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回 史太君示梦绛云轩 贾存老遇儿铁槛寺

第十六回 史太君示梦绛云轩 贾存老遇儿铁槛寺

第十六回 史太君示梦绛云轩 贾存老遇儿铁槛寺

《续红楼梦》清·秦子忱

第十六回 史太君示梦绛云轩 贾存老遇儿铁槛寺

   

话说宝玉、宝钗、黛玉三人看罢林公的书启,并抄录大士,真人的奏稿,俱各欢喜不荆宝钗道:“金钏儿,快拿笔砚过来,待我抄录一张带回家去,也教太太听着喜欢喜欢。”金钏儿听了,忙将笔砚送了过来。宝钗道:“林妹妹,你替我抄姑老爷的书子,我自己抄奏稿。”宝玉听了,便换起袖子来替他们研墨,钗、黛二人各取花笺一张,就在灯下一挥而就。宝钗遂又看了一遍,叠了一叠,掖在袖挽儿里。

这里晴雯便送进脸水来,大家梳洗穿衣,刚然完毕,只见鸳鸯走来问道:“姑娘们起来了没有?”晴雯忙道:“早就起来了。”鸳鸯道:“姑太太早就梳洗完了,听见宝姑娘来了,要过来看看呢。”宝钗忙道:“我们就要过去请姑太太的安去呢,因为姑老爷的书子来了,所以耽搁了会子。”正然说着,早见凤姐搀着贾母,司棋搀了贾夫人走了进来。宝钗见了忙迎了上去,与贾夫人行礼。贾夫人忙拉了起来,贾母道:“姑奶奶,你看这个女孩儿可好不好呢,和他妹妹真是天生地就的一对儿。”贾夫人听了,也将宝钗仔细一看,忙拉了他的手笑道:“我的儿,难为你,这个模样儿到底怎么长来!真像画儿上画的人了。我听见老太太说,你就很疼你妹妹,将来你们姊妹俩到了一块儿,我也是放心的了。从今以后,不许你叫我姑妈,你也把我叫妈妈就是了。”贾母听了笑道:“很好,这才是呢。当日薛姨太太也教林丫头把他叫妈妈来着。这如今宝丫头也把你叫妈妈,这才情通理顺,妥当极了。昨儿我还听见说得了曾孙儿了,姑奶奶,你知道不知道?”贾夫人听了,忙向宝钗笑道:“姑娘你可恭喜。是几时生的小哥儿?”宝钗正欲回答,只听宝玉道:“你们也让老太太、姑妈坐下,让我把姑老爷带来的书子念与两位老人家听听,冯书办还等回信呢!”贾夫人听了忙问道:“你姑爹有书子来么?”宝玉道:“有的,差了冯书办五更天来的。”贾夫人道:“既是如此,二侄儿就念与老太太听听。”

