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三十 回 感姻亲金陵修屋 重交接荣府谈心

第 三十 回 感姻亲金陵修屋 重交接荣府谈心

第 三十 回 感姻亲金陵修屋 重交接荣府谈心

《红楼复梦》清·陈少海

第三十回 感姻亲金陵修屋 重交接荣府谈心

   

话说掌珠见海珠说姨娘们忘了秋瑞的新房,他忍不住说道:“这几天姨娘们实在忙不过来,各自各儿自身难顾,咱们也要谅他才是。况且咱们家里新房是有一定的铺陈,就是芳姐姐、紫妹妹都是应该有的。也没有个各自各儿铺现成了床铺,等着新郎去睡觉的道理。”众人听了,哄然大笑。紫箫正疼的哼哼,不觉吃吃大笑。掌珠道:“咱们这会儿断不可去惊动姨娘们,他们知道了又要为难,这是何苦呢!依我说,我的屋子让出来给秋瑞姐姐做新房,我同海姐姐在一堆儿。咱们这会儿就拉着两个新人过去,诸位姐姐、妹妹们要怎么闹,就怎么闹。”紫箫不等掌珠说完,连声说道:“掌姐姐说的很是。你们就去先闹起来,我一会疼的好些儿也来帮你们闹。”众家姑娘大喜,不由分说,拉着秋瑞、梦玉俱往海棠院来。那些丫头们拿着多少纱灯手照,在月光之下,真是明星朗月伴着广寒仙子一般。

此时只有该班值宿的姑娘、嫂子、丫头们往来不绝,其余俱皆歇息。

海珠们到了海棠院,吩咐内外加点几枝画烛,多备好茶好酒、果子点心,都摆西屋里,伺候姑娘们闹新房。众人都在新房说笑了一会,直到鸡已三唱,纷纷各散,有的在海珠们房里,有的到芳芸、紫箫屋里,四处分开,都去安歇。秋瑞与梦玉这宵恩爱,只愿团成一人才好。

到次日一早起来,赶忙梳洗,同海珠吃了点心,先到怡安堂卷棚下等候。不一会,芳芸、紫箫都到,梦玉们赶着问好。

芳芸道:“我因劳乏,因此发烧,睡了一会很觉安静。这会儿精神很好。”紫箫道:“昨晚上你们转背后,我疼的没有法儿,昏昏沉沉睡到天亮。这会儿瞧瞧肿已消,手也好了。一会儿见太太别提起咱们病的说话。”梦玉点头,让芳芸、紫箫刚才坐下,宜春出来招手说道:“老爷、太太已用完点心,快些上去,请过安,今日是观音菩萨圣诞,要伺候老太太到六如阁拈香。我听说还要到甘露寺、鹤林寺、接引庵三处烧香。”梦玉夫妻六个忙着上去请了早安。祝筠同桂夫人道:“老太太因今日是观音圣诞,要到甘露、鹤林寺、接引庵三处烧香,你们请过安先去吩咐他们预备伺候。”梦玉们齐声答应,退下来赶着往介寿堂、承瑛堂两处请安,又到梅姑太太、鞠太太两处走过,在六如阁等着拈香,见观音菩萨面前供着鲜花鲜果、蔬菜桃面,诸凡洁净。

不一会,祝母同太太们一路说话过来,梦玉夫妻六人一溜儿站着迎接,祝母见了十分欢喜。梦玉等老太太进了佛堂,他赶着同秋瑞们出去上轿,先到甘露寺伺候。等了一会,老太太们轿子已到山门,长老领着合寺僧人出来迎接。祝母们下轿看见梦玉夫妻先在此,心中大乐。殿上拈香之后,到方丈吃茶。

梦玉们见老太太快要起身,赶着又往鹤林寺伺候。拈香之后,又先往接引庵。那些姑子们知道老太太亲来拈香,将阖寺收拾的体面洁净。老太太们到接引庵拈过香,姑子们过来拜寿,说道:“这几天日夜虔诚礼拜经忏,保佑老太太福寿康宁。昨日蒙赏斋面,合寺俱沾宏福。”祝母很喜欢,送了香金,领着太太们上轿回来。

