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回 如是园赏花诗社 介寿堂应命当家

第七十三回 如是园赏花诗社 介寿堂应命当家

第七十三回 如是园赏花诗社 介寿堂应命当家

《红楼复梦》清·陈少海

第七十三回 如是园赏花诗社 介寿堂应命当家

   

话说平儿正同珍珠说玩话,见听差嫂子来请,说:“老太太请琏二太太去坐席,宝姑奶奶、探姑奶奶、珍姑娘同咱们的姑娘、奶奶们在藏春坞赏花,两处都在候着呢。”平儿对宝钗道:“咱们去罢,别叫人等的着急。”宝钗点头,同着珍珠、探春、惜春拉了芙蓉走如是园,看那春光明媚,鸟语花香。正是:雨洗杏花红欲尽,日烘杨柳绿初深。宝钗来到藏春坞门口,命嫂子们跟着琏二太太往介寿堂去。他们姐妹几个走进藏春坞,见掌珠、修云、秋瑞、芳芸、紫箫、汝湘、九如、梦玉都在院子里捡地下落花,兜满衣襟。秋瑞见他们进来,笑道:“快些来助助咱们春色。”探春问道:“你们捡这落花要他何用?”

芳芸笑道:“咱们商量,将落花铺地,藉花而饮。”宝钗道:“你们这些人倒还不俗,咱们也帮着捡点残英,成此雅集。”

同着珍珠姐妹分头去捡。不多一会,众人将花铺满一庭。真是万紫千红,烂若碎锦。秋瑞命媳妇们取两张矮桌,摆列花上,四围俱用藤心短杌,姐妹序齿而坐。梦玉笑道:“去年给芳姐姐做生日,若是铺满落花,再有宝姐们在坐,更是古今的美事。”

宝钗笑道:“你们去年那样胜会,可惜无诗,真是缺典。”

珍珠道:“今日如此雅集,再无吟咏,定为花神所笑。”众人喜极道:“珍姐姐说的甚是。”汝湘道:“咱们拟出题目以便分韵。”梦玉忙吩咐取笔砚。宝钗道:“我有个主意,不知还可使得?”九如道:“宝姐姐必有高论,咱们再无不遵之理。”

宝钗道:“依我说,不用另寻题目,今日难得群贤毕集,真是胜会难逢,再不可错过。咱们不拘体,不限韵,随其兴致,有此良辰,对此美景,尽一日之长,各人吟就,彼此斟酌,作为一集。今日是老太太命咱们赏花饮酒,等我写几句小启,将去年你们那晚相叙诸人都去邀来,吟诗者吟诗,饮酒者饮酒,各随其便,岂不是人世上的一件大乐事!”梦玉不等说完,大嚷道:“好极!妙极!快些写起来!”姑娘们研墨拂纸,宝钗一挥而就。启曰:春光明媚,花影阑珊。追胜会以非遥,溯良辰其在望。落英布地,步移何藉金莲;细草成茵,手掇奚胜翠羽。晴禽百啭,窥帘隐欲呼人;风筱千竿,隔苑齐将扫径。春晴春感,嗟偶影以何为;妙事妙人,况同心其不远。歌茹芦,盖云室迩;咏唐棣,岂不尔思。盍我簪朋,蔚为香国。勿等浮生于梦蝶,虚掷芳朝;欲回迅景于隙驹,还寻乐事。纫兰赠芍,曳缡带以同行;弄月吟风,御飙轮而戾止。资赏心于谈笑,非竹非丝;伫飞翰于池亭,一觞一咏。衣飘飘兮至矣,佩珊珊兮来耶。谨立下风,敬承芳躅。倘若同声相应,重开曲水之游。

如其后至贻讥,定从金谷之罚。各携仙侣,咸集嘉筵。谨启。

秋瑞姐妹极口大赞,就着人去各处知会众姐妹,一面饮酒赋诗,执笔吟哦不已。不多一会,各堂姑娘陆续而来,坐满一庭。正是花香人影,月窟瑶台。兰生笑道:“咱们既不作诗,静坐饮酒,有个什么味儿,也得想个法儿,助助他们诗兴。”三多道:“咱们行令有乱诗坛,也得做些雅事才好。”长生道:“既是这样,咱们水嬉赌酒。”雁书问:“是怎么水嬉?”长生道:“不拘什么小草枝儿叶儿,各人丢在池子里,水面上看他的影儿像个什么,不成形的罚酒。”五福笑道:“等我先去试试。”

