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回 追往事风雨离情 论慈恩芙蓉拜母

第三十六回 追往事风雨离情 论慈恩芙蓉拜母

第三十六回 追往事风雨离情 论慈恩芙蓉拜母

《红楼复梦》清·陈少海

第三十六回 追往事风雨离情 论慈恩芙蓉拜母

   

话说王夫人邀两位太太,带着奶奶、姑爷到秋爽斋来,见上面设着两席,旁边一席。王夫人道:“论礼今日是待亲家同姑爷,必得要行大礼才是。因这会儿都是自家姐妹,就不拘新亲家的客气,省了众人又换上衣服。三妹妹同你亲家两个坐了第一席,我们姐妹两个带着他们两姐妹坐在这里,那一席让他哥儿两个去坐。”柏夫人道:“这倒很好。三妹妹同亲家妹妹,竟请坐罢。”平儿笑道:“也没有我坐在那儿,倒叫两位姐姐坐在这儿的道理。”珠大奶奶、珍大奶奶说道:“太太调停的很是。你们两亲家今日是必要坐在一堆儿的。往后去坐席,咱们再僭你的位儿罢。”平儿再三谦让,宝钗笑道:“看仔细,别让的小舅子不依。”平儿含笑瞅了一眼,宫裁道:“依着太太吩咐,坐了罢。”平儿只得给王夫人磕头,向祝太太告了坐,两位大奶奶前也告个罪。太太们彼此坐下,贾蓉、桂堂过来告坐。宝钗、珍珠在两席上送了酒,三位太太都说:“不要拘礼,你姐妹们也去请坐罢。”宝钗对珍大奶奶道:“蓉大奶奶是我叫他在那儿陪着大妹妹,你可要恕他个不来,一会儿别报怨他。”

王夫人道:“他陪着大妹妹才是,这会儿你大妹妹定给了梦玉兄弟做三老爷的媳妇,刚才你妈妈替他插戴过了,你姐妹们更要亲热。”宝钗笑道:“我们也学着太太拜了个姐妹。”王夫人笑道:“你们是那几个?”宝钗将拜的名字说与太太知道,珍大奶奶笑道:“好个婶子、姑姑、怎么同侄儿媳妇拜起姐妹来了?这都是胡闹,你叫他怎么个儿称呼?”宝钗笑道:“偏又是他年纪最大,我叫他竟叫婶子妹妹、姑姑妹妹就完了。”

引的太太、奶奶们大笑。柏夫人道:“怎么连芙蓉也拉上,他如何敢呢?”桂太太道:“姐姐待芙蓉原同女儿一样,倒也没有什么使不得。”王夫人道:“既是这样,你们新姐妹儿也去快乐罢。”宝钗们答应转身,珍大奶奶笑道:“宝妹妹,明儿蓉哥儿叫你们个什么?”珍珠道:“婶子是婶子,姑姑是姑姑。”宝钗笑道:“你瞧着他该叫咱们个什么,就是什么。”

说毕,拉着芙蓉三人往绿竹斋去了。

王夫人们开怀畅饮,彼此叙谈家务,并将他姐妹梦到地狱之事,细细叙谈。天色已晚,外面起了风暴。雷电交作,大雨如注。对面栊翠庵的松涛铃铎,竟像钱塘江上秋潮迅至,骇心振耳。登时间,满座凉风,红稀绿暗。伺候的嫂子们赶忙放下帘钩,一齐点上红烛。柏夫人道:“刚才姐姐说的梦境,兼着这会儿的风雨,真令人心神俱寂。”平儿道:“我虽未曾过桥,但是那个光景,也就叫人难受。别说他们到了那边瞧见的,更是可怜。”柏夫人道:“怨不的二亲家看破红尘,出家修道去了!”十分叹息。

