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论丛(2)

红楼论丛(2)

红楼论丛(2)

红楼絮语

傅恒事

乾隆五十五六年间,见有抄本《红楼梦》一书。或云指明珠家,或云指傅恒家。书中,内有皇后,外有王妃,则指忠勇公家为近是。(《批本随园诗话》 卷二)

和珅事

和珅秉政时.内宠甚多,自妻以下,内嬖如夫人者二十四人.即《红楼梦》所指正副十二金钗是也。有龚姬者,齿最稚,颜色妖冶,性淫荡,宠冠诸妾。……和少子玉宝,别姬所出,最佻挞。龚素爱之,遂私焉。……玉宝……有婢倩霞,容貌蛟好,… … 手洁白,甲长二寸许,… … 玉宝嬖之。龚姬嫉其宠,谗于和妻,出倩霞,下宝私往瞰之,倩霞断甲赠之,誓不更适他人,郁郁而死。……和府故多梨园子弟,……有贴旦名珍儿者,尤姣媚,… … 玉宝与结断袖之契,辄夜宿其家。龚姬廉知其事,大恨,… … 亟帅侍婢数十人,联灯列炬,潜出府后门,掩其不备。玉宝大惊,肘行以逆,叩头求免。珍儿伏地战栗,不敢仰视,龚姬叱令举首,烛之美,……竟与偕归,亦留与乱。是夜,龚姬以暴疾死。……按此,见护梅史《有清佚史》。龚姬,盖即袭人,倩霞,即晴雯,字义均有关合;而玉宝之为宝玉,尤为明显。(《 谭稼室笔记》 )

按.是说与记明珠家事说,臆想同出一途。不过托之明珠家事者,为康熙时之传言.安意和冲家事者,为嘉道后之理想。尔时朝士眼光,见如此繁华贵阀,非明和二氏不足当之;然康雍朝之为此说,或含有为是书韬晦之深意,乾嘉时之为此说,则无甚意识矣。当日查抄和珅巨案,惊动全国,而书中适有查抄之辜,成其附会也。况和珅查抄,在嘉庆三年,而是书已流播于乾隆中叶,其谬不待辩吴。(寿鹏飞:《红楼梦本事辨证》)

金陵张侯事

海昌黍谷居士周春松蔼甫《红楼梦随笔》,第一章《红楼梦记》 云:“乾隆庚戌(庚戌为乾隆五十五年.在程高两氏序印《 红楼梦》 之前一年)秋,杨婉耕语余云:‘雁隅以重价购抄本两部,一为《 石头记)八十回,一为《红楼梦》一百二十回,微有异同。…… ’壬子冬.知吴门坊间已开雕矣。兹苔贾以新刻本来,方阅其金。相传此书为纳兰太傅而作。余细观之,乃知非纳兰,而叙金陵张侯家事也。……按靖逆襄壮侯勇,长子倍定侯云翼,幼子宁国府知府云翰,此宁国荣国之名所由起也。… … 其曰代善者,即恪定之子宗仁也。 ……其曰史太君者,宗仁妻高氏也。……其曰林如海者,即曹雪芹之父楝亭也。… … 曹则何以瘦词曰林?盖曹本作彗,与林并为双木。作者于张字曰挂弓,显而易见,于林曰双木,隐而难知也。… … 贾雨村者,张鸣钧也,… … 官至顺天府尹而罢。… … 鸣谦(? ) 先曾被职,亦复正合。……”其第二章,《 红楼梦》 评例,第二章,《 红楼梦》约评,言黛下即碧辰之意,取偷嫁汝南之义。又言甄贾为贾氏甄妃之意…… ,又言李纨为李廷枢之女,江宁人。按周氏此说,… … 皆穿凿影响,鲜有确证,其书亦未出版,原写本现藏吴迂氏。(寿鹏飞《红楼梦本事辨证》 )

