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回 甘露寺禅房花烛 介寿堂忍恸会亲

第四十五回 甘露寺禅房花烛 介寿堂忍恸会亲

第四十五回 甘露寺禅房花烛 介寿堂忍恸会亲

《红楼复梦》清·陈少海

第四十五回 甘露寺禅房花烛 介寿堂忍恸会亲

   

话说梦玉同梅解元正在畅谈,见薛蝌出来指着笑道:“真是造化,合了周堂,后天是婚嫁吉日,就娶竺姑娘过来,请姑丈在这儿做主婚。三舅母听说郑家的亲事,既是老太太彼此说定,姑娘家终身大事,岂是叫人说着玩的?薛、竺既已联姻,三舅母情愿聘郑姑娘与梦玉。同竺姑娘一样,虽是薛家出名,总是祝家媳妇。王、郑两家亦照此例。请梅姑丈写书子禀知老太太,说三舅母备下定礼,专差家人前去,下定过礼,等竺姑娘做亲之后,同母亲去给老太太补拜大寿,就给梦玉迎娶郑家姑娘。”梅解元笑道:“舅太太这样办法,实在千稳万当,郑、祝两家无不欢喜。我就写下书子,叫徐忠派个妥当家人同这里管家去办喜事。若说叫我在这里看梦玉做亲,这件事断不能遵命。我好容易脱身来闲逛两天,断不肯等着做亲家。再者我那些朋友同我一样脾气,这会儿已等的着急,还等到后日呢!这件事断乎不能。我到周则古家去写书信,你们备办妥当,就去找着徐忠一同起身,倒别耽搁。”梅解元说毕告辞。薛蝌款留不住,只得同梦玉送至大门。兄弟二人转回上屋,见沈夫人带着姨娘将礼物全行备办齐集。派老家人柴福、蔡升前往镇江郑府下定过礼,就便备下公馆伺候。

薛姑太太命薛蝌去见竺太太知会后日迎娶之事,若是依允,以便收拾料理。薛蝌答应,自往竺家知会不提。梦玉赶忙写家信,差茗烟交与徐忠差人回去。早饭以后,薛蝌转来说道:“竺太太无不遵命。但是竺小姐从未一日离开老母,家中只有小丫头一个,难以照应服侍,总要姑爷入赘。三朝后,连竺太太一同过来,彼此都可省事。”薛姑太太点头道:“倒也使得。明日过礼,后天早上你送兄弟过去,看拜过堂,回来家里陪客。”沈夫人道:“就在我这儿热闹,诸事便当,人手又多,何必你又家去?你两个侄儿的两处院子全是空着,就娶了回来也碍不着谁。况且还是赘过去呢。”薛姑太太道:“我家去同在这儿一样,嫂子既这么说,依着你办罢。”吩咐薛蝌:“回去同你媳妇备办过礼物件,只将我的东西摆上点子,也就使得。将王、薛两处本家知会个信儿,后天请过来吃杯喜酒,就叫这儿姜厨子内外办十二席,也很坐得过来。”薛蝌答应,遵着母亲吩咐去办。门上萧桂同他姐夫徐忠帮着陈设灯彩。

富贵人家办事,全不费点气力,不多大工夫,诸事停当妥贴。次日薛蝌亲自送礼过去。竺太太那边并无一位爷们照应料理,只得拉住薛二爷做个接亲主人。薛姑太太知道那边无人办事,派茗烟过去跟着二爷料理新房,倒热闹了一夜。

这日,正是乘鸾吉日,早面之后,沈夫人、薛姑太太装扮新郎,派三处老管家带着家人、小子簪花披红,鼓乐细吹,用大学士全执事大轿,送新郎过去入赘。薛蝌照应拜堂见礼。不但竺太太母女喜的说不上来,连周府上的内外无不欢欣鼓舞,喜笑颜开,都给竺家母女感赞不已。这竺小姐名叫九如,因孝心感动观音菩萨,成就了梦里姻缘,真所谓称心快意。奉母命开了长斋,同梦玉说不尽那番恩爱。