王夫人道:“这会儿天气甚凉,正好饮酒。”金夫人道:“从此一番风雨一番寒。咱们能够赶这几天起身,倒也罢了,就是盘费恐难凑手。”王夫人道:“你放心,横竖在我身上。明儿饭后,我同你亲家到二姐姐家去过就到你那儿来,叫妹夫在家等着,我给你送盘费来。”金夫人连声答应说道:“这真是姐姐的培植,只好将来图报。”王夫人道:“姐妹们说什么报不报呢!”柏夫人道:“早半晌,刘大人亲自送了契来画押,你妹夫瞧见上面写着’姻伯’二字,心中很喜欢,赞道:‘话也说的简绝。’亲自画了押,交刘大人带去。我那天听见姐姐对我说过,桂妹夫起不成身,要帮他盘缠。今儿刘大人去后,你妹夫说道:‘桂老三这可有了起身的信儿。’”金夫人道:“原说是今儿领凭,不然前几天也就领了凭。因为凭科的经承要八十两银才给咱们办凭,你妹夫只给他三十两银,他那里肯依呢?家里是当不出这些,所以就耽搁下来。没有法儿,又托人去同经承商量,许下他五十两银,请人担着,这才许了今日给凭呢。咱们这会儿只要有了盘费,三几天就可动身。那几只破箱子,很容易收拾,倒是你妹夫那几本破书,他是不肯丢掉的。倒有十几板箱。”王夫人道:“咱们这些人家就靠着这几本破书,如何肯丢掉呢?我前日给刘大人的交单,样样都给了他,就留下一楼书不肯丢掉。过了明日,叫家人们收拾,先发下船去。余外的也就容易收拾了。”平儿道:“亲家姐姐为什么不同咱们一堆儿坐船,热闹些儿不好吗?”金夫人道:“我很愿一路同走,就是你亲家嫌水路过慢,他拿定主意要起旱走。这几天的车价也倒不很贵,拢共拢儿五六辆大车也就够了。两乘驼轿,一辆二马车。说起来咱们的行李有限,倒是长随们的多。自从得了这地方,各处荐的有三十来个,再加着原旧老家人有几个,拢共有四十多个。还有上房的丫头,媳妇们也还有十几个。这会儿老爷的盘缠少,也顾不得他们,只好将将就就的起身。要依着他们的性儿,再雇些车子给他们,也是不够的。”柏夫人道:“这原是要顾自家的力量,不能够随他们的意思。”王夫人道:“咱们大大儿饮两杯再说。”珍大奶奶吩咐蓉儿:“你让让妹夫的酒,别你一个人儿先喝醉了。”

金夫人笑道:“堂儿的酒量那里对得过大哥呢!”不言太太们欢饮之事。且说宝钗等在绿竹斋,五个人情投意合,饮酒谈心。珍珠道:“咱们姐妹五个今儿要吃个大醉。眼见得五妹妹就要起身,我同宝姐姐也就在二十前跟着太太回金陵,四妹妹是秋间同妈妈回南。咱们在地儿的姐妹,只有大姐姐一人在京,他是不到那儿去的。这才叫做胜会不常,盛筵难再!”芙蓉、蟾珠道:“三姐姐的话不错,咱们今日这一乐之后,不知这辈子可还有一日相聚在一处,照样的乐这么一乐。”蓉大奶奶们一齐掉下泪来。宝钗瞧见,不觉吃吃大笑道:“你们这四个人,都是一刻离不得娘的奶孩子。且都别哭,每人大大的喝三杯,我讲这个理给你们听。”丫头们正在斟酒,只见电光直射,霹雳交加,风雨大作。宝钗道:“这风雨雷电,都是你们四个人哭出来的。还不快些饮酒欢笑,以感天和!”于是,五个人都换上大杯,彼此对饮。

