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 回 闲品茗纵谈天足 论禁猎惊及地皮

第八 回 闲品茗纵谈天足 论禁猎惊及地皮

第八 回 闲品茗纵谈天足 论禁猎惊及地皮

《新石头记》吴趼人

第八回 闲品茗纵谈天足 论禁猎惊及地皮

   

却说玉玉迎了伯惠进来,与薛蟠相见,各各归坐。彼此寒暄己毕,薛蟠说起昨日酒醉之后,把所做的事,全都忘了。宝玉道:“你结识柏耀廉时,须不曾醉。”薛蟠道:“好兄弟,算了罢,我以后远他点便是了。你说的牝也了。”伯惠道:“其实这崇拜外人的人,上海遍地都是。这个还好,还有许多仗外人的势力,欺厌自己中国人的呢!”薛蟠对宝玉拍手道:“是不是呢?”这个还算好的。你要怄气,只怕怄不了许多呢!”宝玉道:“那么,你就跟着他们!”薛蟠道:“虽不必跟他们,也犯不着和他们怄气。”宝玉正要答话,只见焙茗带了一人进来。原来是薛蟠昨夜交代的马夫,说是车子已经来了。薛蟠道:“好呀!今儿是礼拜六,咱们跑马车去逛张圆。”伯惠道:“早知你有了马车,我就不雇了。我也是马车来的。因为你前托我找房子,今日打听得跑马场外,有一所洋房,特地约你去看看,可合式不合式。”薛蟠要拉宝玉同去,伯惠也说到头散散闷的好。于是三人一起出门,薛蟠和宝玉坐了一辆车,伯惠也上了车。马夫加上一鞭,转出大马路,向泥城桥而去。

不一惠到了,伯惠先找管房子的人,要了鈅匙开门。三人同进去看了一遍,原来两间洋房,院子里是一片青草地。薛蟠便问宝玉:“这房子可好?你如果合式,咱们一起搬了来,住他几时。”宝玉道:“你要住房子,如何起我来,我可不要住这个。我就要动身的,搬来搬去,做什么呢?”薛蟠道:“你只说房子好不好?”宝玉道:“乾净是天净的,也还轩敞。只是我看去总有些不妥当,我可说不出他之所以然之故。”伯惠道:“住惯中国房不的人,看了外国房子格式不同,自然总有点不惯的样子。”薛蟠忽然嚷道:“不好了,饿了。奇怪,怎么一饿就饿的这么不得了,咱们找东西吃去。”伯惠道:“想是午饭吃的过早了。”宝玉笑道:“他今日早饭还没吃呢。你来的时候,他才起来。”说话时,薛蟠己拉了宝玉,让了伯惠出来。上了车,便叫到张园。

不一惠到了,在大洋房门口停车。三人下车入门,拣了坐位,薛蟠便嚷着要点心。什么炒面、水饺子、龙吞虎嚼的大吃起来。吃罢,伸了伸腰,说道:“这才有点意思了。才刚饿的腿也软了,真是奇事。”宝玉、伯惠相视而笑。薛蟠便站起来,逛了开去。

这才宝玉和伯惠谈天。慢慢的说到方才看的房子,宝玉道:“确是奇怪,那房子看着狠好,然而我却觉着有许多不妥当的地方,又说他不出来,真是怪事。”伯惠道:“这不过因为他格式不同罢了。”宝玉道:“是呀!他进门就见楼梯,这个位置的先不对。”伯惠道:“洋房不都是这个样子,这个不过是就地方起造的罢了。然而依我看来,总还是洋房的好。别的不说,言一层平顶先好。中国房子抬起头的?”伯惠道:“说出来亳无道理,不过钉上些碎皮片,涂上些纸筋灰罢了。”宝玉笑道:“这么说来,还是咱们北边的好。咱们北边也有这个,不过是用高粱杆子做成格子,钉在上头,再糊上纸罢了。糊的是银花白纸,一年一换,就年年都是簇新的了。”伯惠道:“只怕没有这个牢靠。”宝玉道:“要他牢靠做什么?”还有一层呢,像北边的做法,房子要漏了,什么地方漏,就知道了,可以就收拾什么地方。照洋房的做法,房子倘是漏了,所漏的雨水,在那平顶上流开,不知流到什么地方才渗出来。你就要收拾,还不知漏的在什么地方!”伯惠点头笑道:“巧你想到这一层。”

一面说着话时,外面来的人也逐渐多了。男的、女的、老的、少的,笑语杂沓。忽听得后面一阵笑声,宝玉回头看时,见薛蟠一手搀了一个妓女,说笑而来,对宝玉道:“这是你昨儿的相好。你赌气先走了,害我代你招呼。今还了你,我可不管了。”宝玉红了脸不作声。薛蟠便和那两个姑女,在旁边一个桌子上坐下,泡上了茶。一个小丫头便来和宝玉装烟,宝 去摇头说不吃,那小丫头自去了。

