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回

第十八回

第十八回

《续红楼梦未竞稿》清·张曜孙

第十八回

   

单说黛玉满月后,取了奁簿及典铺、银号各簿籍、图章、折子等件,命紫鹃拿了,到王夫人这边来。见李纨、平儿都在那里,黛玉请了安,回道:“这是姨娘同兄弟给媳妇的些东西,请太太过目。这是两个铺子的簿子,这是支提的折子,这是支提用的图章。请太太收着,或是交给那位嫂子收着,以备提用。”王夫人笑道:“你真是个仙人!罢才琏儿媳妇回我,叫我派你同宝丫头管家,你就来了。”黛玉道:“媳妇年轻软弱,又没有才情,一些事也不懂。大嫂子、二嫂子都是大才,况且管惯了的,还是请两位嫂子管。媳妇并不是贪懒,实在是不谙练。有什么事,但凡能做的,帮着料理就是。”李纨道:“我是最无用的人,太太也原谅我,我只能勉强的帮着。这回子娶了媳妇,又添出许多零碎的事情,我实在招呼不来。二嫂子,你这几年办得很好,你又何苦谦让呢!”王夫人道:“你说是年轻没有才情,这也是你谦让的话。我听说你帮着你姨娘料理这么个事业,你的才情就很可以。从前身子单弱,不奈烦做这些事。这会子你身子也好了,精神比凤丫头,宝丫头还强。你不过因琏儿夫妇向来管家,你才来,好像夺了他的事管,你所以不肯,这也是的。”向平儿道:“你也不必推,还是你管着。有什么事,大家商量着就是了。”

说着,翻那簿子,看了一回,说道:“你姨娘真是费事了!你兄弟也实在的好。一个自小没见面的姊姊,陪这些妆奁,也难得的很了。倒是我们这两个过去,没有一些妆奁,叫那边亲家笑话怎么好呢!这个我看了,你还收着,要用再向你说。”黛玉接了奁簿,说:“这铺子的簿子存在太太这里,早晚支提便当些。”王夫人道:“也还是[你]收着。”平儿道:“侄媳妇的下情,都回过太太了。实在料理不过来,往后恐怕误事。”王夫人道:“你的意思,我也晓得。也是的,我竟不能制断,你们自己去议,我是总是一样。琏儿夫妇呢,向来多年管惯的;他们呢,是我亲媳妇。你们去议定了来,那个愿管,就是那个。还有宝丫头,还没有来呢。”正说着,宝钗同着张氏、素芳都进来。

王夫人把话又大概说了。宝钗道:“我老实回太太罢!这如今不比从前,太太也知道的,事情本也艰难了的,二嫂子的意思,一来为着自己倒底是侄儿媳妇,虽然老爷、太太待的同儿子、媳妇一样,旁人难保没有一句半句的话。以前风嫂子一行心机,到于今也有人说好,也有人说不好,安知将来又是怎样儿呢!二来,如今事情日渐的多了,前手不应后手,万一有个小小的失误,便只有说不好,没有说好的了。林妹妹意思,太太说的一些不错。估量这回子叫林妹妹把这家事接过去,林妹妹也是必不肯的。至于我,更是无用,更不必说了。”王夫人笑道:“你说了半天,还是这也是、那也是的,这不同我一样!你到底商量个定规。”宝钗道:“太太叫他们自己商量。依我看来,便商量一年,还是各人说各人的。倒不如太太定了个主意,分派了,那个不遵,就不依那个。”李纨、黛玉齐道:“我们公举姊姊,请太太派了罢。”宝钗道:“太太知道我无才,断不派我。”黛玉道:“姊姊从前同三妹妹也曾经理过来,怎么这回倒又过谦起来?”宝钗道:“那不过帮着照料,譬如署事的官一样。现在这实缺的尚且求卸事,还说得到署事的。”大家多笑了。

王夫人道:“你到底有个主意没有?依你,该怎么样?你说给我听。”宝钗道:“依我的主意,二嫂子也不肯管,林妹妹也不肯管,大嫂子同我也不能管,他们两人更不必说,这不是添了两三个人,倒弄得没人管事了!不如大家都管。请太太派林妹妹处支销,所有一切应办的事情仍旧二嫂子管着,有事回过太太请了示,依着办。其余的事,该二嫂子办理,二嫂子作主;该林妹妹办的,林妹妹作主。办了,再各人回太太。二嫂子或是忙了,或是做月子,或是身上偶然不舒服,派人帮着代理。二嫂子若嫌事多,或者再派我们这些人帮着。这么着,林妹妹也不至太繁,二嫂子也不太担大沉重。太太看是使得使不得?”

