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回 重甥女托理家务 拜经忏荐慰贞魂

第六十七回 重甥女托理家务 拜经忏荐慰贞魂

第六十七回 重甥女托理家务 拜经忏荐慰贞魂

《红楼复梦》清·陈少海

第六十七回 重甥女托理家务 拜经忏荐慰贞魂

   

话说梦玉道:“探姐姐不说我倒忘了,叫金凤将林姑娘小照同拜匣取来。”九如道:“咱们吃饭说话,别耽搁了正事。”

姑娘、嫂子们赶忙端饭。众人刚才坐下,金凤已将小照取来。

探春接在手内展开细看,十分感叹。珍珠、探春、巧姑娘挤在一堆彼此争看。探春道:“这林姑娘小照怎么又到你手里?”

珍珠道:“多年不见,宛然是潇湘馆竹边形状,可怜只落了一堆荒土。”宝钗坐在一边对珍珠道:“你吃完了饭,瞧那拜匣里有几样东西还要伤心呢!”探春道:“真个这些东西怎么到得梦玉手里?”海珠笑道:“这故事长着呢,且吃过饭慢慢对你说这缘故。”

姐妹们坐了两席,你逊我让,不多一会俱已用毕。各人姑娘伺候漱口净手。撤开桌椅,换上新茶。探春忙将拜匣打开,同着惜春看一样,叹一样。珍珠取起半截绦子同一个未曾做完的扇络,不胜伤感,说道:“宝姐姐你可记得这两样的景致?想起来真是何苦!”宝钗道:“看着原是可怜,又谁知还归在你们一处。可见一饮一啄都有数定。就是我宝钗一人想起来实在可笑无味。”珍珠低头不语。

探春对小照细看。只见松府吴嫂子抱着探春的闰姑娘走进屋来,笑道:“姑娘要我抱着各处逛了一会,忽然想着要奶奶,怎么骗他,总是不依,抓着花儿乱撕乱扯。侍姑娘同哥儿吃饭呢,我只得抱他来找奶奶。”探春笑着起身,才要来接,被秋瑞接手抱了过去,梦玉们围着亲香。吴嫂子脱身走至探春面前问道:“姑娘瞧的是什么画儿?”说着,低下头去,惊道:“这是我家小姐’行乐图’是谁拿到这里来的?”众人听说回头问道:“怎么知道是你小姐的行乐呢?”吴家的道:“去年西湖上有个女道士,专替人家画小影儿。我家老爷、太太、寿太爷、小姐每人画了一幅,连水仙姑娘也画了一张。没有一个画的不像。老爷、太太、寿大爷这三位的都裱好挂在屋里。小姐同水仙姑娘说不便叫人瞧见,留着慢慢再裱,常高起兴来铺在桌上对面细看,我也不知瞧过多少磨儿。这样东西是不出房门的,怎么到得这里?”宝钗笑道:“小姐寄来请咱们题诗,等你起身,要交给你带回家去。”吴嫂子道:“原来如此。我赶大老爷出殡后就要起身,各位奶奶将诗写好,交给我收拾。”

宝钗点头道:“一半天我交给你去收拾。”吴嫂子答应,转身见闰姑娘在探春怀里吃过奶,正在玩笑,他接抱在手,又往各处闲逛。

汝湘道:“探姐姐身边只有侍姑娘一人,如何照应得哥儿、姑娘两个?必得再派两个服侍才得呢。”宝钗道:“这一程子都是咱们带来的人帮着领抱,我也想过到底要雇两个人才是。”

秋瑞道:“这点事儿不必探姐姐费心,我还可以料理。随叫人知会垂花门赶着雇两个干净后生妈儿,今日就要,只管领来见我。”听差嫂子答应,连忙出去传话。宝钗道:“咱们过这几天将林姑娘小照,除梦玉已经题过外,各人俱题一首,不限体韵,写好交吴嫂子带与彩芝,也是一段佳话。叫他再想不出这个道理,将来见面时再说。”众人大喜,都说:“甚是。”

