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回 贾探春祝府总丧事 王熙凤梦里说前因

第六十八回 贾探春祝府总丧事 王熙凤梦里说前因

第六十八回 贾探春祝府总丧事 王熙凤梦里说前因

《红楼复梦》清·陈少海

第六十八回 贾探春祝府总丧事 王熙凤梦里说前因

   

话说梦玉们正说的高兴,见廖大奶奶同着贾环、贾兰进来请早安。海珠们瞧见,赶忙要去回避。探春笑道:“都是自家手足,就见个面儿,这又何妨呢?”梦玉道:“真个的,尽着躲来躲去,也不是个事。”贾环等已到面前,探春指着众人命贾环叔侄见礼。宝钗道:“你两个先上去请安就下来,让咱们去请安回话。”贾环点头,进去请安。祝母同夫人们让坐待茶,问了些闲话,叔侄散了下来。宝钗、探春、惜春、珍珠、修云、巧姑娘、梦玉、梅春、海珠、掌珠、秋瑞、汝湘、九如、芳芸、紫箫一同上去请过早安,分班侍立。祝母东瞧西看,喜上眉梢,对柏夫人道:“咱们将贾大姐姐长远留在这儿,总别让他回去,探姑娘们一个也走不了,真是人世上再没有咱们家这样热闹。”

王夫人答道:“侄媳也愿意常在这儿,因到家未久,尚须整顿,等着明年再来,就长远住下。”祝母点头笑道:“忙过这几天再说。”

桂夫人道:“刚才垂花门来回,后日请周太守点主,请翰林甄宝玉、员外李球珩两个门生执笔事。明日先设席奉请,并请陪祭事之人。咱们内堂两处事陪祭各位太太们,也是明日奉请罢,请老太太示下。”祝母点头道:“很好,交给宝姑娘、探姑娘们赶着去办。”宝钗连声答应。梅秋琴道:“咱们都在这儿,请老太太点将。”祝母笑道:“少不得贾大姐姐是个将军。”王夫人道:“侄媳不知道什么,听老太太吩咐差派。”祝母笑道:“后日除我不算外,你大妹妹、三妹妹领着秋瑞、芳芸、紫箫三个媳妇,珍珠、惜春两个女儿在孝堂内回礼,不管宾客。二妹妹领着女儿修云、媳妇海珠、掌珠、汝湘、九如娘儿们专司迎送,不管外事。请贾大姐姐、郑姑太太、汪姨太太、顾姑太太、周姨太太、薛五婶子、江二姐姐、柏舅太太、石姑奶奶、晓亭大太太、江村九太太,明卓二奶奶、五姑奶奶、七姑奶奶、九姑奶奶这几位都在安和堂接待宾客。薛三奶奶、陆四嫂子、林舅太太、董七太太、金三太太、陶姑太太、莫姑太太、汪、顾、赵、张、朱几家奶奶同本族的太太、奶奶们在怡安堂接待来客。留下莫老太太、竺、鞠两亲家在介寿堂,咱们老姐妹们看个牌儿,关上院子门,任什么人儿也不见。其余应派执事的丫头、媳妇是怎么派法,你们去办,我全不管。”

秋琴笑道:“老太太真公道,不拘是谁都派差使,就将我一个弃出度外,并不提起,到那一天我只好架起云,坐在半空里,别挡着人家的道儿怪不好的。”祝母们都一齐好笑。王夫人道:“我知道老太太派你总理丧事,你不等说话先自着急。”祝母笑道:“真个要你帮着探姑娘同宝姑娘相兼料理,方不误事。”

秋琴道:“我两处照应陪客倒还使得,若说相兼办事,那倒牵着不便。虽是两边热闹,但办事总须画一。依我说,自垂花门以内一切大小事务,尽托付探姑娘、宝姑娘姐妹两个经理。执事各人,亦让他们去派,不必分那边这边,凡是我家男女大小家人,俱听其指使。四个姨娘都因身子不便,不必管事。今日就可交代,等丧事完毕之后,再照常办事。”祝母笑道:“你说的很有道理。就去垂花门吩咐,赶着两处知会,有不听两位姑娘约束的,不拘是谁,立刻打了就撵。”柏夫人、桂夫人、石夫人都连声答应,着人去垂花门传话。探春、宝钗给老太太拜谢,同着众人下来,去商议章程。祝府的太太、奶奶们倒落了个清闲自在,一概不管。

