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随人圣酓摭忆

花随人圣酓摭忆

花随人圣酓摭忆

红楼絮语

侯府之为安园,鸥园,其沿革固己了然。至若云安园有关于《红楼梦》,世人乍闻之,必将瞠目而哗。顾斯说繇来,实凿然可据。浙人吴君伯迁,淹雅,富收藏.所居署为“万华酓”。其家传有《阅红楼梦笔记》 一巨册,为其乡前辈周松霭先生手书原本。笔述井井.总题为《阅红楼梦笔记》,内分《 红楼梦》 评例,约评,若干种,下署海昌黍谷居士周春松霭甫著。原文近数万言,不能具录,今录其弃首节如下:“乾隆庚戌秋,杨畹耕语余云,雁隅以重价购钞本两部,一为《石头记》八十回,一为《 红楼梦》 一百二十回,微有异同,爱不忍释手,监临省试,必携带入闱,闽中传为佳话。时始闻《 红褛梦》 之名,而未得见也。壬子冬,知吴门坊间已开雕矣,兹若贾以新刻本来,方阅其全。相传此书为纳兰太傅而作,余细观之,乃知非纳兰太傅,而叙金陵张侯家事也。忆少时,见《爵秩便览》,江宁有一等侯张谦,上元县人。癸亥甲子间,余读书家垫,听父老谈张侯事,虽不能尽记,约略与此书相符:然总不敢臆断。再证以《曝书亭集》, 《池北偶谈》 ,《汉南通志》 ,《 随园诗话》, 《张侯行述》诸书,遂决其无疑矣。案靖逆襄壮侯勇,长子恪定侯云翼,幼子宁国府知府云翰,此宁国荣国之名所由起也。襄壮祖籍辽左,父通,流寓洋县,既贵,迁于长安,恪定开阔云间,复移家金陵,遂占籍焉。其曰代善者,即恪定之子宗仁也。由孝廉官中翰,袭侯十年,结客好施,废家货百万而卒。其曰史太君者,即宗仁妻高氏也,建昌太守琦女.能诗,有《 红雪轩集》 。宗仁在时,预埋三十万于后园,交其子谦,方得袭爵。其曰林如海者,即曹雪芹之父株亭也。楝亭名寅,字子清,号荔轩,满洲人,官江宁织造,四任巡盐。曹则何以度词曰林?盖曹本作替,与林并为双木,作者于张字曰挂弓,显而易见。于林字曰双木,隐而难知也。嗟乎!贾假甄真,镜花水月,本不必求其人以实之,但此书以双玉为关键,若不溯二姓之源流,又焉知作者之命意乎?故特详书之,庶使将来阅《红楼梦》者,有所考信云。甲寅中元日黍谷居士记。贾雨村者,张鸣钧也。浙江乌程人,康熙乙未科,官至顺天府尹而罢,首章明云雨村湖州人,且鸣钧先曾极职亦复正合,此书以雨村开场.后来又被包勇痛骂.乃《红楼梦》中最著眼之人。十月望日又记。”

考周先生为海盐人,字屯兮,号松霭,晚号黍谷居士,乾隆间进士,官岑溪知县,潜心著述,四部七略,靡不浏览,有《 海昌胜览》《 松霭遗书》 等。此文中之庚戌,是乾隆五十五年,壬子,是五十七年,甲寅,则五干九年也。松霭作此时,《红楼梦》 始行世,上距康熙不及百年,故所云决然有可信者。盖笔证具存,为史料之最上选,而以比较同时之人,言同时之事,其近得真相,又远过于三百年后之摸索拟议。以予所知。晚近红学大师,无过孑民先生及适之,适之考证,尤博且精,惜此绝佳材料,乃未得寓目,不可谓非憾事也。然就周记而言,今日适之所考曹楝亭云云,不但无碍,更可互相阐明。盖小说家言,往往有两三层根据、而皆未可刻舟求剑。《红楼梦》 之根据,必有绝对为楝亭家事者,亦必有张侯家事者,此说殆最持平。周氏“约评”中,尚有数节可采者。一云:“钱竹汀宫詹云,金陇张侯故宅,近年已为章攀桂所买。章曾任江苏道员。”又一云:“李纨,为李守中女。按李廷枢,字守中,江宁人。顺治丁亥进士,官翰林,然宫裁必非守中女,或曾孙女耳。究之,总是半真半假,悟此方可阅此书。”又一云:“赵嬷嬷对凤姐说:贾府在姑苏扬州监造海船,修理海塘旧话,正为松江提督时事。凤姐云,我们王府里。也预备过一次,盖为王新命而言。案王新命潼川人,官至总督。”右三节中,第一节,章攀桂,即安园之慈来,已详前笔。后两节,确否不可知,要可备一说。而以半真半假读此书之一语,尤为破的。盖自来释《红楼》者,多病于拘泥文义,不知数百万言之小说,所影射者,决不止一人一事也。周先生能知此书半真半假,则其见解既高,言《红楼》属于张侯家事,度其耳目闻见,必有相当范围可信,惜未为条举耳。予意,张曹两家,当为戚串,两家故事,康乾间.江南士夫咸能道之,故周子童时.即抚闻各说。若使适之得见此手写稿,必可平添许多强有力之材料。