王夫人想了一回,笑道:。“你这说的竟周到妥当,我想着很好。不晓得你们还有什么话说没有?我就这么定了,大家不必再推。”黛玉道:“这总账该怎么样,媳妇也摸不着,还是求太太派媳妇同宝姊姊帮着二嫂子就是。”宝钗道:“你这不爽快了!我这主意,八面都想到了的,你回去细细想便晓得了。这总账有什么难管,不过某事要若干银子,发个支提的条子,用了照数销算就是了。我把这句话说穿了,你再不答应就错了。”黛玉道:“我同姊姊一块管。”宝钗笑道:“这又何必呢!我帮二嫂子呢,不来帮你。”王夫人道:“就这么定了。”黛玉道:“太太再三吩咐,也不敢不遵。但一切事还是二嫂子办,媳妇单管银钱的收发销算便了。”王夫人道:“这个自然。”宝钗道:“林妹妹是个户部尚书,二嫂子是个侍郎,我们都是些司官,悉听调度就是了。”大家又说笑了“回,各自散了。

平儿将历年账目以及对牌等物捡齐了,送到潇湘馆。黛玉收下,大略看了一遍。留下几本总簿及各花名簿册,其余依旧带了,亲送到平儿处交还。说道:“现在公中一切艰难,我所以将两个铺子交到太太处,以便添补,太太又不肯留下。我晓得嫂子的意思,你不肯提用我的钱。所以太大派我,我就遵太太的命。以后嫂子这里要用多少银子,告诉我。”又取出一方小玉图章道:“我们早晚有不能即刻见面的时候,嫂子这里写一条子,把这图书用上,我照数写了提银的条子,用上图书,嫂子派人去取。我留着这条子,也好记着写账;铺子里留着条子,好同折子比对,免得错误,似乎比那对牌好些。对牌仍旧用在自己库上。我才瞧着:现在我们库上也没有什么现银子了。进的不敷出的,那里还有存余呢!”平儿道:“可不是!外头还有亏空哩。”黛玉道:“有多少亏空,请二哥哥把账清出来,我们想法弥补了才好。恐怕将来愈拖愈深。”平儿道:“这更好了。”黛玉道:“现在四姑娘同喜姑娘的事,嫂子回过太太没有?打算怎样办?珍大爷那边是怎么个意思?”平儿道:“还没有回过,不知怎么个意思。我们明儿一块回回太太。”

黛玉又道:“大老爷那边光景怎么样?”平儿道:“也甚艰难。一切用度省而又省,还是浇裹不过来。到底少了这个世俸,差多了!”黛玉道:“珍大爷那边呢?”平儿道:“珍大爷还可以敷衍,不过他们用度大,不免糜费。珍大爷的脾气如今虽好多了,然而总不能十分安分。”黛玉道:“姨妈那里听说也很难。我问宝姊姊,宝姊姊又不肯细说。还是莺儿说了几句,也说不齐全。不知到底是怎样了?”平儿道:“我听见二爷说,家事全坏了,铺子全没有了,田产也完了,就剩了房子同些衣服物件罢了。现在也不知怎么的过日子。说是蝌二爷管家,回来问问邢姑娘就知道了。”两人说了半天,黛玉回房。

宝玉进来,黛玉告诉他这些事。宝玉道:“太太派你管总你就管了就是了,只是要操些心。”黛玉道:“我只管银钱,心倒不要操。但太太不肯留下,一定要叫我自己管,这大约是二嫂子的主意。”宝玉道:“太太自然存这个心:怎样新媳妇才进门,就把他的妆奁全收用了,岂不叫琼兄弟那边笑话!所以派你总管,仍旧是你手里使。但不知妹妹这妆奁够赔几时?”黛玉道:“这倒不怕的,我还有呢。”又将琼玉让产的话说了。宝玉道:“这就不消多虑了。”黛玉道:“我打[算]回太太,搬到宝姊姊那边一块住,近便些。”宝玉道:“也好。我在哪里呢?”黛玉道:“你仍旧住这里,留青棠陪着。场期也近了,也好读读书,这里比那里清净些。你几时销假?往后又要上衙门办事,一天不过有半天在家罢了。”宝玉道:“不过一二日就要销假。我打算再告个假,等会试过了再说。”黛玉道:“这更好,可以静静的用些功夫。”宝玉道:“我本打算同妹妹读书,偏太太又派下事来了。”黛玉道:“不妨,我也想读哩。”说了一回,宝玉到青棠处来。