醇府事

地安门外,钟鼓楼西,有绝大之池沼,曰“什刹海”,横断分前海、后海。夏植莲花遍满。冬日结冰,游行其上,又别是一境。后海,清醇王府在焉。前海垂杨夹道,错落有致,或曰,是《石头记》之大观园。然余常登陶然亭,亭东数武,又有黛玉花军,其去什刹海,盖十里而遥,中间隔皇城,二说不知孰是?(《 燕市贞明录》)

萱案:《 红楼》 一书.所隐各事.虽真假参半,而大观园则决无是园。盖作者欲自写胸中之邱壑也,故园中途径,每多难索,位置亦复莽如,不过以意为之而已。后之指为醉邸者.殆指影其邸中故事,未必邸中园林之胜遂如此也。此则竟妄指什刹海以实之;至陶然亭,本有香冢,不知所由始.此更以点缀大观园之花家附会之,皆可喷饭。末云.去什刹海十里.中隔皇城,不知孰是.盖亦不能自决矣。腐儒妄谈.如是如是!

《 红楼梦》一书,…… 所指皆雍正以前事。宁国荣国者,皆赫赫有名之六王七王第也。二王于开国有大功,赐第宏敞,本相联属;金陵十二钗,悉二王南下用兵时,所得吴越佳丽,列之宠姬者也。作是书者,乃江南一士子,为二王上宾,才气纵横,不可一世,二王倚之如左右手,时出其爱姬,使执经问难,从学文字,以才投才,如磁引石,久之遂不能自持也。事机不密,终为二王侦悉,遂斥士子,不予深究。士子落拓京师,穷无聊赖,乃成是书以志感。京师后城之西北,有大观园旧址,树石池水,犹隐约可辨也。或曰:是书实国初文人,抱民族之痛,无可发泄,遂以极衰艳极繁华之笔为之,欲道满人奢侈而覆其国祚者。其说诚非无稽。试读第一回之诗曰:满纸荒唐言,……其言何等凄楚痛绝,则知其中有绝大原因,非游戏笔墨之自道身世者可比也。(徐珂:《清稗类钞》 六十七)

作者雪芹自述

胡适氏《 红楼梦考证》 ,始创是说,……谓书端探自忏悔之我,即是雪芹.谓甄贾两宝玉,均雪芹自为写照;贾甄两府,亦均曹家影子。书中贾政,即雪芹之父曹頫\;且考得雪芹名霑,其祖名寅,号楝亭,为江宁织造,曾接南巡驾数次,因即指为书中凤姐赵嬷嬷口中所述接驾事.其考证曹霑家世颇详,…… 原原本本,亦不失尚论作者之心。其攻击他说疵点,亦有可取。… … 若《 石头》一记,止为曹雪芹自述生平而作,则此书真不值一略矣!(寿鹏飞;《 红楼梦本事辨证》)

十六回,凤姐谈南巡接驾一大段.我认为即是康熙南巡,曹寅四次接驾的故事。……脂本第十六回,前有总评,其一条云;“借省亲事写南巡,出脱胸中多少忆昔感今!”这一条便证实了我的假设。我又曾说;赵嬷嬷说的,贾家接驾一次,甄家接驾四次,都是指曹家的事。脂本于本回“现在江南的甄家… … 接驾四次”一句之旁,有朱评云:“甄家正是大关键,大节目。勿作泛泛口头语看。”这又是证实我的假设了。… … 我用《八旗世族通谱》 的曹家世系,来比较… … 贾家世次,我当时指出贾政是次子,先不袭职,又是员外郎,与曹頫\一一相合,故我认贾政即是曹頫\。… … 脂本第二回,“皇上… … 赐了这政老爹一个主事之衔,令其入部学习.如令现已升了员外郎”一段之旁,有朱评云:“嫡真实事,非妄拟也。”这真是出于我自己意料之外的好证据厂。(胡适:《考证红楼梦的新材料》)

