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回 薛宝钗喜接家书 柳夫人寄言志感

第三十七回 薛宝钗喜接家书 柳夫人寄言志感

第三十七回 薛宝钗喜接家书 柳夫人寄言志感

《红楼复梦》清·陈少海

第三十七回 薛宝钗喜接家书 柳夫人寄言志感

   

话说宝钗、珍珠梳洗完毕,都到上房来请早安,刚上了台阶,听见背后有人叫道:“奶奶、姑娘们这一程子就不理咱们了。”宝钗、珍珠回过头一看,原来是妙空、智静。笑问道:“师兄们好啊!”妙空答道:“托奶奶、姑娘洪福,师弟们都叫请安。”珍珠笑道:“今日怎么进城的这样早?”智静道:“七月半的年例,来请太太们拈香。今年盂兰会热闹。”宝钗道:“咱们来瞧烧法船,吃你们的好素面。”妙空道:“这是现成。只要太太、奶奶、姑娘们赐光。”宝钗将他两人邀进屋去。王夫人也刚收拾完结,正坐在中间大炕上吃丸药,旁边站着两个姑娘伺候。瞧见妙空们进来,王夫人笑道:“一向少见。”

妙空、智静赶着请安问好,又给众师弟们替太太请了安。宝钗、珍珠请过早安,王夫人吩咐坐下,问道:“你两个为什么一早的进城?”妙空答道:“特来请太太七月半到庵里拈香。”

王夫人道:“这是年例。我若有空儿,亲自来烧香看热闹。

若是不得闲,横竖叫奶奶、姑娘们出来。”妙空道:“今年的法船大,钱粮用的多。”宝钗笑道:“我替你说了罢。除年例之外,还要多化几个钱。是这个意思儿不是?”太太们都一齐的好笑。太太、奶奶正在说笑,珠大奶奶上来。众人站起,大奶奶先给太太请过安,同众人见了礼。王夫人道:“叫平丫头上来,一同吃个点心,好出门去。”丫头答应,赶忙去请。

周家的进来回太太道:“林之孝要见太太。”王夫人吩咐:“等着我有

话说。”宝钗会意,将妙空们邀到自家屋里去坐。

王夫人命珍珠在炕桌上开出单子,说道:“大老爷一万两,大太太三千两,珍大爷三千两、珍大奶奶二千两,蓉哥儿二千两,蓉大奶奶一千两。”命林之孝进来,吩咐道:“你照着单子都开了银票,交四姑娘代我送去。再开一张三千两,一张二千两,两张五百两的,这是我自家带去给桂亲家老爷、太太、姑娘、相公的。这几项,你就去办来,我等着就要。再将五十两一封的包二十封,一百两的包十封,三十两的包五十封,二十两的包一百封,十两的包一百五十封,四两的包三百封。你都给我照着单子包好,陆续送进来。上面都要贴红签子,将数目写上。

等着家里收拾完结,将咱们的当家子合族都请了来,量着贫富轻重我帮他们点子,也见得一本亲亲之谊。还有那穷亲穷眷,同老爷来往的朋友寒士,都要留点别金。”林之孝道:“这是太太的仁厚,培植子孙,就是老公爷们在冥冥之中也是喜欢的。”

王夫人道:“咱们本是忠厚传家,我也不过是仰体祖宗敦宗睦族之心而已。我今儿到桂亲家宅里去过,从明日起就要动手拾掇起来。”林之孝道:“明日刘大人那里差人来收点交代,咱们竟是后日内外动手收拾罢。”王夫人道:“也罢,竟是后日起赶着收拾。”林之孝答应,接了单子出去。接着,是平儿上来,穿着大服请过安,同珠大奶奶们见过礼,说道:“听说太太等着上车,谁知还没有换衣服呢。”王夫人道:“接你上来吃了点心同去,谁说等着上车?你且坐会子咱们再走。”不言平儿在太太上房伺候出门。且说妙空们在宝钗屋里坐下叙了些寒温说话,宝钗命荣贵摆上点心,同妙空、智静三人吃着说话。妙空道:“还有一件喜事要来禀知太太。前日咱们家的烧火道人老王,他不是那年跟着净师叔同五姑娘回南去吗?到了江南又到苏州,后来带他到安徽,还要上武当山去。他因为年老实在行走不动,不肯同去,就辞了净师叔在大江口的一个什么庙里耽搁,做个香火。因当家和尚与他不睦,转到金陵鸡鸣寺耽搁两年。他说五姑娘还是那个模样,倒比在家时候还强壮些儿。听见说还要到扬州去呢。”宝钗叹道:“咱们当日的那班姐妹死了一多半,余剩下都是半生不死的。只有惜姑娘一人,做了闲云野鹤,无挂无碍,我们如何及得他的受用呢!”智静道:“还有一个喜信,说起来真是各人的时运。宝二奶奶今日一准饭都要多吃些儿。”宝钗笑道:“有什么喜事叫我开心?”

