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夺目红——情尼槛外惜风尘

红楼夺目红——情尼槛外惜风尘

红楼夺目红——情尼槛外惜风尘

红楼评论

雪芹写空空道人因抄了石头一记,反而自改其名曰情僧,总是自创奇词,出人意想。我却因情僧一名,想起妙玉,应该名之曰情尼。

"情尼"符合雪芹本旨,因为她位居《情榜》,其"考语"恐怕就是"情洁"二字--所谓"过洁世同嫌",高峻难比。

她自署:"槛外人",宝玉不懂,多亏邢岫烟为之解惑。所以宝玉乞红梅,方有"不求大士瓶中露,惟乞孀娥槛外梅"(孀,从《在苏本》。原应作"霜",已见湘云咏《海棠诗》,"女"旁为后人误加。)之句。孀,本当作霜,喻其洁也。

从表面现象看上去,她是"冷透"了,而实在的乃是一颗很热的心。

她的精神世界什么样?悲凉?冷僻?枯寂?消极?阴暗?绝望……都不是。只要听听她中秋夜为黛、湘联句作补尾,就明白了。

她写的是:历尽崎岖的路程,遭到鬼神虎狼的恐怖险阻,竟然看见了楼阁上的曙熹晓色!而且,"钟鸣""鸡唱",暗尽明来了。

何等令人满怀希望,一片新生。所谓"云空未必空"。这儿充满了生机,流溢着生命之光,美好之力。

她的哲思是:"有兴悲何继,无愁意岂烦?芳情只自遣,雅趣向谁言?"虽似代黛、湘而设言,然亦发自己之积悃。

她有无限的芳情,不尽的雅趣。

宝玉尊之如女圣人,不偶然也。

然而,"可怜金玉质,终陷淖泥中","好一似无瑕白玉遭泥陷"。其不幸的命运,殆不忍多言。

幸好,她能"风尘骯髒"、虽违心愿,终究不屈不阿。在此,要正解"风尘"、"骯髒",不要上了妄人胡言妄语的大当。

什么是"风尘"?常言道是"风尘仆仆",乃是离乡背井、漂泊征途的意思,指的是风雨尘沙的辛苦。引申之义,凡人在不得意、不得志、身在困境、逆境中,都可说是在风尘中(未获应得的环境地位)。所以贾雨村"风尘怀闺秀",是说他贫居破庙,尚未"发迹"。古代"风尘三侠"的佳话,李靖、虬髯公、红拂女,三人在"风尘"中结为义侠之盟。李白咏书圣王右军,也说"右军本清真,潇洒出风尘"。例多难以尽举。可见这一词义,并非贬语,而是叹惜同情的表示。

至于"骯髒",读音是kang4zang3,是坚贞不屈、正直抗争的意思,更是一个很高的评价。无奈有人竟把它当成了今天简化字的"肮脏",成了污秽不堪的形容词。于是,他们硬说妙玉结局是当*女!

这已经不再是"语文训诂学"的事了,是头脑精神境界的问题--高鹗伪续为了糟蹋妙玉,说什么"走火入魔",被贼人"强*"了!已然令人作呕,令人愤怒。谁知"后来居上",说她当*女,又"胜"高鹗一等!世上怪事处处有,无如"红学专家"怪事多。真是无一话可说--说起来都打心里作呕,难以忍受。

其实,"风尘骯髒"四字连文,也见于李白诗;雪芹令祖楝亭诗①里也用过。雪芹用之于妙师,是说没有屈服于恶势力和坏人。虽陷污泥,质仍美玉,纯净无瑕。那些王孙公子发生妄想,也只是徒劳心计。

妙玉乃全书中最奇的女子,是雪芹的奇笔写照。后来《老残游记》写奇尼逸云,即有意学雪芹而有所发展。

注:楝:lian4,楝树[chinaberry],俗名"苦楝子"。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