探春、宝钗两人商议在瓶花阁作帐房,另立丧仪簿并各项帐簿。集瑞堂送过三千两银子,又钱二千吊,办理丧事。垂花门送上姑娘、嫂子名册。宝钗们拟了执事名单,誊写两张。一张交垂花门贴着,知会各处;一张贴在瓶花阁,俾各人遵办。

众人见那单上写着:拟派:如意、婉春、秋云、金凤,以上四人专管银钱发放;芍药、采菱、宜春、翠翘、宾来、书带,以上六人专管陈设、铺垫、烛酒、茶叶、点心、果盒、灯彩;春燕、兰生、雁书、江苹、仙凤、杏贵,以上六人专管两边上下筵席;长生、三多、侍书、入画,以上四人专收各样祭品食物;白晋媳妇、黄开媳妇、洪观媳妇、蒋应媳妇、以上四人专管灵前上香、奠酒;余芳媳妇、蔡定媳妇,以上二人专司启幔;赵升、王贵、张彬、冯裕等三十五家媳妇,专司值筵;王瑞、杜成、谢铭、刘贵、赵太、董升、钱桂、来顺、孟升、邵成等十二家媳妇,专管各家跟随姑娘、嫂子赏封、茶饭,并各堂添香换烛;海棠、翠凤、荷露、玉笛等三十六个闲散姑娘,专司递茶。

以上派定各人,自开吊之日起,以及到茔安葬,均各司其事,一切领取物件俱用对牌验发。

众人看了名单,无不称赞派的周到。只听见背后一人笑道:“尚有一件紧要差使倒不派人。”众人回头,见是彩凤笑嘻嘻说道:“这样热闹事,倒不派一个专管马桶的。”众人都觉好笑。入画道:“诸位嫂子姐姐们都散去歇歇,明日五更俱到这里伺候,见过面各司其事。”众人点头散去。外面是请甄宝玉总理丧务。所有帐房里及一切执事家人、小子都是祝筠派定。

真是内外肃清。

次日,内外请客忙了一天。到了二十七请本府周太守题主,一切礼文、仪注,极其恭敬。这是祝府开丧第一天热闹。到二十八日五更天气,两宅内外一齐点上灯烛,众家人、小子都到甄大爷办事房外伺候。甄宝玉挨次查点,吩咐:“各执事办事不许杂乱!”众人齐声答应,各去料理伺候。里面的宝钗、探春坐在瓶花阁卷棚下,将单上派出的嫂子、姑娘也都按名点过,吩咐一番,各处办理。其时天已黎明,内外赶着吃过点心。不多一会,男女吊丧者陆续而来。此刻瓶花阁前发对牌领东西者,纷纷不一。竺、鞠两位太太同莫老太太陪祝母在介寿堂闲话。

梅秋琴东西两宅照应。正是男亲女眷十分热闹。那些各堂的姑娘、嫂子们,都因上回老太太生日失去东西,此番更外加意小心照应。宝钗、探春听说内眷已来的不少,吩咐给发面牌伺候早面。长生、侍书们看收祭品堆满一院,三多、入画领着妈儿、丫头将那祭品物件各归其类。宝钗见诸事都还应手,心中十分欢喜。午间是芍药、采菱这一起料理点心果盒。下晚有春燕,兰生们打发上下筵席。都是井井有条,一丝不乱。

上灯以后,甄宝玉主祭。请鞠冷斋作司樽所,给老师做祭。

就在尚书的东宅里做祭,请张鸣汉作大赞,吴可卿是陪赞,李尔宾为引赞,王又新作陪引。请林柳桥宣祝文,其余进馔、进豆等项,都是各位亲友。请鞠冷斋作了祝文。诸事停当,清吹班俱已伺候。请大赞们至灵前就位,两宅内眷都在孝幔内看祭。