鄙意《 石头记》 原本,必为康熙朝政治小说,… … 后经曹雪芹增删,或亦许插入曹家故事,要未可以全书属之曹家也。(蔡元培:《石头记索隐自序》)

书中写的是贾氏.而作者却是姓曹。所以易曹为贾,… … 却有两个意思:(一)贾即假,言非真姓。(二)贾与曹字形极相近故。(俞平伯:《红楼梦辨》 下卷十七)

影《 易经》 《 大学》 (中庸》

《 红楼梦》首,读花主人论赞,短小精悍,余韵不尽,予最爱之,曾欲一考主人为谁,久未得其道,无意中翻旧书,转得评《红楼梦》者太平闲人之身世。闲人姓全,名卜年,山西平陆人,嘉庆辛未进士,太平其号也。闲人评《红楼》,好引经传为证.腐气逼人,未足称道,然有其批本后,刊本愈多,介绍之功,则又未可没耳。(恨水:《小说考微》十九》

萱案;各索隐家,惟影经书、谶纬,影《金瓶梅》三说,最为谬妄,其指隐经书者,皆腐儒所为也。盖腐儒迂拘,食古不化.脑中所有,惟此群经,骤见《红楼》 ,耳目一新,嗜之或不释手,又恐道学家以嗜小说讥之也,故强作解人曰:书中所影,皆《易经》《大学》也,读之庸何伤?此论一唱,几可齐《 红楼》 经传而一之,有是理乎?(昔有人喜读《水浒传》, 《金瓶梅》,谓其有《史记》 笔法,或驳之曰:何不通读《 史记》耶?与此颇同。)盖小说家脑中,决无悬一经书为标准而后落笔者;腐儒以己度人,遂强引经传入之,又不能自圆其说,以致牵强附会,多可解颐。由此妄指周姓,即为《周易》,王姓.即为坤卦,东南西北字,即为八卦,史姓,则野史之义。其实,周姓为诌,与湖州人同;王姓普通,当无所指;四方字样,何书无之?至于史姓,作者殆深恶太君之为人,故斥之为史侯之女。史侯者,故都俗谓粪夫曰屎猴也。而尤可笑者,第四十五回宝玉误社,李纨问凤姐以罚之之法,凤姐拟令罚之扫各人屋子地一节,评云:“此段皆演垢卦,盖扫地乃去垢,各人屋子,皆女处也,垢去土加女,非垢字而何钾使作者果为剥蕉抽茧之谜、不几于十重步障乎?使根本即非影(易),则评者不双.于梦吠乎?又第九回闹书房,秦锤和香怜弄眉挤眼一节.评有云:“而弄眉挤眼,乃是黛玉。”此等语,皆不知从何设想而来?又每回总评之末,往往有四六一段,如“因色生情,因情成妒,花能解语,无非曲念寄生;玉用屡蔑,立见誉成两段,袭即钗.钗即袭,居然两个夫人,云为黛,黛为云.同应一声呆子,究听《西游记》,谁寻疗妒魏,甚勿爱哥哥,早思刘老老,世人都有春灯谜,柯事空谈耗子精,既缴宝玉.请评黛玉。”(第二十二回末)此类总评.子文于事,皆无所发明,不过拾披数事,扭合成联,真不知用意安在?故吾尝谓:《红楼》 评语,仅十分之一可存,徐皆外道天魔,无中生有.颇欲以数月之力,尽删此类腐语而重印行之.为天下一大快事也。

谶纬

《 红楼梦》 一书,始于乾隆年间,… … 相传其书出汉军曹雪芹之手。嘉庆年间,逆犯曹纶,即其孙也。灭族之祸,实基于此。曾闻一旗下友人云:《红楼梦》为谶纬之书,相传有此说,言之凿凿,具有征引。(蔡愚道人:《 寄蜗残赘》 卷九)

