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身具历史学家烙印

作者身具历史学家烙印

作者身具历史学家烙印

红楼评论

《红楼梦》作者身具历史学家烙印

作者:Helix

『文如其人』,说的是作者的个性在作品表达中所表现出的个人印迹。作者的个性,包括有两个内容,一是作者在作品中所显示的语言风格,二是作者在创作思维中所应用的『内部语言』特征。前者,虽然是作者语言个性最突出的表现,它是由作者独特的个人气质、学术修养、生活经验以及独特的审美情趣等多方面因素构成的;然而,这是表面层次的个性,很容易被改变和模仿,作者完全可以在既保持某种独特的语言风格、又不违背自己的个性和语言共性的情况下,完成自己的创作。因此,真正的『文如其人』的是后者,即作者的『内部语言特征』。

内部语言,指的是作者在创作过程中所应用的思维语言。它是一种无声的、只为思维主体服务的、不与他人发生交流关系的语言过程,因此它属于纯个人的语言活动。作者对创作意图的思考、对理论问题的分析处理、丰富复杂情感和心理活动、直觉的印象、表象的联想等,无不伴随着这个内部言语活动而动作。从某种角度看来,这个内部语言是个人的、他人不解的符号表现形式;但从深一层次说来,此内部语言在转换为外部共用语言后,它必然还带有它原来的印迹。例如,作者的创作意图和对某些具体问题的分析处理过程,必然会从他的作品中隐蔽曲折地表现出来。因此,这个个人『语言基因标记』性的内部语言特征才是我们这里要探讨的重点。

关于《红楼梦》作者究竟是谁的问题,我前文[1]所述的研究认为是查继佐先生。如果将前文的研究结论当作一个『假说』来看,那么,这个关于作者内部语言特征的探讨就是一个对该假说的『检验』。类似的『检验』,我在《<红楼梦>作者和脂本抄录年代的避讳学考究》一文[2]中曾经作过,有人认为这是篇向自己的『《红楼梦》作者查继佐说』的有的放矢,到也合乎事实。殊不知,『建立假说』和对该假说进行检验是最基本的科学研究逻辑,在自然科学研究中有着广泛的应用。如果所谓的新红学的结论均经得起这样『有的放矢式』的检验的话(如『自传说』对应的是曹雪芹未过过贾宝玉式的生活;『避寅字讳』说对应的是文本中不避寅字讳;『脂研斋说』所对应的人是『偷斧子的人』,在与曹雪芹有关的人群中寻找,一会说是其叔父,一会说是其妻子,一会说是湘云的原型,一会说是袭人的原型,这脂研斋在红学家眼中就成了一个:怀疑谁象谁就是。说到底,就是查无此人),那我也无需在这里浪费笔墨和多费口舌了。

一、读者眼中的《红楼梦》作者的内部语言

在读者窥见《红楼梦》作者的内部语言的人群中,戚蓼生先生是其著名者。他为《红楼梦》作序说:『吾闻绛树两歌,一声在喉,一声在鼻;黄华二牍,左腕能楷,右腕能草。神乎技也,吾未之见也。今则两歌而不分乎喉鼻,二牍而无区乎左右,一声也而两歌,一手也而二牍,此万万不能有之事,不可得之奇,而竟得之《石头记》一书。嘻!异矣。夫敷华(扌炎)藻、立意遣词无一落前人窠臼,此固有目共赏,姑不具论;第观其蕴于心而抒于手也,注彼而写此,目送而手挥,似谲而正,似则而淫,如春秋之有微词、史家之多曲笔。试一一读而绎之:写闺房则极其雍肃也,而艳冶已满纸矣;状阀阅则极其丰整也,而式微已盈睫矣;写宝玉之淫而痴也,而多情善悟,不减历下琅琊;写黛玉之妒而尖也,而笃爱深伶,不啻桑娥石女。他如摹绘玉钗金屋,刻画芗泽罗襦,靡靡焉几令读者心荡神怡矣,而欲求其一字一句之粗鄙猥亵,不可得也。盖声止一声,手只一手,而淫佚贞静,悲戚欢愉,不啻双管之齐下也。噫!异矣。其殆稗官野史中之盲左、腐迁乎?然吾谓作者有两意,读者当具一心。譬之绘事,石有三面,佳处不过一峰;路看两蹊,幽处不逾一树。必得是意,以读是书,乃能得作者微旨。如捉水月,只挹清辉;如雨天花,但闻香气,庶得此书弦外音乎?乃或者以未窥全豹为恨,不知盛衰本是回环,万缘无非幻泡,作者慧眼婆心,正不必再作转语,而千万领悟,便具无数慈航矣。彼沾沾焉刻楮叶以求之者,其与开卷而寤者几希!』