今日,这些公分的太太们俱已齐集,依旧是内外演戏。芳芸、紫箫虽是病皆好些,到底辛苦不起,席散之后,梦玉仍在秋瑞处过了一宿。

次早请安之后,老太太吩咐饭后起身。海珠、芳芸这一班姐妹,都各人赶着收拾。各堂姨娘忙着料理大爷起身事务。陶姨娘给发盘费,荆姨娘支发跟随大爷出门之大小家人一个月的工食,李姨娘发伙食烛炭等物,朱姨娘发茶酒小菜。一切零物,俱交垂花门领去转发。晌午以后,老太太催着起身。

此时查本已派了老家人徐忠、赵禄,家人里面又派了马遇、李祥、孟升、金映,小子里面派了常儿、定儿、安儿、裕儿。

这一班人带着厨子、伙夫、打杂的一共十五人,都领了出门的工食,各人去发行李。徐忠们到垂花门来领大爷的一切行装食物。

这会儿,海棠院忙的了不得。金凤们检点明白,请海珠、掌珠、秋瑞、芳芸、紫箫五位奶奶们过目,叫打杂的老妈们都搬到垂花门交查大奶奶们检点出去。这几位新旧奶奶,你说两句,我说两句,闹个不了;又是本家的几个说得来的姑娘们偷着空儿走来送行,也是千叮万嘱的保重;那外来的各家姑娘、奶奶们,一群一阵的都要拉着说两句话。这会儿的梦玉就长了浑身是嘴,也答应不及。正在热闹,姨娘们又来说道:“所有一切,都交给槐大奶奶们转交出去。”陶姨娘道:“恐你要用,我多发了一百银子盘缠。”梦玉点头。

垂花门差人来请大爷下船,梦玉只得硬了头皮辞别诸位姐姐,人多难以说话,转身竟走。辞过老太太、桂夫人、石夫人、姑太太、鞠太太以及各位太太、奶奶、姑娘们,又到承瑛堂同三老爷说了几句话,辞别出来走到垂花门。这会儿,垂花门口也认不出是谁,一望去都是穿罗着锦,粉面桃腮,真个是花雨香云,瑶台月窟。秋瑞们这三位新大奶奶更外关切,站在门边絮絮叨叨的叮嘱不了。梦玉对着众人说不来话,只是点头,总说了一句:“暂别。”硬着头皮走出垂花门去。外面辞了松大老爷、鞠老爷、梅姑老爷、小梅大爷,每席面上都去致意一声,又到意园里各处走到,辞了二老爷。那些家人、小子跟着一直来到茶厅,本家的师爷、老爷们候送。梦玉道:“起身急迫,不及奉辞,反劳诸位候送。”正在同师爷们谦让,有松大人的门上李福,拿着一个字儿对着梦玉道:“这个字儿,求姑爷带到金陵聚宝门外长干里,问贾府的严发,交给他。将来交房子的时候,只怕是他照应,同小的都是贾二老爷做江西粮道时的门上,此时住在金陵,照应着贾府的房粮地土。姑爷到那里,他自然来见。小的这书子内说明姑爷也是贾府的四姑爷,诸事他自然照应。”梦玉道:“很好。”接了他的书子交与徐忠,随即辞别众人,到二门外上了牲口,领着众家人、小子一直上船去了。

且不说梦玉上船起身往金陵并祝筠在家给老太太做完了几日大庆及松大人回杭之事。且说桂恕自从放了广东廉州太守,谢恩之后,领凭起身。无如向来借的帐行短票已转到有二千两银子,帐行的花二爷逼得要死,向他顺长票。花二爷只肯三扣,银子行平行色,折算下来只有二扣来的银子。桂恕是个谨饬的人,如何肯借这项银子?连日又是帐主儿孙太太自己上门来要这短票,将桂恕直逼得没有了主意。

原来这花二爷,就是花子虚的兄弟花子空。自从他哥哥花子虚死后,他的嫂子李氏大奶奶往前走了一步,将他认了姐弟,常常往来,私下照应。这花子空本是个风流俊俏人儿,因此这姐夫就很欢喜,三不知的常留他过个夜儿。谁知花子空同他姐夫的孙姨娘也就鬼鬼祟祟搭上手儿,两个人就像火一样的热起来。后来因为李氏大奶奶坐月得病不在了,那姐夫的潘奶奶又相与了个姑爷,很嫌花子空碍眼,就在他姐夫面前造了多少谣言。他姐夫是个没有骨头的人,听了潘奶奶说话,渐渐的待花子空就冷淡下来。花子空少了一个得力的好姐姐,在这门子里有些站不住,就将哥子遗下的一点房粮地土拢共拢儿一卖,得了二千两银子,拣着到京城里开个必发号的大油盐铺子,生意倒也兴旺。相与了一个缝穷儿的叫黑张三儿,虽皮肉儿黑些,颇有丰韵,脚手儿也很小,花子空同他打伙的很热。张三又没有男人,自家做主,带了几百吊钱就嫁花二爷。