妙空道:“头一件是薛姨太太、蝌二爷回在金陵祭祖修墓,有封家书寄来。第二件是宝二奶奶添了两个亲妹子,这不是重重的喜事?”说着,将薛太太家书递上。宝钗喜从天降,乐不可解,赶忙将书拆开,从头至尾细看一遍,才知道蝌二哥升了太原知县,母亲同回金陵祭祖修墓。数年来精神强健,已得了两个孙子。途中遇着柳太太,承继宝月、宝书两个女儿,结了亲家,现在回金陵扫墓,秋间随着蝌儿引见之便,一同进京赴任。所有数年来一切家务情形及想念姐姐、女儿之事,全在书中细写。宝钗看了半日,欣喜无限,说道:“今日接着这封书,就同见着我妈妈一样,真是一件快心之事!快些去禀知太太,叫他老人家大乐一回。你两个千急坐着别动,我还有要紧话同你商量。”说毕,急急转身出去。

妙空两人坐等了好大一会儿。宝钗笑嘻嘻进来说道:“多谢,多谢!太太今日大乐,说是下书人不可待慢,留着逛两天再出城去。”妙空笑道:“多谢太太、奶奶的厚意,本该遵命才是。实在要赶办七月半的道场,还要给师父拜几天经忏,那里还有点空儿。等着再来给太太、奶奶们请安罢。”宝钗道:“太太说,宝月姑娘是咱们家的外甥女儿,叫他改妆,赶着留起头发。庵中之事从此交代,不用他沾手。知道你那里下去事繁热闹,他住在那里倒很不便,不如送到这儿等我妈妈来交代。不知你们意见如何?”妙空道:“太太见的很是。但是柳太太起身之后,他已改妆蓄发,不做五台山的和尚了。又得一个长发的妙方,配了药早晚梳洗,不到两个来月,乌云黑鬓,打扮的美人儿似的。咱们庵中是佛门广大,烧香拜佛的那里禁止得住!倒要格外给他照应,实在费事。自从接着姨太太书子,他在佛前遥拜母亲、兄嫂。就是那天改了名姓,合庵都称他是薛姑娘。他因为这儿太太同宝二奶奶未曾瞧见姨太太家书,不敢过来拜认。既是太太这么说,别说是他愿意,就是咱们,亦省了好些心。这真是件美事。”珍珠笑着进来,问道:“有件什么美事?说给我听。”宝钗道:“他们有一个绝好的主儿,要给你说亲。”珍珠笑道:“起开狗口出象牙。”妙空们笑道:“咱们就说的是这美事,明日送他来拜姨妈、姐姐呢。”智静道:“咱们再将柳太太的

话说几句儿,也就走罢,别耽搁工夫。”

妙空点头道:“咱们那老王得了姨太太的书子,又回到江口庙里要他的工钱。谁知这天柳太太的船就湾在庙前。是夜风雨甚大,那些强盗趁着风雨上船行劫,柳太太们合船性命难保,包勇拿着一条水磨钢鞭,独自一个站在船头拒敌强盗,张姑娘一人在船死守。正在危险之时,幸亏汛上的捕盗船四面围住,被包勇打死几个,那逃不掉跑不掉的,又被官兵拿祝柳家母子逃过一难,可怜包勇受了一身的伤。次日,柳太太们到庙里烧香敬神,备的三牲福礼,老王在殿上伺候。大妹妹见他倒是认得的,他不知道张姑娘改了妆,那里敢认出来呢?柳太太们拜完神,献牲奠酒放鞭炮,热闹了好一会。大妹妹叫他过来,问道:“你不是馒头庵的老王吗?你跟了净师父同惜姑娘到江南去,怎么又在这儿?他们两个现在那里?’老王见他问的对路,说道:‘奶奶怎么知道我的来路呢?’大妹妹笑道:‘你果然是老王,就该认得我是谁。’老王细细的认了认,说道:‘奶奶很像咱们庵里的妙能姑娘。’大妹妹笑道:‘你既认得妙能姑娘,我也就认得你是老王。’柳大兄弟笑道:‘他当日是妙能姑娘,于今是妙常姑娘了。’老王不懂这话,问其缘故,大妹妹将琏二哥作媒出嫁,随着柳太太回广东的话,对他说知,老王又惊又喜。大妹妹们将老王送上船去,赏他酒饭盘费,对他说,老师父不在了,庵里是妙空师父当家,香火十分热闹。你不如还去投奔他们罢。老王也将薛姨太太有家书,命他带回京来的