按此说,殊无意义,与太平闲人评本,附会《 大学》正心诚意,《 中庸》 明明德之说,同其腐谬。又《金玉缘》评语,谓明《易》象,说更谬。(寿鹏飞:《红楼梦本事辨证》)

清礼亲王昭桂… … 《楝亭杂录》 卷六.记此事,有一段,说有汉军独石口都司曹纶者,侍郎曹瑛后也,(瑛字一本或作寅)家素贫,尝得林清故助.遂入贼党。… … 《寄蜗残赘》说,曹纶是曹雪芹之孙,不知是否根据《啸亭杂录》 说的?我当初已疑心此曹瑛不是曹寅.况且官书明说曹瑛是正黄旗汉军,与曹寅不同旗。… … 《 靖逆记》(兰簃外史纂,嘉庆庚辰刻)… … 第六卷,有曹纶传,记他家世系如下:“曹纶,汉军正黄旗人,曹祖金铎,官绕骑校,伯祖瑛,历官工部侍郎,祖城,云南顺宁府知府,父廷奎,贵州安顺府同知。廷奎三子,长绅,早卒,次维,武备院工匠,次纶,充整仪卫,很治仪正,兼公中佐领,升独石口都司。”此可证《寄蜗残赘》之说,完全是无稽之谈。(胡适:《 红楼梦考证》 )

按《 八旗通谱》 ,成于乾隆九年,凡旗籍之曾登仕版者,无论秩人祟卑,悉载其人。曹纶在嘉庆十八年,官独石口都司,且有成人之子,纶之年事.至少亦必在二十五岁左右,为乾隆季年生人,则其曾祖若祖之服官时代,至近亦必在雍正以前,例得纂入《通谱》,乃检阅谱中曹氏各户,悉无金铎及瑛等名;若谓纶以谋逆削籍,则谱成在先,犯事在后,乌能及之?… … 是曹金铎户族,尚自可疑,又何暇究曹纶是否雪芹后人也?(奉宽《兰墅文存与石头记》 )

影《 金瓶梅》

近人合肥阙铎霍初,作《 红楼梦抉微》,悉以书中情节影《金瓶梅》,以宝黛二人为影西门庆与潘金莲,徐亦多事附合。按此盖以淫书视《红楼梦》,而忘其卷首自居野史之意,故为此不经之评论。(寿鹏飞:《 红楼梦本事辨证》)

杂记上― 作者

一曹霑(雪芹)

康熙间,曹练亭为江宁织造,……其子雪芹,撰《红楼梦》 一书,备记风月繁华之盛,中有所谓大观园者,即余之随园也,明我斋读而羡之。当时红楼中,有某校书尤艳。我斋题云… … (袁枚:《 随园诗话》卷二)

萱案:此又误认人观园为真有,故更以“余之随园”附会之.其末.明我斋题红楼校书数语,皆不可解。然记作者为曹雪芹,当以此书为最早也。

《 红楼梦》 一书,……乾隆五十年以后,其书始传。相传为演说故粗明珠家事,以宝玉隐明珠之名,以甄(真)宝玉,贾(假)宝玉乱其绪,以开卷之秦氏为入情之始,以卷终之小青为点睛之笔,……曹雪芹实有其人,然以老贡生槁死牖下,徒抱伯道之嗟,身后萧条,更无人稍为矜恤,则未必非编造淫书之显报矣。(梁恭辰:《池上草堂笔记四录》 卷四)

萱案:卷终小青,亦今木所无。

雪芹既为曹楝亭之孙,楝亭名寅,号雪樵,而孙号雪芹。… … 或云,雪芹一字琴圃,似为避讳所改,则此疑可释。楝亭为工部尚书曹玺子.雪芹为楝亭孙,则曹玺乃其曾祖,为未尽之亲。吾乡故老常谈:… … 大司空玺,原名尔玉,弟名尔正,以诏旨笔误更名。雪芹作《石头记》,虚构宝黛诸名,是以曾祖之名,为押裘笔墨,……岂既已更名,便不讳乎?此疑不能释也。

