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假曹颙?

真假曹颙?

真假曹颙?

红楼评论

咋一看这个题目似乎有点儿耸人听闻,这不成了小说《红楼梦》中真假宝玉的翻版了吗?但通过对现有曹家史料的分析就会发现,在历史上或许还真有这样的误会。

研读《红楼梦》就必须研究曹雪芹的家世身平,因为作者在书中的的确确融入了自己及其家庭的影子。但在翻阅曹家史料的过程中,却发现了这样一个疑问:连生=曹颙吗?

连生是曹寅之子,曹寅死后,遵康熙帝旨意,连生子绍父职,接任江宁织造。在康熙五十二年正月初九"内务府奏请补放连生为主事掌织造关防折"中,康熙帝特意提到"连生又名曹颙,此后著写曹颙。"连生或许是曹寅之子的乳名,但连生真的是曹颙吗?会不会是康熙帝搞错了呢?

在康熙二十九年四月初四日"总管内务府为曹顺等人捐纳监生事咨户部文"中有这样的记载:

三格左领下苏州织造郎中曹寅之子曹顺,情愿捐纳监生,十三岁;

三格左领下苏州织造郎中曹寅之子曹颜,情愿捐纳监生,三岁;

三格左领下南巡图监画曹荃,情愿捐纳监生,二十九岁;

三格左领下南巡图监画曹荃之子曹颙,情愿捐纳监生,二岁;

三格左领下南巡图监画曹荃之子曹頔,情愿捐纳监生,五岁;

......

从以上记载可知,曹颙不是曹寅之子,而是曹荃之子。连生继任江宁织造之时大约只有二十来岁,连生显然不是曹顺,但他会不会是曹颜呢?曹寅之子曹颜与曹荃之子曹颙年龄只相差一岁,会不会是康熙帝张冠李戴了呢?

连生在继任江宁织造之后曾上折奏谢:

窃奴才包衣下贱,年幼无知,荷蒙万岁旷典殊恩,特命管理江宁织造,继承父职。又蒙天恩加授主事之衔,复奉特旨改换奴才曹颙学名,隆恩异数,叠加无已,亘古未有。......

请注意:连生用的是"改换奴才曹颙学名",而不是"改唤"。连生与曹颙年龄相仿,他的学名或许叫曹颜。是皇帝的金口玉言让曹颜变成了曹颙。蒙皇帝的"隆恩异数",连生变成了曹颙,而那个真正的曹颙自然也就不能再叫曹颙了。那么,真正的曹颙又改换了怎样的一个学名呢?

连生于康熙五十二年二月初二抵江宁莅任,可惜天不假年,三年后的康熙五十四年正月初九,连生病死在北京。康熙帝念及连生撇下的孤母孀妇无人奉养,下旨:"着内务府总管去问李煦,务必在曹荃之诸子中,找到能奉养曹颙之母如同生母之人才好。"连生的舅舅李煦接旨后回奏:"奉旨问我,曹荃之子谁好?我奏,曹荃第四子曹頫\好,若给曹寅之妻为嗣,可以奉养。"皇帝准奏后,曹頫\便入嗣曹寅,进而补了江宁织造之缺。

曹頫\是康熙五十四年三月初六接掌江宁织造之印的,他的年龄与连生相仿。曹頫\,字昂友,这个"頫"字在《辞源》中的解释是"俯本字,低头也。"曹颙字孚若,这个名和字取自《易 观》:"有孚颙若。"这个"颙"即:"昂头景仰貌。"曹頫\字昂友,他是否就是那个真正的曹顒呢?在皇帝的一言九鼎面前,真曹颙只能"低头",于是,曹颜(也就是连生)不得不变成曹颙,而真曹颙(也就是连生的堂弟)就只能叫曹頫\了。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一部《石头记》真假交错,什么甄宝玉、贾宝玉,什么贾到甄家、甄到贾家的,在作者这种构思的背后,是否有这样一段令人啼笑皆非的"趣事"呢?在《石头记》中,主子给奴才改名儿显得是那么的平常,如:宝玉改花珍珠为花袭人,改佳蕙为四儿,改芳官为玻璃,林黛玉改鹦哥为紫鹃等等,在这看似玩笑的背后,作者又想表达什么呢?

尽管我从不认为《石头记》是在诉说曹家的家事,因为《石头记》并不是这么简单,但我相信在这部血泪凝成的著作中,一定会有作者及其家庭的影子。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