薛姑太太在沈夫人宅里摆了一天喜席,将几位亲热些的姐妹、姑婶留着,后日接新人同亲家太太回来。沈夫人收拾新房同竺太太的住处,刚料理完毕,不觉已是三朝,请周老太太们做送亲,冢宰第甚属热闹。梦玉夫妻十分感激薛家继母同王三舅母,拜见之后,另又磕头。竺太太亦感戴之至,再三拜谢。

薛、王两家无意中与竺太太成了眷属,彼此甚为亲热相契。

欢乐之中,不觉已过数日。柴福、蔡升差人回来禀知,郑府亲事业已下定过礼,公馆已预备现成。祝老太太专人迎接新人同亲家太太,另又专人接请王、薛两府的夫人、太太。沈夫人同薛姑太太商量道:“我本来要专诚去给祝大妈补拜大寿,顺便到金山寺去做几天水陆功德道常这会儿祝大妈连次差人来请,咱们不用耽搁,这就走罢。你家坟墓已收拾完结,没有什么事务,带着二外甥夫妻同到镇江拜过寿,就叫他们前去赴任。咱们完结郑家亲事,差不多大姐姐也快到了。姐妹们一路同了回来,岂不有趣?”薛姑太太应允,赶忙吩咐收拾。

徐忠、赵禄不住来催梦玉,请太太们早晚就去。虽不明言,大约说三老爷病的不好。梦玉十分惦记,饮食俱减。竺九如心中着急,忙催着收拾起身。老管家们备下几号体面大船,扯着宫保大学士桅旗,朱牌门枪十分壮丽。沈夫人带着派去得用的姑娘、媳妇同薛、竺两太太、梦玉夫妻辞行上船。梦玉留赵禄赶着催修房屋,余者带回家去。

开船一日,徐忠私下对梦玉道:“传闻三老爷有不在的信儿,不知真假,大约凶多吉少。”梦玉道:“二老爷不写书子,用竹纸写几句,催我即速起身,我就有些动疑。如果有些什么,这怎么好呢?”徐忠道:“那是各人寿数,不能相强。倒是恐防苦坏了老太太,他老人家是最要紧的。大爷回去,要宽解才是。”梦玉点头,甚觉伤感。江面上正是当梢顺风,次日下午已抵江口。祝府家人早已飞奔前去通信。各座船刚要收入口内,只见茗烟进舱来说:“二太太、姑太太同大奶奶们亲自来接,船在江口,各船都已知信,湾在一处。”薛姑太太同竺亲家、新媳妇俱到沈夫人座船,以便相见。

梦玉带着徐忠、茗烟先去迎接,见桂夫人们两三号大船拢将过来,紧靠沈夫人座船帮祝茗烟扶着大爷先上船去,急忙进舱。梅姑太太笑道:“陶朱公载得西子归矣!”桂夫人道:“这怎么说呢!才离家,就骗了人家一个姑娘。”梦玉上前磕头请安,给海珠、秋瑞问好,江苹、春燕、金凤、长生、蝶板给大爷道喜问好。

嫂子们回说船已靠定,桂夫人吩咐梦玉,且同过去会了新亲,还有说话。众家人、小子铺稳船板,左右搭住扶手。桂夫人、梅秋琴、海珠等刚过船来,沈夫人、薛姑太太、竺太太早已迎出头舱,梦玉在旁通知姓氏。桂夫人笑道:“沈四姐姐,自从我十三岁同你分手,谁知今日才得见面,还给我娶个媳妇。”

沈夫人笑指道:“这是咱们亲家太太,这是你薛家二姐姐。”