英浩《长白艺文志初稿》 :《 红楼梦》,曹霑,曹字雪亭,内务府汉军正自旗人.官堂主事。(以上奉宽:《兰墅文存与石头记》)

《四松堂集》…… 有两首未刻的诗:(一)赠曹芹圃(注;即雪芹),… … 这诗使我们知道曹雪芹又号芹圃。……(二)挽曹雪芹(注;甲申); “四十年华付杳冥,哀旌一片阿谁铭?孤儿渺漠魂应逐,(注:前数月伊子殇,因感伤成疾。)新妇飘零目岂瞑。牛鬼遗文悲李贺,鹿车荷鍤葬刘伶。故人惟有青山泪,絮酒生当上旧坰。”这首诗给我们四个重要之点。… … (三)曹雪芹的儿子先死了,雪芹感伤成病,不久也死了。据此,雪芹死后,似乎没有后人。(四)曹雪芹死后,还有一个飘零的新妇。(胡适:《跋红楼梦考证》)

敬亭王孙… … 尝为《 琵琶行传奇》一折,曹雪芹(霑)题句有云;“白傅诗灵应喜甚,定教蛮素鬼排场。”雪芹为楝亭通政孙,平生为诗,大概如此.竟坎坷以终。敬亭挽雪芹诗有“牛鬼遗文悲李贺,鹿车荷鍤葬刘伶”之句。(杨钟羲:《雪桥诗话续集》卷六)

二 曹一士(谔廷)

同学马水臣(綗章)驾部,为余言:增删《红楼梦》之曹雪芹,本名一士。… … 今考曹一士,字谔廷.号济寰,亦号沔浦生,上海人,雍正进士,官兵科给事中,工诗文,有《四焉斋集》 ,惟未考得其有雪芹别号。……又考得一士于康熙季年未通籍时,入京假馆某府者十余年,所居与海宁陈相国比邻,然则与《樗散轩从谈》所云,某府西席某孝廉所作者适合,意即其人乎?且《樗散轩丛谈》亦云:雪芹为无锡人,且云雪芹为补后四十回之人,然则此书作者,必非… … 旗籍满臣,世代通显,感恩清室者所为;当必为明代孤忠,遗逸幽忧志士之所作。

马水臣氏既称雪芹为曹一士,因遍访厂肆,求一士所著《四焉斋集》 ,竟得一部,则乾隆十五年出版者,读之,知一士生于康熙十五年,年十五,补博士弟子,为名诸生者三十余年,雍正四年,领乡荐.八年庚戌,成进士,入翰林,乙卯,擢御史,……居谏垣一年卒,年五十九。中间年四十时,北游京师,假馆自给,正康熙五十五年,……诸皇子夺嫡剧烈时也。又十年,始举贤书,又四年.通籍,仍假旧馆,所云披阅《红楼》,盖在此十四年中。… … 马氏又言:闻之故老,某府西席,作《红楼梦》 既成,秘甚,后为居停所知,强索阅,孝廉惧获祸,尽旬日力,悉改原书,掩其事实,而后与之,若非指斥宫阉,何必如此?(以上寿鹏飞;《红楼梦本事辨证》)

萱案:此说仅可聊备一格,语多恍惚,殆不可信。

三  高鹗(兰墅)

《赠高兰墅(鹗)同年》 :“无花无洒耐深秋,洒扫云房且唱酬。侠气君能空紫塞,艳情人自说红楼。逶迟把臂如今雨,得失关心此旧游。弹指十三年已去,朱衣帘外亦回头。”注:“传奇《红楼梦》 ,八十回以后,俱兰墅所补。”(张问陶;《 船山诗草》 卷十六辛癸集)