戚先生真可说是《红楼梦》作者的知音之一,他通过『千万领悟』的过程,深入到了『作者微旨』,领悟到了『此书弦外音』,通过共用语言之表面形式道路,进入到了作者的内部语言世界。他说该书『一声也而两歌,一手也而二牍』,『如春秋之有微词、史家之多曲笔』,真可谓是有『巨眼』之人的巨识。

无独有偶。能领悟到《红楼梦》作者内部语言的人还大有人在。甲戌本第二十八回之后幅有跋五条。其一云:

『《红楼梦》虽小说,然曲而达,微而显,颇得史家法。余向读世所刊本,辄逆以己意,恨不得起作者一谭。睹此册,私幸予言之不谬也。予重其宝之。青士、椿余同观于半亩园并识。乙丑孟秋。』(参见胡适先生的《考证红楼梦的新材料》一文)

这里的青士、椿余二君,显然领悟到了作者在其表达共用语言形式下所隐藏的思维活动,揭示了作者在处理和叙述小说形式下的思维惯式和表现手法。

二、脂研斋提示的《红楼梦》作者的内部语言

脂研斋其人是谁虽不知,然他是深知《红楼梦》作者、并且是作者的知音人这个共识,在红学界倒还是个公认的假设。这个深知『内情』的『个中人』,在其批语中,反复强调《红楼梦》深藏『托言寓意之旨』,运用的是『春秋』史家笔法。下文将其相关的批语梳理出来,并作小析。

第一回,对『有命无运,累及爹娘』八个字,甲戌本眉批说:『八个字屈死多少英雄?屈死多少忠臣孝子?屈死多少仁人志士?屈死多少词客骚人?今又被作者将此一把眼泪洒与闺阁之中,见得裙钗尚遭逢此数,况天下之男子乎?看他所写开卷之第一个女子便用此二语以定终身,则知托言寓意之旨,谁谓独寄兴于一情字耶!武侯之三分,武穆之二帝,二贤之恨,及今不尽,况今之草芥乎?家国君父事有大小之殊,其理其运其数则略无差异。知运知数者则必谅而后叹也。』

这里的『英雄』、『忠臣孝子』、『仁人志士』、『词客骚人』、『武侯之三分,武穆之二帝,二贤之恨』等词句,论的都是国事、史事、民族兴亡大事。『今又被作者将此一把眼泪洒与闺阁之中』句,说的是《红楼梦》一书的笔法是以小寓大,即批语所说的『家国君父事有大小之殊,其理其运其数则略无差异』。这种以小见大、以个体见社会手法,是典型的《离骚》式的『托言寓意』手法。中国历史上『有命无运,累及爹娘』、影响到整个民族的朝代更替,屈指可数,最靠近清朝的历史事件,就是明朝被异族满清所替代的汉族『惨史』。综观明末清初历史,认为明亡是『天命』所致的观点几乎是史学家『共认』的观点。例如,清张廷玉在《明史》中评价崇祯和明亡的原因说:

『赞 曰 : 帝 承 神 、 熹 之 后 , 慨 然 有为 。 即 位 之 初 , 沈 机 独 断 , 刈 除 奸 逆 , 天 下 想 望治 平 。 惜 乎 大 势 已 倾 , 积 习 难 挽 。 在 廷 则 门 户 纠 纷 , 疆 埸 则 将 骄 卒 惰 . 兵 荒 四 告 ,流 寇 蔓 延 . 遂 至 溃 烂 而 莫 可 救 , 可 谓不 幸 也 已 。然 在 位 十 有 七 年 , 不 迩 声 色 , 忧 勤惕 励 , 殚 心治 理 。临 朝 浩 叹 , 慨 然 思 得 非 常 之 材 , 而 用 匪 其 人 , 益 以 偾 事 。乃 复 信任 宦 官 , 布 列 要 地 , 举 措 失 当 , 制 置 乖 方。 祚 讫 运 移 , 身 罹 祸 变 , 岂 非 气 数 使 然 哉。迨 至 大 命 有 归, 妖 氛 尽 扫 , 而 帝 得 加 □ 建 陵 ,典 礼 优 厚 。 是 则 圣 朝 盛 德度 越 千 古 , 亦 可 以 知 帝 之 蒙 难 而 不 辱 其 身 , 为 亡 国 之 义烈 矣 。』