于是,贾母、贾夫人、凤姐、宝钗、黛玉各挨序次坐下,宝玉便取出书子并奏稿来,从头至尾,高声朗诵的念了一遍。

众人听了,无不欢喜,惟有林黛玉坐在椅上思前想后,又流下泪来。凤姐道:“林妹妹,你也太爱哭了。人家听见这个信儿,人人都见欢喜的,偏你又伤起心来了。想是你舍不得你这个绛珠宫?”黛玉道:“你好糊涂,你仔细想想,我们太虚幻境的人普令回生,老太太和爹爹、妈妈又不能回生,这可不是又要离别么,我怎么不该哭呢?”凤姐道:“我不糊涂,你才是糊涂了呢。你才没听见,姑老爷书子上明明白白写着,说不忍教骨肉再离,所以才补了姑老爷京师里都城隍了。这句话你想是没听见么。”黛玉道:“虽然如此,到底有阴阳之隔,岂能常常见面呢!”贾夫人忙道:“我的儿,你不用伤心,横竖我们得了都城隍,老太太也随了我们任上去,娘儿们要见面也没有什么难处,比不得当日在地府了。你也想想,你父亲和我也都是半百过外的人了,就让如今也放我们回生,又能在人世过多少日子呢?老太太是更不用说的了。况且,你父亲当日在扬州做盐运司,又不要商人们的钱,尚且每日提心吊胆的,那里有做城隍逍遥自在呢!”正然说到这里,只见迎春走了进来,先与宝钗相见,彼此叙了会子寒温。便向宝玉道:“宝兄弟,你先到外边坐坐去罢,菱姑娘、小大奶奶都要进来瞧瞧宝妹妹呢。”宝玉听了,便立起身来向贾夫人道:“我就去见见冯书办,给姑老爷写个回字儿去罢。”贾夫人道:“你就去写上,说书子上的话我们都知道了,以后再有什么信儿,即速再差人来就是了。”宝玉听毕,各自去了。只见香菱、秦氏也走了进来与宝钗相见,各道别后情事。

大家坐定,贾夫人向宝钗笑道:“姑娘,我才问你小哥儿是几时生的,你还未曾开口,二侄儿就要念书子,把咱们娘儿俩的话靶儿打掉了。”宝钗道:“是上月十五生的。昨儿才过的满月。”贾夫人又道:“如今你婆婆和你妈妈身子可还壮朗?”宝钗道:“如今家里事不遂心,我太太和我妈妈也都露了老了。”贾夫人听了叹息了良久,又向香菱道:“姑娘,你到底有种什么香,这等奇妙?又能送你妹妹到家,又能把宝姑娘接了来呢?”香菱道:“这种香是我父亲给的,原是仙家之宝,一名返魂,一名寻梦。点起香来,彼此往来相会,也无非魂梦而已。”贾夫人道:“依你这等说来,你们姑娘到这里来,竟是做梦了么。”香菱笑道:“姑太太这个

话说的好笑。不是作梦,难道是他的肉身真来了么?”贾夫人听了沉吟了半晌,道:“他既是做梦,咱们也该早些送他回去才是,恐怕留的时候长了,他太太在家必定要受惊怪呢。”贾母也道:“可也是呢,我们这里的饭,可也不好留他吃的。宝丫头,你也就回去罢,仔细你太太耽心。你回去就把你姑老爷的书子和那僧、道的奏稿上头写的那些话,先告诉你老爷、太太,教他们放心。”宝钗道:“才刚儿我也把姑老爷的书子并奏章的底儿都抄下了,他还说教把通灵玉带了回去做个凭据。不然,太太还罢了,老爷素日最是不信神鬼荒诞的话的。”贾母听了沉思了一会,道:“你老爷那个脾性儿,我也是知道的。那块玉也是你女婿离不得的东西。也罢,你先回去,等明儿我也和菱姑娘借一支香点了,亲自到家给你老爷托托梦,当面告诉他这些因果,他也就不能不信了。我的儿,你就早些儿回去罢!”宝钗听了,便起身告辞。黛玉道:“姐姐你且慢着,我这里有警幻仙姑送的仙酒,喝了百病消除。你喝些儿,回去省得吃王大夫的药。”金钏儿听了,忙烫了酒来,宝钗立饮了三杯。黛玉仍命晴雯送去。

金钏儿道:“我送二奶奶去,我也要带着看看我妈和我妹妹呢!”贾母道:“小蹄子,你不用混争,晴雯比你岁数大点子,他送宝姑娘去我们放心些儿。你要回家看看你妈,明儿跟了我回去就是了。”金钏儿听了,便不敢言语。