说着,向山子石下掐的一瓣指甲花的叶儿丢下池去。众人见那影儿被水光晃着,很像一个小鱼飘来荡去。五福道:“我算赢了,谁该吃酒?”金凤道:“长姑娘这是个什么令呢?众人的都像了样儿,找着谁去罚酒?倒不如咱们来投壶,就在这花地上,又有趣又热闹,又有酒。”兰生道:“金妹妹说的是,咱们投壶罢。”命丫头们将壶摆设席前,彼此分矢分投,各显手法。梦玉、宝钗、秋瑞诗已脱稿,也来投壶。看那些姑娘们输酒甚多,你推我让。梦玉道:“你们且饮完罚酒,再来看我投个背插花,显显手段。”将一枝箭向背后投了过去。谁知手势过猛,那枝箭直飞到珍珠怀里落了下来。众人大笑。宝钗道:“这才真是背插花,还亏没有将花插破,真是投壶的好手。”

梦玉自觉好笑,说道:“罚我一大杯,饮干再投。”姑娘们彼此争夺,笑声盈耳。接着赋诗人陆续脱稿,也来投壶,真是饮酒乐甚。宝钗道:“今日海妹妹虽不在坐,也曾拈韵作诗。咱们此会,不减右军兰亭,不可无序,方成胜会。但非老秋大笔,不可以传千古。”秋瑞笑道:“宝公大匠在前,我何敢弄斧!”修云道:“王子安不辞《滕王阁赋》,千古传为佳语。秋老素有才名,何必过谦乃尔。”宝钗道:“修妹之言甚是,你算代我,如何?”秋瑞笑道:“即承宠命,敢不搜索枯肠,以博诸公一笑。”芳芸拂纸,珍珠研墨,宝钗捧砚,紫箫执壶。

九如笑道:“老秋今日不亚沉香亭赋清平调的风景。”秋瑞笑道:“你们竟去游月宫,让我老李在此作序。”宝钗吩咐丫头们在此伺候斟酒。各去游玩一会,每人誊出诗稿。海珠亦将诗稿送来。宝钗命对着牡丹台,设一张长香几,将各人诗稿挨次铺列几上,同探春们一班诗友看第一卷是海珠的七律二首:

三春齐上郁金堂,钗凤含珠十二行。

拾翠锦茵联胜侣,遗钿香镜惜馀芳。

临池小立窥明镜,贴地纤腰映折杨。

行乐乘时挥藻绘,迟迟花影昼方长。

其二

曲江天气几回新,留得韶光澹荡春。

碧草自牵无定梦,流莺低唤有心人。

未嫌罗袜尘生步,不惜琼筵酒入唇。

芍药槛边私语罢,可儿连袂拜花神。

第二卷是掌珠的七绝四首:

鹊镜台边点绛唇,莫教春入翠眉颦。

牡丹花下群芳会,认取多情梦里身。

其二

花梢低拂翠云翘,周昉屏风不待描。

二八蝉娟谁得似,歌残一曲殢人娇。

其三

小样鸾笺制薛涛,离离花韵入挥毫。

羲之独擅兰亭序,得自夫人笔法高。

其四

名园如锦织莺梭,百啭间关好语多。

苏蕙回文留逸韵,编成齐付雪儿歌。

第三卷芳芸长歌一首:

园林春晚倚春风,翩翩伯劳飞向东。

禊游回首无多日,花雨连天一片红。

行逢落花自叹息,故园姐妹心相忆。

紫兰拂径转风光,红药当阶炫颜色。

墙东墙西无限春,相逐相随有丽人。

同来金谷张新宴,共看蜚英舞锦茵。

碧琼为水回环曲,湿翠为天剪新竹。

荷叶凌波小更圆,凫雏拍岸往还复。

景物当前乐且康,低徊仪态盈方塘。

蕉心已逐春云展,柳线浑如春日长。

长长柳线同心带,彩缬双双结芳佩。

歌声尽日转玲珑,舞袖临风纷向背。

蛾眉草长绿娟娟,斗草寻芳惜妙年。

燕剪斜交苔锦畔,蝶团飞满鬓云边。

一线韶光眼儿媚,逡巡酒醉还心醉。

轻将纨扇扑残晖,呢语凭肩连戏袂。

一声百舌隔花啼,子规何用催人归。

数尽繁星待迟月,如弦应照凤楼西。

修云笑道:“宝姐姐才念三个人的诗,倒饮了几大杯酒,等着卷子看完,定要玉山醉倒花阴矣。”宝钗笑道:“我是未向松根埋病骨,且寻花底醉春风。况念此佳句,岂可无酒!”

