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华:《石头记》中的“真事隐”

欧阳华:《石头记》中的“真事隐”

欧阳华:《石头记》中的“真事隐”

红楼评论

《石头记》中的“真事隐”

曹兆页的本命年,丁亥,猪年。又值曹公农历四月廿六日圣诞日将至,特将我的“译文”敬献在天之灵的曹公,因为我的“译文”正是曹公呕心沥血,欲“大白于天下的”“真事”,想曹公“亦大快遂心于九泉矣!”

译者欧阳华 2007-5-10

一、欲解《石头记》中的“其中味”

《石头记》的第一首标题诗云: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笔者欲解《石头记》中的“其中味”。

《石头记》也就是红楼梦,该书曾被毛泽东在论十大关系中与我国地大物博相提并论,可见该书的伟大。

红学家俞平伯说:《红楼梦》本身的疑问在中国文坛上是个梦魇,你越研究便越糊涂。《红楼梦》的名字一大串,作者的名字一大串,这不知怎么一回事?的的确确不折不扣,是第一奇书,像我们这样凡夫,望洋兴叹,从何处下笔呢?

红学理论家刘梦溪说:“对一门学科来说,研究一百年,在许多问题上还不能达成比较一致的结论,甚至形成许多死结。所谓真理越辩越明,似乎不适合《红楼梦》,倒是俞平伯先生说的,越研究越糊涂。”

刘老所说的“死结”,遗留至今已二百余年尚未解开,可见该书的的确确是“第一奇书”。

《红楼梦》的死结,最重要的有二:一是作者是谁?二是书中是否隐有“真事”?

笔者二十年前,突发奇想,欲解其书“死结”,欲解“其中味”。

二、剖析警幻说宝玉是“天下古今第一淫人”之语

开笔就从警幻所说的“淫”与意淫谈起:《石头记》第五回,写宝玉梦游太虚幻境时,警幻对宝玉说:“吾所爱汝者乃天下古今第一淫人也!”,夹批“多大胆量,敢如此作文”。

宝玉答:“我年纪尚小,不知淫为何物”。

警幻又说:“淫虽一理,意则有别,意淫二字,唯心会而不可言传。可神通而不可语达,汝今独得此二字。”

对此,笔者不禁要问几个为什么?

1. 天下古今淫人极多,仅该书中贾珍父子.薛番、孙绍祖都是淫贼,他们排行第几?为什么说宝玉是“第一淫人”呢?真是荒谬至极。

2. 据书中所写,宝玉当时仅八岁,“年纪尚小”不懂“人事”,为什么作者写宝玉和天上兼美成亲呢?又与地上袭人上床呢?此写亦属荒谬至极。

3. 退万步讲,宝玉懂人事,可他身边美女如云,同寝,同浴。除和袭人有染外,别无他人,比坐怀不乱的古人柳下惠还正经。为什么说宝玉是天下第一淫人呢?太荒谬了。

4. 警幻说宝玉之淫是“意淫”。“意淫”即邪念。书中多处批宝玉毫无淫意,这“意淫”二字,为什么要强加给宝玉呢?警幻对“意淫”的注解是:“意淫”二字,唯心会而不可言传,可神通而不可语达。这也就算警幻和作者的回答语。

原来“意淫”二字是“译音”二字。警幻所言:“吾所爱汝者乃天下古今第一淫人也”,乃是“吾所爱儒者乃天下古今的译音人也!”

警幻爱的是儒者,而不是宝玉这一孩童。儒者是谁?当然是作者。

作者“乃天下古今的译音人也!”此言不谬。作者以“不尽理之奇文,不近情之妙作”引读者注目,而去研讨他。

笔者在二十年中,通过译音发现该书隐有大量历史。其史实紧密关联,令人吃惊。是清史中没有记载的“真事 ”。作者以译音写历史,古今绝无仅有,作者在“真事”中构词之苦,用字之神,实“乃天下古今的译音人也”。

作者的“真事(书),若被清廷耳目发现,曹公九族灭门。”所以作者批:“多大胆量,敢如此作文!”曹公胆大包天,智斗满清。

三、作者为何要做“译音人”

上文译音得知作者“乃天下古今译音人也!”可是作者为何要做译音人呢?为什么作者对“译音”情有独钟呢?