话说了一遍。大妹妹笑道:‘薛姨太太的就是我的家书一样,快别耽搁,你就走罢。咱们开船甚急,不及写书子,你记着替咱们寄个口信儿,说记念之至。’柳太太道:‘你见了妙空师父们,再三给咱们向好道谢。你说我娘儿三个时刻惦着他们,从此以后更要亲热。咱们一到广东就寄书子。这会儿我心烦意乱的,从那一句写起?你将咱们昨夜遇盗之事,细细说与妙空师父们知道,请他到贾府去代我娘儿三个道谢。你说,不亏包勇一人,我们早没了性命。大恩大德,世世难忘。’柳太太说的伤心,娘儿三个对着老王哭了一场,还领着大妹妹们在船头上望着咱们这里磕了一会头,再三的叫老王记着。那位包二爷,也叫给太太、奶奶、姑娘同琏二爷、琏二奶奶请安。说:‘请太太同琏二爷放心,再下去十来天就到了南安府,度过梅岭,可以望到家了。底下这几站都是热闹地方,沿途皆有汛地,很不用惦记。你说我跟太太到了广东再寄禀帖来,请太太、奶奶、四姑娘、琏二爷的安。’据老王说,包勇的身上受的伤也就很重。实在难为他,像这样的人这会儿那里找呢?柳太太又将途中遇着薛姨太太承继女儿结亲家的话对他说知,叫他寄语智能,蓄发改妆,保重身子。娘儿们叮嘱了有几百磨儿。还说过扬州遇着祝大人的儿子叫做梦玉,又同他们结拜了姐弟,在扬州耽搁了三天。大妹妹对老王说,那祝大爷也同贾府的宝二爷是一个样儿的脾气,很有个情分儿。说是同他开船的时候,祝大爷哭的晕了过去,大妹妹亲自送过船去叫了半日,包勇催着开船,只得硬着头皮回到自家船里。听他说起来,那个祝大爷就是到铁槛寺拈香你们遇着那位祝太太的儿子。”妙空正说的高兴,珠大奶奶进来笑道:“两位亲家师兄别说寡话,请用点儿粗点心。”妙空笑道:“那一磨儿不在这儿吃饱才走?以后更要沾三位宝姑奶奶的光,吃不了还要包着走呢。”

宝钗道:“阿弥陀佛,咱们这些凡人全望诸位佛爷亲家度咱们去成佛呢!”珠大奶奶笑道:“仔吗四丫头坐的远远的?”

珍珠道:“我同慧儿在太太屋里吃过点心,太太等着林之孝来了就要出门。刚才妈妈那里差人来谢酒,说是老爷子今儿精神大好,请这里太太同咱们不用惦记。又是三姨儿那里差人下贴,请太太同咱们吃午饭。我对太太说,咱们两个不去,等着太太同嫂子们去罢。”宝钗道:“很好,我也要在家里收拾。这几天坐在人家屋里,觉着怪烦的。”宫裁道:“我上去伺候太太出了门,再来奉陪。”正要出去,见人来请四姑娘说话,叫宝二奶奶留着两位师兄们逛一天再去。妙空、智静起身答道:“我们有事要去,不能耽搁,改日再来给太太请安。”宝钗问道:“太太这会儿就走吗?”周嫂子道:“同林大爷说话呢,也快就上车。”宝钗听见,对妙空道:“你两位坐一坐,我去伺候太太上了车就来。”妙空、智静道:“二奶奶给咱们谢谢太太,说再来请安罢。”宝钗点头,同周嫂子忙忙出去。

刚到上房,看见太太站在院子里说话。宝钗走到面前,王夫人道:“我叫珍珠送东西到大太太那里去,你瞧瞧这单子。”

宝钗接着瞧了瞧,递给珍珠说道:“太太办的真是妥当。”

