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回 汇群芳梦中说梦 结全案圆后重圆

第三十一回 汇群芳梦中说梦 结全案圆后重圆

第三十一回 汇群芳梦中说梦 结全案圆后重圆

《红楼圆梦》清·临鹤山人

第三十一回 汇群芳梦中说梦 结全案圆后重圆

   

却说袭人自被芙蓉仙裸责四十桃花板后,自知罪悔,焚香扫地,小心供役。后来见王凤姐多少大案,全亏蓉仙一人超豁,也动了乞恩的心。每日早晚虔心磕头默祷,寒暑无间。独有这日,郡主前面因开寿宴,笙歌鼎沸,十分热闹;自己也是生日,守着空祠,寂无人问。到晚饭时,吃了几杯闷酒,抱着琵琶弹了两曲,觉得难受,随即卸妆,拥被朦胧欲睡。忽见宝玉走来道:“姐姐,你本是我旧人。今日又你好日子,我特偷空与你叙叙。”说着便猴上身来,要与他干那警幻教可卿的事。袭人久求不得,如饮琼浆。

忽又听得叩门声,袭人忙出看时,恰是两个女侍,道:“仙妃叫你。”袭人想;因这事败露,蓉仙又要他去裸体受刑,--急也急死,羞也羞死,无可奈何,随着前去。只见仙妃坐在中间,两旁侍从花明柳霭,十分端丽。三通鼓罢,一仙妃跪禀道:“花朝吉日,禀放参谒牌。”不一时,只见两个女子飞舞而来:一武妆的道:“我乃左界英烈催花使姽婳夫人。”一文妆的道:“我乃右界贞烈催花使张金哥,敬参仙妃。”仙妃道:“吉日良时,请烦仙使速催十二月花神任事!”二人道:“领法旨!”打马去了。

不一时,只见贾母颤巍巍柱着杖,向上作礼。蓉仙即忙避开,贾母道:“我早证仙班,为误了两玉儿姻事,迟至今日;幸前缘已续,上帝敕为护花仙姥,到任去也。”又见妙玉道妆姗姗而来道:“我蒙帝敕因成就珠玉姻缘,命为花神之首。今日到任,特来走谒!”蓉仙忙稽首,回道:“请任事!”又见元妃娘娘乘鸾下降,向上作礼。仙妃忙站起来道:“贵妃少礼!”元妃道:“我本福寿双全,十二钗中第一福人。因赐麝红香串时,妄示异同,拆了珠玉良缘,上帝震怒,夺寿夭折;今幸前缘复续,可赎前愆。蒙敕为三月花神,辞了仙子,即到任去也。”又见迎春也跟着上来道:“我亦蒙帝命敕为二月杏花神,特来敬参!”参毕,姊妹双双不见。又见王凤姐道:“我死后种种罪案,已仗仙师法力,得以豁免。今又蒙奏为五月花神,尤当叩谢!”说着,已跪下去。蓉仙忙拉住道:“种因得果,与我何干?”又见尤二姐也来道:“我仗仙师法力,得为九月花神,也当叩谢!”又见一垂髻女子,同两个年少女尼,道:“我们是药官、藕官、蕊官,蒙分别敕为四月芍药神、六月藕花神、十月玉蕊神,特禀任事。”又见香菱也盈盈欲泪道:“我蒙仙妃奏为七月花神,特来谨参!”仙妃道:“香菱姊姊生前受屈,如今宜培护并蒂菱花才好!”又见十一月花神可卿也来谒见,仙妃道:“荣宁之事,皆由大奶奶起。于月一阳初动,万卉含春,务祈留意!”又见十二月花神刘姥姥也来禀参,仙妃道:“姥姥,你年高寿考,如今群芳园里,正好与老太太作伴儿了。”请示诸神,随各纷纷散去。

仙妃复站起,向南叩齿道:“既可借形,亦可借神;是一是二,非假非真。速请青霞姐姐到坛。”只见番装女子,随召而来。仙妃道:“姊姊躯壳已被鸳鸯姐姐借去,原神无着,本宫统领仙曹执掌甚繁,欲代司八月花事,未知可否?”女子道:“领法旨。”仙妃将手里芙蓉递与他,也不见了。

