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三十 回 警幻宫歌红楼余音 芙蓉城舞鸳鸯宝剑

第 三十 回 警幻宫歌红楼余音 芙蓉城舞鸳鸯宝剑

第 三十 回 警幻宫歌红楼余音 芙蓉城舞鸳鸯宝剑

《补红楼梦》清·琅環山樵

第三十回 警幻宫歌红楼余音 芙蓉城舞鸳鸯宝剑

   

却说迎春、宝玉二人回到赤霞宫去,进了宫门,宝玉先到右边迎春屋里来又坐了一回,讲了一会别后事情。说起二姐夫孙绍祖来,迎春不觉流下眼泪。宝玉道:“孙绍祖的报应,也只在早晚不远了。我们师父早已知道说过的。二姐姐,你明儿少不得有知道的时候,虽然不能现报在你眼里,耳朵里是听得见的。”

迎春道:“我也只怨我自己的命罢了。”因说:“夜已深了,我送你过去罢。”只见那边早有四个仙女过来迎接,在外伺候着了。宝玉道:“二姐姐,不用送了,明日会罢。”于是,四个仙女执着玻璃手照,迎了宝玉过左边上房里来,进了房内,便收拾就寝不题。

再说湘莲、尤三姐到了花满红城殿后的上房,也有十二个伺候的仙女上来参见磕头。湘莲与尤三姐在炕上坐下,湘莲道:“自从那日一别,又早十年了。”尤三姐道:“那从前我痴情待君五年,不期君果冷心冷面,我故以死报。那时因奉了警幻仙姑之命,前往此处而来,又不忍相别,故曾魂来一会,你还记得么?”湘莲道:“这怎么得忘呢?我头里误听了浮言,因而生疑退聘,以致误了你的性命,故此我才痛恨出家的。我并非负心之人,你自然也该知道了。此时倒反得天长地久,竟可以不恨从前了。若没有从前的死别生离,怎么得有今日的逍遥聚首呢?”尤三姐道:“这也是塞翁失马,祸福难期。可见事皆前定的了。”于是,二人收拾进房就寝不题。

话分两头,再表宝玉,次日一早起来,便教仙女们引路,到绛珠宫来,走进里面,黛玉正在房内梳洗才毕。晴雯、金钏见了,便说道:“姑娘,宝二爷来了。”黛玉听见,便出来相见让坐,金钏送上茶来。宝玉道:“香菱姐姐,也在这里住呢,我特来给他请安来的,怎么没见么?”晴雯道:“姑娘在这左边屋里住,香菱姑娘在这右边屋里祝才刚儿起来,还没梳洗完呢。二爷,请坐一坐,他就出来了。”宝玉向黛玉道:“妹妹,我上午到地府里去,见了姑爹、姑妈,听见说有书子来给妹妹的。”黛玉因教晴雯“把书子找出来,拿给二爷瞧瞧”。

不一时,晴雯取了书来,递与宝玉。宝玉打开看了一遍道:“姑爹现已升了十殿王了,还得几年才能转升相会呢。”黛玉道:“可不是,原指望该升转天曹的,不期又升了十殿王了,这又要还得好几年呢。”

宝玉因见书子外,尚有一封书子,上写着“颦卿妹妹玉展“,打开看时,却是宝钗的五言排律。宝玉看了点头道:“宝姐姐是几时有书来给妹妹的么?”黛玉道:“多谢宝姐姐寄了书来,是那年除夕。次日元旦,我父亲的书来,也是那一天,故此放在一处的。他才拿我父亲的书子来给你看,故此一起都拿来了。”宝玉道:“宝姐姐这诗把咱们头里的事,都说透了。我今儿有句话,谅想妹妹也不能怪我的。自古说:‘太上忘情,贤者过情,愚者不及情。’这是万古不磨之论。我因这话,便悟到至人无梦,愚人无梦,所以贤者动谓情之所钟,正在我辈遂不觉过情,以致缠绵颠倒,入于魂梦,不能醒悟。可见庄周之栩栩梦为蝴蝶,尚不能如太上之忘情,故亦不能如至人之无梦也。这‘情’的一字,原是不可少的,也是不能免的。那喜、怒、哀、乐未发之时,便是个性,喜、怒、哀、乐已发之时,便是个情,不现定指那儿女私情,才为情呢。故此这里的对联上说的好,‘厚地高天堪叹古今情不警,又说‘孽海情天’。故此小蓉大奶奶是这里的第一情人,掌管‘痴情司’事。世人都被痴情束缚,故跳不出孽海情天。妹妹已是到此多年了,况本性聪明,胜我十倍,应该久已悟彻了。太上忘情,一时虽巴结不上,然而太过犹如不及,故中庸之道庶乎可矣。咱们头里被痴情束缚,自罹于咎,倒是这里的对联说得好,他道‘过去未来莫谓智贤能打破,前因后果须知亲近不相逢’。到了今儿,方才如梦初醒,翻悔从前,正所谓‘识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了,然而苦海无边,回头是岸。这会子咱们姊妹神交聚首,世外逍遥,天长地久,翻觉人世之百年短促,何况,尚且不能如愿呢么?”黛玉点头道:“自来浓不如淡,淡之意味深远,只因世人都错认谈不如浓,不知道物极必反,盛极必衰,自然之理。所以宝姐姐与人不同,他见识高超,你看他凡事皆处于淡而不及浓,故此人都错认了他固执,仔细想起来,怎不令人佩服他呢!”宝玉因又把会袭人,寄宝钗扇子的事,告诉了黛玉一遍。黛玉道:“这等宝姐姐到这里来,还得三十多年呢!”宝玉道:“这三十年内,还有好些人要来呢。至快是四妹妹,不过两三年就要来了。”