桂夫人亦将梅姑太太、海珠、秋瑞通过名姓,彼此让进官舱拜见行礼。王、薛、祝、梅四姐妹,另又拜谢一回。薛姑太太命媳妇邢岫烟领着梦玉夫妻全行拜见。众人礼毕,让坐送茶。

桂夫人姑嫂见竺姑娘庄静美丽,十分欢喜,向竺亲家深为赞美,竺太太谦谢一番。岫烟同海珠们虽是初逢,也甚契合。

老姐妹叙谈一会,送过果茶三道,桂夫人对沈夫人说道:“我头一条儿是接亲家同二位姐姐,第二件是说郑姑娘的亲事。老太太接着梅姑夫同梦玉的书信,欢喜的使不得。郑大姐姐亦当面应允,收下王宅的喜礼,回了八字允帖,等四姐姐来商量,择日出嫁。谁知他三叔现已去世,家中有了孝服,此事难以举行。”沈夫人们大为惊叹,梦玉忍不住掩面而哭。梅姑太太止住道:“你且别哭,还有说话。郑姑娘往常给老太太逗趣儿说个笑话,自从那天定下亲事,郑大姐姐将他带回家去。接着三兄弟不在了,老太太悲伤的饮食不能下咽,一家子急的什么似的。因此同郑大姐姐们再四商量,梦玉一进门,身上就有了期服,断不能再办喜事。况且大哥的信儿亦来的很紧,不过老太太跟前护弄一天是一天,再有别的那更难了。这会儿商量出个绝妙主意,请四姐就在这船上将郑姑娘娶过来,拜了花烛,完结这件亲事,同薛二姐姐各人带个新媳妇去,叫他老人家瞧着欢喜。明日是三兄弟头七念经,老太太若再伤心一哭,实在要命。全靠两位姐姐同亲家太太、新媳妇骗过这苦劲儿才好,不知四姐姐以为何如?”沈夫人笑道:“这样办法最简绝妥当,总要郑亲家肯依才得。”桂夫人道:“郑大姐姐咱们业已说明,这会儿带着姑娘、汪二姐姐们在甘露寺等候。”沈夫人道:“甘露寺是后汉照烈帝拜见吴国太之所,乃是婚姻吉地。咱们到那儿会亲,倒很吉利。”桂夫人大喜,吩咐都往甘露寺去,祝府早已备下大轿伺候。桂、沈两夫人急忙中叙几句当年闺中旧事。梅姑太太陪竺亲家谈些仰慕的客话。惟薛姑太太见秋瑞的品貌与香菱相似,未免动了一片伤感。兼着红绶当年与香菱最为相得,这会儿瞧着秋瑞,就像遇着香菱的阴魂一样,惊喜的说不出话来。倒是秋瑞见薛姑太太主仆想是前生缘分,由不的十分亲热。

座船抵住甘露寺码头,梦玉伺候上轿,一同都到寺里。长老山门迎接,同进大雄殿,鸣钟擂鼓,拈香已毕,薛蝌上前给桂夫人们道喜拜见,桂夫人亦再三称谢一番。邀着沈夫人们来到方丈,梅姑太太指道:“头里站的就是郑大姐姐;左边是顾二妹妹、江五姐姐;右边是汪二姐姐同三嫂子;后面是本家几位奶奶。”沈夫人们忙走上前,听见里面奏起细乐,众位太太站在门口谦逊一番,彼此来到方丈。只见灯彩辉煌,红毡满地。

桂夫人笑道:“且慢见礼,吩咐奏乐。”海珠、秋瑞拉着梦玉、九如一齐站在红毡上,金凤们过去,推开碧纱,里面冯、金、陈、马几家媳妇扶着郑汝湘出来同梦玉们一字儿站定,向上跪拜。礼毕转身,夫妻交拜。桂夫人同梅姨太太将沈夫人扶坐中间椅上,命梦玉、汝湘双双展拜,沈夫人瞧着十分欢乐。受拜之后,与郑大太太两亲家拜见道谢,众位太太、奶奶彼此见礼,让坐送茶。

薛姑太太笑道:“我因小儿顺道回家修墓后就要往太原赴任,不意途中与柳太太母子相逢,无意中得了两个女儿,同柳家结成亲家。再也想不到梦玉承继与我,同竺太太得做儿女姻亲。谁知三嫂子这空儿得个现成媳妇,多年不见的姐妹今日相逢。实在是重重的喜事。”沈夫人道:“咱们头一条是给老太太补祝大庆,送你的新媳妇来,就着梦玉娶郑姑娘,要大热闹几天。谁知老太太正在发烦悲苦,倒委屈咱们郑姑娘,在这儿且从权拜过花烛,总必得到我公馆拜谢亲家,才成大礼。”