谐:据《康熙字典》注齐谐音者,志怪者也!作者钟情译音,亦必志怪者。

试看作者种种称呼:如石头、奇物、畸笏叟、宝物、情僧、空空道人等,均非常人之名。还有:作者之作乃“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平常”的结晶。而且是在生活极困苦中写的,却不署姓名,不求名利岂不怪异吗?

作者“志怪”,必有难言之奇苦,才不得不求助于译音。来隐写他必须让世人知晓的真事。

这就是作者要作译音人的原委。作者还期盼读者也是译音人,去揭示真事。使真事大白于天下。据我多年对读书的译音研究结果,发现作者书中隐写了一段清廷不敢载入史册的历史。破译的史实,丝丝入扣,紧密相连,令人咋舌。文章中,作者措词之精美,用词之神之多,古今仅有。

作者真乃天下古今的译音人。

四、作者曹公的辛酸史

作者云:“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文字中说明作者有难言之“奇苦”,企盼读者能解“其中味”!

作者奇苦有二:

一为国耻:曹公祖籍原是汉人,后来沦为满清的家生子——奴才!亡国奴。

二为家仇:

祖父,曹玺,任江南织造主事。祖母孙氏,为康熙奶妈。

伯父,曹寅,有“子建”之才,身如玉树临风,文武双全,继承其父职,于康熙51年暴亡,死因不明。

堂兄:曹颙(寅子),承其父职,在康熙54年暴亡,死因不明。

寅父子相继暴亡原因,据曹颙的奏折中透露:似犯了杀身之罪,被康熙赐死。

舅父:李煦:被雍正抄家,家人为奴,李煦发往黑龙江为奴,冻饿致死。

曹頫\本人:过继寅妻李氏为嗣,承兄职。为还曹寅在世时所欠的几万两帑银(寅为迎送康熙四次南巡所欠下的),节衣缩食,最终被雍正抄家,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曹公的国耻家仇,与满清不共戴天。为雪国耻,报家仇,效法勾践,忍辱负重,终于计灭雍朝,昌明复国,汉人统天下。遗憾的是未能“诏示天下”,万不得已才呕心沥血将真事隐写于《石头记》中。并期盼有朝一日能“大白于天下”。

五、译音的目标

作者于第一回写有:凡用梦用幻等字,是提醒阅者眼目;亦是此书的立意本旨!

若说梦与幻是书的本旨,可书中内容并非如此,可见作者另有所指:作者既是译音人,还是以译音来探明其意。

用:注:应雍(勇)音荣

幻:音患

梦:注;音茫,茫:注通慌,慌音皇

故以上所写;译音为:“反雍皇雍患等字,是提醒阅者眼目:亦是此书的立意本旨”。

由此得知,反雍皇雍患等字就是译音的目标。

六、如何译音

作者在第一页已演示“真事隐”译音“甄士隐”;“贾雨村”译音“假语村言。译出词中的合成词。

译音的工具:以当时御制的、具有权威性的《康熙字典》为主要工具。

译音的技巧:作者以古字的多音、多意、近音等功能,巧加利用。并以“谐音”字的另一“谐音”予以应用,也是说“拐弯抹角”的予以利用。若“太明白了”,该书可能早被封杀了,而作者九族可能也不存在了。

七、《石头记》的作者是曹兆页(证一)

《石头记》的作者是谁?白纸黑字写得明白:姓曹名兆页。

试想聪明盖世的作者,能不将自己的姓名隐写于书中?其实书中几乎页页有作者大名呵!请看开篇第一章,作者写道: “欲将……半世潦倒之罪,遍述一集,以告天下…,我半世亲睹亲闻……,至若离合悲欢,兴衰际遇…,追踪蹑迹,不敢稍加穿凿……又非假拟妄称……。”

上文是作者声明书中写有作者“半世”之事,即“真事隐”。作者借小说中幻相——士隐等人事,来证明自己“亲睹亲闻”及经历的“兴衰际遇”。十六回和十八回写元春省亲,十六回前批写:“大观园用省亲事出题,是大关键处……借省亲事写南巡,发脱心中多少忆惜感今。”

作者指明:“借省亲事写南巡”,谁“南巡”呢?

