猎车,送还孙绳武去了。老少年闲着便带了宝玉到闹市上去游玩。只见熙来攘往的,都是彼此让路而行,真正是文明景象。且喜得有事的都是坐飞车,路上并没有马碰撞之虞。那路上一平如镜,并无纤尘。

游玩了两天,宝玉问道:“在市上游了两天,无非是收拾的洁净,气象文明,与及行人往来,都誁理让,这都瞻仰过了。内中单有三样东西,不曾看见。”老少年问:“那三样?宝玉道:“第一样,没有庙宇;第二样,没有教堂;第三样,没有叫化子。”老少年笑道:“一切迷信都破除了,还有什么庙宇?我们大开门户,听凭外人来传教。他们来了,立了教堂。任他把那《新约》、《旧[约]》说的天花乱坠,只是是没有人去听他。他只能一个人站着自己听,只得去了。从此他自然不来了。至于叫化子一层,更不必说。从前还有个孤贫院,收养贫民,近十年间,连孤贫院都空,改做了堂。大约境内的人民,无论男女都能自食其力的了。说起来,恐怕足下不肯相信,敝境内连‘善堂’都没有一个,就有了也用不着。”宝玉道:“这是民殷国富的缘故,且不必说。但既没有庙宇,又没教堂,不佑可有个文庙?”宝玉道:“文庙都没有,不知贵境奉的是什么教?天下屺有无教之国么?”老少年大笑道:“足下这一句话,要加上两个字,说‘天下屺有无教之野蛮国’?在[下]便答一句‘天下屺有有教之文明国’?要知道这教字,是专教那无知愚民的。人民都明瞭大义,还用什么教!要问敝境奉的是什么教,那只得说是奉孔子教了。敝境的人,从小时家庭教育,做娘的就教他那伦常日用的道理;入了堂,第一课,先课的是修身。所以无论贵老少,没有一个不是循理的人,那孝悌忠信、礼义廉耻,人人灿熟胸中。这才敢把‘文明’两个字,做了地名。你不看见那牌坊上‘孔道’两个字么?那就是文明境界之内,都是孔子之道的意思。至于近日外面所说的‘文明’,恰好是文明的正反对,他却互相,夸说是‘文明之国’。他要欺天下无人,不知已被我们笑大了口,我请教你,譬如有两个人,在路上行走。一个是赳赳武夫,一个是生痨病的。那赳赳武夫对这生痨病的百般威吓,甚至拳脚交下把他打个半死。你说这赳赳武夫有理么?是文明人的举动么?只怕刑政衙门还要捉他去问罪呢。然而他却自己说是‘我这样办法文明得狠呢’。你服不服?此刻动不动誁文明的国,那一国不如此?看着人家的国度弱点,便任意欺凌,甚至割人土地,侵人政权,还说是保擭他呢。说起来,真正令人怒也不是,笑也不是。照这样说起来,强盗是人类中最文明的了。何以他们国里一样有办强盗的法律呢?倘使天下万国,公共立了一个万国裁判衙门,两国有了交涉,便到那里去打官司,只怕那些文明国都要判成了强盗罪名呢?”宝玉道:“正惟没有这个衙门,他才横行无忌。”老少年道:“那么说老虎是天下第一最文明的了。他任意吃兽,吃人,王法也治他不到,那不是最文明的么?”宝玉笑道:“有一天,叫猎户把老虎杀了,那猎户又文明瞭。”老少年道:“可不是这样。这个竟是强横,那里是文明?因为他强横惯了,国内的人,只怕没大一个不是强横成性的。他又想只能对国强横,若是自己国人也互相强棋起来,就要成了乱事了。所以才设法立出个教来,鬼混般说什么天堂、地狱,到处劝人进教,他们还动不动说开民智呢。我看这个劝人进教,直头是导民愚。你想,一派荒唐无稽之言,我们这里三秽小孩子,也知道是不足信的,他却劝的人家信了。这信了的人,不是智出小孩子下么橪而那强横的人,倘使不是信了这个,可是要闹的无法无天了。至于文明国的人,又何必要他呢?所以我说,天下无无教的野蛮国,天下无有教的文明国。”宝玉道:“然则中国也不能算文明的了?”老少年道:“中国何尝不文明?中国向来只有一个孔子,没什么教。孔子也不曾自命为教主。只惜后人传受孔子的道德未能普及,所以未能就算文明罢了。至于张道陵,不过是后世的一个方术家,并不是什么教。后人以讹传讹,就说他是道教。佛教是由印度流入去的,中国本来没有。一班游惰之民,希图不耕而食,不织而衣,便做了和尚罢了,心不能算教。就算他是教,可不曾有什么道士劝人做道士,和尚劝人做和尚。所以传教两个字,是中国没有的。所以中国要做到文明国还容易。其余的,我就不敢说了。”

正说话间,童子拿了一张片子进来,说有客到。老少年接来一看,原来是吴述起,便忙叫请。述起进来,彼此相见毕,便说道:“今日体息日,得了个空,一来是来谢步,二来贺喜。”老少年道:“何喜可贺?”述起道:“得了头等奖牌,还不喜么?”老少年和宝玉都谦逊不皇。述起道:“三来还在空中猎了大鹏,已经名传阖境。昨日东方法先生,送与本堂一艘海底猎艇。本来要在生们当中,拣几名下去练胆。因为没几天就要歇夏,内中有一个多月的暑假。早上和绳武商量,二位有猎鹏的本事,何不更请二位去海里猎一鲲鱼回来呢?因此特来告知。愿把这猎艇借用,不知二位可有与致?”老少年未及答话,宝玉先大喜道:“我正因为看见水底战船,未曾到船上去看看情形。有此机会,无论鲲鱼猎得着猎不着,先长了海底行船的见识了。”老少年也欣然答应。于是,同坐飞车,先到水师堂来。与绳武相见过后,便带了透水镜,同坐上飞车,到海边来。

不知果然猎着鲲鱼与否,下回分解。

回《新石头记》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