此时内外肃静。张鸣汉高声赞道:启幔(左右家人将灵桌前绸幔卷起);司事者升堂行礼(司事人至灵前排班行礼,东升,西下);序立;司事者各司其事;主祭者就位;盥洗(主祭者临盥洗所);省祭器(主祭者至司樽所省祭器);行降神礼;设裳衣;瘗毛血;奠祝帛;行初献礼(主祭者至灵前跪拜);进匙箸;进芹韭;进馔;侑食(吹唱);进豆(三人同上);合乐(大吹);行亚献礼(主祭如前);进茶点(二人同上);进椒酱;进馔;侑食;进豆;合乐;行终献礼(主祭如前);进醯盐;进蔬食;进馔;侑食;进豆(三人如前);合乐;进燎;主祭者退;司事者亦退;掩幔(家人将灵桌前绸幔放下)。

祭作一半,众人暂为歇息。花厅上摆设点心、茶果,祝筠邀请亲友安坐,家人、小子们也分班歇息。里面荫玉堂后轩及宝书堂都也摆设点心。桂夫人同本家太太、奶奶邀着诸亲各眷分席用茶。彩凤专料理梦玉一人饮食事务。其余秋瑞诸人跟着石夫人都是宝钗、探春着人伺候照应。柏夫人对王夫人道:“刚才悲悼之际,见甄门生主祭,哀恸之情见于颜色,怨不得你妹夫在日,于门生中最得意的是他。我今见他如此,由不得五中皆碎。”说着掩面呜咽。石夫人同秋瑞、芳芸们这些媳妇俱泪流满面,不胜悲戚。王夫人拭泪劝道:“连日辛苦,正有几天劳顿,身子要紧,两位妹妹尚须节哀,以慰先灵之望。”

柏夫人们又掩面涕零。一会,王夫人道:“甄郎品行人才甚为乡誉,鹏程云路远大可期。那天秋琴妹妹对老太太说作媒的话,我也想到这层,且过这几天咱们再说。”柏夫人点头。

听见外面老爷们又要上堂作祭,里边太太、奶奶也俱散席,出来看祭。见张鸣汉、吴可卿至灵前作揖,仍向南分东西而立,听着内外寂静无声,又高声赞道:启幔(照前);司事者升堂行礼(仍排班上堂行礼);司事者仍各司其事;主祭者仍就位;上香;进爵;进时食;进时果;点茶;进时花;进玩好;大侑食;升堂合乐;进饭羹;宣祝文。

林柳桥捧着祝文由东而上,至灵前照剪子形凝步而走,转到中间,朝上面跪下,抖起精神朗声念道:维圣人之年岁次丁丑十一月甲子之望,越二十有八日辛酉,门人甄宝玉谨以清酌庶馐致祭于大宗伯文端公先夫子之灵曰:呜呼!惟我祝氏,裔系潇湘。英姿代出,世守琳琅。黄冈淇水,嘉誉流芳。体魄结实,降生鸾凰。嗟我夫子,奕世松篁。

虚心智慧,风雅慈祥。生来节介,美泽清扬。修容劲直,器宇轩昂。青衿解箨,黄甲腾骧。拥书万卷,国瑞凝香。秩居宗伯,仪表龙章。使宣藩服,为国之光。正期执笏,纶赞庙廊。天何不眷,遽返帝乡。典型在望,山高水长。追思道貌,涕洏茫洋。

果蔬致祭,来格来享。默佑后昆,奕世荣昌。呜呼哀哉!伏维尚飨。

(念毕,站起照前走法,由西而下。)举哀(主祭者与孝眷皆哭);哀此;撤匙箸;撤芹韭;撤椒酱;撤醯盐;撤蔬食;撤馔;撤茶点;撤时食;撤时果;撤时花;撤玩好;撤豆;撤饭羹;撤裳衣;撤爵;撤祝帛;撤燎;辞神(主祭者行礼);燔燎;主祭者退;司事者亦退;掩幔;礼毕。