这花子空买了人家一张同姓不同名的监照,自家就称起老爷来。黑张三儿就做了花二太太。谁知孙姨娘自从那财主死过之后,他偷了几百两银子,仍旧去包了几个粉头大开门户,也发了一注子财。因为地方官拿的紧,他就离了家乡,来到京城里开个香算堂的大窑子,自家就做了掌柜的。因花子空去打茶围,忽然相遇,彼此十分亲热。孙姨娘一心一意的要嫁他。花子空道:“你若是早来一年也好,这如今我已娶张三,若再娶你,恐他不依。”孙姨娘道:“这也容易。明儿接他到这儿来同我做几天买卖,我自有主意同他说通。他也没有什么不肯的。”

花子空应允。次日,将花二奶奶送到香算堂去,孙掌柜替他拉拢了好些大头,这张三十分得意。孙掌柜趁这空儿同张三说明要嫁花子空的说话,张三应允,说道:“我倒有个主意,你只管嫁他。自家赁了房子贴个堂名儿,只说是孙太太。咱们有的这几两银子伙着放个官利帐,叫咱们花二爷做个保家,我同你的这几个老相好的,只管叫他们私下来走动着。这不是一举两得吗?”孙掌柜听了甚为有理,就同张三换了帖,拜认姐妹,将窑子关了,靠着花子空的家里赁下一所大屋子,里面开了门,彼此往来。外面贴个堂名儿,是“香暖堂”。花子空也贴一个堂名儿,是“干谨堂”。自此以后,花子空尽放的是在京出京的官帐,所以桂老爷也用过他三四百两银子。三个月一倒票,不知不觉转到二千两。这会儿,他们故意作难,不怕桂老爷不顺他的长票,孙太太故意去要银子,将桂老爷急的没有法儿。

正是天无绝人之路。谁知荆州节度使刘大人的管家得了祝大人的书子,他就雇了包程骡子出京。走不到十来站,遇刘大人内升了兵部大堂,驰驿进京。道儿上遇着,赶忙呈上书子。

刘大人在轿内瞧了,十分欢喜。到京之后,面圣谢恩。诸事完毕,赶着来见祝尚书。叙了半日寒暄,然后提起房子道:“贾二哥的宅子,我是深知道的。前面几间是官房子,后面都是荣公自家盖的。听着后来又添建了大观园,十分壮丽。不必去看,无不合式。又得年大哥出来调停,更为全美。但我需用甚急,不知贾府的眷属可能就让否?此时弟且权赁几间住着,贱眷一到,断难耽搁。此事总求年大哥为弟策画。”祝凤道:“弟明日差人到贾府去致达尊意,想来尚可商量。”刘尚书再三拜托,辞了出去,就到贾府去请贾二太太的安。王夫人知道,赶忙差林之孝到刘尚书公馆谢步请安。接着就送了四烧、四煮、四样点心,共十二样礼。

次日早间,祝府差人过来通知,说太太饭后要过来说话。

垂花门上去禀知。王夫人笑道:“有几天不见祝太太,正想着要去请来谈谈。”吩咐差人去请祝太太今日吃午饭。媳妇们答应,赶着传话出去。

只见赵奶子抱着宝钗的慧哥儿进来,梳着两个小丫髻儿,带着些石榴花儿,手里拿着一大枝夹竹桃,笑嘻嘻抱了进来。

王夫人瞧见笑道:“慧儿在那里戴着这一头的花儿?像个妖精样儿。”赵奶子笑道:“他要四姑娘抱着去逛,四姑娘抱着他东走西走的,到了琏二奶奶院子里瞧见要戴,四姑娘给他戴上的。”王夫人笑问道:“慧儿,你四姑姑在那里干什么?”

慧哥道:“四姑姑同和尚睡觉呢。”王夫人、李宫裁、宝钗都哄然大笑。宝钗道:“慧儿,你瞎说,等四姑姑来撕你的嘴!”

