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迎春、妙玉悲剧看高鹗续《红楼梦》的艺术

从迎春、妙玉悲剧看高鹗续《红楼梦》的艺术

从迎春、妙玉悲剧看高鹗续《红楼梦》的艺术

红楼评论

长期以来,对《红楼梦》高鹗续书的评议工作,大都侧重于研究它与前八十回有哪些脱枝失节处以及与前八十回是怎样大相抵牾的。这些问题,无疑是应当认真讨论的,但讨论的目的如果只是为了论述续书的文拙思俗或不合情理,则对于续书就未必是公平的。

续书——代人立言,本不是容易事,为《红楼梦》写续书则更难臻于至善至美。然而,“高续”既与“曹著”并为一体,人们自然要两相对照去进行议论。不过,评论时只能论其高低而不可一褒一贬。续书与原著有吻合,也有抵牾。吻合处固然显示了高鹗高超的驾驭能力,抵牾处也不乏惊人妙笔。下面拟就讨论“迎妙悲剧”的特殊性来谈谈“高续”与“曹著”吻合与抵牾各有千秋的问题。

在红楼故事正式展开以前,作为人物介绍,曹雪芹在第五回里把“金陵十二钗”无一例外地都列入了“薄命司”。然而,除去贾迎春和妙玉以外、其他“十钗”虽然各有各的不幸,但她们的薄命却又无不带着千斤小姐和贵族妇人所特有的“贵族薄命”的共性。她们或早夭,或亲人离散,或爱情失意,或失偶索寞,或看破红尘而怅惘,或在倾轧角逐中失败。然而,就这些“薄命女”毕生的境遇而论,则早夭者,可以得到盛殓和厚葬;失散者可以另筑欢乐的新巢;失偶者可以在盼子成龙的同时依旧过着使奴唤婢的物质生活;即使是看破红尘者在逃避和“超脱”了现实生活以后,却也还要配备一个“心甘情愿”终身不嫁的女奴,依旧可以住在原来的绣楼里,过她们安逸恬适的生活。就清王朝本身的建立、发展、兴盛和衰亡的进程来说,“康乾”是它的“盛世”,经济比较繁荣,政治比较稳定,清政府与其赖以维持政权的支柱——官僚豪门集团之间的相互依存关系也比较紧密。在这种情况下,像贾、史、王、薛这些豪门贵族的权势是炙手可热的。生活在这样大家族里的“十钗”,虽然无计逃避时代加于女性的摧残,但和一般女性比较起来,她们的社会地位,对她们必然会起到诸多的保护作用。曹雪芹和高鹗,就是以这样既受摧残又受保护的贵族女性的现实为依据,设想并写出了“红楼十钗”的故事来的。

迎春和妙玉的悲剧,就其性质来说,是完全不同于“十钗”的两个特殊性悲剧。在前八十回里,曹雪芹已为她们的特殊薄命故事,各自铺开了一条别具一格的人生道路。然而,她们与其他“十钗”生活在同一时代,同一门第,她们的命运又何以脱离了贵族女性命运的共性,而成为特殊性的悲剧呢?下面我们就分别来谈一谈这个问题。

一、关于迎春悲剧的特殊性的问题康乾“盛世”,在颂扬“升平”和标榜“教化”的一派“繁荣”景象背后,贵族豪门集团内部却一刻也不曾停止过尔虞我诈剑拔弩张的搏斗。在这种无休止的角逐中,时有原来地位较低的人物,突然飞黄腾达,上升为权势赫赫的新贵;也有原来权倾天下的旧贵,一旦失时势衰随而低人三等的。上升的,自然是嚣张跋扈,不可一世;衰落的,当然也就寒伧猥琐,狼狈不堪了。在这种荣辱无常的世道,首先必将累及沦落了的旧贵女性的社会地位,曹雪芹和高鹗就是根据首先被累者必将是女性这样的社会现实,设想并写出贾迎春这样一个有别于贵族女性共性的、“女奴式”的特殊性悲剧故事来的。贾迎春是曹雪芹和高鹗在《红楼梦》里塑造的、唯一的由于本集团内部原因而彻底“倒运”的人物。

高鹗的续书,文拙笔劣,脱枝失节者有之;略有改动,但不失其原来轮廊和神态者有之;完全符合曹雪芹设想意图,决无旁枝斜出者有之;细节全非而精神酷似且有扊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