宝钗又道:“刚才老太太吩咐,珍姑娘同惜姑娘都在荫玉堂照应,不必管事。要我同探姑娘总理两处事务,我再三推托,老太太只是不依。咱们家的太太倒说,你去议个章程,我们瞧瞧再说。这可不是一件难事?”海珠等大喜。秋瑞道:“这差使你两个是辞不掉的,也不用谦让。这会儿且到芳芷堂、凝秀堂两处探望,顺便给芍芍姐姐道个喜,再到集瑞堂、枣桂堂两处知会一声,将他四处应办之事大概领教领教。回到这院里来,咱们公议章程。”众人都说:“甚是。”

一齐出了院门,刚来甬道上,遇着垂花门的听事嫂子领着两个后生妈儿过来。宝钗们站住,看见一个三十来岁,一个二十左右,都还长的文雅,脚手也干净。秋瑞问他们姓什么,那年大些的答应姓钱,那一个说姓宋。秋瑞指着探春道:“咱们家的姑奶奶要找两个抱哥儿、姑娘,月间一样给发工食,只要小心勤谨,不许闹事,还不兴混出垂花门去。你们愿意呢就在这里,如不愿意咱们再雇。”钱、宋两人都一齐答应:“愿意在这里。”海珠道:“既是愿意,就叫听事嫂子领去垂花门上档子,并知会各堂照例给发工食、饭菜。”钱、宋两妈候吩咐完毕,先给探春磕头,又给众位奶奶、姑娘磕头。宝钗吩咐荣贵:“同他们到垂花门上过档子,就领着去找侍书,将哥儿、姑娘交给他两个好生领抱。”荣贵答应,同了出去。

秋瑞们先往凝秀堂来,宝钗笑道:“闹了半天我这会儿才回过味儿来,怎么咱们家雇人倒去垂花门上档子?别叫这里的老管家婆心里思胡。”汝湘道:“姐姐你怎么说出这样话来?又要惹梦玉一场好哭。你在咱们家里还要分出彼此吗?别叫老太太们听见寒心。”众人点头。宝钗叹道:“我也知道,往往忘其所以,忽分疆界,将来自然解脱,自会忘情。”九如笑道:“宝姐姐真是和尚的奶奶,开口就讲禅理。”海珠抿着嘴儿好笑。

一大群花枝枭枭东转西走,先到凝秀堂,又到芳芷堂,同姑娘、姨娘们叙谈半日,又到枣桂堂坐了一会,一齐都到海棠院来,彼此公议。正在商量,有安和堂的姑娘过来知会说:“大太太回过老太太,请探姑娘暂管安和堂事务,蓉姑娘请探姑娘去交代接办。”宝钗笑道:“虽是五日京兆,那交盘接到要清楚,咱们也要帮着出结。”紫箫道:“少不了带着咱们吃杯交盘酒儿。”梦玉大乐,说道:“咱们且同探姐姐去交代了再说别的。”

众人同探春来到安和堂,先到芙蓉屋里坐下。芙蓉道:“蒙太太恩典,命我养病调理,请探姑娘暂管家务,已回明老太太今日交代。我已将一切银钱总帐、内外册档俱检点明白,请探姑娘来,同上去见老太太交代。”探春笑道:“太太到家未久,头绪纷繁,正须整顿。姐姐是老成历练,才守兼优,素钦人望,众皆悦服。如我是草茅愚拙,何敢当此重任!”芳芸们止不住吃吃大笑。秋瑞道:“咱们要吃交盘酒呢,快些上去见太太交代,别尽着在这儿说瞎话。”

芙蓉笑着同探春们上去。柏夫人看见欢喜之至,对探春道:“你是我的外甥女儿,就是我的女儿一样。芙蓉有病调理,请你替我代劳,暂管家务,我再命珍珠帮着照应。俟丧事办完,芙蓉病好,才放你家去。”探春道:“蒙姨妈待若亲生,托以重任,甥女不敢推托,只是愚拙无才,求姨妈时加教训。”柏夫人命芙蓉取过内外册档及一切出入银钱总簿,亲自递与探春道:“以此奉托。”探春双手接住,交与侍书捧着,赶忙向柏夫人拜谢,接手任事。宝钗笑道:“他们今日交代,妈妈倒不派我去盘库,也等我去吃他们点儿什么。”柏夫人笑道:“等着我明儿代他们请你,众人免了盘库罢。”