这里,宝钗告辞了贾母,众人一齐送出绛珠宫。黛玉、迎春、香菱、金钏儿四人仍将宝钗、晴雯送至牌坊外边。忽见宝玉从薄命司飞跑着赶来,叫道:“宝姐姐,你等一等儿,我还有话告诉你呢!”众人听了,只得止步等候。宝玉到了跟前,向宝钗道:“才刚儿我又接着两位仙师的一封书子,说我与柳湘莲的肉身,都在大荒山空空洞内,他们目下要差松鹤童子送到铁槛寺去呢。你到家可告诉老爷、太太,差人不时的打听着些儿。如果有人将我们的肉身送到,就将我抬在家中,安置在潇湘馆。把柳二哥的肉身就交给你们家薛大哥。再差人到苏州,把林妹妹的灵柩搬来,等到七月十五日,我师父自有妙用。你就把我这块玉带了回去,请太太看看也好放心。”宝钗道:“才刚儿老太太说来,说这块玉是你带惯了离不得的,不用带了回去。明儿老太太亲自到家给老爷托梦去呢。你可将方才的这些话也告诉老太太一声儿。我一个人的话,恐怕老爷未必肯信。”说话之间,早来到牌坊外边。宝玉、宝钗、黛玉三人,六目相视,大有不忍分离之状。只见香菱点起香来,与宝钗、晴雯插在鬓边,说声“去罢!”只见二人双翘离地,如电掣星驰一般,须臾不见了。

这里宝玉、迎春等五个人由旧路而回。香菱向宝玉问道:“宝二爷,来的那个冯书办走了没有?”宝玉道:“走了好一会了。”香菱听了,向黛玉笑道:“姑娘,我听见我们的这个主儿嫁了冯书办,如今现在薄命司里住着呢,我们何不去看他一看,臊他一臊呢!”黛玉笑道:“什么好有脸的人,看他作什么?他又知道什么是个臊呢。我先不去。”香菱见黛玉不肯去,便又向迎春道:“二姑娘,你同我一块儿逛逛去罢。”迎春不好意思驳回儿,便问宝玉道:“只怕柳湘莲、秦锺都在那里,我们去了不大方便罢!”宝玉道:“不相干的,他们俩家相离好远的呢。况且他们俩人我已经嘱咐过了,说这里乃是女仙之所,不许他们无故出来乱走的。”迎春听了,乃向黛玉笑道:“林妹妹,你既然不去,你就和金钏儿先回去着,我陪着菱姑娘去走一回。宝兄弟,你把我们俩人送了去罢。”宝玉听了,不好违拗,只得随了迎春、香菱往薄命司而来。黛玉带了金钏儿自回绛珠宫而去。彼此分路走了有一箭多远,忽听宝玉回头叫道:“金钏儿,你好生搀着妹妹走,看仔细跌倒了。”

说的众人都笑了。”迎春笑道:“罢哟,你不用虚了!这是我们来来往往走熟了的一条路,比咱们大观园的路还好走呢,你就单怕跌倒了你妹妹,难道别人就不是个人儿!”说的宝玉无言可对,自己也笑了。按下太虚幻境之事,暂且不表。

再说宝钗的阳魂随了晴雯的阴魂出了太虚幻境,耳内只听呼呼的风响。转瞬之间,早望见怡红院自己的卧室。正要和晴雯说话,只觉晴雯在旁将他猛力一推,早已魂归了本壳,不觉“嗳哟”了一声。只听莺儿在旁叫道:“史大姑娘,快回来罢,不用告诉太太们了!我们姑娘醒来了。”宝钗在梦中惊醒,听见莺儿叫喊,忙揉了揉眼看时,但见日色横窗,约有巳牌时分,不觉吃一大惊,连忙坐了起来,道:“莺儿,你嚷什么呢?”