张鸣汉赞完,甄宝玉赶忙拜谢司事诸公。祝筠领着梦玉俱磕头拜谢,又谢过甄宝玉。众家人赶着各处换上第三次灯烛。

花厅上摆设席面,祝筠、梅白邀诸亲友去消乏饮酒。

此时已三更天气,西宅里崇善堂的焰口也将次放完。芳芸、紫箫跟着石夫人先辞了过来,丫头、媳妇们点着几对素玻璃手照并素纱提灯,由如是园慢慢过来。走到瓶花阁门口,见出进的人尚然不绝。石夫人吩咐进去歇歇,来到里面,见探春、宝钗正在饮酒。石夫人道:“我来给你们道乏。”宝钗、探春们赶忙站起,让石夫人婆媳坐下,说道:“照料不周,求婶子恕罪。”石夫人道:“我只听见来的太太们都说办的妥当,井井有条,不像老太太做生日,处处是人,闹成一团糟。今日两宅里这些人,甚觉安静,全是你两个的调度,咱们家里也找不出一个像你们的来。”探春笑道:“怨不得刚才同宝姐姐到介寿堂,老太太说要请我两个做内管事的,不放回家去了。说是今日静悄悄,一天也不听见一个人言语。宝姐姐说,那是夏天,人人都在院子说话。像这样怪冷的,谁不躲在屋里去坐着,自然听不见个声音。”紫箫道:“咱们在这里,倒耽搁了探姑娘们吃饭。”石夫人道:“真个辛苦一天,半夜也该歇歇,明日又要办事,咱们还要介寿堂去坐会子呢。”宝钗道:“我同探姑娘伺候老太太睡了觉才过来吃饭。介寿堂院子早已关门,不叫进去。婶子身上不便,今日过于辛苦,家去歇歇罢。”石夫人点头,领着芳芸、紫箫回承瑛堂去。

宝钗、探春赶着吃点子酒饭,刚才收拾完结,接着是桂夫人、梅秋琴同海珠姐妹们陆续都来道乏,去了一起又来一起。

王夫人着人来说:“太太已安寝,叫宝二奶奶同探姑娘不用过去。”柏夫人又差梦玉、秋瑞、珍珠、芙蓉东宅里这些人过来慰劳。惟有惜春同修云伺候柏夫人安寝不能过来。

宝钗们又坐谈一会,听寒鸡三唱矣,再三催着梦玉去睡。

他坐着不动身,宝钗道:“好兄弟,这样大冷天气,众人辛苦一天,你不去睡,他们都要伺候着,明日一早又要办事,你快些过去换了修姑娘过来,我要关院子门。”梦玉听说,只得同着珍珠们回东宅去。不一会修云过来,彼此安歇。

次日起来,各执事人照着点名办事,一点不错。这天是贾、王、薛、鞠各家公祭。贾兰代王宅行礼。薛姨太太有宝钗相代。

众太太请王夫人主祭。一切祭筵、果供、屏轴、匾对、猪羊都是宝钗、探春办理,极其丰盛,华丽体面。郑、顾诸位太太陪祭。诸执事姑娘、嫂子伺候妥协。王夫人上香献爵,举哀行礼,十分恭敬。内外人等无不赞叹。夜间请鞠冷斋主祭。这边西宅仍旧日间念经,夜间焰口。初一是各家公祭,晚间总镇姜大人主祭。初二日盐行各位太爷公祭。初三日郑、汪、江、顾各至亲作公祭。一连五昼夜,闹的人困马乏。请莫老太太同竺、鞠两位太太陪着祝母在介寿堂照常起居,幸不辛苦。石夫人因身子不便,支持不住,劳乏成病。举家着忙,连日服药调理。老太太吩咐派汝湘、九如在承瑛堂相伴,不许石夫人轻出院门。

初四日内外人等暂歇一天。晚间孝子主祭,热闹了一夜。初五一早发引,辰刻起材。那执事、幡伞、香亭、诰敕由大门口一直摆出城外,比菩萨出会还要热闹,惊动满城男女,堆如山积。

