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林黛玉进贾府》中王熙凤的语言描写

析《林黛玉进贾府》中王熙凤的语言描写

析《林黛玉进贾府》中王熙凤的语言描写

王熙凤

《红楼梦》这部不朽的作品,以它丰富的生活内容、深刻的思想意义和高超的艺术成就达到了中国古典文学发展史上的高峰。对于学生来说.如果在中学阶段没有读过《红楼梦》,就像外国人到中国没有去过长城一样的遗憾。高中《语文》第四册节选了《红楼梦》第三回,取名为“林黛玉进贾府”,目的是让学生对这一文化瑰宝有一个初步的了解。《红楼梦》的语言特点是“用意七分,下语三分”,如果我们不善于体察语言环境,细心去玩味,就无法领悟到作者深藏着的另七分用意,就不能充分领略到其高超的语言艺术。现以王熙凤的语言描写为例试析之。

    先看王熙风的出场语贾母她们正在谈话,“只听后院有人笑声”,说:“我来迟了,不曾迎接远客!”人未到,声先闻。这句平常的话看似无奇,可在这个特定的语境中却能看出王熙凤的特殊身份、特殊性格。在贾府,“个个皆敛声屏气,恭肃严整”,初来乍到的林黛玉也是“步步留心,时时在意”,因此听了王熙风的话,深为“这样放诞无礼”而“纳罕”。可贾母听了此话,并不生气,却是“笑道”:“⋯⋯他是我们这里有名的一个泼皮破落户儿”,“你只叫他‘凤辣子’就是了”。结合这些语境,我们不难看出王熙凤的尊贵身份和泼辣性格。

    再听听她见黛玉时说的一连串话。她的第一句话是赞美黛玉的相貌。赞美人相貌的话有很多种,如“你长得真美”“你标致极了”“你真是天下无双的美人”等。可这些话王熙凤均不用,而是说:“天下真有这样标致的人物,我今儿才算见了!,,这样说.效果好在哪里呢?请看:“天下真有这样标致的人物”——言外之意,以前还一直怀疑是不是有这样标致的人物!“我今儿才算见了”——以前从没见过!这哪里是一般的赞美,是赞叹,再确切地说,是惊叹,叹中有惊。而且似乎还是由衷的惊叹,因为她用了两个很有分量的词:“真”和“才”,将这惊叹表达得自然、得体,谁也不会觉得空洞肉麻。活脱脱一个语言大家!

    她的第二句话是:“况且这通身的气派,竟不像老祖宗的外孙女儿,竟是个嫡亲的孙女。”读者“听”了这话,可能要纳闷:明明是外孙女,为什么说不像,而硬要扯成嫡亲的孙女?这样说不是见外了吗?——看来这语言大家也并不厉害!可如果我们联系到特定的语境,就会发现她这句话的巧妙之处了。她讲话时,周围人物除了黛玉,还有和黛玉同辈的迎春、探春、惜春众姐妹,还有众姐妹的母亲邢、王二夫人。如果她竭力赞美黛玉,把黛玉捧上了天,那岂不冷落了贾府众人?而她这样表达,既高度赞美了黛玉,又把三春摆在恰当位置上,而不至于扬此抑彼。看来,她还是个心理学家,人际关系学专家!她深诸如何掌握住人际关系的平稳。她的良苦心机,八面玲珑的性格,可见一斑。日常生活中的一句话,竞深含了心理学、社会学意义。

    第三句话,则转喜为悲了:“只可怜我这妹妹这样命苦,怎么姑妈偏就去世了!”讲得好好的,怎么会突然转喜为悲呢?因为这个“心理学家”知道,姑妈去世不久,贾母痛失爱女,心里必定悲痛万分。她估计几句高兴的见面话之后,贾母该开始悲伤了,自己可不能只顾高兴,于是就抢在前头,转喜为悲,并且还要配以动作——用帕拭泪,以表心诚。可是,她因为“来迟了”,并不知道在此之前贾母已一次“大哭”,一次“呜咽”,此时“方略略止住”。因而贾母听了此话,不是“哭道”,而是“笑道”:“我才好了,你倒来招我。”还要她“快再休提前话”。看来这位“心理学家”失算了。可她并不慌张,并没有露出马脚,而是“忙转悲为喜”道:“正是呢!我一见了妹妹,一心都在她身上了,又是喜欢,又是伤心,竞忘记了老祖宗。该打,该打!”真是一个天才的表演家!真的忘了老祖宗了吗?当然不是,刚好相反,她一心都在贾母身上,唯老祖宗是从。其虚伪和机变逢迎的性格暴露无遗。下一步,是“忙携黛玉之手”,问她:“妹妹几岁了?可也上过学?现吃什么药?在这里不要想家,想要什么吃的、什么玩的,只管告诉我;丫头老婆们不好了,也只管告诉我。”仔细琢磨这句话,会发现两种口气在里头,一是热情,在贾母面前向黛玉大献殷勤;二是炫耀身份,与黛玉虽属同辈,口气却极像一个主人在对一个怯生生的孩子说话。

    这就是《红楼梦》的语言描写,看似平淡无奇,实则精妙绝伦。细细琢磨,会让你叹为观止,拍案叫绝。只是对王熙凤的描写才精妙吗?当然不是,就节选部分而言,林黛玉、贾宝玉的描写都很精彩;就全书来讲,作过精彩描写的人物就更多,达几十人。且据电脑统计, 全书所写人物男278人,女247人,共525人,作者对众多人物的描写绝不雷同。只要我们善于体察语言环境,细心玩味,就能汲取到文章的精华,领略到语言的精妙。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