张廷玉这里说的『祚 讫 运 移 , 身 罹 祸 变 , 岂 非 气 数 使 然 哉』和脂批这句『知运知数者则必谅而后叹也』,同出一辙,可以说是这个观点

的典型代表。

脂批中关于作者用『春秋笔法』、『史笔』或『国策』手法等,遍布于各回中。例如第三回,甲戌本侧批『《春秋》字法』两见,『宜作史笔看』批语一见。第四回,甲戌本侧批:『似此应从《国策》得来。』第八回, 甲戌本侧批『《春秋》字法』一见。第十三回,甲戌本眉批,『"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作者用史笔也』。第四十五回 ,庚辰本双行夹批:『《春秋》笔法』两见,『皆《春秋》字法也』一见。由此可见,《红楼梦》一书虽然表面全是『全是老婆舌头』,实际上『全是讽刺世事,反面春秋也』。脂批对此问题,有专批指明,第四十三回, 庚辰本双行夹批说:『所以一部书全是老婆舌头,全是讽刺世事,反面春秋也。所谓"痴子弟正照风月鉴",若单看了家常老婆舌头,岂非痴子弟乎?』遗憾的是,至今为止,整个红学界的『痴子弟』满天下,有些正照风月鉴的『大痴者』还被冠为『......』,世事之奇,实在是令人瞠目结舌。

三、文本中的《红楼梦》作者的内部语言流露

文本中提示该书用史笔或春秋笔法处三见,分别在第四十二回、第五十一回和第六十四回。

在第四十二回,作者借宝钗之口来述说黛玉的嘴:『宝钗笑道:"世上的话,到了凤丫头嘴里也就尽了。幸而凤丫头不认得字,不大通,不过一概是市俗取笑。更有颦儿这促狭嘴,他用'春秋'的法子,将市俗的粗话,撮其要,删其繁,再加润色比方出来,一句是一句。』在这里,作者可能提示我们在看《红楼梦》时,也应该用『'春秋'的法子』,否则,就无法领会作者的真正深意。值得注意的是,这和脂批的提示是一脉相通的。

在第五十一回,薛宝琴新编了十首怀古诗,『众人看了,都称奇道妙。宝钗先说道:"前八首都是史鉴上有据的;后二首却无考,我们也不大懂得,不如另作两首为是。"』黛玉为宝琴辩解说:『这宝姐姐也忒'胶柱鼓瑟',矫揉造作了。这两首虽于史鉴上无考,咱们虽不曾看这些外传,不知底里,难道咱们连两本戏也没有见过不成?那三岁孩子也知道,何况咱们?』作者可能在这里提示,该书大部分(8/10)是在『史鉴上有据的』;只有少部分(2/10)是在历史上无考、但是在『外传』和『戏文』里有的。所以,后人读该书时当索隐可得。

在第六十四回,黛玉悲题五美吟,她向宝钗解释她创作意图说:『我曾见古史中有才色的女子,终身遭际令人可欣可羡可悲可叹者甚多。今日饭后无事,因欲择出数人,胡乱凑几首诗以寄感慨。』在这里,作者可能提示:《红楼梦》一书的表面故事人物,也是以古史中有才色的女子为原型的,她们终身遭际令人可欣可羡可悲可叹者

