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香——灯谜看到的《石头记》

更香——灯谜看到的《石头记》

更香——灯谜看到的《石头记》

红楼评论

更香,古人计时用,夜间打更报时者,燃香以定时。《红楼梦》第二十二回"听曲文宝玉悟禅机 制灯迷贾政悲谶语"灯谜一节写贾政一一看屏上宝玉及其姐妹所制灯谜,有以更香为谜底,谜面为"朝罢谁携两袖烟,琴边衾里总无缘。晓筹不用鸡人报,五夜无烦侍女添。焦首朝朝还暮暮,煎心日日复年年。光阴荏苒须当惜,风雨阴晴任变迁。"在庚辰本将此谜归于宝钗是从贾政口来的,说"贾政心内沉思......只见后面写着七言律诗一首,却是宝钗所作",然在甲辰本、程高本却将此谜归于黛玉所作,并补作宝玉和宝钗的谜语二首。

红楼梦中主要人物所作诗词于其作者的命运多有点照,甲辰、程高二本将"更香"谜归于黛玉的原因后人多是据"琴边衾里总无缘",说宝黛无缘连理。但如此安排恰属敷衍,更香谜整体来看还是落在宝钗的,特别是后句:"焦首朝朝还暮暮,煎心日日复年年。光阴荏苒须当惜,风雨阴晴任变迁。" 可以说是宝玉与宝钗后来共同生活的描写。如此一来,那前几句也是描写宝钗么,难道"琴边衾里总无缘"不是更象宝黛感情结局的描写么。是的,"琴边衾里总无缘"确实是宝黛无疑,本人认为更香谜正暗示了红楼梦中黛玉与宝钗以及宝玉婚姻日后的情形。首先,在红楼梦中,在同一首诗词或文字中包含黛玉和宝钗命运有多处。第五回"游幻境指迷十二钗 饮仙醪曲演红楼梦",作者籍宝玉看到的"金陵十二钗正册"恰恰仅有十一首诗的内容,在如此关键的地方黛玉与宝钗命运正是在第一首五绝中道来的:"只见头一页上便画着两株枯木,木上悬着一围玉带,又有一堆雪,雪下一股金簪。也有四句言词,道是: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

应该说,红楼梦中用诗词暗示日后各人命运有几个重要的回目,第五回总括,以"正册"和"《红楼梦》十二支"为全书紧要,在经过约二十个回目后,全书人物悉数登场,角色品格基本交待,在二十二回再次点照关键人物的走向是完全成立的。正如作者在第十三回"秦可卿死封龙禁尉,王熙凤协理宁国府"中通过秦可卿之口说出的贾家之走向,即:"眼见不日又有一件非常喜事,真是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要知道,也不过是瞬间的繁华,一时的欢乐,万不可忘了那'盛筵必散'的俗语。" 而二十二回制灯谜正好是在元妃省亲之后,宝钗生日正月二十一日的第二天,即正月二十二日,恰好也是二十二回,作者再次通过灯谜的环节暗示各人结局,先看贾政说与贾母的一个:"身自端方,体自坚硬。虽不能言,有言必应",谜底是砚台。文中写贾政起身走至屏前看元春姐妹各自写的灯谜,元春的是"能使妖魔胆尽摧,身如束帛气如雷。一声震得人方恐,回首相看已化灰"迎春的为"天运人功理不穷,有功无运也难逢。因何镇日纷纷乱,只为阴阳数不同" 探春的为"阶下儿童仰面时,清明妆点最堪宜。游丝一断浑无力,莫向东风怨别离"惜春的是"前身色相总无成,不听菱歌听佛经。莫道此生沉黑海,性中自有大光明"其各自与人物命运合,所以贾政心内沉思道:"娘娘所作爆竹,此乃一响而散之物。迎春所作算盘,是打动乱如麻。探春所作风筝,乃飘飘浮荡之物。惜春所作海灯,一发清净孤独。今乃上元佳节,如何皆作此不祥之物为戏耶?"心内愈思愈闷,因在贾母之前,不敢形于色,只得仍勉强往下看去。

贾政最后看到的就是宝钗所作"更香"一谜,前文贾政自己出的谜语说了"虽不能言,有言必应",更香谜正是"三春过后诸芳尽, 各自须寻各自门"的对于宝黛钗三人命运的重要描写,对应第五回正册中第一首五绝中先写黛玉与宝钗命运相对,二十二回则是选择最后一谜揭开红楼梦的结局,工巧也。书中写到,贾政看完(指更香谜,注意这里贾政是在看过和总结前面所有灯谜后"只得仍勉强往下看去"),心内自忖道:"此物还倒有限。只是小小之人作此词句,更觉不祥,皆非永远福寿之辈。"想到此处,愈觉烦闷,大有悲戚之状,因而将适才的精神减去十分之八九,只垂头沉思。此后贾母所言正是全书结局的重要写照,"贾母见贾政如此光景,想到或是他身体劳乏亦未可定,又兼之恐拘束了众姊妹不得高兴顽耍,即对贾政云:'你竟不必猜了,去安歇罢。让我们再坐一会,也好散了。'"可叹红楼梦作者之用笔精妙。

写到这里,甲辰和程高本中改更香一谜作者为黛玉,而为宝玉和宝钗添写两个灯谜的做法高低立现。令人忧心的是如今出版的古典文学名著《红楼梦》太多是以甲辰和程高为底本。在更香谜这里,文章是需读者深入体会而不宜背离原书结构而加减的。"更香"乃宝黛钗合而为一。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