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回 会新亲谱联姐妹 重亲谊喜定蟾珠

第三十五回 会新亲谱联姐妹 重亲谊喜定蟾珠

第三十五回 会新亲谱联姐妹 重亲谊喜定蟾珠

《红楼复梦》清·陈少海

第三十五回 会新亲谱联姐妹 重亲谊喜定蟾珠

   

话说王夫人同着平儿出去迎接亲家,珠大奶奶跟着往外就走,珍大奶奶将他拉了一下。李宫裁问道:“你说什么?”珍大奶奶轻轻说道:“让平丫头同太太先去接亲家,咱们搅在里面干什么?况且宝丫头同四丫头也还没有下来,咱们到底等他两个同去。”珠大奶奶点头。等了一会,宝钗、珍珠下来,问道:“你们不去接亲家吗?”珍大奶奶道:“在这儿等你们同去。”五个人说笑着出了垂花门,听见各位太太在正厅上,新姑爷同珍大爷在大厅上。奶奶们来到正厅,瞧见太太同桂太太正在行礼。宝钗、珍珠先过去给柏夫人请安道喜。珍大奶奶、珍大奶奶、蓉大奶奶也过来请安,彼此道喜。宝钗道:“怎么桂大妹妹站在那边呢?”柏夫人笑道:“他今日来做新亲,还没有同亲家妈见礼,所以站在那边。”王夫人同桂太太拜完之后,就让琏二奶奶同桂太太两亲家见礼。今日平儿是五品补服大妆扮,两亲家对拜了八拜。蟾珠拜过王夫人同亲妈太太,就是珠大奶奶们四位过去同桂太太行新亲礼,又同蟾珠相拜。接着是蓉大奶奶过来拜见。祝太太同王夫人道喜。整整闹了半日,这才让坐。桂太太定不肯僭祝太太的坐位,谦让半日,又不肯僭王夫人亲家妈的坐位,总说不敢有僭,让个不了。将柏夫人让的着急说道:“好妹妹,你且依着咱们,坐这一位,等我坐下定一定。我这会儿叫你让的头都发晕,你再让一会儿,我可要栽倒了。”桂太太听见这样说,只得遵命告坐。太太们挨次坐下。

宝钗拉着桂蟾珠同大奶奶们,都到西边一溜儿的紫檀圈椅上坐下。贾府里几个体面嫂子,每人端个洋漆小盘子,盛着镶银碗的果子茶。第一位是桂太太,第二位是祝太太,第三位是太太,第四位打偏是琏二奶奶,接连吃过三道茶。这边奶奶、姑娘们也是三道茶。桂大爷在大厅上,是珍大爷父子陪着,也是照样儿的果茶。用茶已毕,贾珍道:“昨日见尊大人,说起也就要起身,秋凉时候正好长行。”桂堂道:“父亲急欲起身,一者为文凭尚未领得,二者为盘费难以张罗,所以尚不能择日。”

贾珍正在叙谈,林之孝来请珍大爷陪姑爷过宁府去见太爷、太太。桂堂听说,赶忙站起来。珍大爷同蓉大爷陪着姑爷出去,上车到了宁府,林之孝同桂府的杜麻子同跟过去。珍大爷们下车,一直同到上房见贾赦同邢夫人,两位老人家看见这孙女婿,十分欢喜。桂堂跪下去,恭恭敬敬拜了八拜,转身拜过贾珍,又同贾蓉见礼。邢夫人将桂堂拉在身边,看了又看,笑着对贾赦道:“真是巧丫头的福气,得这么一个好姑爷!”贾赦道:“这孙女婿,将来很有出息。”邢夫人吩咐媳妇们,就在上房摆设果子点心,带着蓉哥儿陪坐。邢夫人对着贾珍道:“你是大爷,陪着他倒彼此拘束,不如竟让蓉哥儿陪他罢。”贾珍道:“本来今日是通政使大堂张大人家娶媳妇,已经请过几次,因为等着姑爷来见过了面。这会儿要到张家去道喜。”邢夫人道:“很好,你竟去罢。”贾珍答应,辞过大老爷同太太,又对桂堂说道:“我不奉陪姑爷,叫你大哥相陪坐坐罢。”桂堂赶忙站起说道:“大爷只管请便。”贾珍吩咐贾蓉道:“你陪妹夫坐坐,一会儿过去对二奶奶说,我有事不陪姑爷了。晚上坐席不用等我,就是你陪罢。”贾蓉答应,同桂堂站着候珍大爷出去,又才坐下吃了一会。嫂子们来回太太道:“跟姑爷来的家人们给太爷、太太磕头道喜。”邢夫人道:“多谢他们。叫门上的陪着吃个点心,歇歇儿。”嫂子们连声答应,出去回话。贾赦道:“我也来陪孙女婿吃个点心。”姑娘们听见,赶忙端过杌子,贾赦坐下,姑娘们另换上新茶。邢夫人同着孙女婿说说问问,十分亲热,说道:“我今日本来也要过去,因前几天出门受了点暑,身上不好。这几天连饭也懒得吃,头上还有些发烧。昨日你二奶奶过来请我,我想道,罢呀,就过去了也坐不祝等过一半天,横竖要请你妈妈到这里来,咱们姐妹们也要谈谈。”桂堂道:“妈妈也要过来给奶奶请安辞行呢。”