《汉严卯斋书录》: “高鹗,字兰墅,一字兰史,籍内务府汉军镶黄旗,乾隆六十年乙卯,三甲第一名进士,授内阁中书.累仕至刑科给事中。”宽尝读其所为……《石头记序》.心识之。… … 是册… … 前集,题曰《 兰墅文存》,封面题曰“月小山房”。后集题曰《兰墅十艺》 ,最后一页有章曰“红楼外史”。“月小山房”,殆兰墅所居之名,“红楼外史”,则其别号也。山言月小,隐高字,史而红楼,实寄意于《石头记》。……卷首有无锡薛玉堂… … 五言诗二首,…… 诗云:“才士粲花舌,高僧明镜心。如何言外意.偏向此中深。不数《石头记》 ,能收焦尾琴。携将皖江去,山水和清音。”薛诗作于嘉庆丁卯腊月将之庐州司马任时也。……焦尾琴句,注谓汪小竹。(奉宽:《兰墅文存与石头记》)

张船山有妹,嫁汉军高兰墅(鹗),以抑郁而卒,见《 船山诗集》 。按兰墅乾隆乙卯,玉殿传胪,亦有诗才,世行小说《红楼梦》一书,即兰墅所为。余尝见其书,诗册有印曰“红楼外史”,则其人必放宕之士矣。(震钧:《 天咫偶闻》 卷三)

高兰墅,名鹗,乾隆乙卯进士。世所传曹雪芹小说,兰墅实卒成之,与雪芹皆隶汉军籍。(杨钟羲:《 雪桥诗话》卷九)

后四十回是高鹗补的,这话自无可疑。我们可约举几层证据如下:… … 第三,程序说,先得二十余卷,后又在鼓担上得十余卷。此话便是作伪的铁证,因为世间没有这样奇巧的事。第四,高鹗自己的序。说的很含糊,字里行间,都使人生疑,大概他不愿完全埋没他补作的苦心,… … 因为高鹗不讳他补作的事,故张船山赠诗,直说他补作后四十回的事.……俞平伯先生曾举出三个理由来,证明后四十回的回目,也是高鹗补作的,他的三个理由是:(一)和第一回自叙的话都不合。(二)史湘云的丢开。〔三)不合作文时的程序。这三层之中、第三层姑且不论,第一层是很明显的,《 红楼梦》的开端,明说“一技无成,半生潦倒”.明说“蓬牖茅橼,绳床瓦灶”, 岂有到了末尾说宝玉出家成仙之理?第二层也很可注意。第三十一回的回目“因麒麟伏白首双星”,确是可怪。依此句看来,史湘云后来,似乎应该与宝玉做夫妇,不应该此话全无照应。… … 其买何止史湘云一个人,即如小红.曹雪芹在前八十回里,极力描写,……这样一个重要人才,岂可没有下场?况且小红同贾芸的感情,前面既经曹雪芹那样郑重描写.岂有完全没有结果之理?又如香菱的结果,也决不是曹雪芹的本意,第五回的十二钗副册上,写香菱结局道;“… … 自从两地生孤木,致使芳魂返故乡。”两地生孤木,合成桂字,此明说香菱死于夏金桂之手。故第八十回说,香菱血分中有病,… … 可见八十回的作者,明明的要香菱被金桂折磨死。后四十回里,却是金桂死了、香菱扶正,这岂是作者的本意吗?此外又如第五回,十二钗册上,说凤姐的结局道;“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这个谜竟无人猜得出。… … 所以后四十回里,写凤姐的下场,竟完全与这“二令三人木”无关。… … 高鹗补《 红楼梦》 时,正当他中举人之后,还没有中进士,如果他补《红楼梦》 ,在乾隆六十年之后,贾宝玉大概非中进士不可了。(胡适:《红楼梦考证》 )