赵奶子笑道:“四姑娘怄他,抱着搬不倒儿说道:‘我喜欢他,我同他去睡觉,不要你了。’他就说同和尚去睡。”王夫人笑了半日,问道:“你妈妈屋里有和尚没有?”慧哥儿道:“有老和尚。”李纨笑道:“你爹倒是和尚。”宝钗笑道:“你别混说,他听了明日瞧见和尚,他就混认是爹。”王夫人们又吃吃大笑。只见珍珠、平儿都走进来说道:“太太为什么这样大乐?”王夫人道:“你问你的干儿子,他说什么?”珍珠道:“慧儿,你说什么?”慧哥儿笑道:“姑姑同和尚睡。”

平儿同珍珠大笑。珍珠笑道:“我打你这小妖精!你还混说不混说呢?”一路格肢,将个慧哥儿笑的吃吃不止。赵奶子道:“咱们快去罢。”抱着飞跑,往外去了。

珍珠道:“方才听见丫头们说,祝太太就来。”宝钗道:“今儿妈妈来,只怕为的是房子。”王夫人道:“我也想着定是这件事。昨日林之孝送礼回来说起,刘大人赁的公馆很窄,家眷来了住不下。听着那些家人们口气,说刘大人看中意咱们的房子。这会儿咱们也没有什么丢不下的事,况且老爷又再三的叫咱们回去,咱们要走就走,也不是什么难事。”宫裁道:“金陵的老宅子也还没有赎回来呢,回去还得找房子祝”王夫人道:“你忘了吗?老爷对着宝妹妹同四姑娘说,桂老爷等着银子使唤,叫咱们就回赎了金陵房子这句话,在桂老爷还没有得广东的信儿,老爷早就知道。这会儿我听见桂老爷正借不出银子,咱们也是同乡世谊,若是房子上多得几两银子,除了房价外,格外再帮他一二千银子,也没有什么使不得的事。”

平儿们都是:“太太说的很是。”宫裁道:“饭已得了,请太太示下。”王夫人道:“摆上罢,怕祝太太也快要来了。”宫裁答应,吩咐摆饭。王夫人领着奶奶们照常坐下,姑娘、嫂子们轮流上菜。用完之后,伺候净手漱口。各人送上手镜,照着扑粉匀鬓。姑娘们每人托个大红雕漆小花盘,里面另有小银碟儿盛着豆蔻,太太们各取一粒,吩咐都出去吃饭。

王夫人道:“倘若房子丢掉了,平丫头还是同咱们回去呢,还是到大太太那儿去?”平儿忍不住的伤心流泪,说道:“琏二爷在家时,尚不能到大太太那里去,这会儿琏二爷出了家丢下我,断不过去的。太太若是可怜我,带我一同回去。若太太不带我回去,我到馒头庵也出了家,修修来世,别像这辈子,做这样没收梢的人。”说毕,握着脸呜咽而哭。引得宝钗、珍珠听了他这几句说话,几乎将个心都酸碎了,那里还止得住眼泪一串儿的掉下来!王夫人瞅着他们三个,实在伤心,若自家再哭起来,更难以收场,只得勉强笑道:“好好的说话,一个个鼻涕眼泪的哭起来,一会儿祝太太来瞧着,花嘴花脸的像个什么样儿?”李宫裁笑道:“若是祝太太瞧见,问起他们眼睛为什么红通通的,就说是跟着孙悟空过火云洞,叫烟熏着了红的。”宝钗们听见,都止不装噗嗤”的笑起来。王夫人道:“咱们到绿竹斋去等祝太太罢,那里很凉快。”奶奶们道:“太太想得不错。那里又近着垂花门,接也便当些儿。”宝钗们赶着匀面,跟太太到绿竹斋来。

坐谈一会,垂花门通报祝太太到了,大奶奶们忙出去迎接。

柏夫人早已下轿,芙蓉跟着,后面还有一大阵的姑娘、嫂子族拥而来。李宫裁们上前请安,柏夫人并无客气,一个一个拉着都问好,同进垂花门。王夫人也接了出来,两位太太彼此寒温几句,到绿竹斋见过礼。芙蓉过来请安,同宫裁们问了好,跟来的姑娘、嫂子们都上来请安。贾府的也请过祝太太安。两位太太叙些家常话,问过尚书的病症,随提起房子一事。