说着,只见香菱笑嘻嘻地从屋里出来道:“宝二爷,好早啊!”宝玉道:“我特来给姐姐请安来的。”香菱笑道:“那可不敢当。我昨儿听见说,宝二爷同柳二爷在路上救了你薛大哥。宝二爷,你可见了你薛大哥没有呢?”宝玉道:“那会子,薛大哥已吓得不省人事了,及自他醒了的时候,咱们都去了好远了。”香菱道:“我只惦记着我那孩子,不知怎么样了?”

宝玉道:“姐姐放心,你家孝哥很好。他和我们桂儿都是同年的,现今都在我们家里念书。先生便是舍弟环老三,他是归班的进士呢。明儿孝哥都有科甲的功名,姐姐你不用忧虑的。”

说着,只见警幻仙姑那边有人来请。于是,五人一起出来。

宝玉道:“我记得绛珠仙草在这里呢!”晴雯指着院中的白石花栏道:“这不是么!”宝玉等遂走至花栏边来看时,只见那草通身青翠,叶头上略有红色,一缕幽香,沁人心髓。宝玉走至跟前,却见那仙草婀娜摇摆不休,就像见了故人的一般。

因想起从前到此处时,还有人怪他偷觑仙草呢,不觉心下叹息一番。然后大家同到警幻宫来,只见甄士隐、贾雨村、湘莲、尤三姐、迎春、凤姐、鸳鸯、尤二姐、可卿、瑞珠早已到了,都在那里坐着说话儿呢。

原来这日是警幻仙姑特备了几席酒筵,款待甄士隐、贾雨村,并与湘莲、宝玉接风。于是,上边摆了两席,请士隐、雨村、湘莲、宝玉四人分左右坐了;下边四席相陪,头一席是迎春、黛玉、香菱、鸳鸯,二席是凤姐、尤三姐、可卿、晴雯,三席是妙玉、尤二姐、金钏、瑞珠,四席是钟情大士、痴梦仙姑、引愁金女、度恨菩提与警幻主人。大家坐定,只见席上摆列的都是交梨火枣,仙李蟠桃、龙肝凤髓、麟脯鸾胶之类,仙女们斟上千红一窟酒来,又有十二众仙女执着凤箫象管、锦瑟鸾笙上来,奏乐侑酒。

警幻仙姑道:“十年之前,神瑛侍者初到此间,适值新谱成《红楼梦》曲一套,曾经当筵演奏,不知可还记得否?”宝玉道:“我只记得出口是‘开辟鸿濛’一句,那其余全然不知道了。惟有记得音律节奏是妙极了的,正所谓‘此曲只应天上有’呢!”警幻仙姑道:“昨儿新近又谱了《红楼梦余音》曲一套,只是巴人下里之词,并非白雪阳春之曲。今日无以侑觞,敢借此以博甄、贾二位老先生并二位芙蓉城主一笑。但恐新曲字句难明,先呈底谱共观,庶便指顾。”因命仙女们每席先呈上一本底谱,然后众仙女当筵奏乐,歌声嘹亮,真有遏云绕梁之音。宝玉与湘莲一席,二人揭开底谱同观,只见上面写着道:《红楼梦余音》曲。