郑大太太道:“亲家太太真是大家礼数,一些不错。因见老太太悲子之心过于伤感,众人都瞧着过意不去,再四想出这从权的道理,要仗着亲家同薛二姐姐们给老太太解慰些悲苦。明日是三老爷头七念经,等着梦玉去拜经回礼。他这会儿亲事业已完结,让他先去成服。咱们带着媳妇们一堆儿同去,叫老太太一会儿欢喜不了。”桂夫人道:“沈四姐姐同薛二姐姐都是咱们自家姐妹,诸事什么些儿,都可使得。再没有竺太太新亲上门,咱们未免过于简亵。”竺太太道:“儿女至亲,何分新旧?将来正要仰邀老太太慈荫及诸位亲家姐姐们垂爱呢。”顾四太太笑道:“都是自家人,不须过让,就叫梦玉去罢。咱们用完果茶进城,也就不早。”桂夫人吩咐梦玉先去,命媳妇赶忙摆上茶果,挨次让坐。沈夫人吩咐,将行李等项连薛姑太太的一箍脑儿都搬入咱们公馆,丫头、媳妇各派三两个跟往祝府,余下的俱往公馆料理伺候。分派已毕,太太们略坐一会,彼此相约一齐上轿。众家人、小子各分一半跟班与押行李,十分热闹。

梦玉骑上骏马,跟着茗烟们先进城去,无心看那景致,催马急走,不觉来到家门。猛抬着,瞧见门上丧帖,忍不住泪如泉涌。急到大门内下了牲口,听事家人上前请安。同进外宅门,查、槐老管家给大爷道喜。梦玉指着茗烟道:“这茗烟是我新得的旧人,给他上了档子,回过二老爷专派他伺候我罢。”两老管家答应,说道:“三老爷供在崇善堂,一会大爷举哀,别高声大哭,叫老太太听见又要伤心。这几天内外着急,大爷进去逗个笑儿,别要他出眼泪。等着亲家太太们来,骗过几天就好了。”梦玉点头问道:“二老爷在那儿?”跟班的答道:“在玉树林同郑姑老爷们说话。”茗烟跟着大爷竟往意园玉树林来,听见笑语之声。

梦玉走进花厅瞧见诸位长辈,忙上前请安,另给郑大姑夫同二叔叔磕了几个头。祝筠笑道:“好造化,又得了人家两个好姑娘。望你回来给老太太开心,这几天连我都怕见他老人家的面儿,一见就哭。郑大姑夫是我留在这儿,一会儿王三舅母们到来,咱们就在春晖堂拢共拢儿拜见就完了。你进去,三叔灵前别大声哭,且磕个头儿,去见三婶子,狠狠的劝慰几句。将眼泪擦干,再到老太太屋里请安。不用提三叔叔那一条儿,只将你做亲的话逗个笑儿。”梦玉连声答应,赶忙退出花厅,无心同众人说话,竟到崇善堂西屋。瞧见孝幔悲不可解,启幔进去,抚着材叫声”叔叔,梦玉回来怎么就不见面?”一言未了,握着脸低声恸哭,十分伤感。茗烟再三劝住,哭拜一回。

走夹道过恩锡堂,知道鞠太太业已搬进宅来,随到蕉雨山房请安。鞠冷斋老夫妻喜慰几句。梅春因值课期,刚才脱稿。哥儿们彼此问好,梦玉道:“王家舅母们马上就来,你代我接待照应,我去见老太太呢。”梅春答应,梦玉辞出。过了忠恕堂进垂花门,老管家婆们相见甚喜,说道:“见了老太太千急别出眼泪,就惹乱儿。再者三太太身上有事,这两天悲苦的要死,你再去引着伤心,那更不好了。只可想着话儿劝解才是。”梦玉点头答应。

过景福堂刚到甬道上,那怡安堂卷棚下的嫂子、姑娘们瞧见大爷,真是野鸟乌鸦似的一群飞过来,每人都要问句好。梦玉答应不及,只有点头乱应道:“好,好,好。”宜春、双庆笑道:“咱们同四个姨娘正在这儿给新大奶奶收拾屋子,还要给亲家太太预备房屋,横竖总不伤大爷的脸。”梦玉笑道:“过一半天,给姐姐们磕头道乏。”李嫂子道:“快去见过老太太,好等着接新丈母。”梦玉含笑转身往介寿堂来,迎面遇见四位姨娘,忙上前请安。荆姨娘道:“老太太等着见新亲,叫咱们好好儿收拾住房。你千急别引他发烦!太太们快来了,过几天再吃你的喜酒儿罢。”四位姨娘各去办事。

