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熙凤形象浅析

王熙凤形象浅析

王熙凤形象浅析

王熙凤

随着“红学”研究的逐步深入,已有不少研究者发现王熙凤形象在《 红楼梦》整体结构中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王昆仑是较早注意了这个问题的,他指出:《红楼梦》 “在家庭内部生活结构中少不得王熙凤这一根从屋顶直贯到地面的支柱.如果把王熙凤这一人物从书中抽了出去,《 红楼梦》 全部故事结构就要坍塌下来的.”① 在《红楼梦》众多的人物当中,王熙凤被公认为是最成功最生动的艺术形象之一王朝闻先生甚至认为,王熙凤比贾宝玉还要真实、生动,是《红楼梦》 中写得最活的一个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

总的来说,对于王熙凤的评论,大致有以下三种观点:

一种观点认为:王熙凤是封建地主阶级的代表人物,是一个曹操式的反面形象.因为她的人生哲学和道德标准与《三国演义》 里的曹操一样,“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

第二种观点认为,王熙凤形象是我国最早期的官僚资产阶级的雏形,甚至有人认为,王熙凤是我国最早的“先进青年”.因为她的行为“异常鲜明地体现了资产阶级产生以来就具有的劣根性”,即金钱与掠夺是它们的灵魂,是它们的“人性”.说王熙凤是“先进青年”,是因为她根本不尊“理”、不信“理”,也不孝,并且宜称“从来不信什么阴司地狱报应”.

第三种观点认为:王熙风是一个充满着矛盾性格的典型形象,是美与丑、善与恶、凶险与软弱、精细与粗疏、自强与自卑、毒辣与胆怯、远见卓识与鼠目寸光、单刀直入与委曲求全的结合体,是一个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

我认为这种观点既不拔高又不贬低这一人物形象,是一种比较切实、准确的看法.我们具体分析一下王熙凤这个人物形象:

1 .貌美,而内心丑多于美。王熙凤“丹风眼、柳叶眉”, “身量苗条,体格风骚”, “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作者曹雪芹通过《 红楼梦》 里其人物的口吻,对这一人物的具体形象作了深刻而概括的描绘:“泼辣货”、“凤辣子”,这是由贾母的口中所道出的;“这位凤姑娘虽小,行事却比别人都大呢。……少说些有一万个心眼子。再要赌口齿,十个会说的男人也说不过他呢… … ”,这是由周瑞家的口中所道出的;在贾珍的口里,也说她是“从小儿顽笑时就有杀伐决断,如今出了阁,越发历练老成了”;在赖升的口里,也说:“那是一个有名的烈货,脸酸心硬,一时恼了,不认人的!” ;她的心腹小厮兴儿对尤二姐更说出她的为人:“心里歹毒,口里尖快.”又说她:“嘴甜心黑,两面三刀,上头笑,脚底下就使绊子,明是一贫火,暗是一把刀”;甚至鲍二家的又称她是“阎王老婆”.在这些各不相同的口碑当中,无论说活的人对王熙凤是僧是爱,总括一句话,王熙凤是一个极其厉害的角色。

2 .非凡的决断,超人的才干。在贾府王熙凤是个炙手可热的有能耐的精明的管家奶奶,是大观园里的大忙人,忙得几乎到了“不可一日无此君”的地步。凭着贾母和王夫人这两辈的宠信,加上她本人的才干和逢迎有术,王熙凤成了贾府里很有权力的人物。荣国府是一个多事的大家庭.要管理好这上下有一百多口人的皇亲国戚宅邸谈何容易.府里面穷奢极欲的生活,挥金如土的耗费,豪奴悍仆的差遗约束;外面的侯门府弟、世谊通家、亲朋故旧间的婚丧嫁娶、喜庆寿诞、送往迎来繁文绍节的应酬等,这一大摊子事体,在凤姐管理起来,都能办得妥贴、周祥、合体、井然有序.她能左右一切,能生能杀.全书中主要人物如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等的命运,仿偶也都在她的掌握之中.那些伤害了她的“尊严”、触犯了她的利益,如贾瑞、尤二姐等人,只好作她的牺牲品.所以,有人评她“是作者笔下第一个生动活跃的人物,是一个生命力非常充沛的角色,是封建时代大家庭中精明强干泼辣狠毒的主妇性格的高度结晶品”。③

3 .复杂、矛盾的性格。这个王熙凤,也象许多成功的艺术典型一样,很难用一种什么具体的性格特征来概括她.她有时真情,有时假意;有时温柔恭顺,有时凶狠残暴;有时聪明机智,有时糊涂愚蠢,有时才能卓绝,有时心劳力拙;有时“恍若神仙妃子”,有时又象落魂夜叉.她的情感乃至整个灵魂都经常处在相互矛盾之中.作者对凤姐这一人物性格的刻画塑造,特别是在她的鼎盛时代,可以说是达到了相当高的程度。作者通过她的言行,生动、准确地刻画了人物性格。比如:通过她协理宁国府秦氏丧事的情节,反映了她最喜揽事、卖弄能干的性格;通过她初见林黛玉和利用刘姥姥作贾母消遣工具这两段情节,反映了她虚伪、机警、善观风色、巧于趋奉的性格;通过在铁槛寺受贿,以及逼死鲍二家的、害死尤二姐、整死贾瑞等情节,作者更是用高度集中的语言反映了她仗财依势、贪利心狠、凶残恶毒、草菅人命的性格.