又曹之《楝亭图》,凡四大卷,禹之鼎等画,姜哀英等题,此物有人质子吾友张伯驹家,亦红学一珍秘,适之亦惜未见之。吴君闻久作旧都寓公,此稿或犹存北地也。

(摘自《 中央时事周报}第四卷第十三期.1935 年4 月13 日版)

前记侯府为张侯故第,因。忆周松霭先生有《红楼梦》 乃张侯暨曹楝亭家事之说,为撮周氏笔记之序,以质于世。比见报章,有谓予主张此说者。实则予仅举发此一段故事,傅知乾隆末年,读《红楼梦》者有此推测而已。此书所拟肖讽刺者,必不止一家一事,忆昔人有言其阐易理者,又有言其阐金丹大道者,与近有言其阐种族大义者,皆冥心戛造,羌无左证,起雪芹于九地,想亦瞠然,不特浅陋如予,莫能有一词之赞也。上月适之南来,谈及兹事,适之为言松霭清乾嘉间名儒,著有《杜诗双声叠韵考》,又知周序中所举一为八十回,一为一百二十回,因询周作序年月,予告以为乾隆五十九年,适之谓,此说信矣,非乾隆末年.不能见此百二十回之本也。惜周稿非予物,不获出以相证,因告适之以藏主姓名.此物度尚存北平。嗣忆箧中尚摘抄有周评若干则,今悉暴之,以供谈红学者之研究。