甚多,作者在书中写她们,是利用她们来『以寄感慨』。

四、《红楼梦》情《离骚》文

《红楼梦》模仿《离骚》情文之旨,在第七十八回 『痴公子杜撰芙蓉诔』中交代得很明白。晴文死后,『宝玉一心凄楚,回至园中,猛然见池上芙蓉,想起小丫鬟说晴雯作了芙蓉之神,不觉又喜欢起来,乃看着芙蓉嗟叹了一会。忽又想起死后并未到灵前一祭,如今何不在芙蓉前一祭,岂不尽了礼,比俗人去灵前祭吊又更觉别致。想毕,便欲行礼。忽又止住道:"虽如此,亦不可太草率,也须得衣冠整齐,奠仪周备,方为诚敬。"想了一想,"如今若学那世俗之奠礼,断然不可;竟也还别开生面,另立排场,风流奇异,于世无涉,方不负我二人之为人。况且古人有云:'潢污行潦,苹蘩蕴藻之贱,可以羞王公,荐鬼神。'原不在物之贵贱,全在心之诚敬而已。此其一也。二则诔文挽词也须另出己见,自放手眼,亦不可蹈袭前人的套头,填写几字搪塞耳目之文,亦必须洒泪泣血,一字一咽,一句一啼,宁使文不足悲有余,万不可尚文藻而反失悲戚。况且古人多有微词,非自我今作俑也。奈今人全惑于功名二字,尚古之风一洗皆尽,恐不合时宜,于功名有碍之故。我又不希罕那功名,不为世人观阅称赞,何必不远师楚人之《大言》、《招魂》、《离骚》、《九辩》、《枯树》、《问难》、《秋水》、《大人先生传》等法,或杂参单句,或偶成短联,或用实典,或设譬寓,随意所之,信笔而去,喜则以文为戏,悲则以言志痛,辞达意尽为止,何必若世俗之拘拘于方寸之间哉。"宝玉本是个不读书之人,再心中有了这篇歪意,怎得有好诗文作出来。他自己却任意纂着,并不为人知慕,所以大肆妄诞,竟杜撰成一篇长文,用晴雯素日所喜之冰鲛□一幅楷字写成,名曰《芙蓉女儿诔》,前序后歌。』在《诔》中,作者多处引用了《离骚》之文之意,脂批均一一加以注明,计有五处:

『庚辰双行夹批:《离骚》:"鸷鸟之不群兮。"又语:"吾令鸩为媒兮,鸩告余以不

好。雄鸠之鸣逝兮,余犹恶其佻巧。"』

『庚辰双行夹批:《离骚》。□、□皆恶草,以别邪佞。??兰,芳草,以别君子。』

『庚辰双行夹批:《离骚》:"长□颔亦何伤。"面黄色。』

『庚辰双行夹批:《离骚》:"謇朝谇而夕替。"废也。"忍尤而攘诟。"攘同取也。』

『庚辰双行夹批:鲧刚直自命,舜殛于羽山。《离骚》曰:"鲧□直以亡身兮,终然

□乎羽之野。"』

《红楼梦》作者提示自己的创作是模仿《离骚》,其中大有深意,涉及到该书所陈主旨和创作手法问题。屈原的《离骚》是楚辞的代表作,所以楚辞又被称为"骚"或"骚体"。在《离骚》中,通过大量的关于美人、香草等富于象征意义的辞藻铺陈,通过上天下地驱使神灵的辉煌奇幻的场面,通过反复表述自己的心迹,作者不但重建了崇高的诗人自我形象,而且也表述当时的历史和自己的爱国之情。与《诗经》总体上比较克制、显得温和蕴藉的情感表达不同,屈原的创作在相当程度上显示了情感的解放,从而造成了全新的、富于生气和强大感染力的诗歌风格。这为中国古典诗歌的创作,开辟出一条新的道路。后代个性和情感强烈的诗人如李白、李贺等,都从中受到极大的启发。《离骚》是一首自叙体抒情长诗,也是一首政治抒情诗,深刻地反映了屈原的生活和斗争,反映了屈原的心理和社会的矛盾,反映了屈原的爱与恨,是一首爱国主义的颂歌,一个爱国者的内心独白,一篇向腐败政治挑战的宣言书,一篇讨伐奸党谗佞的檄文,是中国文学史上的开山之作。汉代以来,著名学者对《离骚》评价极高,其中著名的有下列诸条:

司马迁在《史记□屈原列传》中引淮南王刘安的评价:『《国风》好色不淫,《小雅》怨诽而不乱,若《离骚》者,可谓兼之矣。上称帝喾,下道齐桓,中述汤武,以刺世事。明道德之广崇,治乱之条贯,靡不毕见。其文约,其辞微,其志洁,其行廉,其称文小而其指极大,举类迩而见义远。其志洁,故其称物芳。其行廉,故死而不容自疏,濯淖污泥之中,蝉蜕于浊秽,以浮游尘埃之外,不获世之滋垢,皎然泥而不滓者也。推此志也,虽与日月争光可也。』

班固评价《离骚》:『其文弘博丽雅,为辞赋宗。后世莫不斟酌其英华,则象其从容。自宋玉、唐勒、景差之徒,汉兴枚乘、司马相如、刘向、扬雄,骋及文辞,好而悲之,自谓不能及也。』