众人饮过三杯,宝钗道:“你们听我说,人生在世总逃不了离合悲欢这四个字,自从一个人生下地来,他就粘紧在身上,任凭你想什么法儿再也去不掉这四个字。须得到西方莲花池内用八功德水浸透了他,再刮以慧剑,擦以宝砂,然后才将这四字去掉。再不然,到太上老君八卦炉内,照着孙悟空蹲在里面炼他五百年,也可以炼掉。舍此二处之外,则人人身上总带着这四个字。人身上既有这四个字,然后生出无数的七情六欲,生老病死,一切种种皆由此而起。这四个字,亦因人而施,若遇着聪明智慧的,他就聪明智慧的离合悲欢;若遇着痴愚蠢拙的,他就痴愚蠢拙的离合悲欢。他之所遇不同,而人之用他不一。虽是他粘在我身上,用与不用,其权在我。我要用他,他不敢不依着我悲欢离合;我若不用他,他也断不敢叫我离合悲欢。其中道理,一时难以说荆就指日前柳大兄弟同张大妹妹他们两个,与咱们风马牛不相及,如何有离合悲欢之事?是琏二哥忽然遇见,岂不是同他合了吗?你不知琏二哥同他河干相合的时候,已就有了长亭离别之事。咱们替张大妹妹料理完姻的这一次,也就定下了临歧分手的这一悲。可见这四个字是一定而不可移的。是人去用他,不是他来用人。况且那天咱们见宝兄弟,你不听见他说’缘深者相聚日多,缘浅者分离日早’。他虽指我同他夫妻缘分而言,但我瞧着天下事大都皆然。所以我自此以后,颇有所悟。我将这四个字为我所用,不为他所用。至于儿女情肠,同那英雄心事,另又是一番道理,又不是这四个字所能窥测者。”珍珠笑道:“你总说有理。我瞧着明儿五妹妹们起身,你要出一点儿眼泪,也见不得咱们。”宝钗笑道:“我不但出眼泪,还要放声大哭。”珍珠道:“你说你悟了道,不管什么离合悲欢。为什么你要大哭呢?”宝钗道:“我哭的不是离别。”珍珠道:“不哭离别,还有什么可哭的事?你倒说给我听听。”宝钗笑道:“我哭的是我这样一个人,为什么不叫我早死?既不早死,就不该叫我认得宝玉。既叫我认得宝玉,就不该有林黛玉、史湘云、香菱、妙玉、迎春姐妹这一班人。而今转眼皆空,所有者,惟我二人而已。数载以来,心如槁木。不意今年又遇柳幼张夫妇;今又与蟾珠、芙蓉订为姐妹,又不过是数夕盘桓,一朝分手。细想起来,不是我这个人活的无味!不得不对着知己面前纵声一哭,以尽此一番相聚之谊。”珍珠、芙蓉、蟾珠一齐叹息道:“宝姐姐真是千古多情,令人留恋!”蓉大奶奶笑道:“外面的雨,也下得高兴;宝妹妹的话,也说的高兴;你们听的,也听的高兴。”珍珠笑道:“你那里这一堆子的高兴,何不留两个带回家去使呢?”

蓉大奶奶笑道:“好的,你该罚个什么?这是你姑娘说的话吗?咱们今儿倒要评评这个理,看你应说不应?”芙蓉、蟾珠两个不懂,说道:“三姐姐并没有说什么,怎么大姐姐要罚他呢?”蓉大奶奶笑道:“你们不懂。这件事,要请宝二奶奶公断该罚不该罚。”宝钗笑道:“我是闭门不管窗前月。”珍珠笑道:“等我梅花自主张。”蓉大奶奶道:“很好,你自己说罢。”

珍珠笑道:“罚我一大杯,对着雨中修竹,一饮而荆”蓉大奶奶忙叫丫头们斟一大杯,珍珠端着慢慢饮干,说道:“这阵风雨甚觉凉快,这一大杯酒倒很合式。”宝钗道:“真个咱们身上也有些凉意,放下帘子,上了灯罢。”伺候的姑娘、嫂子们赶着上灯。

珍珠道:“柳太太娘儿三个,此刻对坐船中,值此风雨,不知何以为情?”宝钗道:“断不能不念咱们。就是琏二哥去了,他们那里知道,也还是不住口的念他!可怜咱们再要见他娘儿们,我瞧着也就很费事。别说见面,连寄个信儿也是难的。”

珍珠忽然笑道:“咱们竟糊涂了。”宝钗道:“怎么糊涂?”