次日,黛玉约了干儿、宝钗,来回王夫人惜春、喜鸾出嫁的事。王夫人道:“喜丫头的事,既算我的女儿,该仿照探丫头的样子。但是现在光景不比从前,恐怕不能照着办,不得不从省俭些。但太省了,又着[实)不好看。四丫头的事既在这边,自然也照迎丫头的样子。至于那边怎么样,听他们去。”平儿道:“这回林“妹妹的事,那边亲家太太这么费心,我们自然也不好草草,总要比二姑娘、三姑娘从丰些才好。”黛玉道:“从前怎样的办的,二嫂子是熟悉的。至于这项费用该多少,太太不必费心,也不必动公中的,媳妇预备着就是了。”王夫人道:“也不要十分过费。公中不够,你自然要添补些子。”

黛玉道:“大老爷那边,听说用度艰难的很,媳妇想稍为贴补点子。回回太太,不知使得使不得?”王夫人道:“我也晓得那边光景不好,只是这边也艰难,所以不能兼顾。你能贴补些,极好的了。”黛玉道:“媳妇打算每月送贰百银子过去,请大老爷、太太随便添补些。”王夫人道:“这很好的了,恐怕大老爷未必肯收。”黛玉道:“所以要求太太打发人送去,或者请太太当面说二句。竟说是太太的意思,不必说是媳妇的主意。”王夫人道:“使得,我打发人说去。但你这个意思,也不好没了你的。”黛玉道:“姨妈那边听说也很苦,媳妇打算也照着大老爷那边样子送过去,也求太太说一声。”王夫人道:“这我同宝丫头说就是了。”

黛玉道:“还有大嫂子、二嫂子,手头都不宽裕,公中月钱也不够用,往后各人房里又添出些用度来,怕一时有料理不到的地方,打算每月送一百银子,添补些零用。”王夫人道:“这也很好。但是你那里有这些银子!”黛玉道:“这不过几千银子,不算什么,不过稍为尽一点心。”平儿道:“我那里怎么要妹妹贴补!这是我断不敢领的。”王夫人道:“这也是他一点意思,你倒不要辜负他。你们这两年本也苦了。”黛玉回道:“四姑娘既已结亲,还住在栊翠庵似乎不便当。请太太吩咐搬过这边来,将来喜事一切便当些。”王夫人道:“就搬到我这里,同喜丫头一块罢了,左不过一个多月。”黛玉道:“这便妥当了。”王夫人向平儿道:“你回来打发人料理去。”平儿答应。

黛玉又回道:“四姑娘搬了出来,栊翠庵便空着。有神佛在里头,要照管香火。若派个老妈子,恐怕不妥当。请太太的示下,该怎么样?”王夫人道:“老妈子们不干不净,却不好。这怎么样呢?且由他空着罢。”黛玉道:“那边地方僻静,空着也不谨慎。媳妇想,不如把常在府里来往的这几处尼僧,叫他保举一个清修安静的人,愿意进来主持的,照从前妙师父的例,给他月米香金,叫他奉着香火,也不致把这庵荒废了。”王夫人道:“这也好。”向平儿道:“你把向来来往里那几处尼僧叫来,你问问他。有这个人,再带来见我。”

黛玉又回道:“媳妇打算搬过宝姊姊这边来一块住。那边房子小,太挤,”一点没有收放东西的地方。有些东西都堆着,不方便。”王夫人道:“这边本是从前老爷指与宝玉的屋子。那时候因接你来京,知道你爱那潇湘馆的房子,所以把他收拾了。到今年宝丫头病惫没有好,又不好叫他搬,又不好叫你在下首。为着潇湘馆已经收拾了,就把他做了新房。原是暂时住着,房子本小,长久自然不便的。这回子,天也渐渐冷了,你搬出来住败是。明年春暖了,你爱这屋子,再搬去住就是了。”