贾赦道:“我也要请你父亲过来坐坐。我有几个旧交好友都在广东,将来我有书子给他们,都有照应。”桂堂连声答应。

贾蓉道:“那边还没有磕头呢,二奶奶们都还等着,妹夫也该过去罢。”邢夫人道:“仔吗二奶奶那里没有磕头吗?”贾蓉道:“还没有磕去。二奶奶吩咐先到这里。”邢夫人道:“既是这样,我倒不好多留,且过一半天再来接你。”桂堂答应,辞了太爷、太太,贾蓉陪着出来,上车又到荣府。

此时太太们在正厅上说些谦虚客话。桂太太称王夫人是太亲妈老太太,王夫人再三说道:“亲家太太,你这样称呼,我实在不安。咱们是四门亲家,你要这样拘礼,我就不敢亲近你了。”桂太太笑道:“本来是长亲,名分在此,不能不这样称呼。”祝太太道:“我倒有一个调停的法儿,不知可还使得,省得两位亲家太太彼此谦让。”王夫人忙问道:“怎么个调停法儿?倒要请教。”柏夫人道:“今儿是上好吉日,咱们又是至亲聚在一处,何不咱们三个人拜了姐妹,彼此既好称呼,又好关切商量办事,省了多少客气!这件事不知可还使得?”王夫人不等说完,欢喜的连忙说道:“好极!咱们竟是这样。”

金夫人道:“我如何敢同太亲妈拜姐妹呢?”柏夫人笑道:“桂三妹妹过有些酸味儿。”王夫人吩咐珠大奶奶,命他们点起香烛,就在正厅中间对着那一幅大三星面前铺下红毡。一会儿摆设妥当,王夫人命宝钗取笔砚、大红全帖。三位太太叙了年齿:王夫人居长,祝太太次之,桂太太第三。王夫人先念着,叫宝钗写道:贾门王氏容庄,年五十六岁,九月十八日辰时生。

祝太太念道:祝门柏氏抱贞,年五十三岁,十二月初十日寅时生。桂太太念道:桂门金氏香树,年三十七岁,八月初八日子时生。宝钗写完,王夫人就叫用双红全柬照着写三个。

三位太太一齐焚香,向上拜了八拜,对拜一番。金夫人笑道:“咱们各尽各道,我同亲家太太、两位大亲家太太、二亲家太太、四姑太太也拜个姐妹儿,彼此都省得谦虚。”王夫人道:“我给三妹妹调停,这个意思,除了我这边的,到底不便。你竟同你亲家、大亲家拜了罢。”珍大奶奶赶忙说道:“我也不便同三姨儿拜姐妹,竟是琏二妹妹两亲家拜了,倒是正理。”