王逸评价《离骚》:『《离骚》之文,依《诗》取兴,引类譬喻,故善乌香草以配忠贞,恶禽臭物以比谗佞,灵修美人以媲于君,宓妃佚女以譬贤臣,虬(求)龙鸾风以托君子,飘风云霓以为小人。其词温而雅,其义皎而朗。凡百君子,莫不慕其清高,嘉其文采,哀其不遇,而愍其志焉。』

刘勰评价《离骚》:『不有屈原,岂见《离骚》?惊才风逸,壮志烟高。山川无极,

情理实劳,金相玉饰,艳溢锱毫。』

明蒋之翘说:『予读《楚辞》,观其悲壮处,似高渐离击筑,荆卿和歌于市,相乐也,已而相泣,旁若无人者;凄婉处,似穷旅相思,当西风夜雨之际,哀蛩叫湿,残灯照愁;幽奇处,似入山径无人,但闻猩啼蛇啸,木魅山鬼习人语来向人拜;艳逸处,似美人走马,玉鞭珠勒,披锦绣,佩琳琅,对春风唱一曲《杨白华》;仙韵处,似王子晋骑白鹤,驻缑山最高峰,吹玉笙作凤鸣,挥手谢时人,人皆可望不可到。』

在这些评论中,刘安和王逸之评尤为中肯和深刻。刘安认为《离骚》兼《诗经□国风》和《小雅》而有之.远古时代提到殷人的祖先高辛氏,近代谈起春秋五霸之一的齐桓公,中间述及商场和周武王,借这些人事来批判现状。把高深的道德内容,系统的治国要领,表述得非常明白透彻。文字简练精粹,语言委婉曲折,意志纯正高洁,行为刚直不阿。所说的话虽然是些很细小很实际的事情,揭示的事物实际却很伟大;所举的事情虽然是些浅近的比喻,指出的意义却很深远。真可谓是读懂了屈原《离骚》的内部语言,是他的千古知音。王逸主要阐明了《离骚》之文的艺术手法,说它『依《诗》取兴,引类譬喻』,也可谓是为读懂《离骚》内部语言的解谜之言。这些评论《离骚》之言,今天看来,都可用于评价《红楼梦》,因为该书亦深具融史事于家事,融爱国情于男女情,『其称文小而其指极大,举类迩而见义远』

等特征。

《离骚》是爱国情辞,《红楼梦》是爱国情说,均是『主旨谈情』的情文。情文者,晴文也。晴雯二字不但与情文二字音同,在故事中还提示了此二词间的转换过程。晴雯死了,她与宝玉一起的时日已经远去,象征去日。宝玉因此而格外伤心,『一字一咽,一句一啼』泪落如雨,祭祀晴雯,代表了添心和坠雨。晴雯二字,经过这『日去添心,泪雨坠落』的处理后,就变换成『情文』二字了。《红楼梦》中的晴雯形象象征,实际上就是『情文』。小说中晴雯的形象特征恰与古代谈情的小说地位和境况合,晴雯的命运判词为:『[上雨下齐]月难逢,彩云易散。心比天高,身为下贱。风流灵巧招人怨。寿夭多因毁谤生,多情公子空牵念』,情文难得却没有得到人们应有的尊重,其社会地位低下,最后还因其『风流灵巧招人怨』而被『毁谤』,气病而亡。虽然如此,《红楼梦》作者仍然为情而文,任笔任情率性而为,傲然不屈。《红楼梦》不仅是情文,与《离骚》一样,它还叙述了明末清初的历史。《离骚》『上称帝喾,下道齐桓,中述汤武,以刺世事。明道德之广崇,治乱之条贯,靡不毕见。(刘安语)』鲁迅先生评价《史记》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在肯定《史记》史学价值的同时肯定了《史记》的文学价值,与《史记》具有同等价值的是《离骚》。对作者很熟悉的脂砚斋在甲戌本第一回中作眉批说:『开卷一篇立意,真打破历来小说窠臼。阅其笔则是《庄子》《离骚》之亚。』由此可见,《红楼梦》一书亦是与《离骚》作文之主旨相同的情书和史书。