【仙吕·点绛唇】何事情天,古今不变。伊谁遣,万载千年,直恁地束缚人如绢。

【混江龙】试看这红楼梦演,珠围翠绕总堪怜。镇日价,痴男缱绻,怨女缠绵,从来意重没世心坚。只道是三生有幸,那里晓一旦无缘。因此上心迷肺腑,智失疯颠。真教那金锁空偕连理梦。那知这绛珠久赋断肠篇。说什么,长垂玉箸,报答那甘露恩涓。悲绣户,愁眉枉黛,病潇湘泪眼空穿。葬花人心惜桃花落片,埋忧女魂悲弩箭离弦。咄咄手书空,不向那儒书究理;默默心解脱,竟来将内典参禅。昏迷时遇明师圆通妙解,透彻处逢良友道悟玄诠。说什么,脱拘牵咸通鬼趣;喜的是,解束缚同证天仙。翻笑煞小儿女痴迷。曩日全仗着大道力悔悟从前。今日里点头顽石主蓉城,会当年红心弱草还仙院。割断了尘缘障碍,从今后潇洒情天。

湘莲道:“这都是说的宝兄弟与潇湘妃子的话呢!”宝玉点头道:“柳二哥,你且听他唱。”

因又看底下的,见是:

【油葫芦】说什么尤物移人蓦地牵,平白地结朱陈两姓联,又谁知浮言错认误婵娟。因此上扯碎了同心券,猛然间血溅了鸳鸯剑。这一个先归了离恨天,那一个倒做了世外仙。到头来,无意中刚趁了心中愿,笑煞那再世结姻缘。

宝玉道:“这是说的柳二哥和尤三姐姐的故事了。”湘莲道:“你才说我的,怎么这会子你又这么着,不用说话,听他唱的好。”因又看底下的是:

【天下乐】春满宫闱,可也早占先。年也波年不长圆,返云霄,先离了日月边。惟有那探春风三妹妍,性聪明,闺阁贤,到如今宦途中适良人,福寿全。

那边席上,迎春看到这里,便向黛玉道:“你看这可是说的元妃姐姐同三妹妹么?”黛玉道:“可不是呢。”因又听他底下唱道是:

【哪吒令】坐香闺幽闲少言,手芸编简编。嫁豺狼可怜甚奇缘孽缘,又何堪苦煎把身捐命捐。本待要叹人间称屈冤,又谁知有天道能消怨,早只见刀斩了恶兽施严谴。

迎春听到此处,早已扑簌簌掉下泪来。黛玉道:“孙姐夫报应料已不远。二姐姐,你也不必伤心了。”香菱道:“天道循环,自是不爽的。这枝曲子上,就说的好。”因又看底下的见是:

【鹊踏枝】只为怪三春快着鞭,因此上叹驹隙韶光浅。参古佛悟道人间,把天花一笑先拈。槛外人招邀非远,事功成尸解登仙。

黛玉道:“这是四妹妹了,不知几时才事功成呢?”迎春道:“听见说也不过一两年就要来了。”因大家又听他唱底下的,道是:

【幺篇】细数有情人第一先,可意女人娇艳。更有个运蹇英莲,恰似他诗稿频添,生憎那画梁双燕,说什么薄命堪怜。

迎春道:“这是小蓉大奶奶同香菱姐姐了。”香菱点头。因细看底下的,见是:

【寄生草】独不施脂粉轻盈姊妹翩,香闺针黹拈绒线,纱窗笔砚拈诗柬,珠帘卷处拈花片。喜的是,佳儿佳妇两和偕,享受了五花官诰荣非浅。

香菱道:“这又是珠大嫂子姊妹三个了。”只听他又唱底下的,道是:

【幺篇】冰雪聪明净风流窈窕,偏心酸泼醋人犹羡,心藏棘辣人皆怨,心伤气苦人难劝。堪叹是英姿出众,总成空。到如今,芙蓉城里重相见。

黛玉道:“这是琏二嫂子了。”因又看底下的,见是:

【幺篇】侍妾心肠好,娇娃巧性贤,平安保得芙蓉面,鱼车嫁得东床倩,鸾胶续得贤家眷。可知他,两下里富贵正绵长,荣华受享方无限。

黛玉道:“这又是平儿姐姐和巧姑娘了。倒是他们倒好呢。”

迎春道:“平儿姐姐原是好的,这也不枉他为人一番了。”因又看底下的,见是:

【幺篇】人世娇多少,殊难数淑媛。有一个青灯课子儿称善,有一个青编粉指儿夫显,有一个青莲女士闺中彦。大都来富贵喜长存,一个个相夫教子登金殿。

迎春道:“这又是说谁呢?”香菱道:“一个是史大妹妹,一个是琴妹妹。那一个倒不知道是说谁呢?”黛玉道:“那一个是邢姐姐。”大家说:“不错。”因又看底下的,见是:

【幺篇】迟早来仙境,同归离恨天。一个捐生殉主由来鲜,一个轻生从井冤难辩,一个偷生恨把金吞咽。到如今芙蓉女已聚蓉城,又何须悔不当初便。

香菱道:“这是鸳鸯姐姐和金钏姐姐、尤二姐姐、晴雯姐姐他们四个人了。”因听他又唱底下的,道是:

【幺篇】艳丽温柔女,情多缔好缘。一个相思女遗帕多留恋,一个画蔷女局外人忘倦,一个黄冠女抱恨抛经卷。须知道钟情原只为情多,到如今多情遂了多情愿。

迎春道:“这几个又是谁呢?”黛玉、香菱都道:“这可不知道是谁了,我们且听他唱底下的罢,明儿闲了再细看就是了。”

因看那底下的道:

【赚煞尾】秋满蔚蓝天,春冷蘅芜院,他自把抱负才猷大展。试看那兰桂齐芳官爵显,一椿椿富贵频添胜当年。可晓得,天上人间增巨典,看红楼梦浅,为红楼事变。愿只愿,普天下有情人,早去证情天。

当下新曲奏完。甄士隐、贾雨村道:“目览妙文,耳聆雅奏,何快如之。此曲前后包括无遗,抑且沉著痛快,足见仙姑大才,真补天手也。佩服!佩服!”于是席散,各自告辞回去。

到了次日,士隐、雨村和湘莲、宝玉先到赤霞官去看了一看,又到绛珠宫来看看仙草,领略了一番芙蓉城中各处的景致。

这日却是湘莲、宝玉二人,在花满红城殿上,备了六席酒筵,请士隐、雨村坐了上首,中间面南一席;其上首面西一席,是警幻仙姑、钟情大士、痴梦仙姑、引愁金女、度恨菩提坐了;上首面东一席,是迎春、黛玉、香菱、尤三姐;面西下首一席,是妙玉、凤姐、鸳鸯、尤二姐;面东下首一席,是秦可卿、晴雯、金钏、瑞珠;那下首中间向北一席,是湘莲、宝玉相陪。

席上黛玉、香菱说起昨儿曲中,有相思女、画蔷女、黄冠女这三个人,都不知道是谁的话来。宝玉道:“那是小红、椿龄、鹤仙三人。”黛玉道:“小红我认得的,那两个是什么人呢?”宝玉道:“画蔷女椿龄是女戏子,黄冠女鹤仙是小女道士。”迎春道:“你怎么倒都知道么?”宝玉笑道:“怎么不知道呢,这三个人现都是我们的侄媳妇呢。这小红配了贾芸,椿龄配了贾蔷,鹤仙配了贾芹了。”甄士隐道:“这三人内中有许多原委,宝玉兄谅想都知道的了。”宝玉道:“我原也不知道的。这都是蒙我们师父,指示我们世间一切因缘,故于过去未来之事,都略知一二。”警幻仙姑道:“神瑛侍者生有宿慧,故得道最早,与他人不同的。”宝玉道:“柳二哥他得道在我之前,要算是前辈呢。有多少事,都是柳二哥指教我的呢。昨儿蒙仙姑赐教仙乐,令我辈俗耳一清。今日无以为欢,柳二哥出席当筵舞剑一回,以博二位老仙长与仙姑们一笑,何如?”

众人都道:“好的很。”

于是,湘莲出席,脱了长衣,拔出鸳鸯剑来,先走了两个架式,便盘旋舞将起来,只听飕飕风响,渐渐舞紧了,便只见一团白光罩住,全然不见人影。大家正在喝采,湘莲忽然收住宝剑,只见面色依然,气息如旧。士隐、雨村道:“原来柳二兄竟是剑仙之流么,请将此鸳鸯剑作永镇芙蓉城之宝,庶不负此宝剑,亦不负此蓉城也。”宝玉道:“既观妙舞,请各浮大白。”于是,仙女们献上巨觞,大家又痛饮了一回,然后吃饭,饭毕漱口撤席,又坐了一会,方才各自散了。次日士隐、雨村二人便告辞去了。要知下文如何,请看后卷便见。

回《补红楼梦》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