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回 绮姑娘喜逢故友 白云僧戏化金鱼

第八十一回 绮姑娘喜逢故友 白云僧戏化金鱼

第八十一回 绮姑娘喜逢故友 白云僧戏化金鱼

《红楼复梦》清·陈少海

第八十一回 绮姑娘喜逢故友 白云僧戏化金鱼

   

话说惜春们刚进云房,平儿瞧见长香几上一个大胆瓶里插着两枝荷花,惊问道:“怎么这两天就开了花?那儿找来的?真是怪事!”张流水道:“我有个舅爷爷,在云巢庵作香火老道。他说在平山堂谁家园子里折来的。”一面说着,让奶奶、姑娘们坐下。入画见云房里摆着钱柜。地下都是些酒坛、油瓶。

桌子旁沿儿一缸盐芥菜。墙上挂有几块干盐肉。香几中间挂一幅水墨钟馗,两边贴着万年红的一副对联,上句是:财源似水层层长,下句是:好友如蝇阵阵来。

入画四围一看,不胜感叹,对惜春道:“怎么连这屋子都改了样范,姑娘时刻惦着旧游之地,今儿瞧着如何?”惜春甚觉可笑可叹。珍珠道:“从此清凉兴致可以索然,不知我那几棵芭蕉如何?”张流水道:“因要修墙,将那芭蕉全去掉了。那里埋着的什么弩弓,谁知底下多着呢。全拿起来堆在茶炉旁沿当柴火烧,倒很熬火。”珍珠忙问道:“都烧完了吗?在那儿?我去瞧瞧。”同平儿、惜春各处闲逛,到茶炉边,果然还有十几个未曾烧完,还可用得,吩咐送上船去。

平儿问道:“你刚才说的云巢庵,可就是扬州的云巢庵?”

张流水道:“一点不错。那个当家师父叫月上,听说是金陵贾府的家庵。”平儿道:“可惜路远,不然顺便到那里逛逛去。”

张流水道:“若是船去,总得天半。咱们这儿有条旱路。到庵里只有八十里。我舅爷常来常去,总走这里,他说比坐船简绝。”惜春道:“既是相去不远,我很想着去给林姐姐上个坟,就是怎么个儿去呢?”珍珠道:“若是拿准了主意,放着这儿有现成轿子,叫茗烟来,吩咐去找轿夫。咱们将丫头、嫂子们都带去,只留廖大奶奶看船。底下的只带赵禄、茗烟、福儿三个,其余都留在船上。咱们明日一早去,后日回来,这有什么难事。”惜春们大喜,转回云房,叫茗烟进来。吩咐要往云巢庵给林姑娘上坟之事,令其赶办轿夫,吩咐众人照依办理,茗烟答应出去。

李行云备下盛设酒饭,就在云房款待。惜春命将老太太的香金及各位太太香资、赏赐叫入画俱交付明白。入画念当初相聚一场,私下每人各帮几两。命袁可石将套房里收拾洁净,洒扫熏香,将船上行李取来。琏二奶奶、两位姑娘同在一炕,姐妹三人抚今追昔,畅谈一夜。

赵禄、茗烟将两船上交代清楚。轿夫一早就来伺候。惜春命廖大奶奶带着两个丫头在船上照应一切,吩咐赵禄押行李物件先行,留下茗烟、福儿、金升跟轿。姐妹三人赶着梳洗完毕,收拾奁具,用过点心,领着姑娘。嫂子们到山门上轿。廖大奶奶嘱咐跟去的嫂子们小心伺候,赶着回来,别在那儿耽搁。众人齐声答应,坐上轿子跟着前面三乘大轿,依林傍水而行。

此时四月天气,柳线穿云,秧针绣水,真看不尽太平图画。

那云巢庵当家姑子月上,自从正月间到贾府拜年耽搁了两天,平儿连夏季月米、香资预先支付,庵中靠着贾府倒很可过得。

这日正领着些徒弟在大院里收拾小菜,忽然听见山门外敲门甚急。叫香火道人同去开门,见三位美人下轿,后面多少姑娘、嫂子簇拥进来,笑道:“月师兄别来无恙!”