众人在上房说笑一会,同着探春、芙蓉下来,见老管家婆徐大奶奶、张大奶奶率领垂花门以内姑娘媳妇、丫头老妈们来给探姑娘道喜,伺候点名。探春大概问了几句说话,吩咐各司其事,勤谨供职。众人答应散去。抱琴来对宝钗道:“咱们家三爷同兰哥儿来了。听说琏二奶奶十一月十三日生了一个姑娘,三舅太太在家照应,不能就来。太太很欢喜,叫二奶奶、探姑娘领着三爷们去见老太太。”惜春道:“咱们都去。”众人一齐出了安和堂,往怡安堂来。

此时茗烟跟着贾环、贾兰叔侄两个在意园见祝筠、梅白、鞠冷斋,彼此叙谈,十分相得。鞠冷斋叙了多少世谊。梅白道:“老世台与张家表兄联姻。我们又多一重亲戚。”贾环唯唯答应。书房中正在畅谈,门上通报:“江老爷来了。”祝筠笑道:“来的正巧。”连忙就请。不多一会,江芷香走了进来。

彼此相见。祝筠指着芷香对贾兰道:“这位就是令岳。”贾环听说,赶忙亲家见礼。贾兰亦忙拜见岳丈。江芷香瞧见女婿欢喜之至,应酬了贾环几句,转身又拉着贾兰,问问中举的老师同大座师是谁,又问些同年故旧,立谈一会,彼此让坐。祝筠笑道:“芷香得此佳婿,令人欣羡。”冷斋道:“真不愧为坦腹东床。”江芷香又谦赞一番。

贾环对祝筠道:“侄儿们要进去见老太太。”祝筠听说,命茗烟伺候进去。茗烟答应,跟着到垂花门回过查大奶奶,请爷们在景福堂坐下,赶着去回贾太太,并知会梦玉大爷出来接待。梦玉同着宝钗们都到景福堂来,其余海珠们都在怡安堂卷棚下坐着闲话。

梦玉同贾环们相见,倒像是他乡遇故知。探春、惜春、珍珠更是手足相逢,悲喜交集。姐弟相见说不尽的万千亲爱。贾兰拜见三位姑姑,彼此问了多少说话。贾环将家中近来大概诉说一遍,并说琏二嫂子生女之事。探春姐妹、珍珠不胜欢喜。

又说了一会,因问道:“你看梦玉兄弟有些像谁?”贾环道:“活像我家宝二哥,怨不得茗烟要认错主人。”贾兰道:“不但望之俨然,近亦逼肖。”惜春笑道:“不惟梦玉像咱们家宝二哥,这里有好一半人都像我们昔日闺中伴侣,见面就像认得,真是古今奇事。”梦玉笑道:“刚才同三哥、大侄子见面,彼此发呆,倒像那里见过。细想起来,真是一件奇事。”

探春们正在笑谈,见一个丫头过来说道:“老太太们等着要看江姑娘的姑爷,梅姑太太们又要看张姑娘的姑爷。”探春笑道:“咱们家这两个姑爷还怕谁瞧不上吗?”说着,领贾环们走进景福堂。刚上怡安堂甬道,宝钗见海珠们都在卷棚下,就领他往介寿堂来。贾环见祝府里自大门起,一直到垂花门以内,一切气概光景,比当年荣府时数倍的开展热闹。怡安堂面前十分体面,两廊下来往是人。转到介寿堂院门口,一望去更为热闹。此时柏夫人、石夫人也都在这边,那卷棚下站满的都是些姑娘、嫂子,见探春们走到台阶,都两旁站着,打起帘子。

梦玉在前,探春领着贾环叔侄,惜春、珍珠在后,六人一齐进去。贾环见屋子内摆着十几个大磁盆的素心腊梅,旁边大条桌上,一个五六尺长二尺宽的白玉石花盆里面堆着玲珑山子,种着文竹、梅花、松树、水仙、灵芝等物,十分雅致。探姑娘领着进了套房,见老太太像一位白发观音,坐在一张自然椅上,两旁站着体面姑娘,各位太太们四处坐开。探春走上去说道:“环兄弟来见奶奶。”贾环随在膝前跪下。祝母喜极,才要站起,被探春扶住道:“应该磕头的,老太太仔吗还要站起来?”