松霭先生原评,有云:“新正闭户不拜年,粗阅此书一过,元旦起,初三日午后毕.时从卢抱经学士借《十三经注疏考证》,约望后即寄还,缘急于 考证此书,无闲圈点也。”又有云。“看《红楼梦》 ,有不可缺者二,就二者之中,通官话京腔尚易,谙文献典故尤难。倘十二钗册,十三灯谜,中秋即景联句,及一切从姓氏上着想处,全不理会,非但辜负作者之苦心,且何以异于市井之看小说者乎?一笑!乙卯正月初四日。”又有云:“黛玉二字,未详其义,或云即碧玉之别,盖取偷嫁汝南之意,恐未必然。案香山咏新柳云,‘须教碧玉羞眉黛,莫与红桃作鞠尘’,此黛玉二字之所本也。我闻柳敬亭本姓曹,曹既可为柳,又可为林,此皆作者触手生姿,笔端狡绘耳。”又有云:“此书曹雪芹所作,而开卷似依托宝玉,盖为点出自己姓名地步也。曹雪芹三字既点之后,便非复宝玉口吻矣。”又有云;“林如海,即曹楝亭,案楝亭非科甲出身,由通政使出差外任,此日探花者,假也,曰兰台寺大夫者,真也。书中半真半假,往往如此。汉时兰台令史,主章奏。”又有云:“雨村授应天府,仍南京旧名,亦半真半假,下仿此。”又有云:“‘白玉为堂金作马’,金马暗用张赛故事。‘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案阿房宫下可以建五丈旗,隐语高也,高氏旗籍,故云‘住不下金陵’。”又有云:“十二钗册,多作隐语,有象形,有会意,有假借,而指事绝少,是在灵敏能猜也。若此处一差,则全书皆不可解矣,可见书贵善读,即稗官小说,莫不皆然,而况于经史子集哉。今略详其大概如后,金陵十二钗,又副册,第一晴雯,第二袭人,副册第一香菱,正册第一林黛玉,薛宝钗。然曹字《说文》作替,乃两株枯木,上悬一围玉带之象.不可真认为双木林也。第二元春,第三史太君。案放风筝者,高也,大海者,渤海也。史太君本不在十二金钗之列,然借以点湘云之姓,不可误认探春。第四史湘云,第五妙玉,第六迎春,第七惜春,第八凤姐,案诗中‘一从二令三人木’句,盖二令冷也,人木休也,人从月从也,三字借用成句而已。第九巧姐,第十李纨,第十一鸳鸯、第十二秦可卿。”又有云:“袁简斋云,大观园即余之随园。此老善于欺人,愚未深信。”又有云:“灯谜儿,宝钗‘楼檀镌祥一层层’,余拟猜纸鸳。第三句’虽是半天风雨过’,暗藏高字。宝玉‘天上人间两渺茫’,拟猜纸莺之带风筝者,黛玉‘騄駬何劳缚紫绳’,拟猜走马灯,至薛小妹怀古灯谜十首,第一《赤壁怀古》,拟猜走马灯之用战舰水操者,内‘徒留名姓载空舟’,暗藏曹字。第二《交趾怀古》 ,拟猜喇叭,末句,铁笛无烦说子房’,暗藏张字。第三《 钟山怀古》 ,拟猜肉。第四《淮阴怀古》,拟猜免。第五《广陵怀古》 ,拟猜箫。第六《桃叶渡怀古》,拟猜团扇。第七《青冢怀古》,拟猜批把。第八《马嵬怀古》,拟猜杨妃冠子白芍药。第九《蒲东寺怀古》 ,拟猜般子。第十《 梅花馆怀古》,拟猜秋壮丹。新正无事试为一猜,当日大家所猜,皆不是的,恐我所猜,亦未必是也,安得起诸美人而问之。”又有云;“如今兄弟,又自为曹唐再世了,唐诗人不少,而独及尧宾,可见作者之姓曹矣。’”又有云:“湘黛中秋联句,著书者多寓深意,如‘争饼喇黄发,分瓜笑绿媛’,争饼用高少逸事,见《唐书· 高元裕传》 ,分瓜二字,本段成式《戏高侍御诗》 。绿媛二字未知何本,观此联但用高姓事,则史之为高,明矣。此明明说老太太。分曹争一令借点曹字,‘骰彩红成点,传花鼓滥喧’,六博分曹,说般子,暗点曹字。传花事用南卓《羯鼓录》,参玉溪句,又暗点高字,所以黛玉称好也。‘宝婺情孤洁’,逗出宝字,所谓景中情也。‘药催灵免捣,人向广寒奔’,药催一联使事无迹。‘犯斗邀牛女,乘槎访帝孙’,犯斗乘槎又藏张字。吁!天下阅《红楼梦》者,俗人,与《金瓶梅》 一例,仍为导淫之书,能论其文笔之若何,己属难得,然亦究归于痴人说梦耳。试问此中秋夜即景联句,谁作郑笺者乎?盖此书每于姓氏上着意,作者又长于隐语瘦词,各处变换,极其巧妙,不可不知。”又有云:“南韶道张小姐欲与宝玉说亲。案南韶道张韶美,陕西武进县人,捐班。”又有云:“蘅芜庆生辰,鸳鸯于行令时戏对宝玉说;‘这教做张敞画眉’, 明明白白说张侯家事。”又有云:“两次看册,前后照应,至册中有个好像林字,便非真林字矣,此参活句。又见图上隐隐有个放风筝的人儿.余益信放风筝之非实事,所谓象形而兼会意,不过点高氏之姓也。”又跋云:“余作此记成以示俞子秉渊,亦以为确指张侯家事。翼日即集古作歌一首题之,包括全书,颇为剪绢蕃锦之巧,因录存于此。”诗有云;“金陵自昔擅繁华,况是通侯阀阅家。画戟东南开甲第,朱轮朝暮遇香车”云云。诗长不具录。案周先生评中,亦有头巾气,亦有望文生义处,然以去雪芹才数十年之人,有此手稿,故是极强有力之资料也。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