宝钗、探春将宅里事务料理明白,五更天领着各执事姑娘、嫂子们先到坟上。已预先搭下内外帐房,男女亲友起坐之所,内外厨房。宝钗们各处看过一遍,正待回身,听见有人叫道:“宝姐姐们来的好早。”宝钗回头,见是甄宝玉随同着探春,彼此见礼。甄宝玉道:“两位姐姐连日辛苦!”宝钗道:“向来惯常,不觉劳乏,兼之执事诸人都还应手得力,倒不过心劳身逸。不知外面如何?”甄宝玉道:“外面之事难于内里。我虽总理丧务,惟有钱银出入概不经手,所以责重怨轻。数日以来,倒还妥协。听见宝姐姐们口碑载道,赞扬不绝,兄弟实觉惭愧。”宝钗笑道:“我同探姑娘五日京兆就有这些德政,明日卸事定要脱靴。”甄宝玉不觉大笑。探春道:“天已大亮,休说闲话,内外各去料理罢。”甄宝玉笑辞出去办理正务。

宝钗、探春发放完毕,吩咐姑娘看着帐房,两人带着几个丫头到后面要瞧瞧野景。无如一带都是芦苇布棚围住。探春道:“叫个人进来,将那边小布挡子解开一边,就可畅观。”宝钗点头,差丫头去叫进禄来解开布挡。两人看那疏林衰草,冷雾迷离,茅舍荒村,寒烟缕缕。宝钗叹道:“我同你过了些繁华境遇,看见的无非锦绣春光,而今转眼皆空,不堪回首。今日对此天然图画,真是大块文章本来面目。始觉当日红楼一场春梦。”探春叹道:“大观园自海棠一社之后,闺中良友日见凋零,我姐妹们又皆星散,林姑娘一死以后,全无佳景矣。后来我回家那一磨儿由大门一直到上房,觉着满眼凄凉,不知是个什么缘故。谁知我今日又弄的形单影只,毫无生趣,不如惜姑娘将来倒有后福。”

宝钗点头,正要回答,后面有人叫道:“这样寒冷,怎么两位姑娘在此挡风?”宝钗们回头见是周大奶奶,忙问道:“丧事到了吗?”周家的摇头道:“早着呢。因玉大爷走不动,老爷吩咐执事叫走的很慢。刚到城门口儿,听说朝廷差官致祭,又赐什么御祭、御葬,这会儿都到按官亭去迎接钦差圣旨去了。横竖末了儿那乘轿子出城总要上灯时候。那街上挤的那有一点空儿,我实在闷的慌,绕着道儿先来照应。到了内帐房,姑娘、嫂子们说两位姑娘在这里瞧野景。”宝钗道:“我也想着还早呢,同探姑娘来瞧个寒林落木同那些败草荒坟。”周家的不觉一阵伤心,流下泪来,用手指道:“转过那松林后面,就是婉贞的坟墓,那边树林里有烟起来的是接引庵。”宝钗不胜伤感,说道:“原来婉姑娘坟墓就在此间。等过了明日,我再给他上坟,今日先着人去奠杯清酒,烧张纸钱。”周家的赶忙致谢。

宝钗叫进禄来先将挡子拴好,还有

话说。进禄答应,拴上挡子,到内帐房前伺候。宝钗说道:“我有几样菜,你叫个人挑着,外帐房要几挂白钱、银锭,你同着荣贵、周大奶奶到他姑娘坟上去,代我祭奠一番。”进禄答应,忙到内厨房要了酒菜,叫人挑上,外帐房取白钱、银锭,挂在担上。荣贵同周大奶奶坐上轿子,到婉贞坟上供饭奠酒,代主人致意拜祭不提。