王夫人又将送桂府的一个单子也给宝钗瞧了,说道:“三姨儿请咱们吃午饭,大姐姐同四妹妹都不肯去,我想着不去也罢。他今日算新亲家上门,连我都不该去才是。琏二姐姐又不依,我只得同他去走走。”宝钗道:“妙师兄们还要到别处去请太太们呢,没有空儿,叫谢谢太太。明日送宝月来请安。”王夫人笑道:“很好,早些儿来。”一面说着出了垂花门,珠大奶奶同宝钗、珍珠跟着出去伺候上车。平儿同珠大奶奶们告过罪,跟着上车。嫂子、姑娘们跟出大厅赶着上车,一同出了荣府。

珍珠要往宁府去办事,宝钗道:“去去就来,别叫大姐姐拉在那儿说闲话。”珍珠笑道:“立刻就来。”说着,也就上车,抱琴跨上辕儿,后面跟着两个家人,也出了府去。

珠大奶奶同宝钗进来,刚到垂花门,遇着妙空们要去。宫裁道:“太太吩咐说,明日早些儿来。这会儿有了空儿,等着四姑娘回来,咱们好好的收拾点菜儿,吃了饭,慢慢的再去。”

妙空们被两位奶奶拉住不放,只得就近到绿竹斋去坐。珠大奶奶道:“你们爱吃什么,倒老实说。”妙空道:“我很想上一磨儿在这里吃的糟鱼片儿汤。”宝钗道:“另做一样的请智静师兄。”珠大奶奶点头,吩咐去办。宝钗陪着说话,妙空道:“柳太太们这如今也快到了。可怜他们那里知道琏二爷出了家去?若是叫他们知道,不知还要怎样的伤心呢!”智静只是点头叹息。妙空想起往事,止不住两泪交流,十分悲切。智静笑道:“别伤心的吐血。”妙空擦着眼泪,答应道:“我想起一件别的心事,为什么犯得上吐血呢?”宝钗笑道:“为一个神仙出眼泪,也出的值。”智静道:“姑子给和尚出眼泪,真是绝好的一段故事。”三个人正在说笑,见珍珠进来。宝钗道:“果然来的很快。”珍珠笑道:“这有什么,三言两语的就结了。珍大嫂子拉着不叫走,大姐姐又缠着,是我说了一个谎。我说太太等着上车呢。他娘儿两个这才撒了手。”宝钗问道:“他们不说什么?”珍珠道:“说什么呢?一个个的很喜欢,谢了又谢,赞了又赞。谁不说好呢?”宝钗点头道:“本来咱们太太这件事办的很有道理。”珠大奶奶进来也说:“四姑娘怎么来的很快?”珍珠将回来快的缘故,对宫裁说知。珠大奶奶道:“我收拾两样好菜,请咱们的两位师兄。”珍珠道:“晚上是我的东,请他们吃螃蟹罢。”宝钗道:“这顿早饭,还是咱们两个傻留才留下了,他还肯吃晚饭呢!”珍珠道:“为什么这样忙?”妙空道:“尽今儿这一天城里这些太太们家里都要走到,为七月半的道常”珍珠道:“这是正事,倒不要留他。大嫂子赶着叫他们拿饭,别耽搁了工夫。”珠大奶奶吩咐,赶着催饭。丫头、嫂子们进来端桌子摆饭,姐妹们欢叙一回。

不言妙空们吃饭回去之事。且说王夫人同琏二奶奶到了祝府里坐谈一会,将送桂亲家的一个单子给亲家大人瞧过。祝尚书同柏夫人十分赞叹,说道:“亲家姐姐真不愧为名门大家,不要说是桂三兄弟感激,连我们听了也是敬服。我今儿有书子回去通知老太太,说桂老三同咱们三兄弟结亲家的话,并将亲家姐姐帮他的这一层盛德,也叫二兄弟同二妹妹知道知道。”

王夫人笑道:“这算个什么,也值得妹夫亲家提起!真叫我惭愧。今日是有便发书子,还是专人去呢?”柏夫人说:“咱们总是专差,限八天到家的。”王夫人道:“很好,我有一封要紧书子,给薛家舍妹的,交这专差带去真是妥便。这儿的家书上,给我替老太太请安道喜。”柏夫人代为致谢,吩咐收拾早饭。芙蓉答应,自去料理。王夫人同平儿商量,差个媳妇去知会宝二奶奶,“赶忙写封家书,通知姨太太,咱们已定了起身日子,请姨太太在金陵老等,说我带宝月回来相会罢。赶着写起书子,就交到这儿来,另赏这差上四两银子”。王夫人刚吩咐完结,只见有人上来回话。不知说些什么,且听下回分解。

回《红楼复梦》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