莺儿道:“姑娘,你从来没有失睡过,今儿怎么了?大家都起来梳洗完了,你还睡的不醒,任凭我怎么推着叫,你总不答应一声儿。后来史大姑娘来了,他把手伸到你被窝里百样的胳肢,你连动也不动一动。他才看着着了急,怕你得了什么怪病儿。

他教我好生看着你,他亲自告诉太太们去了。”宝钗听了点点头儿。又将梦中的景况想了一想,忙在袖挽儿里摸了一摸,果然有个字帖儿。取出来看了一遍,忙又掖起,即便穿好了衣服下地来,在四下里望了一望,问道:“莺儿,你可瞧见晴雯来没有?”莺儿听了吃惊道:“姑娘,你怎么说起鬼话来了。”

正然说到这里,只见薛姨妈和王夫人、史湘云一齐走了进来。

一见宝钗,都发起怔来。薛姨妈道:“我的儿,你怎么了?才刚儿你史大妹妹说你睡的总不能醒来了,任凭怎么胳肢总不动一动儿。吓得你太太一面着人找你琏二哥哥,教他快请王大夫去,一面我们就往这里瞧你来了。怎么你这会子倒好好的起来了呢!你到底自己觉着是怎么了?”宝钗笑道:“我并不觉怎么样。有个缘故,太太和妈妈、史大妹妹都坐下,等我慢慢儿的告诉你们。”薛姨妈听了,便和王夫人、史湘云一齐坐在炕上,莺儿忙叠了铺盖,端了脸水来。

宝钗一面梳洗,一面将晴雯昨夜来家,点起寻梦香将他带到太虚幻境,与贾母、贾夫人、宝玉、黛玉等诸人相见,并林公带了书子来,抄了僧、道奏稿的话,从头至尾细说了一遍。

又将抄下的书子、奏稿取了出来递与湘云。湘云接来瞧了一瞧,便朗朗的念了一遍。王夫人、薛姨妈听了,俱各大喜过望。宝钗又将贾母要亲来托梦,以及僧、道差松鹤童子送宝玉、柳湘莲的肉身到铁槛寺的

话说了一遍。王夫人听了更加欢喜,忙命人传知林之孝,教他飞行到铁槛寺,告诉主持们一声儿,一有什么信儿,飞来禀报。

正在吩咐间,只见王善保家的笑嘻嘻的走了进来,先与王夫人、薛姨妈请了安,又与湘云、宝钗问了好,道:“那边大太太听见说找琏二爷请王太医给宝姑娘看病,大太太说,昨儿还是好好的,过了满月,今儿怎么忽然又病了呢?大太太很不放心,打发我过来打听打听。”王夫人笑道:“没有什么大病,你且坐下,等我告诉你缘故。”王善保家的听了,才然要谢坐,忽然“嗳哟”了一声,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瞪了起来,大嚷道:“晴姑娘饶了我罢,我再不敢在太太跟前给你垫舌根了!”说着,但见他如疯魔了一般,把自己浑身的衣钮儿都解开,连裤带儿都揪断了,两只手只是在腿班里乱采乱挦。吓得王夫人、薛姨妈一齐问道:“这是怎么了,这是怎么了?”湘云在炕上瞧见这般光景,早已笑的动不得了。宝钗一见,就知是晴雯作崇,忙命莺儿:“快教柳家的拿几张黄表纸钱来,在院子里焚化。”口里暗暗的祝赞了几句。只见王善保家的这才不闹了,“咕咚”一声栽倒在地,口里的白沫子漾了出来,手里还攥着一撮子黑毛。招的众人又是害怕又是好笑,一时哄动了家下。

只见李纨、平儿、惜春、巧姐、紫鹃、麝月一齐都来了。柳家的和莺儿、麝月、紫鹃四人一齐动手,将王善保家的抬到下房里去,灌了些汤水,这才苏醒过来,满面羞惭,无言可说,惟有暗恨晴雯而已。将息了半响,王夫人便差柳家的将他送过那边去,并接邢夫人和东府尤氏,晌午过来大家说说话儿。