且说甄宝玉料理完毕,正在盼望,见个家人忽忽走进帐房说道:“老爷叫对大爷说,赶着中间办个奉恩亭供设圣旨,要摆香案,另备钦差起坐之所,都要赶着就办。”甄宝玉听说,叫了几个办事家人商量,立刻传彩结匠,在大棚中间搭一个大八角彩亭,有些能干家人也帮着动手,一会儿工夫办理妥当。

此时,男女亲眷跟着丧事出城之后,又走过数里,到那空阔地方,都赶着冒上前来,先到坟上。王夫人们也要先来,以便接待亲友。幸亏宝钗们诸事停当,将各棚内大小火盆添的大旺,到处暖气腾腾,也忘却数九天气。探春同宝钗商量道:“日子甚短,已交午错,丧事还得一会才来,何不请来的太太们先吃早饭,可以不必拘于成例。”宝钗笑道:“通融办理,很可使得。”就着听差的去知会各陪客的太太们,一面吩咐厨房里发对牌领上下席的早饭,又着人知会甄大爷,外面也一体照办。所有坟上一切工匠人等,因天气寒冷,每人都先赏酒饭,令春吃饱伺候。内外人等无不欢悦。男女亲眷在轿里冻了半日,都有些支持不住,陆续冒过丧事,十有八九先来坟上。热酒热菜,人人欢喜,俱极赞管事人办的妥当。

里外吃过酒饭还等了一会,日已平西,丧事才到。一齐都至棚内,祝筠们先请圣旨、祝文、御赐物件,俱供在奉恩亭内。

设了香案,磕头谢恩。将尚书们两口灵柩,各在金井前安设,摆上祭席,内外亲戚本家拜祭一番。柏夫人领着梦玉、惜春、秋瑞、珍珠、芙蓉在尚书坟上回礼。祝露那边是芳芸两个媳妇同着修云、汝湘、九如三人帮着回谢。只有海珠、掌珠奉老太太之命在家陪伴石夫人,不来送殡。

且说这送殡的男女亲友到坟上拜奠之后,看见天色渐晚,有些明日有事不来送葬的,有些必得回去明早再来的,有些可以在城外过宿的,彼此纷纷告辞,轿马喧阗,去了大半。钦差的那位翰林院待诏程大人公馆就在城外,祝筠差家人们过去伺候,又送了极盛酒席,预备两幅全执事,都是八抬大轿:一处是明早接钦差大人到坟上宣读圣旨祭文;一处是请紫阳书院掌教老师,原任光禄寺大堂孙大人明早祭后土。

诸事料理妥当,大棚内外点上灯烛,摆设酒席,邀诸亲友坐席饮酒。梦玉因连日辛苦,又兼着今日长走到坟,身子疲乏撑持不住,昏昏沉沉只想要睡。柏夫人们心焦着急。宝钗赶着煎人参淡姜汤给他吃了一茶杯,叫他安睡一会。众人席散之后,已是初更天气。一钩新月,四野冻云,寒钟断续,松影迷离,诸人只觉得冷风削面,寒气逼人。祝筠叫知会内外帐房,说是夜长风冷,一切伺候工匠人等夜间多添一顿酒面,多给炭火。

这些男女亲友下棋饮酒,看牌说话,睡觉各随其便。宝钗将绸绫绉缎被褥拣三四十副发交外帐房收用。内里太太们有不能坐夜的,另有绣衾锦褥,早已铺设停当。如柏夫人、王夫人、梅秋琴、桂夫人及诸奶奶们都是各带自家铺盖,随便安歇。