该回赵嫫嫫说:“如今现在江南的甄家……独他家接驾四次……”。该书问世前,清帝南巡多次的人,只有康熙:而接驾“四次”的事。也只有曹家。

作者借赵嫫嫫点明康熙南巡、曹寅接驾“四次”的事。

作者并在元妃省亲过程中批:“其事经过,见过”。“非经历过如何写得出”。

当时曹寅接驾家中男丁,只有曹寅父子和曹寅侄子曹兆页。其他子孙尚未出生,没“经过、见过”怎能“写得出”?曹寅父子相继暴亡,来不及“写得出”唯有幸存的曹兆页,才“写得出”。

“树倒猢狲散”是曹寅生前常说的话,作者于十三回中有批:“树倒猢狲散”之语,余犹在耳,屈指三十五年矣。”

曹寅殁于康熙51年,寅言:其他子孙并未出生,听不到,也唯有曹兆页能。“余犹在耳”。还有曹家的“兴衰”以及康雍乾三朝的事,也只有曹兆页一人,“经过”见过,所以也只有曹兆页一人“写得出”。又:十八回作者对龄官演戏一事批道:“与余三十年前目睹身亲之人,现形于纸上。”

曹家从曹寅开始家养小戏,以备皇帝出巡时用,至雍正元年母殁后,才将家养小戏解散,故唯有曹兆页才是目睹身亲之人。

以上是作者用“不写之写”,证明,目睹亲闻,经过、历过,只有曹兆页一人。

曹兆页乃曹寅侄儿,为寅妻李氏过继为嗣,兆页自幼由寅抚养长大……,所以曹兆页才有机会“亲睹亲闻”

八、《石头记》的作者是曹兆页(证二)

作者公开的姓名是:姓曹,名霑,字梦阮,号雪芹,芹溪,芹圃。“芹圃”之“圃”有“兆页”音。圃:《康熙字典》注:省作甫,而甫言“兆页”。

若将该串姓名的首尾相接:即是“曹兆页”大名。

这正是作者弄大串名字的目的,既蒙混了某些人的眼力,又公然将真名写在其中。这就是一大串名字的用意和奥秘。

九、《石头记》的作者是曹兆页(证三)

补天石正是曹兆页名:作者以女娲炼石补天的神话,来指证“石”是“补天石”。在十九回批道:《石头记》无闲文虚字。可见“补天石”必有所指。所指何在呢?指“石”有补天的功能。天下陷满清之手,故作者于第一回指出“当日地陷东南”,即隐喻此事。而其又自喻能“补天”,口气好大,想非虚话。甫:《康熙字典》注:音补:音兆页。霑:同沾,音天,是作者公开名。故“补天石”译音“兆页沾石”,石名曹兆页,又名曹沾。由此亦证明曹沾就是曹兆页。

十、《石头记》的作者是曹兆页(证四)

遮天大王:是作者借张道士烘托出来的一位神仙名。其实是托出作者之名。译音如下:霑:与沾同,音天。遮,音谪。王与玉同:玉音玉禹,似玉的石头。

所以“遮天大王”应释音为:谪沾大玉禹。其意是“被贬谪的曹霑大石头”。与前文的“兆页沾石”相互印证。即:曹沾便是曹兆页。

十一、《石头记》的作者是曹兆页(证五)

宝玉是曹兆页名的合成词。

首先,《石头记》所记的是作者“身前身后事”,石头是作者的化身。

小说中的宝玉,他是“石头”转世,他的名字也兼有作者的名字。

宝:《康熙字典》注:缶声。

缶:《康熙字典》注:读若覆(兆页)。

故引申“宝”音“兆页”。

玉:音玉禹。似玉的石头。

所以“宝玉”译音“兆页玉禹”。曹兆页是似玉的石头。宝玉果然兼有作者之名。宝玉—兆页玉禹名,书中几乎每页都有。

十二、《石头记》的作者是曹兆页(证六)