这里,薛姨妈、王夫人等就在怡红院大家吃了早饭。王夫人便又差人接了探春来。不多一时,邢夫人、尤氏也都来了。

王夫人遂将宝钗做梦的话告诉了众人一遍,彼此又盘问了会子太虚幻境的光景,宝钗又备细的述了一遍,大家听了无不欢悦。

邢夫人笑道:“我倒不知晴雯这个小蹄子利害多着呢。才刚儿王善保家的回到家里,他又附下来了,嘴里只嚷要叫他姑舅哥哥吴贵,教把他的灵柩快寻了出来,预备着好回生。闹的我没了法儿,只得央告他说,‘好孩子,你只管放心,我一会儿过去告诉你太太,找你的尸首就是了。’勒掯了我个到地儿,他才走了呢。”尤氏听了笑道:“若是这么说起来,凤丫头和我们媳妇、我们的两个妹子,也都要搬回他们的灵柩来才是呢。”

王夫人道:“这个自然的。等明儿我和你叔叔商量了,仍旧打发蓉哥儿到苏州搬你林妹妹的灵柩去呢。就带着把你们媳妇和凤丫头的灵柩也搬了来。你两个妹子都在这里城外埋着呢,那是更容易的了。”尤氏道:“我想,林妹妹和凤丫头是去年死的,我们二姨儿、三姨儿是前年死的,年代还不多儿也还罢了。只怕我们媳妇死的年代太多了,想来尸首也未必能够囫囵罢。”

宝钗道:“昨儿我梦中在太虚幻境,听见你兄弟说,他师父临时自有妙用。想来,他师父既是神仙,临期自然有个什么妙法儿也不可知。据我想来,别人的灵柩,无论年代的远近,到底还有个埋葬的地方儿,都还容易。惟有妙师父,可教人在那里寻找他的尸首去呢?”众人听了,齐声叹息道:“这可真难了。”

正在彼此谈论,只见玉钏儿走来禀道:“老爷回来了,请太太过去说话呢。”王夫人听了便起身,领了玉钏儿,出了怡红院,一直回到自己的上房。只见贾政正和贾琏坐着说话,一见王夫人进来,贾琏忙站了起来,道:“太太才刚儿教我请王太医,回来的人说,今儿是他在太医院的正班儿,恐怕内廷一时传唤,不敢擅离。他说明儿早起来罢。”王夫人尚未及回答,贾政忙问道:“谁又病了?”王夫人笑道:“说来又是好笑的事,老爷又该不信的了。二媳妇昨儿才过了满月,今儿早起睡的总不能醒来,把我吓的只当他又得了什么怪病了呢,所以才教琏儿差人请王太医去了。后来谁知道才不是病,却是梦见晴雯把他引到太虚幻境去了。”刚说到这里,只听贾政笑道:“真奇怪了,早起,我今儿在衙门里也听了个笑话儿,外头的人都嚷着说,这两天夜里,城隍庙有人听见人喊马嘶的,说旧城隍现在办理交代,新城隍眼下就要到任呢。又有人说,新城隍就是当日在扬州做盐运司的林老爷。你说这个话荒唐不荒唐呢?”王夫人听了笑道:“依老爷这样说起来,这件事竟是千真万真了。昨儿宝丫头梦中到了太虚幻境,连老太太、姑太太都看见了,还抄了林姑老爷的书子并大士、真人的奏稿来了。老爷看一看也就知道了。玉钏儿,去和你二奶奶把那个稿儿要来。”