梦玉不进介寿堂,先往承瑛堂,走进院门,只觉满目凄凉,卷棚下有两个听事的姑娘、嫂子,都靠着栏杆打盹儿。启帘进去,见石夫人同芳芸、紫箫在桌边调药,上前跪上请安道恼。

石夫人触起伤心,泪下如雨。芳芸道:“太太今日很不舒服,现在服药。若闹点别的岔故,媳妇都要活不了。”紫箫、梦玉亦再三苦劝,石夫人止悲问道:“你又得了媳妇?刚才见老太太怎么个欢喜?”梦玉道:“还未曾去见老太太。王三舅母们快就来了。”石夫人道:“既是这样,咱们闲了再说,你快去见老太太,别要引他悲苦。”紫箫道:“老太太哭了几声,气疼的昏晕过去,骇的众人要死。沾着眼泪,痰气就往上冲,很要小心要紧。”梦玉点头答应。辞出往介寿堂来,卷棚下,姑娘、嫂子俱用手乱招。刚上台阶,五福笑道:“老太太等接新亲呢。你上去别提承瑛堂一个字。”梦玉同嫂子、姐姐们问个好儿,忙启帘进去。见老太太坐在云蝠椅上,两旁站着三多、吉祥,忙上前跪下抱腿请安,说道:“王舅母们随后就到,叫先给老太太请安。”祝母欢喜道:“我的宝贝孩子来了,怎么你不惦记我,直到今日才来?”梦玉将头睡在老太太膝上,答道:“王三舅母同薛家妈也同老太太一样,疼的像个宝贝似的,一步儿也不放开。总说’等着一箍脑儿去给老太太请安,他老人家是个母寿星,活菩萨,咱们去沾点儿福气,还要拜在他老人家跟前做个老女儿’。”祝母摸着梦玉的脸,喜笑道:“小油嘴,倒会说个话儿!我那有这样福气,得宰相夫人、宰相妹子做女儿?他们如不嫌弃,咱们常在一堆儿也就有趣。不来就罢,既来瞧我,断不能叫他们回去,总要等你桂三舅母、贾家丈母到来,做他一个大会亲的团圆会,这才有趣呢。薛家妈怎么将个竺姑娘娶了给你?说给我听。”梦玉将入梦之后,遇见薛家妈同到王宅,如何与竺家结亲完姻之事,从头细说一遍。祝母笑道:“别说我瞧见好姑娘就要想着给你做媳妇,谁知薛家妈同王三舅母将人家好姑娘娶了送给咱们做媳妇,这个疼你手儿还了得!咱们也得回个礼儿才是。”梦玉道:“薛家蝌二哥同二嫂子将咱们送到了就要去引见赴任,我听见盘费不很充足,我想着要求老太太赏我几个钱儿,拿去送他。”祝母不觉大笑道:“傻孩子,几个钱就想送人?不够人家做赏封呢。等我对二叔叔说,自然办的妥当。我听见你王三舅母办下公馆,他带的人想也不少,公馆随他备下,各人便当。我已派姨娘们在富春阁给三舅母同薛家妈备下住房,床帐等项俱已齐备。后面那一带厢房,不拘多少丫头、媳妇总住他不了。又将瓶花阁西院里那几间屋子收拾给竺太太娘儿去住,彼此都有个照应。你说这主意可好?”梦玉点头笑道:“老太太吩咐的一点不错。三舅母家宅子同咱们的不差什么,也很像个样儿。不拘什么公馆,再没有那样舒服,到富春阁很可住得。一会儿老太太将王三舅母留着,别放回公馆。”祖孙正说的高兴,五福上来回道:“亲家太太们来了,二老爷同郑姑老爷们都在春晖堂见礼”祝母听说,吩咐梦玉快去迎接。梦玉答应退出,瞧见那些该班执事的各人预备伺候,这会儿无暇应酬,彼此点头含笑而已。