看第四卷是紫箫的五律二章:

群芳满后庭,佳胜续兰亭。

香阁分姚魏,蓉城并尹邢。

日临花影动,春在柳梢青。

行乐销长昼,回波漾晚星。

其二

春暖送春寒,春衫杏子单。

晴林香簌簌,曲径步珊珊。

分韵齐揎袖,挥毫共倚阑。

不辞今夕醉,相并坐团栾。

第五卷是九如的七绝八首:

海棠春睡正朦胧,蝴蝶翩翩入梦中。

一段韶光怜腕晚,自裁新句写天工。

其二

三月春光似酒浓,教人心醉此相逢。

秋千庭院同芳侣,多少眉弯列远峰。

其三

兰亭茧纸已飘零,慧业今来许乞灵。

小字簪花遗格在,蜡笺重写女儿青。

其四

泠泠流水韵琴音,花外交飞翡翠禽。

三径自饶泉石致,错将人认是山阴。

其五

缥渺云端十二楼,弯环池畔百花洲。

玉人度曲声声慢,多恐莺将巧语偷。

其六

游丝百尺罥垂杨,系住斜晖昼景长。

同伴分吟低唱罢,背人闲数紫鸳鸯。

其七

日落人吹碧玉箫,画屏银烛夜迢迢。

一痕残月如新月,倒影红楼上紫霄。

其八

画壁题来手八叉,舞回红袖拂灯花。

兰台解赋巫山梦,空负东邻处子家。

芳芸道:“九如结句颇有深致。且看第六卷,惜姑娘的这首五古。”

逶迤入园林,迢递穿楼阁。

花鸟自多情,春风宛如昨。

垂开曲水筵,来践流觞约。

素腕弄清波,芳心赠红药。

蝶巧避莺捎,泥新供燕掠。

感物各徘徊,同人恣欢谑。

吹彻玉参差,挥馀金凿落。

佳会惜良辰,月上秋千索。

九如们见第七卷是珍珠的一章七言古诗:

我从东海飞黄尘,幻作人世伤春人。

当年翻身入海藏,眼见龙窟罗奇珍。

骊珠照水大于月,珊瑚碧树相交春。

今日重来春似海,丽人携手连红巾。

东风宛委吹绿苹,三春林薄花如新。

有时飞英拂襟袖,随风飘去依华茵。

鸳鸯七十成行列,游蜂戏蝶皆相亲。

芳园祓禊追胜事,莫教岑寂孤良辰。

不用展布分主宾,流觞曲水临前津。

琥珀光浓映绛唇,凌波微步同逡巡。

古来情人作情语,或是洛女巫山神。

今日之乐无比伦,酒酣弄影迷前身。

公孙剑器浑脱舞,不辨当时幻与真。

宝钗笑道:“珍丫头将龙宫的宝贝都搬了出来,怨不得咱们赶不上你,将来再上天去逛逛,就是李青莲’黄河之水天上来’,也敌不过你的海话。”众人大笑。珍珠笑道:“请教你的佳作。”宝钗道:“我那狗尾自要续貂。且看第八卷,玉大爷的五律一首。”

曲水重开宴,相将乐未央。

芳园随兴到,春日似情长。

婪尾分梨酴,同心订羽觞。

几番风信好,吹遍百花香。

宝钗点头道:“诗以道性情,不失为梦玉之作。”第九卷是汝湘的新乐府十首。悉按三月上已前后时景,六朝唐宋故事,分为十首,用梁昭明太子新乐体:

祓禊曲弯环曲沼青瑶软,春日春风相腕晚,流水流光随步远。随步远,逐回波,乐逍遥,抗清歌。

采兰曲兰叶参差临水照,兰花娟秀迎风笑,纫得兰芳作光耀。作光耀,寄所思,莫相忘,新相知。

斗草词私拜花神花露早,芍药辛夷误颠倒,百宝栏边斗百草。斗百草,天气清,隔花丛,闻笑声。

扑蝶词西园梨花还杏花,红芳素萼相交加,纨扇随风扑凤车。扑凤车,怜凤子,送将归,春梦里。

斗鸡乐生憎喔喔汝南鸡,未明枕畔催人啼,今晨试斗双阵齐。双阵齐,摧锦翼,诉衷情,破胸臆。

打球乐白玉堂前舞而旋,窄袖短襟交燕剪,角打圆球歌宛转。歌宛转,月团团,愿常圆,结君欢。

流羽觞子夜歌残春白昼,半醉参军戏蛮语,列坐流觞传素羽。传素羽,缔同心,双鸳鸯,并浮沉。

分柳圈细柳团圈如月满,月晕圆时常不缺,系得青春无断绝。无断绝,各追随,悄无言,当寄谁?

钱龙宴云锦齐开步障重,连环金错声玲珑,红丝百尺结钱龙。结钱龙,买春日,无价春,莫相失。

祈蚕市碗髻环花向蚕市,祈神私语烧银纸,簇簇蚕筐养蚕子。养蚕子,暮春时,安鸾镜,斗蛾眉。

宝钗笑道:“我今儿念完这些诗,舌尖上一定要长莲花。”

芳芸道:“宝姐姐口里噙着僻秽珠,故此闻不出味儿。”修云道:“我一会煎梅花香雪,给宝姐姐漱口。”掌珠道:“我那里还有去年的荷露,与梅雪同一样香洁。”宝钗点头道:“咱们再看第十卷,探姑娘的短歌。”

月缺不恒满,春去无重返。寄语少年人,同心惜春晚。落日琼台急箫管,行乐青春莫迟缓。莫迟缓,来相伴,君不见,伤春人,歌自短。

梦玉同珍珠们叹道:“探姐姐不多几句词,短而味长,令人不忍多读。第十一卷秋瑞的五律,定有新句。”

我爱春光好,联翩逐步来。

寻芳游共约,修禊宴重开。

柳折黄金缕,花明锦绣堆。

殷勤倾绿蚁,曲水泛瑶杯。

我爱春光好,芳林似画图。

几筵铺玳瑁,七尺碎珊瑚。

字织回文锦,歌传一斛珠。

当前通燕婉,何处觅罗敷。

我爱春光好,瑶池小队仙。

碧桃花下醉,红杏日中妍。

欣赏何时足,韶华不论钱。

一齐歌白昼,垂手可人怜。

我爱春光好,楼台带晚霞。

衣香流曲水,人影隔重纱。

棋打鸳鸯谱,阶联姊妹花。

碧箫檀板外,知是莫愁家。

众人甚为赞服。紫箫道:“咱们公念宝姐姐的佳作。”见是五绝四章,仿乐府《清商曲》:其一新荷初出水,叶短不盈手。

宁知旧根茎,下有同心藕。

其二

当面怨春风,背面寻花片。

落花辞故枝,何时复相见?

其三

曲池流羽觞,似我九回肠。

愁心对春水,毕竟是谁长?

其四

春风年复年,春日催婵娟。

去岁花自落,今岁花还鲜。

众人叹道:“咱们说了多少,总不如这几句无限深情。真堪压倒元白。”宝钗笑道:“且不用谬赞,大家吃点儿东西,等老秋脱稿,咱们用完饭,漱漱口,再请教他的好序。”众人都说:“甚是。”吩咐点上风灯。此时秋瑞亦已脱稿,同着众人饮酒,又行了一会雅令,彼此用饭,漱口净手。珍珠道:“古人说春色恼人,咱们今日很得春光之助。”芳芸道:“今日之乐不减去年,只少了荷盘采露。”秋瑞笑道:“横竖今年多添了宝姐姐们这些良友,将来取采荷露,亦当击钵赋诗,更为盛典。”汝湘道:“日前听见怡安堂太太回老太太,要请宝姐姐同探姐姐管理怡安堂总务。老太太听说喜欢之至,说道:‘这一磨儿来了,再不放他们回去。’”梦玉大乐,说道:“老太太真是一位救命天尊,不但今年不放回去,从此永远总不许回去。”探春笑道:“承老太太的恩典,同诸位知己错爱,除珍珠姑娘一人外可以终身相守,其余想来总不能遵命。”梦玉听见,忽忽如有所失,怅然久之,长叹一声,说道:“我才知道,咱们姐妹原来不能久远相娶,早知如此,何必生我梦玉。”