玉钏儿听了,如飞而去。

不多一时,将两个稿儿拿来递与贾政。贾政接来看了一遍,望着贾琏笑道:“我不信,天地间竟有这等的奇事。我想,林姑老爷素日为人骨鲠方正,或者死后为神,也是有的。宝玉到了太虚幻境,或者他修道的心诚,得了他仙师的什么指引,这也在情理之中。从来没听见死人回生之说。这一节到底教我不能无疑。你瞧瞧这个稿儿。”贾琏接来看了一遍,忙站起来笑道:“侄儿读的书不多,也不能深究其奥,然而常听见俗语说的‘圣天子百神相助,大将军八面威风’。侄儿想,如今圣天子在位,恩德加于四海,神灵感应也是该当的。至于老爷居官清正,为国为民,上天加护,降之福祥,这也是有的。依侄儿的愚见,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们如今只把应该预备的事早早儿的预备下就是了。”贾政听了,沉吟了多会,道:“我想,这件事虽说似属可信,终是渺渺茫茫的。万一吵嚷出来,外头都知道了,不但教亲戚朋友们笑话,上头要是知道了,只怕还要问不是呢!”王夫人道:“才刚儿二媳妇还说,老太太惟恐你不信这些荒诞之事,老人家还要亲自来家给你托梦来呢。”贾政听了,不觉凄然叹道:“自从老太太去世之后,我也梦见过几次,总是模模糊糊的。既是老人家要来家托梦,今儿可将老太太的上房打扫洁净,预备下一桌子好的供献,等我晚上祭奠了,就在老太太房里睡觉。且看有什么动静儿,咱们再作道理。明儿是南安太妃的寿诞,我请你过来,咱们商量。如今别的礼物都有了,只少一只如意,只怕老太太楼上还有,你去找一找瞧,把我的饭送到书房里,我就和琏儿一块儿吃罢。”

说毕,便和贾琏起身向书房而去。

这里王夫人便将琥珀叫来,教他先开了贾母的房门。王夫人遂到里边看了一遍,但见屏帐依然,人亡物在,不胜凄惋。

悲伤了多会,吩咐老婆子们收拾打扫,重新铺设了一番。一面上楼取了一只三镶的如意,命人送与贾政。一切完毕,这才过来,又与邢夫人、尤氏、探春、湘云诸人计议了会子搬取众人灵枢的话,又不知谁是回生的,谁是不回生的,纷纷讲说,俱各猜疑不定。闹了一天,到了晚上始各散去。

这一晚,贾政便斋戒沐浴,就在贾母房中摆了供献,悬起贾母的影像来。奠了酒,叩祝了一番,便独自一人在贾母平日住的暖阁内安寝。王夫人一来为贾政年迈,一人又在空的房内独睡,不甚放心;二来也要悄悄的窥听,到底有什么影响,乃悄悄的命人将自己的卧具搬来,就在板壁后琥珀睡的房内,带着琥珀、玉钏儿同宿。翻来覆去一夜不曾合眼,不时的伏枕静听,似乎板壁那边微有声息,并不听见贾政言语。瞧了瞧残灯明灭,玉钏儿、琥珀二人鼾然沉睡。将至五更时分,忽听玉钏儿在梦中惊醒嚷道:“姐姐站一站儿,我还有话要问你,你怎么就走了呢!”王夫人听了骂道:“小蹄子,你怎么撒起呓怔来了?”只见玉钏儿揉了揉眼睛爬了起来,道:“太太,我姐姐跟了老太太来了。我们才说了几句话儿,老太太在那边就叫他,他就赶着过去了呢。”

王夫人听了,不胜惊异,正要往下盘问,忽听贾政在板壁那边“嗳哟”了一声,似有悲咽之状。王夫人听了吃了一惊,隔着板壁先咳嗽了一声,然后问道:“老爷睡醒了么?”只听贾政哽咽道:“快点灯来!”王夫人听了,连忙起来,穿好了衣服,叫起琥珀、玉钏儿来,点了一支蜡烛,三人一同走了过来。猛见了贾母的影像与平日大不相同,真如活人一般,眉目俱动,唬了一哆嗦。只见贾政披着衣服坐在榻上,面带泪痕。