珍珠道:“现放着带书子的人在这里,再没有这样妥当。还可以面致,将咱们今日对此风雨念他们母子离别之情,大可面说。”宝钗道:“真个我倒忘了。”对蟾珠道:“我有一事奉托,咱们有个至好妹妹嫁与礼部主事柳公为媳。主事公去世,柳太夫人娘儿两个托身萧寺,贫苦万状。是琏二哥作媒,将咱们张大妹妹名玉友说给了柳家兄弟。做亲之后,娘儿三个就扶榇回家。他正是三姨夫治下廉州府人,我同三姐姐有书子托你,还有点东西寄去。你到那里回明三姨儿,同着大兄弟到他家去见柳太太同玉友妹妹,就将咱们想他的光景细对他说。这是你亲眼瞧见的,咱们书子上写不了这些,你想着对他说罢。你对妈妈说,常请他婆媳两个到衙门里来相聚相聚。那张大妹妹最是多情的人,你同他认了姐妹都是好的。等着过一半天,我当面见姨夫同三姨儿面托,还要求姨夫格外的提拔。那柳大兄弟他的笔下甚好,求姨夫培植。他是个读书的世家人弟,若能栽培他读书成名,真是大大的一件好事。”蟾珠道:“姐姐们放心,我到那里住下了,一准到他家去,将姐姐们念他的光景,再没有不对他说的。”芙蓉道:“那天我送礼来,正遇着柳太太同大奶奶要起身,都在这里,见了咱们好亲热,真傻好的一个人儿!”蓉大奶奶道:“人也长的很浚可惜打伙儿没有三两天,就起身去了。怨不得招人想他。”席面上五位奶奶、姑娘谈的十分有趣。伺候的嫂子们轮流上菜。

此时风雨渐止,惟檐前淋雨与那竹梢上渐沥断续之声尚还不止。蓉大奶奶道:“我该上去斟斟酒再来。”宝钗道:“很使得。”芙蓉说:“我也陪去走走。”珍珠道:“也罢,你同大姐姐去逛一会,等你们来了吃饭。”吩咐丫头们用玻璃手灯照着走回廊绕出院去,竟往秋爽斋来。太太们正饮的热闹,蓉大奶奶进去,各位面前敬酒。祝太太、桂太太说道:“刚下大雨,地上很滑,大奶奶何必又要拘礼?”蓉大奶奶道:“方才很该在这儿伺候上酒,因陪妹妹坐着,后又接着下雨,这会儿才得过来。求两位姨奶奶多用一杯儿。”太太们道:“咱们不住口的喝呢。领了大奶奶的这杯,慢慢吃罢。”蓉大奶奶再三敬让,各敬三杯。王夫人也饮三杯。又敬两位婶子、大妈、自家婆婆。

珍大奶奶笑道:“虽是宝二婶子同四姑姑的一番美意,你到底是侄儿媳妇,还要谦让些儿。别公然做了老姐姐,那可是使不得。”太太们都笑起来。王夫人笑道:“宝二婶子同四姑姑两个都是一样的脾气。若是不拘形迹,就很不拘形迹。若是讲起理来,他们又很讲理,连我也闹他们不过。”柏夫人道:“我这两个女儿真是有趣,怨不得我很疼他。”王夫人笑道:“这是妈妈偏爱些儿。”金夫人道:“不是二姐姐偏心,本情人好。”柏夫人对芙蓉道:“三位姑姑同大奶奶拉你拜了姐妹,真是你的造化。这会儿,你也拉扯着算是我的女儿。”桂太太同王夫人道:“他在你跟前原同女儿一样。蓉姑娘给太太磕个头儿,也算个干女儿罢。”芙蓉领命,跪向太太拜了两拜。

两位太太笑道:“可真是咱们的干外甥女儿了。”太太们十分欢乐。

芙蓉同着蓉大奶奶仍往绿竹斋来。宝钗问道:“你们怎么去这半天?叫咱们好等。”蓉大奶奶笑道:“你们还不给芙蓉妹妹道喜呢!”珍珠问道:“又聘给谁?咱们这儿闹成了媒行,遇着姑娘就聘人家。”蓉大奶奶笑道:“不是聘人家,是过继与二奶奶做女儿。”宝钗们点头,笑着道喜。芙蓉道:“虽是太太的恩典,也还是众位姐姐的帮衬,不然那里能够巴结到这个分儿!”蓉大奶奶笑道:“咱们不用说闲话,再吃几杯也好吃饭。”吩咐换上热酒。这会儿芙蓉心中很觉欢喜,同众姐妹畅饮几杯。

