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与镜花缘

红楼梦与镜花缘

红楼梦与镜花缘

红楼评论

红楼梦与镜花缘

小时候听过一个谜语,谜面和谜底都忘了,却记得出处是《镜花缘》,因为当时觉得这个名字真是好听,总给人一种镜花水月,缘来一梦的感觉。后来在书的结尾,才知道名字的含义:“小说家言,何关轻重?消磨十数多年层层心血,算不得大千世界小小文章。自家做来做去,原觉得口吻生花;他人看了又看,也必定拈花微笑,是亦缘也”。开始看的时候,边笑边懊悔这么有趣的书竟然现在才读到,及至后半部的琴棋书画,音韵医卜劈头而来,这拈花笑得就头大了。

《红楼梦》的因缘是神瑛侍者对绛珠仙草的灌溉之恩;《镜花缘》的起因是百花仙子被贬凡尘,都是美丽的神话。在《红》中,有“太虚幻境”“薄命司”有暗示人物命运的图册判词;《镜》中也有“镜花岭”“水月村”和“泣红亭”有关于才女名次和司职的碑文。这种用书中人物揭示自身命运的写法也是一样的,宿命的感觉更让人体会到“人生若梦”的哀伤。《红》中有疯和尚跛道士点化宝玉,《镜》中有长指仙姑阐述仙机。神仙就是神仙,所谓帮人帮到底,送你下凡尘,帮你脱苦海,又怕泄了天机,真是不容易。宝玉最后消失在茫茫雪野中,唐闺臣的寻访仙山不知所终,结局都是看破了红尘。

最主要的是两部书都描写了一些美丽,才华横溢,命运多舛的女子,有着作者深切的同情和赞美,用宝玉的话说:“老天,你有多少精华灵秀,生出这些人上之人来!”曹雪芹自云:“当日所有之女子,其行止见识皆出自我之上。”这种追求自由平等的人性之美在其它古典小说中是罕见的。《红》中的女子性格各异,呼之欲出,相比而言,《镜》中的一百名女子似乎只有名字是不同的,很平面化。对孟紫芝的印象倒是深刻,觉得她的淘气憨顽不下湘云,灵牙利齿的幽默又像极了“潇湘子雅谑补馀音”里的黛玉,无怪她是笑靥花仙。书里还有一名女子名叫薛蘅香,让人不由得想起蘅芜院里的宝钗。两部书都以花喻人,《红》中的是诗签,《镜》中的是碑文,一百名女子就是一百位花仙。女子如花花似梦,花落人亡两不知。美好东西的破碎,是人世间的最大悲剧。《红》中的女子有短命而亡,有孤苦远嫁,有流落风尘,有一生寂寞;《镜》中的百位才女,也有自缢自刎,军前被害,死无全尸,乱箭之下,体无完肤。真是“红颜莫道人间少,薄命谁言坐上无”。只是《镜》中武则天开女试选中的才女,也是随军讨伐她的人,唐闺臣出世离家之时,也没忘嘱咐弟弟要把“天地君亲”放在心上,纵是作者看重女子,也有种浓浓的忠君思想。

《红》和《镜》都在构筑一座理想之城,前者把它建在了“大观园”里,美好和欢乐的幻灭揭示了人生的理想在现实中毁灭的痛苦和无奈。后者则把它“礼仪之邦,太平盛世”的追求寄托在了“海外之国”,在不停的寻找。曹雪芹虽假借空空道人抄录“石头记”却是自己“披阅十载,增删五次”而作,及至泪尽而逝,传世的只有半部红楼。李汝珍假借白猿交付碑记,也是花费三十年的心血,三易其稿而成,“且待后缘”这后缘未及写出作者也已辞世。曹雪芹是“寒冬噎酸齑,雪夜围破毡”李汝珍是“耕无负郭田,老大仍饥驱”一样的博学多才,一样的穷困潦倒,一样的自负却郁郁不得志,纵然能有千秋万岁名,也终是寂寞身后事了。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