月上定睛细看,叫道:“哎呀!这是那里说起!怎么不叫人先给个信儿!惜姑娘多年不见,还是那个样范儿。”珍珠道:“咱们且拜过佛爷再说。”月上忙命徒弟往大雄殿上,各处点起香烛伺候。吩咐取热水,请奶奶们净手,送茶漱口。平儿们在殿上各处拈香拜佛,月上伺候击磬鸣钟。拜完之后,彼此见礼,与惜姑娘分外有一番依恋。相将入方丈,惜春见禅房十分雅洁,叹赞不已。平儿笑道:“与你两位贵门人,老道兄竟有云泥之隔。”珍珠道:“这才是道不同不相为谋也。”惜春们一齐好笑,月上让坐送茶,惜春见茶瓯古雅,茶亦香洁,深为赞叹,连饮几杯。月上同惜春彼此要叙谈别后到今之事,絮絮不休。

珍珠道:“咱们偷着来,要给林姑娘上坟,且将这件正事办完,再谈古典。横竖今日晚上要在这里过夜,有话慢慢再说。”

月上道:“既来上坟,再没有不供酒饭,这会儿也办不及。依我说竟是明日上坟,后日回去。大远的到这儿来,住两晚上也不算多。”平儿点头道:“我瞧着这会儿实在来不及,只可后日回去。就是太太知道,亦还无碍。”惜春、珍珠亦爱这禅房雅致,不像清凉观酒气熏人,一时难过。命入画吩咐茗烟,明日上姑老爷、姑太太同林姑娘的坟,须备两桌酒饭,并香烛纸锞。入画答应,出去传话。月上去料理精细素菜,殷勤款待,彼此叙谈了一夜。

次日,饭后上坟。平儿见林姑老爷同小姐坟茔都修整完固,两边石桌凳俱已更换。林黛玉坟上是宝钗、珍珠捐资种了几十棵梅树。月上道:“还有一二十棵梅树,先已付下定钱,到八月里才来补种。”惜春叹道:“可怜林姐姐生怜宝玉,死伴梅花,一代红颜化作千秋香土!”珍珠道:“咱们给他多种梅花,将来可以与元墓共传不朽,岂不是件雅事!”平儿道:“咱们除掉太太,每人捐种三十树,将这坟堂四面普哩普儿种满,就托月师兄去办。明年梅花开放,咱们拢共拢儿来给林姑娘做个梅花会。这不是有趣吗?”珍珠笑道:“平丫头颇有雅致,到底是仙人的奶奶,沾着点儿道气。”月上们俱觉好笑。

两边坟上早已摆设祭品,平儿三姐妹先拜过姑老爷夫妇,奠酒焚香,次拜黛玉。三人眼泪纷纷,不胜伤感。惜春分外悲哀,拜了又拜。月上道:“真是林姑娘的福气。不是太太们回南。可怜这个坟堆子就难说了。”惜春道:“去年无意中是梦玉大爷给林姑娘添了些土,这也是一件怪事。”

平儿道:“咱们焚化了纸钱,顺便到那里逛逛,别尽着在这儿晒的慌。”玉兰道:“茗烟说备下湖船,请奶奶、姑娘们去逛。”惜春笑道:“平山堂乃繁华胜景。我虽游过名山古刹,未曾到此,今日顺便算了一件心愿。”吩咐将两桌酒饭分赏众人,看着焚了纸锞,同月上们坐轿到湖口上船。

正是清和天气,薰风和暖,将两边玻璃窗卸下,茗烟吩咐开船。珍珠道:“人传苏学士带着佛印游赤壁,是件雅事,只可惜这母和尚不入诗料。”月上笑指道:“不是诗料来了。”

平儿们瞧那柳阴下一个后生堂客,乌云上带着翠翘,满脸脂粉,穿着镶滚月色绫衫,红袖单裙,蓝缎满绣宫鞋,手中拿着大红汗巾,约有三十来岁年纪,顺着柳堤慢走。后面跟着一个四十来岁肥胖和尚,穿一件香色绸道袍,左手抱着个两三岁的孩子,红衫绣裤;右手拿着一支三尺多长银法蓝头嘴细乌木烟袋,挂个大红荷包。那和尚不住眼瞅着这船。正看的出神,不防脚下绊着树根,一跤栽倒,将个孩子压在身上,烟袋断做三截。那堂客气极,在和尚脸上打了几掌。见那孩子头青脸肿,哭的要死,恨不可解,又在和尚脸上咬了几口,拿着断烟袋在光脑袋上像敲木鱼一样使劲乱打。和尚跪在地下,尽着磕头。惜春们忍不住纵声大笑,涕泪齐出。平儿忍笑说道:“这不是诗料,倒是厨房里的菜料。”众人又复大笑不止。