王夫人道:“你到底不比得你大姐姐,这又何妨呢?”珍大奶奶定不肯,说道:“我同三姨儿叫亲家姐姐都使得,拜是断不敢拜的。”祝太太道:“既是咱们大亲家太太这样过谦,三妹妹同亲家太太拜了罢。”于是,桂太太同琏二奶奶两亲家也拜了姐妹。珍大奶奶们这一班拉着琏二奶奶都过来拜过两位姨儿。桂蟾珠过来刚要下拜,王夫人赶忙拉住道:“三妹妹,你将这女儿过继与我罢,他又好称呼。”祝太太、桂太太都说:“甚是。”吩咐摆好椅子,请王夫人坐下,命蟾珠拜了妈妈,又同诸位嫂子、姐姐们磕过头。王夫人笑道:“这会儿都是姐妹亲家,可以不用谦让。咱们热闹了这半天,也忘了姑爷过来没有。”蓉大奶奶道:“我刚才问过,说还没有过来呢。”珍大奶奶笑道:“爷爷同奶奶瞧见这个孙女婿,那里就肯放他过来?”柏夫人道:“偏生大太太身子不好,今儿又不过来大家热闹。”珍大奶奶道:“大太太说过,等身子好些儿要请二姨儿同亲家姨儿过去坐坐。”金夫人道:“我一半天去见太太,辞行畅叙一天。”嫂子们回道:“姑爷过来了。”桂太太道:“叫他进来磕头吧。”嫂子们答应出来。一会儿蓉大爷陪着进来。先让贾蓉见过两位太太同蟾珠姑娘,请姑爷给二奶奶磕头。

另又添上一个坐儿,请丈母坐下受礼。平儿谦让一会,难以推却,只得先给王夫人磕过头,同祝太太、桂太太们道个罪,又向三位奶奶、四姑娘致意过,这才转身受姑爷磕头。接着众人同姑爷见礼,闹了半日才完。王夫人拉着桂堂笑道:“你是我的外甥,又是侄孙女婿,到底算那一条儿呢?这会儿且叫我大姨娘,等着姑娘过了门再叫我二奶奶罢。”贾蓉过来说道:“父亲叫回二奶奶,要往别处去道喜,不能来陪妹夫。一会儿坐席也不用等,就叫蓉儿在这里陪坐。”王夫人道:“也罢。你亲在这里,你哥儿两个倒拘的慌,这倒很好。咱们也要到上屋去坐。”柏夫人们都说:“甚是。咱们这会儿不算新亲了,倒很爽快。”三位太太同珠大奶奶、珍大奶奶、琏二奶奶六位来到上房,宝钗、珍珠、蓉大奶奶拉着蟾珠、芙蓉到秋爽斋来。

贾蓉陪着桂堂往大观园去逛。那些嫂子、姑娘们分做三处照应,又将跟来的姑娘、嫂子们邀在花厅里坐着吃茶。

宝钗们到了秋爽斋,芙蓉不敢同坐,再三谦让。宝钗道:“好讨嫌,你怎么也闹的这么酸手儿?”珍珠道:“老太太,你坐下罢,别闹的纽儿邱儿的,叫人发烦!”芙蓉笑着坐下。

畅谈一会,十分相契。宝钗道:“今日三位太太这样一办,真是省了多少客气。咱们也很舒服,还管着又亲热,将来还省了好些繁事。真是咱们太太想得到,这件事办的我很乐。”珍珠笑道:“那天妈妈也提起过这件事,说等着几时我邀了桂三舅母去同你们太太拜姐妹,我回来就忘了对太太说。可巧的今儿拜了姐妹。真是前世的姐妹,到底还是要做姐妹。”宝钗笑道:“太太们拜了前世的姐妹,咱们为什么不拜个今世的姐妹呢?”

珍珠道:“咱们同那几个拜?”宝钗道:“不用拉人,在坐儿的就很够了。”蓉大奶奶道:“我怎么同婶子、姑姑们拜姐妹呢?别叫人听了当笑话。除掉了我,婶子们去拜罢。”芙蓉道:“我是更不敢的了,连这坐坐都是不该的,不过是姑娘、奶奶们的抬举。若是越分之事,那是断不敢从命的。”宝钗道:“我最嫌你们这些酸气,你两个那辈子一定是老西儿变来的,一开口就是酸味儿。”蓉大奶奶们都一齐大笑。珍珠道:“不用说了。我来开单,叙出年岁,咱们再议。”走到里间对宝钗道:“你们各人写出年岁,我来总写。”蓉大奶奶们也不好再推,只得各人写出八字,交与珍珠。