梦玉睡了一会,总觉有些昏沉。各位夫人、奶奶都有些心焦。柏夫人道:“须得吃服安神药才好,刚才吃了参汤还是这样,怎么好呢?”芳芸忽然想起,说道:“宝姐姐身上有件宝贝,上回梦玉昏迷曾经医好,我瞧这光景,还是宝姐姐的那件宝贝比药还灵。”柏夫人听说,连忙请宝钗来说知此事。王夫人问道:“你身上有件什么宝贝?我倒没有知道。”宝钗道:“什么宝贝,就是那个金锁。”说着刚解了下来,众人听见铿然一响,有道白光扑到梦玉身上,寂然不见。梦玉霎时清苏,众人十分惊异。王夫人想起前情,不胜悲感。宝钗、珍珠更觉伤情。探春知道母亲悲伤之意,说道:“宝姐姐你方才给谁上坟?也不对太太说。”宝钗会意,对王夫人道:“谁知周婉贞姑娘的坟就在这里不远,刚才差荣贵去给他上坟烧纸。”王夫人道:“怎么周姑娘的坟也就在这里?”秋瑞们答应道:“此间离接引庵不远,婉贞姑娘坟地去庵不过两箭来路,这里过去不上半里远近。”王夫人道:“既是相近,我们今日又与他一宵作伴,不可不奠杯清酒,以慰幽魂。”随着人去叫茗烟进来,说道:“差你取壶好酒,要些纸钱香烛,到周姑娘坟上,代我奠酒祝赞,说我在金陵知道姑娘凶信之后,至今伤悲不已。前日在接引庵念经,不知姑娘可曾知道?我今日在城外送葬,又差你来致祭。”茗烟答应,去婉贞坟上奠酒致祭。周惠夫妻知道,赶忙两个进来磕头叩谢。夫人们又坐谈一会,见梦玉清爽好些,彼此放心。王夫人们都因连日劳乏,支持不住,各人暂为安歇。探春、宝钗、珍珠、芳芸这些姐妹俱要照应那不睡觉的亲友,这一宵身心俱不能安逸。茗烟进来销过差使。时当夜半,风冷霜寒,伺候的嫂子各处添上炭火,又换过灯烛,各处香炉热灰里面添上些沉芸香饼,正是香烟枭枭,春暖良宵,何曾有郊外风寒之苦!

王夫人因十分劳倦,刚沾枕褥,早已沉沉睡去。耳内微闻有人说道:“凤二奶奶要见太太。”王夫人急忙坐起,果见凤姐儿满头珠翠、金冠玉凤,十分妆饰。身上穿着大红蟒袄,腰系羊脂玉带,锦裙绣履,站在床前说道:“多蒙太太惦记,屡次沾恩。今日又荷一杯致奠,九泉之下,饮骨醉心,亲自过来拜谢。”王夫人道:“你在那里?我总找你不见,要同你商量回南之事。宝兄弟又不回来,怎么好呢?”凤姐道:“大观风景已往,休提生前不了的三般罪孽。蒙太太同琏二爷都给我解冤释结,万缘金佛,功德无穷。原本脱离地获,就可回归本境,因与贾瑞结下一段恶缘,孽果必须了结,是以他转钟晴,我是婉贞,若非一念坚贞,几乎又入鬼门关里。冥王以我守贞死节,上达天听,奉玉旨令我生长名门,得夫封诰,享人间富贵。我两世一身,均沾太太恩庇,今日宝妹妹同太太两回赠奠俱已拜领,特意过来谢谢。金陵十二钗尽归了宝兄弟,又都在太太的眼前。巧儿之事我深感平儿,将来他自有好处。”王夫人道:“你常来同我说说话,别只躲着不见。”凤姐笑道:“阴阳间隔,如何得能常侍慈颜?但转眼之间太太就可见面。”王夫人道:“你在那里?我好找着瞧你。”凤姐笑道:“我闭着眼睛等太太叫着我的名字,我才开眼。”王夫人点头,又要问他说话,只见火光烛天,人声鼎沸,金锣火炮,骇人振耳。凤姐大惊道:“不好!”往外飞跑。王夫人站起来大叫道:“凤姐儿,等我同走!”耳内听见有人叫道:“太太,我们都在这里。”

王夫人回头一望,见宝钗、探春、惜春、梦玉、珍珠、巧姑娘都站在床前。王夫人还含糊问道:“凤姐儿在那里?”宝钗道:“请太太吃过参汤,定一会再起来。”王夫人听说,心中知道刚才是梦中相会,随接了宝钗的参汤用过。正要问话,忽然火炮喧天,锣声大振,王夫人大惊。不知说些什么,且听下回分解。

回《红楼复梦》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