宝钗笑道:“咱们在此说话,姑娘们在满院子里笑声盈耳,比咱们还乐。”九如道:“他们在黑地里摸花草,看名样,多者为胜。”秋瑞笑道:“咱们也去热闹,看谁最为第一。”大家都说:“甚是。”一齐俱向山子前后,你争我抢,笑不绝口。

藏春坞这个花圃处处皆人,正在寻花觅草,听见荆姨娘同着琏二奶奶进来问道:“怎么你们在黑影子里窜来跳去,干些什么?”探春道:“咱们在这儿斗花取胜。”平儿笑道:“你们真会取乐,连晚安也不去请,真是野事。”宝钗道:“真个的,咱们忘了这件大事!快些上去,再别耽搁。”众人都到花厅,各将花草堆在地下,说道:“咱们去了回来算帐。”说着,一大群飞跳而去。平儿问丫头道:“姑娘们做的诗在那儿?取来我看。”丫头们赶忙送上。平儿同姨娘们接着细细吟哦。这且慢表。

且说宝钗们走出如是园,一路说笑,已来介寿堂。此时各位夫人、太太都还未散。吉祥上去回请晚安。祝母笑道:“来的正好。”宝钗们一齐上来,祝母吩咐不必请安。姐妹们分两旁侍立。祝母对王夫人道:“你二妹妹管理怡安堂总务,十几年来辛勤劳苦,克尽妇道。近来勤劳致病,难以支持。你二兄弟也对我说过几次,因想不出一个才品兼优、表率有方之人,代为总理事务,使他可以静养。我因想着去年宝姑娘、探姑娘总理丧事井井有条,内外悦服。我原要留着他两个在此,因是头一磨儿回家过年,珍姑娘又是两世重生,不可不让他们回去上坟祭祀,会会亲戚。如今诸事完结,再无别的推却,我要求大姐姐准我这个情儿。我请宝姑娘、探姑娘两个管理怡安堂总务,将来就是要回金陵走走,一去一留,彼此可以更换,两边俱有益无碍,不知大姐姐可肯赏我这个脸儿?”王夫人连忙站起说道:“老太太既是这样吩咐,侄媳敢不遵命!”叫宝钗、探春过来拜谢。祝母大喜。柏夫人、桂夫人、竺、鞠两太太无不欢喜之至。祝母道:“咱们是明日上坟,两个姑娘就是明日接手办事。”桂夫人答应道:“老太太明日要出门辛苦,今日请早些安寝。”祝母点头。王夫人同竺、鞠两太太先辞出去。

柏夫人们伺候着老太太吃过参汤、丸药,解衣安寝,放下炕幔。

值宿姑娘、嫂子们俱已齐集。吩咐已毕,领着梦玉一班散了下来。王夫人带着彩凤,同几个姑娘们住在梅秋琴常住的介寿堂西屋内,里面有三间套房,两间厢房,王夫人住着十分宽绰适意。宝钗、探春住在修云的瓶花阁。珍珠同惜春在安和堂。平儿住在石夫人处。此时柏夫人们散了出来,又到王夫人西屋里略说了一两句话,相别而去。宝钗、珍珠、梦玉、众姐妹俱请过晚安,伺候安寝。王夫人知道他们还有两三处都要走到,不便久留说话,吩咐他们散罢。众人答应下来,赶着先往承瑛堂去,那些提灯、手照亮如白昼。刚到承瑛堂院门口,有听事嫂子说道:“三太太已经安寝,吩咐大爷、奶奶、姑娘们不必上去请安。”芳芸道:“既是这样,我同紫丫头也不用上去,同你们到安和堂,再回来睡觉。”众人都说:“甚是。”一群人回身又走,刚过介寿堂院门,遇着一人,面前一对白纱小圆灯,前后又是玻璃手照,款款而来。众人瞧见大喜。不知那来的是谁,且看下回分解。

回《红楼复梦》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