宝钗道:“这间屋里可是找不出一张红纸儿来。”珍珠笑道:“宝太太近来闹的俗不可耐,开口就是红纸儿。你等着我去找张朱砂笺,再泥他一碟真金,给你朱砂笺上写金字儿,比红纸儿还不热闹吗?”说的宝钗们都吃吃大笑,说道:“咱们出去,让他去写。”不一会,珍珠写完出来,众人围着看,那上面写的是:贾张氏淑姜,年二十四岁,正月二十七日未时生;贾薛氏宝钗,年二十一岁,三月初四日巳时生;贾珍珠,年二十岁,二月十三日午时生;江芙蓉,年十九岁,十月十二日酉时生;桂蟾珠,年十五岁,八月十六日子时生。蓉大奶奶笑道:“怎么将我写在头里?”宝钗笑道:“谁叫你年纪比咱们大呢。”蓉大奶奶道:“我不管年纪大不大,我辈分儿小,这会儿要拉上我拜姐妹,我情愿在尽后做个妹妹。”宝钗笑道:“你真是搜搅,那里有个妹妹的年纪比姐姐的大呢?”珍珠笑道:“我倒教你一个称呼,以后你竟叫婶子妹妹、姑姑妹妹就完了。”宝钗道:“再说说要黑了,磕个头儿,好吃点心。”

珍珠笑道:“咱们也不用供个关帝财神爷、备个三牲香烛,就是这样磕个素头儿吗?”宝钗道:“咱们竟对着这一林的绿竹子儿磕个头儿罢。”众人俱说:“甚是。”挨次儿站定,一齐下拜。珍珠道:“自此以后,情同手足,富贵贫贱毋许相忘。”众人都一一答应,姐妹们十分亲热,叙齿坐下,吃午茶点心,彼此并无客气。

祝太太们来到上房,有赵奶子、唐奶子抱着两个哥儿上来,给太太们请安道喜。两位太太轮着抱了一会,王夫人因天气暑热,恐太太们累着,吩咐奶子们抱去。各位太太换了常服,就在上房散坐谈心。

王夫人问起祝亲家的病势到底怎样,柏夫人叹息道:“你亲家的病,总是忽轻忽重,叫人难以测度。我瞧着竟有些儿费事,这几天过了老太太的生日,总也没有接着一封家信。昨日个说什么梦见三兄弟来辞行。同他到了一所大房子里去,又是二兄弟屋里的素兰拉住他大笑。他醒过来,正交三鼓。你亲家说,这梦甚是不祥。我说这是心记梦,不用去想他。说呢虽是这样说,到底这梦做的不好。”金夫人道:“你三兄弟也做个梦,说是什么姻缘前定,又是什么贾太太的话。我因为是个大早上,很嫌人家说梦,就赶着拦住,不叫他再说。”柏夫人道:“他昨日在那里也提起,说是梦玉将他一抱就醒了,我也记不真他说的那个梦。”王夫人道:“那贾太太也不知是谁?说的句是什么话?”平儿问道:“三老爷今年有多少年纪?”

柏夫人道:“我一会儿记不真他是三十几岁,可怜也是无儿无女。听见说三太太带着身子,将来不知是男是女。我们老哥儿三个,就共的是梦玉一人。”珍大奶奶问道:“兄弟做亲没有?”祝太太道:“因为今年是老太太的大庆,春间赶着完姻,娶的是我们小姑子梅大妹妹的两个女儿,叫海珠、掌珠,都算是二房里的媳妇。”太太们正在说话,伺候的媳妇们来请示下,回道:“宝二奶奶们的点心已摆在秋爽斋,姑爷的点心摆在潇湘馆。”王夫人道:“咱们的就摆在这儿罢。”媳妇们答应了,赶忙摆了三桌。桂太太道:“摆这些做什么?咱们坐在一堆儿,又好说话。”柏夫人们都说:“甚是。”姐妹共坐一桌。

柏夫人吃着点心,又接着对珍大奶奶说道:“梦玉于今过继到咱们大房里来了,我也替他定了两门好亲事。等着你亲家病好些儿,也就回去给他完姻。”珍大奶奶道:“听说姨夫的病一会儿难得就好。何不将梦玉兄弟接了进来完姻呢?不知这亲家是远是近?”柏夫人笑道:“也远,也近。他原要进来的,因为要过老太太的生日,二层我们秋间也一定回去,所以不叫他进来。”王夫人笑道:“真叫做远在千里,近在眼前。”就拉着珍大奶奶在他耳边说了几句,珍大奶奶点头笑道:“原来如此!倒真是一件美事,这倒不错,必得要回金陵才能行得。”

对着祝太太道:“既是这样,我倒想出一件美事来,很该要办才是。梦玉兄弟既是二房里给他娶了两个媳妇,这会儿二姨妈大房里也给他定了两门亲事。何不替三房里也娶一房媳妇?