四 杂存

《樗散轩丛谈》云:《红楼梦》,实才子书也。或言是康熙间,京师某府西席孝廉某所作,巨家故间有之,然皆抄本。乾隆时,苏大司寇家,因此书被鼠伤,遂付琉璃厂书坊装订,坊贾借以抄出付梓,世上始有刊本。惟止八十回,…… 其四十回,不知何人所续,或谓高兰墅鹗所补,又谓无锡曹雪芹添补,皆无确据。洞庭王雪香先生,取此书加以评语,亦无出色。最可笑者:龙潭庵云友批本,共数百条.泛论迂谈,无理取闹,谓欲表作者之苦心,吾不信也。(邹强:《三借庐笔谈》卷十一)

以言时代,则《樗散轩丛谈》 谓,康熙间某府西席某孝廉所作,最为合理,证以兰墅乾隆五十六年序云,是书脍炙人口,已二十余年.由是岁上溯二十余年,己在乾隆三十年左右,加以雪芹十载之披阅,且脱稿后止有抄本,必不能立时流传.所云脍炙人口,必距其成书需若干岁月,而所影事实,又非即为作书之日之事,必又有相当距离年月,至迟亦必为康雍间时事而作,况书中有贾琏之名,琏为乾隆子端慧太子讳,当时应避,若成书在乾隆时,早应避琏字而不用。

吾意《 红楼梦》一书,原本既不分章回,必专写宫阁秘事,或尚信笔直书,近于野史.未必尽合小说体裁。后值文字之狱迭兴,虑遭时忌,讳莫如深,于是托之闺阿,故为颠倒事实,以乱人目,……改窜愈多,去事实愈远,… … 至雪芹而五次增删,体裁尽变,章回显分,惟情文之是取,致本事之愈漓.加以辗转传钞,后先异本.故于…… 影事,不甚完全真切,令读者难以揣测。… … 迄今二百余载,代远年湮,益难考求真相。……王梦阮《索隐提要》云:“意者此书,但经雪芹修改,当初创造。另自有人。”又曰:“揣其成书,当在康熙中叶,… … 至乾隆朝,事多忌讳,档案类多修改,《 红楼》一书,内廷索阅,将为禁本,雪芹先生势不得已,乃为一再修订.禅愈隐而愈不失其真。”钱静方《红楼梦考》结语云:“要之《红楼》一书,空中楼阁,作者由其兴之所至,随笔拈来,初无成见。即或有心影射,亦不过若即若离,轻描淡写。”皆为确切不磨之论。(以上寿鹏飞:《红楼梦本事辨证》)

萱案,寿鹏飞断定书为影射雍正夺嫡,故动言为康熙间时事,又最不信为曹霜雪芹所作,故强引曹一士以实之.皆一偏之见,尚不如钱静方“兴之所至”数语,为能道出小说家心事也。

杂记下― 版本

一  程伟元本

《 红楼梦》最初只有钞本,没有刻本,钞本只有八十回,但不久就有人续作八十回以后的《红楼梦》 了。俞平伯先生从戚本八十回的评注里,看出当时有一部后三十回的《 红楼梦》 (《红楼梦辨》 下卷),这便是续书的一种。高鹗续作的四十回,也不过是续书的一种,但到了乾隆五十六年至五十七年之间,高鹗和程伟元串通起来,把高鹗续作的四十回,同曹雪芹的原本八十回,合并起来,用活字排成一部,……从此以后,这部百二十回的《红楼梦》遂成了定本。……程伟元的活字本有两种;程甲本,是乾隆五十六年排印,次年发行的,程乙本,是乾隆五十七年改订的本子。程甲本最先出世,一出世来.就风行一时。……但这个本子发行之后,高鹗就感觉不满意,故不久就有改订本出来。…… 这个改本,有许多改订修正之处.胜于程甲本。但这个本子.发行在后,程甲本已有人熟刻了,初本的一些矛盾错误,仍旧留在现行各本里,虽经各家批注里指出,终没有人敢改正。{胡适:《重印乾隆壬子本红楼梦序》)