贾环拜完,站起来又抱腿请安。贾兰接着磕头,探春道:“这是兰哥儿。”祝母喜的不住口叫着:“儿子,孩子,快些起来!”贾兰请安之后,祝母将他叔侄拉住,瞧了叔叔,又瞧侄儿,极口的赞道:“好儿子,不愧为大家子弟。这是张家的姑爷,这是江姑娘的姑爷。真是些好姑爷,同咱们梦玉都很见得过人儿。”探春道:“且见过姨妈们,再同奶奶说话。”

贾环们先到柏夫人面前请安问好,又说了几句想念的说话。

挨次拜见桂夫人、石夫人、梅秋琴、竺、鞠两位太太并自家母亲。秋琴对贾环笑道:“你是我的表侄女婿,又是我的干女婿。我那张家桂生姑娘很好的一个人儿,又聪明,性儿又好,两句诗儿也还做是上来。”祝母笑道:“你赞张姑娘,咱们的江姑娘也很不错,春间给我的那柄扇儿,画的燕子桃花,又题了几句诗儿,谁不说好!人人都要他的诗画,就是抢不到手。况又长的像个美人儿似的,真是江姑太太的一个活宝贝。也不委屈咱们的兰哥儿,年少登科,又得了个美貌的奶奶儿。”桂夫人笑道:“将来再同咱们的梦玉、魁儿都做个进士同年,更为有趣。”王夫人道:“多谢妹妹的期望。”柏夫人道:“也像甄宝玉点个小翰林儿,你大哥哥最得意这个门生。”桂夫人道:“那天进来见太师母,很亲热,坐着说了好一会子的话。我瞧着同咱们梦玉倒像同胞弟兄,面貌光景竟不差什么。”祝母点头道:“实在好个孩子,我听他说奶奶又不在了,丢下一个奶抱儿女,我心中很过不去,想着要做个媒人,一时又想不起谁家的姑娘儿合式。”秋琴笑道:“若是老太太有这意儿,等着大哥们出殡后,我做个媒人,横竖叫老太太愿意,叫他先做咱们家的门生,后做咱们家的亲戚。”祝母听说,四围看了一遍,笑道:“我知道你的心事,真个很好。”探春会意,说道:“兄弟同兰哥儿还要到别处去拜客,明日再进来请安。”祝母点头道:“去会子就来,咱们还要说说话呢。”贾环叔侄答应,梦玉一同出来。探春同出介寿堂院门,来到怡安堂甬道上,说道:“你们去拜客早些回来,这儿同家里一样,很可不用客气。我给大姨妈代管家务,两处都呼应得灵,自有照应。”贾环们答应,同梦玉出去,贾府的汤顺们伺候往各处拜客。

探春接手办事,有则有条,连日料理,内外悦服。柏夫人得意之至,在老太太面前极口称赞。祝母欢喜道:“真是贾大姐姐的福气,女儿、媳妇才品俱优。”王夫人道:“探丫头的光景,还像有点福气的,怎么又弄的这样零落,真是令人不解。”

祝母道:“将来守子成名,自有后福。”

太太们正说着话,周大奶奶上来对王夫人道:“多谢姨太太恩典,给婉丫头念经,奴才夫妻实在感激,上来磕头谢赏。”

王夫人连忙拉住道:“婉姑娘千古流芳,神人共敬,一天经忏,聊表爱敬之心,何足挂齿。”祝母道:“姨太太说了好一程子,要去给婉丫头念一天经,总也没有工夫。我想着明日倒闲,偷个空儿了这件心事罢。你去吩咐接引庵的姑子们,好好的收拾一点儿素面,伺候太太们去逛一天。”周家的答应,自去料理。一宿晚景无事。