赵禄带着厨子在伙食船上备齐酒菜,平儿们四人开怀畅饮,福儿在这边伺候。三姐妹比不得当年各有心事,如今俱有归着,倒还胜似当初,人人心中欢喜。见满湖中画船箫鼓,花影红妆,水面往来不绝。见那水阁边系着一只小湖船,窗口靠着一个美人,向这边定睛细看。平儿对惜春道:“你们瞧那个人,倒像是谁?”惜春、珍珠走到窗口探身细望,真有些面熟,想不出是谁。只见那美人对一个丫头说了几句话,用手指着这船。那丫头笑嘻嘻走出舱去,对个老头儿说了几句,那人点头,上岸去了。平儿道:“你瞧那人指着咱们说话,一定有个缘故,且看他是个什么主意。”彼此对窗相望。不一会儿见那老头子下船,向着那人说了几句话,只见那美人大喜,向着这边用手乱招。平儿命抱琴吩咐茗烟,去探听那船上的奶奶是谁。茗烟答应,去不多会,笑嘻嘻进舱回道:“谁知是李二姑娘路过这儿,带着丫头来逛。听说奶奶们在这里,乐的使不得,叫咱们放船过去。”姐妹三个靠在窗口,彼此隔水乱招。

不多一会两船相并,命入画们去请李姑娘过来。只见李绮急忙忙走进舱来,先同惜春拜见,彼此流泪。惜春将平儿、珍珠近况交代几句,李绮连忙拜见,说道:“做梦也想不到姐妹们在这里见面,真是怪事。”月上笑道:“李姑娘可认得我吗?”李绮道:“你不是月师兄?怎么也在这儿?”惜春道:“这些缘故,横竖一句半句也说不了,这里景致也不是一会儿逛得完的。依我说咱们都到月师兄庵里,煮酒谈心,彼此畅说一宿。不知你可使得?”李绮道:“很好!知己相逢,比游湖更胜十倍。咱们就去罢!”珍珠道:“你顺便给林姑娘去上个坟儿也好。”李绮大喜。惜春命茗烟给李姑娘备办香烛。一同上轿,先往黛玉坟上哭拜一番,都往云巢庵来。拜佛完毕,俱到禅房坐下用茶,之后摆上酒果,五人饮酒谈心。

李绮道:“我自从出嫁之后,同着姐夫回去,家中十分清苦。夫妻相守,难以苦度。数年来我又并没有生下一男半女。姐夫站不住,只得往边庭上投奔亲戚。谁知托神佛爷保佑,得了点儿军功,蒙朝廷恩典赏了一个主簿官儿。虽是清苦衙门,总比在破瓦窑里好些,差了人来接我到任。我因路过这里,要瞧平山堂的景致,谁知遇着你们。我在家时,听说宝兄弟出了家,老太太归了天。又听说二叔叔也不在了,薛姨妈带着岫烟姐姐也出了京。可怜我那一天不掉几点眼泪。刚才我还听不明白。二嫂子你将别后一切光景说给我听。”平儿姐妹三人,彼此轮流着源源本本直说了一夜。李绮悲喜交加,同珍珠们说不尽万千亲热。到了次日,姐妹们依依不舍。平儿三姐妹各人都送程仪。直到晌午,两边催着起身。不能耽搁。只得抱头恸哭而别。

惜春们送李绮上船之后,谢了月上,又再三嘱咐托其补种梅花,领着众人匆匆上轿。因起身过迟,直到夜半才到清凉观,又在观中住了一宿。次日早饭后下船,出江口南风甚大,波浪汹涌。平儿十分惊怕,吩咐暂且湾住守风。茗烟也怕遇着上一磨儿的大风,难以招架,忙命船家且在金山湾祝寺里长老忙差轿来迎接拈香,珍珠们一齐上去,长老领着众僧在山门迎候。平儿们下轿,走至大雄宝殿,净手拈香。姐妹三人倒身下拜,殿上鸣钟擂鼓十分整肃。拜罢三尊大佛,又往各处拈香。珍珠见抱琴跪在佛前尽磕头,平儿笑道:“佛爷说也不要撕嘴,也不要你磕头。”珍珠眼圈儿通红,又忍不住好笑。命抱琴起来,辞了长老及知客和尚,只须一个小沙弥引导拈香。长老领命,吩咐知客在方丈备茶伺候,小沙弥引着往观音阁拈香,又往罗汉堂来。