柏夫人说道:“昨日刘大人亲自见你亲家说了又说,是必托我们过来求亲家太太准这个情儿,将这房子让他罢,家眷也来得快,一时难得合式。我今日特意过来商量,不知亲家太太能够就让不能?”王夫人道:“我已决意回南,并无挂念。那日亲家说起刘家要房子,我就满应的。原打谅他秋间才来,谁知他内升进来,这会儿就要房住,也只好让他。况且又是亲家同亲家太太的关切,再无不遵命之理。但是亲家大人又在病中,我家环儿、兰哥儿又离家就学,就在家,也是年轻不能料理大事,我只好托老家人林之孝成交此事。明日将这房子的红白老契、添盖修造的帐目并造大观园的地契、工料以及内外一切粗细什物家伙总档子,都交林之孝,去见刘大人面商办理,省了亲家大人病中发烦。我准于七月初间择日起身回南。只是金陵的房子,要同桂老爷回赎才好,不然我回去也没有住处。况且那房子赎回来,还得收拾一两个月也才住得;必得桂老爷星夜差人回去,马上交代房子,我好差人收拾。”柏夫人道:“亲家太太说的甚是,竟是这样办法。我回去同老爷说明,知会刘大人,请他同林管家面商很好。若是桂老三的事,倒更容易。他这几天叫那个什么孙太太逼的要死,自从得了外任,到我家来借过一千五百银子去用,本来帐也忒多,煤铺里都欠了几百吊,又欠了七八百银子的房钱,连草料铺里都欠了三四百吊,这几两银子,那里够呢?偏生咱们这会儿又接不上来。若是回赎房子,我听他说若有三千两银子,还掉那个什么孙太太二千两,剩下千把两棵子,也还是不够还帐,要一两银子盘缠也是没有的。”王夫人道:“这件事,亲家太太只管对桂老爷说,叫他放心。等房子回赎之后,我帮他出京。就是亲家太太不说到这一层,我刚才在这里同你的女儿们提过,将来必定帮他。”

柏夫人听了大喜,再三称谢。

芙蓉笑道:“两位太太只顾说话,奶奶、姑娘腿都站直了。”

柏夫人笑道:“哎呀,真个倒忘了两位奶奶,我两个女儿站在面前,我尽着只顾说话。好儿子,快坐下,快请大奶奶们坐下!”宝钗、珍珠们答应。丫头们送上冰着的西瓜汁,柏夫人嫌冷,另换了一杯温茶漱了漱口,命芙蓉亦去歇歇。

柏夫人问道:“我的外孙儿呢?仔吗不见?”芙蓉道:“刚才赵妈抱了上来,见太太在这儿说话。又抱了出去。”柏夫人道:“我正想着他。快去抱来,连毓哥儿都抱来,我瞧瞧。”

芙蓉答应,去找慧哥。正瞧见那些姑娘们抱着玩笑,说道:“慧哥,你姥姥要瞧你呢,我抱你去罢。”赵奶子递与芙蓉,又差人去找毓哥儿。芙蓉问道:“你想我不想?”慧哥道:“想。”

芙蓉说:“今日也没有叫我。”慧哥叫道:“姐姐。”芙蓉喜极,同他一路说话,一路闻他。抱了进来,柏夫人瞧见欢喜道:“好儿子,姥姥几天不见你,很想着你,你也不想着姥姥来瞧我?”芙蓉抱到太太面前,说道:“请姥姥的安。”慧哥儿两只小腿儿跪在地上,两只小手儿扶在柏夫人的膝上,说道:“安安,安安安。”柏夫人喜的大乐,笑道:“好儿子,乖儿子,那里来的一串儿安安安。快起来!姥姥抱抱。”芙蓉连忙抱起来,递在太太怀里。慧哥儿两只手抱着柏夫人的脸正在亲热,唐奶子抱毓哥儿进来请安。柏夫人欢喜的说不来,一边抱住一个,不住口的心肝儿子亲热不了。平儿、宝钗道:“天气热,毓儿、慧儿去罢,等姥姥凉快凉快。”赵奶子、唐奶子赶忙过来各抱一个,跟来的姑娘、嫂子们人人欢喜,争抢着抱去玩耍。

柏夫人道:“我几天没有瞧见巧姑娘,很惦记他,去请过来咱们说个话儿。”王夫人吩咐着人到宁府去接巧姑娘回来,说祝太太在这儿问珍大奶奶同蓉哥的奶奶,不怕热也请过来坐坐。周家的答应,出去传话。不知珍大奶奶来与不来,且看下回分解。

回《红楼复梦》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