蓉仙方南面坐下,吩咐招魂。只见王善家的来求脱生,仙妃道:“你这东西,从不说人好话,逞凶为恶,罪重十分,罚你做一臭老鸦,以偿夙孽!”又见他的表嫂吴贵的女人,因狐精迷死之后,仍被缠绕,要求脱生。蓉仙大怒道:“我病到如此,你全不照顾。宝二爷来看我,你还拉住图奸,如此无耻!今日还有面见我么?”吴妇叩头不已。仙妃亦准脱生,罚为校办工鸮鸟,--专在人病中作耗的。又见鲍二家的拖着脖索来求仙妃,罚令作浪鸭子。又见夏金桂同宝蟾来叩头道:“我因生前好淫,现在酆都罚入青楼,每月要征夜合银十两,少时即行严比。今值法会,要求施恩。”仙妃道:“自作自受!如何能度?今姑准脱生为花鸨,以偿淫孽。”又见死过桂花儿、小蝉儿及坠儿来求生,仙妃道:“桂花、小蝉诬害平儿,罚作狮子狗:坠儿有心偷盗,罚作松鼠。”又见净虚来求生,仙妃罪他做蜣螂。赵姨娘、马道婆也求生,仙妃道:“你二人咒诅生人,罪在不赦!今姑准赵姨娘为蛇;马道婆便为癞蛤螅”他自恃有符咒会遁,与姨娘气味相同,仍罚令每年被赵姨娘所化吞食一次,以偿所骗银两。发放将完,忽一老嬷嬷来求,却是宝玉乳母。仙妃笑道:“你等着吃腐皮卷子罢了!你来做甚?今日判你做只老母鸡去罢!”大家叩头散去,方叫袭人上去。

蓉仙道:“你与我本旧时姊妹;你又宝二爷开山祖师,何若要这么折磨你?你不知阴司最重隐恶,你私下一举一动,设计拆散珠玉良缘,早被日游神申报天曹。罚你嫁与小旦,尚不偕老;你到府里还敢再逞故智,幸被责后,便知改悔。我已将你名附在十二钗之末,但梦中一度春风之后,不得再生妄想!”

袭人道:“仰蒙恩典,感激不荆但十二钗不知是那些人?”

仙妃道:“正十二钗都与宝玉有事的;副十二钗多与宝玉有情的。今发下,你看。”说着,一仙女将两本册与他看。

袭人展开时,第一幅上既非人物,又非山水,只见水墨濛濛,别饶仙景;几行字迹道:霁色长新,彩云似滃;天上人间,三生情种。

袭人心下明白。又看第二幅,两株乔木上悬着一围玉带,也有诗道:

泪昔鲛人洒,箫今凤女吹。

荣华谁第一?偕老万年枝。

再看第三幅,一堆雪埋着金钗,也有诗道:

如此停机德,何如咏絮才?

小星光替月,金玉两无猜。

第四幅,一只紫色雀子,也有诗道:

最怜叫断三更月,恰得双飞过一生。

第五幅,一枝半开花,也有诗道:

南国人归证果禅,花芳月满续前缘。

第六幅,画五枝柳叶,也有诗道:

问讯泉明种,生来性格乖;

春风吹去远,夫婿早封侯。

第七幅,画一支鸳鸯,写道:

前世恩,今世仇,帐中娇客,知也否?

第八幅,画一只金镯,写道:

妾心古井水,是一还是二?

第九幅,画一只玉镯,也写道:

无虑无忧只受恩,须知桃叶胜桃根!

第十幅,画一枝九节兰,写道:

同日同时,九碗香滋。

第十一幅,画一只黄莺儿,写道:

遇生不遇时,空啼出谷枝。

末一幅,画一枝残花,一片破席,诗道:漫道优伶有福,谁知公子无缘;历尽风流小劫,最后恰是最先。

袭人方看完,上面问道:“你悟了么?”忙道:“悟了!”

仙妃又道:“十二钗副册,乃是仲妃、史湘云、薛宝琴、邢岫烟、探春、李纨、李纹、李绮、平儿、巧姐、尤三姐、贾佛喜,你也记了。”袭人只是叩头。

仙妃道:“你意我已知道,付你镜子一面。”袭人忙接看时,恰像自己与宝玉吃醋,宝玉将簪折断,及赌咒不到黛、湘处去的光景;仔细看时,又像在蒋琪官家,将汗巾彼此交换,及前回书中被蓉仙看见他两口子行乐的光景;再看又像琪官将自缢那条茜罗汗巾,扣在他颈脖子里拉他同去,宝玉恰作僧装,拄杖拦住他光景;又看时又黑洞洞地。袭人心中忐忐忑忑,解不过来。将镜合好,上面恰写:“风月宝鉴”四字。想起贾瑞事来,愈觉烦闷。正朦胧欲睡,忽听得耳畔微吟道:诗云:

珠玉本良缘,重逢四十年。

但凭青管镂,不问赤绳牵。

是是非非地,空空色色天。

此门有真意,莫向俗人传。

回《红楼圆梦》目录  上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