将来三房都有了孙子,岂不是个全美吗?”王夫人点头笑道:“这也很是个道理。”柏夫人道:“虽然是个道理,但一时难得有合式的人家。若有合式的,我就作主定了。”珍大奶奶笑道:“现有很好的合式人家,二姨妈既可作主,我同琏二妹妹作媒,竟将蟾珠妹妹说给了兄弟,做个三房的媳妇。况且又是换门亲,又是嫡亲的外甥,这有什么不好吗?”柏夫人道:“我虽早有此心,见三兄弟同三妹妹没有点儿口气,不敢启齿。”

王夫人笑道:“只怕前日两位亲家的梦,应在这件事上也未可知。真是姻缘前定,我虽不敢相强,但是也不可错过。三妹妹,你意下如何?”桂太太道:“梦玉是我嫡亲外甥,我有什么不肯呢?从小儿我最疼他。只是蟾珠年纪尚小,我这会儿还不能够离他。就是定下,也要带到广东,且过几年再送他做亲。咱们也要当面说下,别我应了这句话,明儿过镇江的时候,叫老太太硬将蟾珠留下。那个我是断不能的。”柏夫人笑道:“只要你应了这句话,就隔三五年来做亲,并没有什么使不得。你只管放心,我明日就发信回去,都替你说个明白就是了。”

金夫人道:“既是这样,也不用去同三兄弟商量,我竟作主应了这亲事罢。”柏夫人大乐,赶忙站起,先谢了两位大媒,这才两亲家对拜。王夫人们又俱道喜。柏夫人取下一枝赤金双如意,平儿道:“我这对珍珠和合送二姨妈做了插戴罢。”柏夫人大喜拜谢。桂太太吩咐去请姑娘来。伺候的姑娘们答应,赶忙去请。不一会,同着蟾珠进来。柏夫人笑道:“好儿子,我有两件东西送你戴上。”说着,亲自替他插戴,太太们又皆道喜。蟾珠心中领会,登时面胀飞红,折转身出去。李宫裁笑道:“大妹妹也不等咱们道个喜儿就跑。”太太们都一齐大笑。

王夫人吩咐宫裁:“晚饭摆在秋爽斋。我同你二姨儿带着你同珍大妹妹四个一桌,三姨儿同琏二妹妹他两亲家一桌,那一桌叫蓉哥儿陪着姑爷两个人坐。大妹妹们摆一桌在绿竹斋。让他们去热闹,咱们也不管他,爱怎么乐就怎么去乐。差不多些儿也就摆罢,你二姨儿心里有事,要回去的早,别闹到半夜三更的。他们跟来的嫂子、姐儿们不用等咱们,只管先吃罢。”

宫裁答应,出去吩咐料理。此时日已平西,贾府的嫂子们两下里分头摆席,十分热闹。

蟾珠来到秋爽斋,众人见他面红面胀的,赶忙问道:“太太们叫你说什么,你仔吗闹的这个样儿?”蟾珠一声也不言语,宝钗们猜不出其中就里,尽着的追问,跟蟾珠的小姑娘红妆忍不住说道:“祝太太给姑娘头上戴了簪子,太太们道喜,姑娘就赶着下来了。”宝钗们笑道:“原来是大喜,咱们也该给妹妹道个喜。”蓉大奶奶笑道:“罢呀,五妹妹正臊的没有处躲,咱们别闹他了。”芙蓉道:“到底不知是谁家?”珍珠道:“这摆着是你家的事,不然怎么要太太插戴呢?”正说着,只见嫂子们进来说道:“太太们在这里摆席,姑爷同蓉大爷也在这里。”蟾珠赶忙说道:“我不在这里。”嫂子们笑道:“太太吩咐过了,姑娘们在绿竹斋摆一桌。”蟾珠道:“很好,咱们去罢。”宝钗道:“叫蓉大姐姐同你先去,我同芙蓉妹妹、四姑娘三个人上去打个照面儿就来。”蓉大奶奶道:“我不用上去瞧瞧吗?”宝钗道:“你不用上去了,我替你对大嫂子说一声儿就是了。横竖今儿不行大礼,上席的时候未必要咱们磕头罢。”蟾珠道:“不用多说了,我同大姐姐先去,你们也要就来。”宝钗们点着头,一齐出了秋爽斋的院门,彼此分路。宝钗、芙蓉、珍珠三个来到上房。不知太太们说些什么,且听下回分解。

回《红楼复梦》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