不一惠,那两个妓女呼姨唤妹的撇下薛蟠自去,薛蟠过来问宝玉道:“这两估你看谁好?”宝玉道:“好不好且别管,为甚他们都里了小脚,看着怪恶心的,你怎亲近得了他。”薛蟠未及答话,伯惠先笑道:“又是一位誁天足的。”宝玉道:“怎么叫做天足?”伯惠道:“前三四年,有一班志士,在海创立一个不缠足惠,氻女子不要缠足。后来因为戊戌政变,治党人,这惠就散了。后来又来了一位国女士,创了一个‘天足惠’,也是染人不缠足的。取不缠足是天然之意,所以叫做天足。”薛蟠道:“据我看来,那里脚的叫天足才对。”伯惠讶问:“何故?”薛蟠道:“我记得一句什么书,叫做什么天步难。你想天足不是里了的,何至于步履难呢?”宝玉道:“真奇怪得狠,怎么你说出这么一句雅谑来?”薛蟠道:“这有什么稀奇!你知道‘洞房花烛慵起’,也是我说的酒令呢。”宝玉对作惠道:“我这两天狠看了些书,今儿早起,还看见一篇不缠足惠的章程,还有好几篇序论。说的话本来不错,然而据我看来,还是单面文章,并且陈羲太高,似乎还不是时候。他指说缠足是残忍,自然不错,但只就女子一面劝导,未尝及男子,这就未免说得一面。而且开口便说什么女子为国民之母,非男子之玩具;又说什么男女平权,女子宜求自立。这些话我都不敢说他错,只是说的太早了。这个里脚的恶习,也不知相沿了几千年,以女子为玩具,已成中国男子的天性,那女子也久安于为玩具的了。如今要免去这残忍恶习,何不于劝法。你想我们大脚的人。尚且要天天洗,或况把他里小了。紧紧的里上了几十层布,外面看着,虽是纤纤的,那里面不知臭的,有戎么玩头呢?既然弄了个玩具来,却是徒有其表,里面是臭的,有什么玩头呢这句话要说穿了,只怕大家也可以恍然大悟。譬如顽的一个翡翠鼻烟壸,壸里面自然装的是烡东西,别说是把玩,只怕看也没人要看的了。千娇百媚的女子,底下却里一双臭脚。与这个有甚分别。何况那里脚的非止是臭。里的那个样儿,一定是难看不堪的。就是他装饰起来,穿了尖尖的鞋子。我看得就同盘屈古树一般,全无天趣。把这一番话去劝导男子,等男子信了,自然压恶里脚。他去求玩具时,自然又换了一副眼睛。那些女子里脚,不过是甘为玩具,取悦男子。今见男子不要了,他自然也就不里了。此说出去,那残忍行为可望慢慢的豁免起来。然后一面举办女,等那些女子有了问,自然不教他,他也要图自立的了。此刻那残忍之事,还没有除去,忽然先就教他平权自立起来,譬如一个人病倒上,还不曾扶起来,却先教他跑,怎么办得到呢?下事,最怕是不办又怕是办的太骤。”伯惠点头道:“尊论是看见近日办事的人,也觉得太过躐等,倒反好像没了头绪,往往误事,未尝不在此。”宝玉道:“这不叫误事,竞是愤事。”薛蟠蓦地里拍手大笑道:“从前人家多读两句书,你就说人家‘禄蠹’。你此迄居然谈起这些经济来,是禄什么呢?是什么蠹呢?”宝玉道:“彼一时,此一时也。”伯惠道:“这才是士三日不见,当刮目相待呢!”

说话时,那大洋房内,已是游人如织。宝玉有点压烦,便催着要走。薛蟠惠过了茶钞,一同起身,在廊外绕了一遍,便上车,薛叫放到愚圆。三人同进去逛了一逛,也不曾泡,茶便上车回去,仍旧是宝玉和薛蟠同车。在马路上绕了两遍,宝玉道:“这赶的不要是迷了路,怎么跑来跑去,只这两条道上?”薛蟠道:“这叫做圈子,上海的风气是这样。”宝玉道:“这赶车的不要是迷了路,怎么跑来跑去,只在这两条道上?”薛蟠道:“依你么说起来,上海无谓的事多狠呢。此刻客寸里的饭,旱开过了,咱们还是吃大菜去罢。”宝玉道:“这又何苦尽着闹呢,回去罢。”薛蟠不由分说,叫马夫放到“一家春”去。

三人下车登楼,此时早是上灯时候,薛蟠一面叫点菜,一面又要叫局。宝玉道:“这个使不得!你要是这样,我可先走了。”薛蟠道:“这又何苦,我真不懂,你为什么就变成一个老古板脾气”宝玉道:“不是我古板,因为才刚在那荼馆里说起脚来,我看见了那一双纤纤的小脚,不由的就要想到他那几十层布里面的藏劲来,你叫了这些人来是害我恶心。”薛蟠道:“不叫,我叫。”宝玉道:“你叫了,我也要看见的。算了罢!明日你再来,别约我,凭你叫去。”薛蟠笑道:“你要在上海久了,只怕要给娘姨大姐轧姘头的。”宝玉不懂这句话,没做理惠。只看着伯惠点菜。

伯惠恰好写了一样竹鸡,旁边站着的细崽回道:“竹鸡没有了,禁了猎了。”伯惠道:“我记得二十才交春分,悉么就禁了猎呢?并且新闻纸上也没有看见过告白。”细崽道:“不晓得。实在是禁了猎百是,也也不知道。不过这两天送野味的没有送得来,我这么猜度罢了。”伯惠就改写了一样,写毕交拿去。宝玉问道:“怎么猎也禁起来?屺不奇怪。”伯惠道:“这个外国人的规矩,春分以后,秋分以前,禁止打猎。因为这个时候,正当孳生,恐怕打了其母,连子也没了的意思。倒是长久之计。”宝玉道:“洋场上还有猎场么?”伯惠道:“没有,打猎的都到内地乡里去。”宝玉道:“然则咱们内地也为他禁今所及么?”伯惠道:“禁令是不及,他不过在洋场上禁买野味,自然人家不猎了。因为这些野味,都是外国人吃的多,他禁了买,没有人吃,自然人家不禁自禁了。”薛蟠道:“你不要说内地里头外国人禁令所不及,我看来要及快了。前天我看见了洋务局的李委员,他各我说,有五六百亩地,统共有十来张方单,都是宝山县川沙亍的地皮,都卖给了外国人,要转道契呢!”宝玉闻言,不觉吃了一惊。

不知他惊的什么?且听下回分解。

回《新石头记》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