五、历史学家查继佐与《红楼梦》作者

我在《贾宝玉生日日期和<红楼梦>作者考证》一文中,论证了《红楼梦》的作者实际上是明末清初的史学家查继佐先生。查继佐先生是该时代的典型的爱国志士。他是明末举人,明亡后隐姓名为左尹非人,坚持反清立场,明崇祯十七年(1644年)起作明史,易稿数十次,毕一生之力成书,原名《明书》,后因遭庄氏史狱牵连,以「获罪惟录书」而署书名,故名《罪惟录》。据沈起《年谱》介绍,当查继佐因受『明史案』牵连而被押走之际,儿子大哭,查继佐正色曰:『我如为此而死,也非坏事。如若平平安安老死家中,反让天下大义之人为我跌足叹息。快走开,不要乱我心意!』查继佐抓去后关在刑部牢房中20余日,身上生满虱子,他还作讨伐虱子罪状之文:『尔细而恃众,为勇乎?……裸而无礼,聚族无好丑长幼啮人,啮无罪之人乎?而乘危利灾,官缚而群私谳乎?……』这实在是典型的『其称文小而其指极大,

举类迩而见义远』、指桑骂槐、讽刺现实的反清檄文。查先生一生著作颇丰,史书方面有《罪惟录》、《鲁春秋》和《东山国语》(按:值得一提的是,脂批中关于作者用『春秋笔法』或『国策』手法等恰与《鲁春秋》、《东山国语》等名称相对应)等,可惜由于他的著作涉及当时所忌讳之事多,且又有反清意识,故流传极少,其事迹也少有记载。但他一生『日月行空未肯灰』,自信『必传文字有天存』(《东山外纪》),从残留下的部分著作中可以看出他的思想才学和为人,堪可著述《红楼梦》。

综前文所述[1,2],查继佐可能就是《石头记》的原始作者的理由至此增加至如下

十二条:

1、书中『真事隐』着的贾宝玉这块石头的生日日期,对应着查继佐这个『真人』的

生日日期,提示查继佐是『石头』,即《石头记》的作者。

2、书中以『木』和『旦』之组合点明『查』姓,并且以查继佐夫人蒋氏作为蒋玉菡

(将玉含)的原型,提示查先生就是被其夫人『含在口里怕化了』的宝玉。书中贾

宝玉的贾姓,隐藏着其真实的姬姓,这与查家祖先真实的姬姓恰巧符合一致。

3、《红楼梦》书中以谜语的形式多处多次地点明查继佐的名字(如左尹)或字(如

非人)和号(如东山),并特别点明宝玉是『渔翁』,以合他那个『钓史』和『钓

叟』的别号。

4、查继佐酷爱石头,崇拜石头,与石说话,以石为师,当是以石头自喻和将其作为

书的起源和主人翁的根源。

5、查继佐的十二女乐恰与《红楼梦》中的『十二钗』或十二戏官相应,可能是书中

的生活原型。

6、从《红楼梦》所写的时代背景和所写内容看,查继佐是合适的人选。他正处于明

朝灭亡而爱国士子又补天无力的时代,即天破需补之补救的正在进行时。查继佐参

加过南明鲁监国的抗清斗争(授兵部职方司郎中),终身不事清,正是这样的一个

无力补天的爱国之士。

7、《石头记》是部百科全书式的书,涉及的知识面很广,其作者当时古代历史学家

那样具有百科全书样知识的人物,查继佐正具备这样的条件。他的《罪惟录》一书

也是部无所不包的『百科全书』式的史书。

8、写作通俗小说还需要有此写作的才能,而查继佐就具有此写作才干。他写过《续

西厢》等七种通俗传奇,具有将『历史』故事化大众化的能力。有趣的是,《红楼

梦》特别推崇《西厢记》,恰与查氏写过《续西厢》成为呼应。

9、查继佐有贾宝玉式的生活体验,而其离经叛俗、不事当时政府(清朝)之行,也

与贾宝玉类同。

10、查家所建的西水庄,其轩馆名称与《红楼梦》大观园的相同和近似提示,建此

庄的查家人可能是以《石头记》书稿中的轩馆名称来给水西庄的轩馆命名的,因为

这只有有此书稿的人才能做得到。

11、《红楼梦》脂本可能避查继佐先生的家讳。

12、《红楼梦》作者身具历史学家烙印,而查继佐先生正是位修明史的历史学家。

明亡后,他曾参加鲁王郑义兴义军,任兵部职方主事。兵败还乡家居,隐姓名为左

尹非人,坚持反清立场,在杭州开设敬修堂讲学写作,著述丰富,着有《罪惟录》、

《鲁春秋》、《东山国语》等史书。

2004年10月于伯明翰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