一见王夫人进来,忙道:“真奇怪极了,我只觉刚然睡着,就瞧见老太太一手拄着拐杖,一手扶着金钏儿走了进来,声音笑貌宛若生前,和我足足的坐着说了有两个时辰的话,老人家告诉我说,林姑老爷升了京都的城隍,也是七月十五到任。老太太和珠儿、鸳鸯等俱准随任享受人间的香火。又与我商量要将鸳鸯与珠儿作妾,我就答应说,诸事任凭老太太尊裁。其余的话,都和二媳妇梦醒后所说的相同。我就问老人家说:‘太虚幻境册上注名的究系何人?祈老太太明示,以便好搬取他们的灵柩。’老太太便说:‘金陵十二钗,你难道不知道么?’这句话把我说怔了,我只得答应说:‘实在不知,求老太太明示。’老太太又说:‘我告诉你,你可要记清白些儿。元妃、贾迎春、林黛玉、王熙凤、秦可卿、甄香菱、尤二姐、尤三姐、晴雯、金钏儿、瑞珠儿和尼姑妙玉,共十二个人。如今除过妙玉他自行陈请,情愿陪侍警幻不愿回生外,其余的十一个人,都是该回生的。这是已死的十二钗了。如今现在的薛宝钗、史湘云、李纨、平儿、探春、惜春、巧姐、薛宝琴、邢妯烟、莺儿、紫鹃、花袭人,这又是现在活着的十二钗了。目下,有人若将宝玉的肉身送来,你可要好生将息他,不可难为他一点儿。时光有限,我也要回去了。’我听见他老人家要去,我就拉住哭着问如今的家运,并子孙后来之事。老太太站起来只说了个‘但行好事,莫问前程’,便叫金钏儿:‘咱们回去罢!’刚见金钏儿走了过来,老太太就将拐杖在地下一撴,就像打了个闷雷一般,把我就吓醒了。”

王夫人听了,也由不得一阵心酸,悲咽了半晌,道:“既是老太太有灵有神的来家托梦,这件事可就千真万真,老爷也不用再疑惑了。我想,别人的灵柩虽然路途遥远,不过多化几两脚费,早些儿差人赶着搬去也还好办,惟有元妃的凤柩,非离了奏明请旨,如何敢私自动得呢?莫若老爷上朝去,回了宰相大人们,求着替我们奏一奏才好。”贾政听了,摇头道:“不妥不妥。此等荒诞不经之事,谁有多大的胆子敢在万岁爷跟前乱奏呢?”王夫人道:“不然这可怎么处呢?”贾政沉思了一会,忽然道:“我记得昨儿我看过媳妇从梦中抄来的奏稿,后面有上帝的御批,我好像记得有‘朕已示梦于人间帝主’的这一句话。如果真有示梦之事,再不过几天儿,外头也就知道信儿了。即或并无托梦之事,且等临期别人如果真都回了生,那时再求大人们代奏也还不迟。倒是外甥女儿和琏儿媳妇、蓉儿媳妇的灵柩,我明儿和大老爷、珍大侄儿商量,仍旧打发蓉儿回南搬取,教他赶紧些儿,总赶七月初十日到京才好。再者,说有人送宝玉的肉身到铁槛寺之事,我想,我今儿下了衙门,亲自到铁槛寺拈香,吩咐住持们扫打了经室,先替老太太念三天经。吩咐住持们留心打听着也就是了。”王夫人听了点点头儿道:“老爷想的很是。”老夫妇一面说话,一面服侍贾政穿衣梳洗毕,重新到贾母的影像前泣拜了一番。便命琥珀、玉钏儿收了影像,撤了供献。喝了茶,吃了点心,这才上衙门去了。

这里王夫人督率着琥珀打扫干净,仍然关好了门,遂带着玉钏儿仍到怡红院来,便将贾母昨夜果真来家托梦的话告诉了薛姨妈、史湘云、探春、宝钗一遍,合家无不欢悦。薛姨妈便命人叫了薛蟠、薛蝌弟兄两个来,告诉他们,教薛蝌差人回南,搬取香菱的灵柩。又教薛蟠打听着,有人将柳湘莲的肉身送到铁槛寺时,可抬到家中,打扫一间避风的密室,用心将养,以报朋友拯救之德。薛蟠、薛蝌二人听了,都一一的答应了,自去料理不提。