黛玉答应了,又道:“媳妇打算把大件的东西搬过这边来,零星东西仍旧留在那里。目今会试期近了,宝哥哥也要用功了。园子里到底比外头静些,让宝哥哥仍旧那里住着读书,留几个人在那里照料着。到明年场绑,或是搬出来,或是媳妇再搬去,那时再回太太。”王夫人道:“正是,宝玉也该叫他用用功了。但你们少年新婚,就离开了……”又道:“你劝他用功,这是很好的。你派那个在那里照料他呢?必得要个妥当可靠的人才好。”黛玉道:“青棠他也恶喧喜静,打算留他在那里,带着翠篑、秀筠,同小丫头蓁儿伺候,紫鹃、青鸾、妙莲、文霞、小丫头飞霞、艳雪、五儿在这边。”王夫人道:“棠仙在那边招呼着,我更放心了。翠篑、秀筠这两个是你带来的,恐怕他伺候不到,宝玉没有惯,再把麝月派过去罢。这孩子还老实。”黛玉答应着,于是赶忙收拾了,搬过新屋里来。宝钗要让黛玉在上首,黛玉道:“姊姊又拘形迹了。”宝钗一笨,遂听黛玉在下首居住。紫鹃同住在里间,青鸾住在外间,文霞带了小丫头同几个老妈子住在厢房。麝月也忙收拾,要搬到潇湘馆去。

原来黛玉自从那日与宝钗商议之后,这几人陆续都到黛玉处来。黛玉一一同他们说了,也有笑的,也有哭的,也有当时给黛玉磕头的,也有含羞不语的,各人心上都说不出的喜欢,说不出的感激。这日麝月来回道:“还是就搬过去,还是等二爷叫再去?”黛玉笑道:“傻丫头!这是太太派的,就该过去,还等什么呢!”又道:“原因为你是旧人,才叫你去。你照着从前的样子伺候,不要拘着躲着。这几个你也教导他,也要学习着帮你。”又道:“况且如今只要招呼白日里。棠仙他是不睡觉的,晚上的事,只管交给他一个人就是了。”

麝月答应着,来到潇湘馆。见青棠指点翠篑等在那里收拾书籍、文房陈设等件。麝月道:“我这个蠢人,太太偏派我来,要叫棠仙笑话了。还求仙人教导教导。”青棠笑道:“麝月姊姊!你是二爷的旧人,我们要叨你的教哩,你反这么说!你住在那里?自然就在这间住,早晚便当些。”麝月道:“二奶奶吩咐的,说我只管白天,晚上的事都要烦你。你自然在这里住。”青棠道:“我是不睡的,不拘那里都可以坐得。”麝月道:“我住在后边。”说着到后边,将床帐等安置起来。青棠到后边看时,笑着道:“你倒据了我的屋子了!”麝月道:“你同二爷在一块。”青棠道:“我偏要同你在一块。便关了门,我也会来的。”

这日,宝玉上衙门回来,到王夫人那里。”正值贾政同王夫人说着话,请了安,站在一傍。贾政道:“宝玉从前作精作怪,这回子看来或者有些造化,不然那里能得这两个好媳妇。方才你说的都很是,不但气度宽厚,才情也好。只要宝玉再能图个上进,便更好了。”向宝玉道:“你在衙门也要学着办事。”宝玉道:“是。”贾政道:“你也荒疏久了,你媳妇叫你在园里用功,要赶紧才好。这离场期不过百十日功夫,也要做些文章。”宝玉答应着,又站了一回。贾政道:“你去罢,以后倒不要拘这请安的礼节。”