第一回,作者写“一僧一道”是“仙形道体,定非凡品,必有补天济世之材!”眉批:“作者自己形容。”

作者已捅破:“僧”、“道”即自己。有补天之材,喻是“补天石”。

再说:兆页:《康熙字典》注:音道(叨)。所以:“一僧一道”是亦僧亦兆页。而“仙形道体”是“仙形兆页体”。正如作者所批:“作者自己形容”“道人”。就是“情僧”。情僧译音“芹僧”,作者雪芹。

以上所证:空空道人,兆页儒,情僧,均是曹兆页一人。

十三、《石头记》的作者是曹兆页(证七)

第一回作者写道:“空空道人……,将这《石头记》…从头到尾抄回来……因色悟空……遂易名为情僧,改《石头记》为《情僧录》。”

作者对“道人”批云:“这空空道人也太小心了,想亦世之一腐儒耳!”

腐:兆页音:腐儒音“兆页儒”。

作者点明空空道人是“兆页儒”,即曹兆页。

十四、《石头记》的作者是曹兆页(证八)

作者写道:“改”《石头记》为《情僧录》。是说“石头”就是“情僧——芹僧”,再译《石头记》中的“记”: 《康熙字典》注:与其通。

芹:《康熙字典》注:音其(祈)。故《石头记》译音是《石头芹》。果然印证二者同。

再:译《情僧录》中的“录”: 《康熙字典》注:音六,六音流。

兆页:《康熙字典》注:音流。

故《情僧录》是《芹僧兆页》。又一次证明“芹僧”雪芹即曹兆页。

十五、《石头记》的作者是曹兆页(证九)

贾政是作者名字的合成词。为什么说“贾政”也是“曹兆页”名的合成词呢?现以译音证明。

正:《康熙字典》注:通作政。音缶;缶音兆页或父。贾:音假。

暇:《康熙字典》注:同假,音甫(音兆页或父)。

故“贾政”译音“兆页父”及“父兆页”。而“贾府”则可译音为“兆页府”及“父府”。

十六、《石头记》的作者是曹兆页(证十)

作者在二十二回中,写有许多灯谜,都隐射真假书中人物,其中贾政的灯谜是:“身自端方,体自坚硬;虽不能言,有言必应。”对此,作者批出。

“好极!的是贾老之谜,包藏贾府祖宗,自身。必字隐笔字。妙极!”,译者指出该“谜”是“贾老”及其祖宗,自身之“谜”。非常重要。亦译音如下:

贾:注:本姬姓:周武王的后代。“曹国”亦是周武王分封的诸侯国之一,亦“姬姓”。其后人以国为姓,姓曹:作者以“贾政之谜”道破曹兆页祖宗姓“姬”。是周朝子孙:作者自身是“王孙公子”。

以上所译:贾:本姬姓:曹亦原本姬姓,贾与曹同姓姬。以此类推,以上所译的“宝玉”为“兆页玉禹”,而“贾宝玉”就该是“姬兆页玉禹”及“曹兆页玉禹”,贾老:也该是“曹老”,贾政:也应是“曹兆页”的大名了。政前面已证政音兆页。

还有第二回载,贾政自幼喜读书,原欲以科甲出身……,额外赐了这政老爷一个主事御,侧批:嫡真实事,非妄拥也。文中证实曹兆页自幼酷爱读书所以才有此佳作奇文。批语指明,贾政的主事御是印证曹兆页是江宁织造主事职称的,证明贾政是曹兆页的替身之一。

真“妙极!妙极!”。作者又指明“必”音“笔”。

笔:注:楚谓之聿。

聿:音玉禹,音余,注:音译(以),《辞海》注:通域音王禹。

所以“有言必应”:译音有:

1、有言玉禹应:玉禹似玉之石,即作者。

2、有言余应:作者自称。

3、玉禹言译音。 “谜”底是“砚台”。而砚台本身是“石头”。正是作者本人。

以上所注皆《康熙字典》注。

十七、《石头记》的作者是曹兆页(证十一)

作者于第一章第一页将“真士隐”译音为“甄士隐”;又将“假语村言”译音为“贾雨村”。

作者将“甄士隐”与 “贾雨村”等同起来,二者皆是“云云”《石头记》的事和人。

然二者名字大不相同,怎么会是同写同说该书的人呢?想作者绝非谬言:亦译音证明:

甄:音朕:朕:秦以前是“我”的自称;秦以后是皇上的自称。现作者均予以应用。

士:《康熙字典》注:音事,音雨,音甫(兆页)。

故:“甄士隐”译音为“朕兆页隐”云云。其意是《石头记》是我曹兆页隐身所写所说的。

贾雨村:可译音为“曹(一)兆页 译(二)”云云:其意是《石头记》是我曹兆页所译所写的(所译的文字将在“真书”中详记)。

如上译音,证明作者二人原来同是曹兆页一人。作者用字之神,真“乃是天下古今的译音人也!”

亦由此明白《石头记》中隐有曹兆页的译言即“真事”。同时也明白,书中的“甄家” 乃是“我家”,即曹兆页家;也是“朕家”皇上的家。皇上是谁:以后详述。

以上诸证:皆是曹兆页用“不写之写”的译文,来证明作者是“我曹兆页”。

注一:贾政之谜,已证明“贾”“曹”同性姬,在此文中二姓可替用。

注二:村《康熙字典》注:从邑:经史无村字,通用。邑:音译。

十八、《石头记》的“评”者亦是曹兆页(证一)

作者的书名是《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书名怪极。

一怪:古今尚无正文居次“评”为主的。

二怪:“评”的次数,不用数字,却用个含糊其词的“重”字。

这二怪,正是作者设的谜,引读者去解。现仍用译音解开谜团,以下所注之音,皆是《康熙字典》注。

重:注:与童同。

吾:注:通作童。

僮:注:仆字作童。

仆:音圃,圃注:省作甫。甫音兆页。故该书名译音为《脂砚斋吾评石头记 》,《脂砚斋兆页评 石头记 》。

译文证明“评”者,仍作者本人曹兆页。这就不奇怪了,“正文”与“评”语,皆曹兆页所写。如同作者在廿一回前的评语所说:

“自执全矛又执戈,自相戕戳自张罗,茜纱公子情无限,脂砚先生恨几多。是幻是真空历遍,闲风闲月枉吟哦。情机转得情天破,情不情兮奈我何?”

评语已指明是作者“自相戕戳”自写自评。

文中“情不情”是对“宝玉”的评语,前面已证宝玉即作者替身——石头砖世。故末句点明评者即兆页

玉禹自己。

十九、再证“评”者乃曹兆页本人(证二)

该书评语与正文同时问世,已属罕见。评语比正文重要,更是空前。评语,有侧批,眉批,可以在正文定型后加批,而夹批是与正文同时写就的,又回前回后评语,如同正文。这唯有作者本人深知书的底里,才写得出。

再:评者“畸笏叟”是作者“逝”后出现的:很特别。

记得第一回空空道人指石是“奇物”。“畸笏”正是奇物的同音字,显然,这“畸笏叟”就是这位石头曹兆页先生。瘦,《康熙字典》注:音搜,叟,隐也,隐伏于朝也。

亦由此得知:作者所谓“逝”非言死,而是远去,成为匿名隐士了,但仍关注朝政。

物:《康熙字典》注:音吾,音虎。而虎与“兆页”近音,亦是作者以此证实 “奇物”是“奇兆页”,奇人曹兆页。

又:奇:言其。

芹:《康熙字典》注:音祈(其)。

故“奇物又可译音、芹吾”,即曹雪芹我也。因而再次证明评者“畸笏叟”实作者本人曹兆页,曹雪芹也就是曹兆页。

二十、曹兆页生于康熙34年:属猪

为何说曹兆页生于康熙34年,属猪呢?因为作者于十四回的眉批云:

牛丑也柳折卯字,彪拆虎,寅字寓焉…晓鸣鸡也,酉字寓焉!石即豕,亥字寓焉。

该批:似写人的十二属性,可又不完全像如“石即豕”,十二属性中没有属“石”的。可见作者是“鱼目混珠”,以此提醒读者:“石”属“豕”。石乃作者别名。也是说:作者属亥。是“猪”年生,怪不得作者于第八回形容 “石”是“狼抗蠢大之物等语余之谤”。是作者嘲讽自己属猪之意:不然:“美玉”岂是“狼抗蠢大之物”?

作者属“猪”!生于康熙34年的乙亥。为什么?理由是:

1、假若作者生于康熙34年的前12年,至54年承兄职时年该有34岁了,而曹禹页亡时刚二十岁出头,作者反倒比兄大许多,所以不对。

2、假若他生于康熙34年的后12年,那么作者接任时,仅八岁,也不对。

3、唯有作者生于康熙34年,康熙54年接任时,年方20岁,比兄少,年岁正好。康熙在奏折中称曹兆页为“小孩子”,也很恰当。

综上所述,作者曹兆页属“猪”,生于康熙34年。身历康、雍、乾三朝。

二十一、再证作者的圣诞日

作者于第一回写道:“石”投生之日,“是烈日炎炎,芭焦冉冉”。含义有二:

1、说明“石”出生时是夏天:(指农历)

2、文字中另有文字:如:历,注:音烈。炎,音闰,音烨。芭蕉,音霸叫。冉冉音髯蚺。

所以“烈日炎炎,芭焦冉冉”译音为:“厉日闰烨,霸叫髯蚺!”其音是:作者出生在似闰王酷厉的日子里,这位霸主是条蟒蛇,非龙种。

四月廿六日是曹兆页的圣诞日(农历)。

才华卓绝的曹兆页,不仅拐着弯揭示他是康熙34年出生,属猪,而且又非常巧妙地通过虚拟的“遮天大王”,托出他的生日。

二十九回中清虚观的张道士对贾母说:“四月二十六日是遮天大王的圣诞日。”

前有文字证明,“遮天大王”乃是“谪沾大玉禹”, “遮天大王”的生日,不就是“谪沾大玉禹” 的生日。

作者曹兆页实在高明:他以似于书中毫不相干的“遮天大王”来证实自己的名字和生日,又还借用他来证明自己在乾隆元年大庆自己的寿诞。

作者在二十七回写“四月二十六日”是“芒种节”,而乾隆元年“四月二十六日”正是“芒种节”。雍正十三年(雍正殁于七月)九月三日乾隆登基,以“覃思”追封曹兆页祖先曹振彦为资政大夫,其原配欧阳氏及继室袁氏封为诰命夫人。又于十二月谕免欠款,曹兆页由罪臣成为三朝元老。曹家又兴旺起来。所以曹兆页于乾隆元年的“四月二十六日”有幸过了一个欢快的生日。

小 结

以上文字,已证明作者与译者,皆曹兆页 。今以“太虚幻境”两边的一副对联做为作者是曹兆页的小结。

上联:假作真时真作假,

下联:无为有处有还(为)无。

事:《康熙字典》注:音时,音书。

无:音吾。 有:音友。为音:“伪”

假:上文已译明音“兆页”,

故:上联译音“兆页作真书真作假。”

下联译音“吾偽友处友还吾。”

上联意思是:曹兆页之作,写的是真书,而所谓的真作——小说才是假的。

下联意思是:我偽装成我亲密的朋友做译书人;而这朋友还是我自己。我:作者曹兆页。

由此亦知:“真事隐”译音“真书隐”。《石头记》中隐有“真书”。

本文既证作者和评者皆“曹兆页”,又证《石头记》中有“真”、“假”二书,(关于“真书”,下文另证)。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