次日清晨,王夫人吩咐,请各家太太们到接引庵相会。宝钗知会贾环叔侄同梦玉一早先往接引庵中等候。宅里除了老太太同柏夫人、石夫人三位不去,其余俱同王夫人往接引庵来。

此时各家太太、小姐们都已到齐,庵中姑子接待不及,还亏宝钗、探春早已派人照应。那大雄殿上是二十四众尼僧拜莲经宝忏,十分闹热。

早斋已毕,各家太太们在殿上听姑子念经。梦玉同贾环们往左近庄子上闲逛。探春领着众小姐、姑娘在庵里各处随喜。

王夫人同宝钗在禅房里说话,见茗烟进来回道:“原先伺候宝二爷的进禄,自离府之后一向在外跟官,新近回来做亲,昨日满了月,今儿带着他媳妇来见太太,道喜磕头。请太太示下。”

王夫人听说,叫他进来。茗烟答应出去。

不多一会,领着进禄夫妻进来,走进大殿,王夫人见他夫妻两个打扮的很体面。进禄领着媳妇走到太太面前,一齐跪下磕头。王夫人问道:“你在那里娶了这个花枝儿的媳妇?”进禄跪着回道:“奴才蒙太太恩典赏假,在外跟了几年外官。新近回家做亲,知道太太同宝二奶奶们已回金陵,现在这儿。昨日满了月,今儿才领着媳妇来给太太磕头道喜,要求太太恩典,准奴才夫妻两个仍回府里当差。”王夫人道:“你们起来说话。”

进禄夫妻站起,过去给宝二奶奶磕头。宝钗道:“瞧你这媳妇很不像个穷人家的姑娘,规矩礼数都很像个样儿。”进禄道:“他原在汪五太太跟前,从小伺候多年,因奴才回来做亲,七月间才在江府里出来。”

宝钗尚要再问,见汝湘、九如跟着郑太太们一阵过来。进禄忙退出门外。顾太太一眼瞧见,问道:“你不是彩凤姑娘吗?”

彩凤赶忙过来请安磕头。各位太太、奶奶们问了来意,都欢喜给他道喜。王夫人吩咐进禄给太太们磕头。顾太太对王夫人道:“这彩姑娘是汪五姐姐得用之人,若是他要跟着姐姐,倒是一个能干靠得住的人。”王夫人点头道:“进禄是我宝玉的旧人,因那几年在府里白闲着无事,命他们各去找头路。他跟了几年官,新近回家做亲,昨日过了满月,今日领着媳妇来磕头,求着进来当差。”宝钗道:“看他夫妻们十分情切,太太施个恩,准了他罢。”王夫人点头道:“且帮个忙儿再说。”进禄、彩凤连忙跪下磕头,谢太太恩典,又谢了宝二奶奶。王夫人吩咐去见探姑娘、惜姑娘、珍姑娘、巧姑娘,就派进禄同着汤顺们伺候爷们。进禄连声答应,同茗烟出去外面照应。各位太太用过晚斋才散,一宵无话。

次日一早,周大奶奶进来叩谢贾太太,正遇着宝钗请安下来,笑道:“你来的正好,我正要向你要人名清册,送到海棠院去,咱们要酌定章程。怡安堂太太已催过几磨儿,不能再迟。”

周大奶奶道:“我就送到海棠院去。”宝钗点头,往怡安堂来,见海珠们一堆儿都在卷棚下等着一同上去请安。桂夫人知道他们多添了安和堂一处请安,不能耽搁。宝钗们上去各人回了几句说话,赶着下来,走如是园往安和堂请早安,一面各差姑娘们往承瑛堂禀安。探春赶着将事务略为料理,随同众人跟着柏夫人往介寿堂来。此时王夫人、石夫人、梅姑太太刚才上去,柏夫人赶忙进去。众人俱在卷棚下相叙谈心,等着人齐一同上去。梦玉正说的高兴,见廖大奶奶同着贾环们进来。不知海珠怎生回避,且看下回分解。

回《红楼复梦》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