二 戚寥生本

上海有正书局石印的一部八十回本的《 红楼梦》.前面有一篇德清戚寥生的序,我们可以叫他作戚本,……这部书的封面上题著“国初钞本《红楼梦》 ”,又在首页题著“原本《 红楼梦》 ”。… … 这本已有总评.有夹评,有韵文的评赞,又往往有题诗,有时又将评语钞入正文(如第二回),可见已是很晚的钞本,决不是原本了。但八十回本已不可多见.戚本大概是乾隆时,无数辗转传钞本之中,幸而保存的一种,可以用来参校程本,… … 《红楼梦》 最初只有八十回.直至乾隆五十六年以后,始有百二十回的《 红楼梦》 ,这是无可疑的。(胡适:《 红楼梦考证》)

八十回的《 红楼梦》 ,在未刊行以前,经辗转传钞,本子极多,现在存的,只有戚本。戚寥生是浙江人《红楼梦》序上作德清.《进士题名录》亦作德清,《 戚氏家谱》作余姚),清乾隆二十四年己丑进士,比高鹗底科名,早了二十六年,距高本告成,早了二十三年.… … 看序上说,“乃或者以未窥全豹为恨,……”可见当时百二十回本,决还没有通行,…… 戚本底评和注,不知是谁作的?(第四十回末诗评,署立松轩),一注中引有一句,……“伏甄宝玉送玉”(第十八回,《仙缘》 戏目下注),… … 这很奇怪,……第二十一回,… 总评上说,“此回‘娇嗔箴宝玉’,……后回‘薛宝钗借词含讽谏’, … … 今只从二婢说起,后文乃直指其主。”… … 他既前后对提,可见宝钗所讽谏的,亦是宝玉。…… 叙凤姐事,可考见的,有这几条,……“后回,……‘王熙凤知命强英雄’。… … 但此日阿凤英气何如是也!”… … (第二十一回眉评), …… 第二十二回,… … 惜春谜下注(高本没有这谜), “公府千金,至缁衣乞食”.… … 写麝月始终随着宝玉,直到他出家。… … “闲闲一段儿女口舌,却写麝月一人。袭人出嫁之后,宝玉宝钗身边.还有一人,虽不及袭人周到,亦可免微嫌小弊等患,… … ”(第二十回注)……袭人是嫁蒋玉函的,…… 在宝玉……出家之前,… … 为宝玉所及见。… … “故袭人出嫁后云,‘好歹留着麝月’,宝玉便依从此话。”(第二十回注),……在第一回,“温柔富贵之乡”下注云;“伏紫芝轩。”… … 戚本……高本,都没有这个轩名,想… … 紫芝轩,总是宝玉所居。(俞平伯:《红楼梦辨》下卷十二)

三  雁隅本

若论版本,则雪芹增删,既经五次,是于程本外,应当尚有未定稿四本。黍谷居士所云,两抄本.八十回者,名《石头记》,百二十回者,名《红楼梦》 。雁隅购得时间,在乾隆庚戌以前,是较程高辛亥作序尚早数年,其时已有百二十回全本矣。此两本… … 外,如苏大司寇家藏抄本… … 为时当更早,即此已得四本,而近年有正书局出版之八十回本,… … 未知与上列四本有同者否。高鹗序中所云无定本者,已可知其所见不止一本矣,… … 况百二十回之… … 本,发见在兰墅辛亥作序之前数年,则可知兰墅断无补著后四十回之理矣。(寿鹏飞:《 红楼梦本事辨证》 )

四 脂砚斋本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 ,… … 这部脂砚斋重评本(以下称脂本), 只剩十六回了,其目如下:第一回里第八回,第十三回至第十六回.第二十五回至第二十八回,……第二十八回之后幅,有跋五条,… … 又一条云:“脂砚与雪芹同时人,目击种种事,故批笔不从臆度。”

《北平晨报》 “北晨艺圃”.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