姐妹三人刚进殿门,只见一个蓬头和尚,穿着破衲,赤着两脚,手中拿着一把破蕉扇,敞着怀跳了出来,哈哈大笑道:“好快活!好快活!夫人、太太都来了!”珍珠吓了一跳,抬头一看,原来非别,就是白云和尚。连忙一把拉住,叫道:“平姐姐!你怎么不认得二哥?”平儿站住定睛细看,不觉一阵心跳,两溜眼泪直掉了下来,说道:“二爷!你怎么丢下我去?”惜春也抓住道:“二哥,你何苦闹的这个样儿?”白云和尚笑道:“我何曾丢掉谁来!你们都好,我很放心。”对平儿道:“境遇妙不可言,日兴一日,你家中事务横竖我都知道。7对二婶子说,不用惦记,只管随处而安。惜妹妹你也从此顺境了。我总在四处闲逛,遇着亦可见面。”说毕,撒开手,将身跳入殿前金鱼缸里。平儿们瞧着他笑嘻嘻缩了下去,一会儿身子不见,转眼之间头面也无,只剩一张嘴浮在水面,说道:“我往海上去逛,不能久叙了。”说毕,那一张嘴化成一对金鱼,钻入水底,寂然不见。

三姐妹呆站一会,平儿道:“咱们还是做梦还是醒的?”

惜春道:“二哥成仙,真是姐姐的福气。你瞧他去来这样有趣。”

平儿道:“我刚才该跟着你二哥同去,倒也罢了。”珍珠笑道:“像这样有趣的多着呢!你爱跟谁,就跟谁去。”惜春抿着嘴儿笑道:“咱们罗汉堂拈过香,到方丈吃茶。这会儿风势更大,咱们上妙高台去看看江景。”平儿们应允,依着惜春各处游玩。寺里住持长老,因是贾、祝两府内眷,十分恭敬,收拾上等素面,在方丈款待。将晚送上大船。

次日,风平浪静,一早渡江。刚才梳洗完结,已至码头,祝府里早已差人来接。姐妹回到宅里,海珠、汝湘众姐妹都在垂花门等候。梦玉一见赶忙问道:“姐姐你们怎么去了六天?”

平儿道:“各处去傻逛一回,只可惜你们没有同去。”正说着,见宝钗、探春迎着上来,说道:“你们三个逛的不想回家,一去就是六天,叫老太太们心焦的什么似的。咱们连天忙了个使不得。你三个好自在,这儿逛到那儿,到处去乐。你们自家说,罚个什么罢。”平儿笑道:“姑奶奶们瞧着该仔吗,就仔吗。”惜春笑道:“固然该罚,咱们说出缘故,还得吃你们个东儿才是。”宝钗道:“只要说出理来,马上我就作东。”

惜春将清凉观拈香,转到云巢庵给林姑娘上坟,平山堂遇李绮,金山寺遇琏二哥,一五一十从头说了一遍。宝钗点头道:“如果是真,倒还罢了。别躲了两天回来造谣言,我询出来那可不依。”珍珠道:“你们面前造谣言,一会儿太太跟前咱们也敢说谎不成?”宝钗道:“且将闲话拉倒。大嫂子差人来,环三爷病的利害,太太要同你家去瞧瞧,等的着急。这会儿你们赶着到介寿堂请安销差。回来就到楚宝堂来,太太等着说话,今日就要动身。”

平儿们点头,拉着梦玉、修云们几个作伴,竟往介寿堂去。

桂、石两夫人,竺、鞠两位太太都在上面,未曾下来。平儿姐妹走进套间,桂夫人们忙起身迎接。祝母笑道;“二奶奶逛的乐了,不想回来,我在这儿好着急。怎么一去就是六七天?”

平儿道:“知道老太太慈心好善,咱们见着庙就拈香,给老太太添寿作福,不知不觉的耽搁了几天。”惜春、珍珠请安销差,又给各位太太请安。祝母欢喜之至,笑道:“你太太连天请客还愿,昼夜热闹,就短了你们帮个忙儿。且家去见过太太再来说话。”惜春、珍珠答应下来,平儿也辞了一同去见自家太太。

祝母道:“贾大姐姐听说环哥儿有病,急着要回去,你二姨儿那里肯放。前日请了咱们家的叶老爷先去医治,很可放心。后日是四月八,咱们都要到鹤林寺瞧浴佛,十五又是甘露寺启经,十八是甄家来给惜姑娘放定,你太太怎么去得了?我再三留住,总说等二奶奶回来商量。横竖恼我些儿都使得,一准不放回去定了。”平儿笑道:“老太太请万安,我去商量出个主意,再来回话。”桂夫人们笑道:“不拘是什么主意,还是去不了。”