刚到怡安堂,遇见修云带着文来正要往垂花门去,兄妹问好。修云笑道:“我又多了两个嫂子姐姐,实在热闹。掌珠姐姐坐了小月,你也不去瞧瞧。”梦玉道:“我进了垂花门,何曾有一点空儿?好容易护弄的老太太没有出眼泪,这才放心。连妹妹那儿没有过去瞧瞧。这会儿太太们在春晖堂见礼,有会耽搁。妹妹同我到海棠院打个照面,咱们一同出去。”修云应允。

兄妹两个进了院门,翠翘们瞧见笑道:“大爷这会儿新奶奶多着呢,刚才走过院门,连头都不回一回,真个的有了新知,忘了旧好。”修云笑道:“别委屈咱们大爷,实在是没有空儿过来拜望,他不分新旧,总是相知。”梦玉笑道:“还是咱们妹妹不错。”兄妹走进套间,见掌珠倚着个大绣枕,坐在炕上笑道:“今日大爷更忙的利害,连个影儿咱们也够着瞧不见。”

梦玉先问个好,说道:“刚才修妹妹说,姐姐害的小月玻我不知道这小月病是个什么症候?想来是受些风儿,不然一准着了凉。”掌珠抿着嘴儿迷迷笑道:“我的症候,不用你管,倒是洗个脸擦掉那些泪痕,接待新奶奶去罢。咱们这院里不用你来讨嫌。”翠翘端上热水,伺候大爷洗脸。梦玉躺在炕上笑道:“我要在这儿讨个嫌,爱依不依。”修云催道:“快些罢,垂花门传了点呢,我可要去了。”梦玉起身洗脸,换过衣服,同修云离了海棠院,走景福堂夹道。

刚走出院子,见各堂执事姑娘、媳妇们分两班齐集站着,一眼望去,都是青纱单褂,月蓝纱裙,两鬓上俱带翠花。兄妹正往前走,见竺太太头一位已进垂花门,第二位是薛姑太太,第三位是王三舅太太沈夫人,第四是薛二奶奶,郑姑太太同桂夫人们一同进来。后面是海珠姐妹,一群仙子冉冉而来。修云报怨道:“都是你耽搁,这会儿站在院子中间,上不了前,退不了后。这是怎么说呢!”梦玉笑道:“你快别言语,跟着我来。”瞧见竺太太们走的相近,忙上前说道:“修云妹妹,在此迎接。”竺太太同沈夫人们拉着修云十分欢爱,赞美几句,同到景福堂。

沈夫人对众人道:“竺太太本是新亲,应行大礼,因这儿有不便之处,一切仪文全行删减。刚才见诸位亲家又行过一回礼,若再要挨次拜见,我可实在玩儿不开。莫若咱们老姐妹竟打伙儿一团拜,玉哥儿、魁哥儿同姐妹们也是一团拜,咱们略歇歇腿儿去见老太太。这主意可还使得?”桂夫人笑道:“四姐姐这主意固然很好,叫竺太太瞧着,未免过于什么些个。”

竺太太摇头道:“我这几天贱恙复发,头晕气急,多磕个头儿都是勉强,若行大礼,实在来转不及。”梅秋琴道:“竟依着沈四姐姐,这样最好。等着鞠太太来,一堆儿团拜罢。”太太们一齐坐下。

不多一会,听差的跟着鞠太太进来,桂夫人指着代通名姓,彼此叙过几句久抑的寒暄客话。让竺、鞠两亲家为首,众位太太花枝招展,一齐团拜。梦玉们行过礼,弟兄姐妹又团拜一回。

会亲礼毕,让坐送茶。沈夫人笑道:“我同这儿多年亲谊,从未往来。那几年原想着要来瞧大妹妹,一来是道儿过远,出门费事,二层是呆不痴儿跑来,叫人讨嫌。再想不到由咱们姑太太面上成了至亲。可见前生结下缘分,凭你是谁,也总躲不掉的。刚才一见诸位姐姐们,都傻好儿的亲热,早知并不嫌我,前几年就在一堆儿的闹热,还等得到这会呢!”薛姑太太笑道:“嫂子说的不错,我若早知有这承继儿子,也不往四川去受那几年的罪。”众位太太正在用茶叙话,见垂花门老管家婆上来回话。不知回的什么,且看下回分解。

回《红楼复梦》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