再说贾政下了衙门,吃了早饭,坐了车,带了贾琏、赖大、李贵、林之孝、焙茗出城,一直来到铁槛寺。本寺的住持闻知大檀越亲来拈香,早传齐了合寺的僧人出来迎候。贾政下车,先进禅堂更衣。这里贾琏便吩咐林之孝催人搭盖经棚。勋戚大家并不费事,吹口之力搭起棚来。登时悬灯结彩,法鼓金铙,请贾政出来拈香礼忏。贾政素性刚直,本不信神鬼渺冥之事。

只因贾母托梦,所以来此念经,也无非是尊敬神明,思念父母的意思。拈香已毕,就在寺里吃了些素斋。

约有未末申初时分,才要进城回府,忽然间大风陡起,拔木扬尘,将棚内的灯火俱皆吹灭;尘沙迷目,对面看不见人。

忽闻空中有鹤唳之声,众人俱各惊疑,敛神屏息,不敢少动。

只听嘎然一声,坠落在棚内。须臾大风顿息,众人看时,只见一只仙鹤,元裳缟衣,翅如车轮,背上驮着两个人,俱各闭目敛息,如痴似醉,仔细看时,正是宝玉和柳湘莲。贾政、贾琏见了,又悲又喜,忙命李贵、焙茗、林之孝、赖大等一齐动手,将他二人抬了下来。但觉身体夯重,瘫软如绵,不能站立。贾琏忙拉了宝玉的手,叫道:“宝兄弟,老爷在这里呢。”但见宝玉目垂息敛,并不答应。再看湘莲,也是如此。贾政见了这般光景,也觉凄惨落泪。正在伤感之际,忽见那只仙鹤收了双翅,就地一滚,化做清俊的一个道童,向贾政稽首道:“恭喜老大人,小道奉仙师之命,特送公子来此。”贾政见了不胜惊异,知是仙童,不敢怠慢,忙答礼道:“有劳仙童下降,下官何以克当!但不知小儿浑身瘫软,口不能言,是何缘故?”列公,你道这只仙鹤是谁?原来就是松鹤童子所化。见贾政问他,忙笑道:“他二人的真魂现在太虚幻境,未曾入壳,是以如此。且请大人将他二人抬到府中,安置在静室,用心将养。俟七月十五日,家师到来,亲自施展法力,令他二人真魂入壳,自然耳目聪明,手足灵动了。贾政听了,这才放了心,忙命焙茗飞马进城报信,并着抬两顶软轿来。一面命人将湘、宝二人抬进禅堂,一面命住持让松鹤仙童到客房待茶。只见那仙童就地一滚,依旧化作仙鹤,嘎然一声,腾空而出。

贾政这才知道僧、道二人果是真仙,不胜感激,连忙向空拜谢。进了禅堂,又将宝玉、湘莲仔细一看,宝玉是僧家打扮,湘莲是道家装束,直挺挺的睡在榻上,就和死人一般。摸了摸手脸,却都是温暖的,鼻中亦似有出入微息。每人腰里拴着一个包袱,解下来打开观看,原来是他二人当日出家时穿了去的衣服。贾政见了,点头叹息了多会。只见焙茗飞马跑来,并命人抬了两乘软轿;薛蟠得了信儿,也飞马而来。贾政便命贾琏坐一乘软轿,搂了宝玉,李贵、焙茗帮着;薛蟠坐一乘软轿,搂了湘莲,赖大、林之孝帮着,自己仍坐了车,一齐进城。约有掌灯时分,早到了荣国府。刚到了宅门,就听见王夫人“儿啊,肉氨的从里面哭了出来。未知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回《续红楼梦》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