平儿点头笑着,同惜春们下来。那四堂姨娘同各处职事姑娘都在甬道上请安问好。惜春道:“连日姨娘、姐姐们受乏,等着过几天再谢。”平儿笑道:“简绝,过了十八再谢就完了。”

众人俱抿着嘴儿好笑。朱姨娘道:“自己家的姑娘,怎么倒说客话。”珍珠道:“平丫头又忘了撕嘴。”惜春道:“咱们一会儿问他。太太等着说话,这会儿且记着这一撕。”梦玉道:“宝姐姐着人来瞧过两磨儿,说咱们太太也在楚宝堂,快些去罢。”平儿们不敢耽搁,赶着就走。怡安堂前略应酬几句,一直竟往楚宝堂来。

柏夫人、梅姑太太都在一堆说话。平儿们上去请安,就将连日事务件件禀明。王夫人点头甚喜,道:“我正想着林姑太太的坟上不知修的个什么样儿,也总没有人去瞧瞧,你们走这遭儿很好。无意中又遇着李二姑娘,这真是他乡遇故知。可怜他苦守一场,这会儿倒享荣华受富贵。妇人家随夫贵贱,一点不错。谁也想不到平丫头同琏哥儿相遇,真是奇事!你们该拉他同来,咱们见个面儿。”珍珠道:“姐妹三个人一齐拉住,正在说话,他不知是怎样走到院里,跳下鱼缸。一路说话一路往下缩,末了儿剩了两片嘴,浮在水上,还会说话,一会儿工夫变成两个金鱼,谁还拉得住呢!”王夫人们一齐好笑。

梅秋琴道:“一人得道,鸡犬皆仙。贾大姐姐你们府上是个神仙世家。等着我回过老太太,咱们这几家同你府上世世永为姻亲,总要沾点儿仙气。”柏夫人点头道:“我久有此心。这会儿同大姐姐说定,不拘姻嫁,总是咱们这几家结亲。”王夫人点头道:“很好。咱们一言为定,永无更改。等我去了,再来请太太作个连理会,以订永好。”柏夫人们大喜,说道:“老太太不放你家去,我瞧着你再别提起。”

平儿道:“昨日琏二爷原说,对太太说随处皆安,以后全无挂碍。他也并没有提起三兄弟有什么长短,想来无碍。现在请叶老爷去医治,依我说太太出月儿再去。今日我先家去照应,况且将来端午有好些事要去料理。那天大嫂子寄信说,长干里有个宅子要卖。价钱很便宜,我去瞧瞧,合式给那边老爷、太太定下;去年冬底押马太守家三百顷田契,他这会儿要卖给我家;又是邓阁老的那一片坟山,也说要卖给咱们,必得侄媳回去商量。”王夫人未曾答应,梅秋琴道:“一点不错,竟是琏二亲家先去为是。也不用性急,明日一早起身。”珍珠道:“我同二嫂子家去照应,好意思叫他一个人儿回去?”王夫人道:“也罢,你去瞧瞧友儿,等我回来过端午,带着你们去瞧秦淮河的龙舟。”

梅秋琴道:“老太太说过,要差二嫂子同咱们到金陵去回拜大姐姐,给大姐道喜。出月儿顺便看龙舟,是秦淮河的胜会。”

平儿道:“很好,这个东儿是我的。”柏夫人道:“芙蓉自从回来,身子拖坏,总也未曾养好;我病中他又割股,这一程子,黄瘦的使不得。在我跟前也不能够静养一天,不如交给琏二亲家,同珍珠带回去。姐妹们养好身子,冬闲再来。”王夫人点头道:“很好,你们就去收拾。”

平儿、珍珠、芙蓉各人去收拾起身。柏夫人们往介寿堂去回老太太。东西两宅奶奶、姑娘、梦玉们公分饯行。两边正是热闹,金陵差人下书,说贾环病已无碍,叶老爷就在日内回来。

王夫人很乐,放下一条心。

次日一早,平儿、珍珠、芙蓉各处辞别起身。说不尽那送行热闹,又兼各家小姐都到送行,梦玉们直送至江口。宝钗交代了几句说话,彼此分手。那江口来往行船如织,梦玉站在窗口,只见一只小江船,舱里一个后生同着个艳妆夫人并肩站在窗口说笑。那妇人猛抬头瞧见梦玉、急忙闪开,将窗关上。梦玉也吓了一跳,看着那船远远开去。要知那船里的是谁,且看下回分解。

回《红楼复梦》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