中国古曲小说在《 红楼梦》 之前,真正有血有肉的具有丰富个性的人物形象为数不多.“美则无往不美,恶则一善俱无”,大量存在的是脸谱式的人物.而曹雪芹笔下王熙凤的性格则打破这一模式,王熙凤的性格集善恶美丑于一身,带有深刻的矛盾性.例如:王熙凤给宝黛恋爱打边鼓;资助大观园的寺庙;劝开正在排植宝玉丫头的倚老卖老的李嬷嬷;对贾环的管教,对探春庶出身份的同情;对晴雯反讥行为的暗助;对司棋情事败尽并无畏惧之意、“倒觉可异”的超然;对窘困的邢岫烟的帮扶,对社会底层贫苦农户刘姥姥的周济和对很有点办事能力但限于资格不得出头的丫环小红的提拔等等……所有这些行为,尽管具体情况相当复杂,但无论如何,这些都是好事,体砚了她性格中美的、善的一面.正是在这种善恶美丑的对立统一的描写中,展现在读者面前的是一个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

以上这些事实,都可以说明王熙凤的性格中,的的确确有“可恶之处”, 但不可否认还存在某些“可爱之处”. 她的充满着矛盾的性格,就是通过她的性格的“可爱之处”中有“可恶之处”及“可恶之处”中有“可爱之处”反映出来的.真所谓善在恶之中,恶在善之中,美在丑之中,丑在美之中.

总括以上所言,王熙凤这一丰满、生动的人物形象,是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是书中任何其他形象所不能替代的.的确,从王熙凤性格的成长和发展的情况中,我们可以了解到,王熙凤生长环境是典型的:她出生在“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的江南四大门阀之一的家庭,她出嫁到贾府,这又是一个高大门第、安富尊荣的封建大家庭;她还有声势煊赫的叔叔王子腾作她的后援.这种典型的环境所给予王熙凤的鼓励和支援是极大的.王熙凤的性格也是典型的.正所谓,没有那个封建杜会末期的宗法大家庭,也就没有王熙凤这个形象;没有王熙风这个形象,也就不能更好地反映出那个封建大家庭里的一切罪恶.

王熙凤这一典型的艺术形象,有其极深刻的社会意义。作者曹雪芹从他生活着的十八世纪中叶中国封建社会所谓的“雍乾盛世”的景象背后,深刻地感受到了这个杜会不可挽救的土崩瓦解,怀着痛绝无比、哀伤无限的,合情,记录了象征着整个封建社会的大家庭― 贾府由盛而衰的实况作为这个大家族的女管理家― 王熙凤,她的一生命运正好伴随着贾府的整个衰亡过程.在十二钗中,没有哪一个人象她那样与整个贾府的命运重合得那么完整、那么紧密,而且每在关键之处都起着重要作用。在她身上,凝聚着贾府统治者所具有的重要特征,她是残酷、阴险、泼辣、腐朽的封建势力的化身。她毁灭了他人,也毁灭了自己.

作者把凤姐比作冰山上的凤凰,其中包含着对她本人的赞美与她所处环境之险恶的暗喻,更表明了同情与感叹之意。他写出了王熙凤的罪恶,但更写出了只有在这样罪恶的社会条件下才有的罪恶,只有在这样的社会,这样的罪恶才足以把王熙凤置于死地.透过这些罪恶我们可以看到更深一层的是对整个社会的揭露与批判.这个社会毁灭了一切美好的东西,也扭曲了一些美好的东西.这种种扭曲加速了美好事物毁灭的速度.

尽管王熙凤作为贾府的管家是整个封建统洽者的一员,与整个封建杜会的利益是一致的。但是如同中国封建社会中每一个受着族权、夫权双重压迫的女子一样,王熙凤也被人统治,公公、婆婆、丈夫以及整个社会的礼法、制度掌握着她的命运。等到一切旧的矛盾冲突得以总爆发,她终于被公公、婆婆、丈夫休弃,落人封建社会妇女同样的悲惨的结局.

由此可见,王熙凤是封建大家庭的执权者,又是封建大家庭的被压迫者,她利用手中的权力欺压人,又被族权和夫权两重大山所压;她“吃”儿也被人“吃”.作者就是在这样一个人吃人的污蚀的环境中,提炼出王熙凤这样一块带有瑕疵的美玉.如果《红楼梦》 的人物中缺少了这一形象,我们要看到包孕着滔天罪恶的封建宗法社会制度下,勾心斗角的尖锐场面和人吃人的现象反映到如此强烈、具体、准确、生动,是不可能的。

通过阅读和分析《 红楼梦》 这部伟大的古典文学名著,我们可以看出: 雪芹塑造王熙凤这个人物形象.是倾注了他的极大的感情的。作家忠实于表现客观的人生,不过分夸大她的性格的丑恶内容,而是尽量挖掘着这种丑恶的对立面,通过多侧面的双向逆反的描写,树立了这个性格的立体,使读者有“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之趣。事实上,在《红楼梦》 里王熙凤的性格,正说明着她是曹雪芹写“人”艺术的最成功的典范.恰恰是由于这种性格,使我们对王熙凤发生了极其浓厚的兴趣。许多读者都是这样,在“恨凤姐、骂凤姐”的同时,又是“不见凤姐想凤姐”.

最后,我以凌解放先生的一句话作为结束语:王熙凤“并不是什么‘穿心烂果’,而是象一只长着丑陋甲壳的菠萝。不得不承认它有丑的一面,但更不能因为丑就否认它是上乘佳果”。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