嫂子们正上烧煮,只见祝府的一个小丫头飞跑来叫芙蓉道:“快些去罢,太太要走了。听说老爷不好呢。”芙蓉一惊非小,推开椅子,头也不回同那小丫头飞跑出去。宝钗、珍珠也吓了一跳,赶着都往外走。暴雨之后,院中积水尚未消尽,只得绕着回廊走出院门。看见垂花门灯烛辉煌,赶忙过去。祝太太已经出去上轿,太太、奶奶们都已转来,听见王夫人口里念道:“这怎么好呢?”宝钗忙问道:“是怎样了?”王夫人道:“祝府差人来请太太,说你干爹不好呢。”宝钗道:“我同四姑娘去瞧瞧。”王夫人点头道:“很好。”宝钗吩咐:“赶着套车,我同四姑娘到祝府里去。”嫂子们立刻传话出去,点灯笼伺候。里面桂太太也要回去,王夫人们再三留着吃饭,一齐又到秋爽斋来。刚才坐下,嫂子们来回车已伺候。宝钗、珍珠起身辞过两位太太、奶奶们,往外就走,丫头、嫂子拿着手灯照出垂花门至外厅上车,派两个媳妇伺候同去,家人们也上了牲口,慢慢走出大门。

大雨之后,道儿甚是难走,赶车的带住牲口,绕着大道走了好一会,才到祝府的大门。宝钗们望见门口静悄悄的,略略放心。到了门口,祝府的门上爷们赶着出来迎接,将车搭进大门后面。两个嫂子早已下车,赶着过来伺候。祝府的小子们接了灯笼照着进去,刚到垂花门里面,丫头、嫂子拿着手照迎接出来。宝钗忙问道:“老爷怎么了?”丫头们答道:“刚才晕了过去,太太来家叫了一会,这才醒了过来。这会儿都在上房。两位姑娘来,太太还不知道呢。”宝钗们走到上房,听见祝大人同太太在那里说话。宝钗、珍珠走进去,见多少人都站在炕前。宝钗在个姨娘的衣服上扯了一下,那姨娘回过头来,见是他们两个,赶忙说道:“两位姑娘来了。”众人都回过头来,柏夫人道:“你们惦记干爹,跟着就来,真是好儿子。”芙蓉在炕上坐着给老爷塌着胸口。祝凤问道:“谁来瞧我?”柏夫人答道:“你的两个女儿。”宝钗、珍珠走到炕前,说道:“女儿们都在这里。”老尚书抬起头来将他们瞅了一眼,叹息道:“难为你们惦记,我刚才几乎要别你们了!这会儿清爽些了,就是气喘的利害。”宝钗叫芙蓉靠着背后,他同珍珠两个将手在胸口慢熨。彼此轮着闹了半夜,老尚书渐渐平服下去。

柏夫人道:“夜深了,你们家去罢,恐你太太惦记着,明日再来瞧你干爹。”祝凤道:“我也好些儿,你们回去,明日再来。”

宝钗们答应,又安慰几句,姐妹两个出来,赶着上车回到家里。王夫人都还等着,见他们回来,问了光景,这才放心。又问三姨儿叫人来了没有,珍珠道:“不见有人来。”王夫人道:“三姨儿原说一到家就差人去瞧,想是夜深道远,等着明儿自家去也不论定。我明日同琏二姐姐到三姨儿那里去,先到你干妈家去瞧瞧。你们两个等我回来了再去。明日一早先叫人将礼物送去给姑爷。你们两个在家没有什么事,要收拾的,也就顺手儿慢慢的收拾起来。咱们拣十八九儿起身。”珍珠道:“我的东西同宝姐姐的收拾在一堆儿,拢共拢儿不过两天全收拾干净。”王夫人道:“竟是这样,你们完结,到大姐姐屋里收拾,大姐姐的收拾过了,你们都来到我屋里收拾,不过三四天就完结了。余外的叫林之孝带着周贵们七手八脚的,一面收拾,一面就发下船去。横竖不到十天,咱们就任什么事儿也没有,尽剩着辞行。省得挤在一堆儿,丢了这样忘了那样的,倒不好。”珠大奶奶道:“明儿就依着太太吩咐,先帮着动手收拾。领着这些嫂子们,只怕宝妹妹屋里还要不了两天呢。”珍珠道:“这会儿天也不早,太太请安歇罢。”三个奶奶同着珍珠伺候太太安寝后,各人回房,一宵晚景无话。

次早起来,奶奶、姑娘们梳洗完毕,都到上房,刚上台阶,听见背后有人叫道:“奶奶、姑娘们就不理咱们了,连个人儿也不差来瞧瞧!”宝钗、珍珠回过头去,笑道:“这一程子有事,就忘了叫人来谢谢。”不知那人是谁,且看下回分解。

回《红楼复梦》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