宝玉退出,到新屋里,将老爷吩咐的话说了。宝钗道:“你到园里去罢!老爷尚且免了请安,怕耽误你的功夫,你再在这里说闲话,老爷晓得了,岂不怪我们不懂事!”宝玉道:“我就去。”黛玉道:“以后我们到那里看你,如何?”宝玉才出来。到了潇湘馆,看时,几榻、文房、书籍等都一一收拾整齐。问道:“这是那位姊姊收拾的?一定是麝月姊姊,别人也摸不着。”麝月道:“这我不敢居功,是棠仙收拾的。”宝玉道:“你住在那间屋里?我去瞧瞧。”走到后边,先走进紫鹃住的屋子,见翠篑、秀筠、文霞、蓁儿都在内。说道:“这太挤了。”翠篑道:“文霞、蓁儿跟着老妈妈在厢房里,这是我们两个住的。”宝玉道:“麝月姊姊呢?”翠篑道:“在那边。”宝玉过来说道:“你同棠仙住败好。”麝月道:“我是独住的,棠仙陪二爷在前头。”宝玉道:“也罢!我浑竖也是不睡的,晚上陪我看书也好。”麝月道:“二爷要是晚上看书,我们自然多要伺候的。”宝玉笑道:“不敢劳动,你们是要磕睡的。等我几时倦了,要睡的时候,再找你。”于是每日早起上衙门,午后回来,便到潇湘馆读书,打发丫头替老爷、太太请安。宝钗、黛玉无事时,亦以读书消遣,有时也到潇湘馆与宝玉、青棠等闲说。

一日,宝钗、黛玉来到园中,一路说着话,慢慢的行来。黛玉道:“这园子也荒落得很了。要照这么着,再过几年便看不得了。”宝钗道:“这一边还是收拾过的,那边更荒深了。我住的蘅芜院,不知是个什么样子?我也多时不去了。”黛玉道:“从前造这园时,也费了许多心力,就这么荒废了,也觉可惜。我想回回太太,赶着没有十分败坏,收拾起来,好好的派人管着,把逐年的出息拿来,做逐年的修理,总还有余的。”宝钗道:“这原好。因这一晌说不着这些事情,也没有这项银子。”黛玉道:“不知要多少银子?”宝钗道:“这我也估不出来,大约总要一大注银子,才修理的好呢。这回子也没有机会可以回这话。”黛玉道:“姊姊留着神,我们想个机会回准了,把他弄起来,我们仍旧大家都住园子。那边屋子派人看着,一切都不要动,有正事或年节下,在那边住。这边放些书籍、陈设等物,春秋佳日带些随身行李,住到园子里来,算个行馆别业,岂不有趣!”宝钗道:“这个有趣得很,只是这回子人少些。”黛玉道:“人也不少。三妹妹是常要回来的,.云妹妹也可接他来,四妹妹回来更容易。虽不能整年的住,一年总要聚几回,也是人生乐事。”宝钗道:“我们大家想个法子。”说着已到潇湘馆。

宝玉尚未回来,与青棠等说了一回,宝玉回来了,一同坐下。黛玉道:“你看满桌子都是八股文章,你也成了个禄蠹了!”宝玉笑道:“我怕忘了样子,所以翻出来看看,谁会弄他!不过既要进场去,不得不依着他描画罢了。我读的书并不是他。”宝钗道:“你做文章没有?”宝玉道:“还没有。且到了场里再做,这回子不犯着去做他。”宝钗道:“这该做几篇,到底熟些。”黛玉道:“究竟这中不中,到底有命,不问这个好歹。我上年看那江南的闱墨,也有好的,也有不好的。也有不好的中在头里,好的中在后面的。即如我兄弟的文章,中了也罢了,一定就该是第一,也不见得。依我看,那第二、第三的,就比他好。”宝钗道:“依这么说,也可以不必用功了,又劝他读书做什么呢!”黛玉道:“我劝他读书,却不为这个。”宝钗道:“一个读书的人除了这个还有什么!不是古人讲究的读书了。”宝玉道:“可不是!我从前读书,见了就害怕发烦,可不是就是弄这个。后来师父带到福地,过了些时,才晓得读书的乐处。我从前早是这么读,我也不以为苦了。”

青棠道:“宝姊姊劝你做文章,也有个意思。你竟要做几篇。”宝玉道:“姊姊也劝我,我真不懂了。”青棠道:“姊姊该晓得。”黛玉沉吟一回,道:“也是的。”宝玉道:“我究竟不懂。”青棠道:“你再想想。”宝玉道:“除了这个意思,还有什么意思?姊姊你说给我,我就依你,即刻做起来。”不知青棠说出什么来?且听下回分解。

回《续红楼梦未竞稿》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