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熙凤小论

王熙凤小论

王熙凤小论

王熙凤

王熙凤,更通行的名字叫凤姐.作为艺术形象,可以说是《红楼梦》里塑造得最成

功的一个人物。她在哪里出现,哪里就会有笑声,那里的气氛就会立即活跃起来;曹雪

芹真个把凤姐写活了!不仅如此,就其复杂性、丰富性、真实性和生动性而言;即使在

整个中国文学史乃至世界文学史上也是罕见的。她与安娜,卡列尼娜、包法利夫人等世

界著名妇女形像可以相媲美而毫不逊色。

    我们先看一看凤姐出场时的精彩表演吧:

    一语未完,只听后院中有笑语声:说:“我来迟了,没得迎接远客!”黛玉思付道

:“这些人个个皆敛声屏气如此,这来者是谁,这样放诞无礼?”心下想时,只见一群媳

妇丫环拥着一个丽人,从后房进来。这个人打扮与姑娘们不同,彩绣辉煌,恍若神仙纪

子,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譬,结着朝阳五凤挂珠钗;顶上级着赤金盘缡缨络圈,身上

穿着缕金百蝶穿花大红云缎窄褃袄,外罩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

一双丹凤三角跟,两弯一柳叶掉梢眉,身量苗条,体格风骚: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

启笑先闻。黛玉连忙起身接见,贾母笑道:“你不认得她,她是我们这里有名的一个‘

泼辣货’南京所谓‘辣子’。你只叫他‘风辣子’就是了.......”黛玉虽不曾识面,听

见她母亲说过:大舅贾赦之子贾琏,娶的就是二舅母王氏的内侄女,自幼假充男儿教养

,学名叫做王熙凤。黛玉忙赔笑见礼,以“嫂”呼之。王熙凤携着黛玉的手,上下细细

打量一回,便仍送至贾母的身边坐下,因笑道:“天下竟有这样标致的人儿!我今日才

算看见了!况且这通身的气魄,竞不像老祖宗的外孙女,竟是嫡亲的孙女儿似的,怨不

得老祖宗天天嘴里心里放不下,只可怜我这妹妹这么命苦,怎么姑妈偏就去世了!”说

着便用远路才来,身子又弱,也才劝住了,快别再提了。”熙凤听了,忙转悲为喜道:

“正是呢!我一见了妹妹,一心都在她身上,又是喜欢,又是伤心,竟忘了老祖宗了,

该打,该打”又忙拉黛玉的手问道:“妹妹几岁了?可也上过学?现吃什么药?在这里

别想家,要什么吃的,什么玩的,只管告诉我;丫头老婆们不好,也只管告诉我。”黛

玉一一答应。一面熙凤又问人:“林姑娘的东西可搬进来了?带了几个人来?你们赶早

打扫两间屋子,叫他们歇歇儿去。”

    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神形兼备的活生生的凤姐儿!她的形像,她的神态,她的

地位,她的气势,她的性格乃至灵魂,一刹那间全显露出来了。而且是未见其形,先闻

其声,先领其神。她那一番精采地表演,更是八面玲珑,有声有色,令人绝倒。她的眼

睛、嘴巴处处在黛玉身上,而她的心思却时时为贾母一人:既讨黛玉的好儿,又向贾母

承欢邀宠。她看贾母的眼色,忽悲忽喜,“转悲为喜”,简直是一位超级演员。脂现斋

读到这里,情不自禁地喝彩道:“第一笔,阿凤三魂六魄已被作者拘走了,后文焉得不

活跳纸上!”

    是的,一个完整的活生生凤姐儿先已藏在作者心里,写出来自然是跃然纸上的。 曹

雪芹对凤姐儿这个人物,是从多侧面、全方位、立体式地进行塑造的,是从四面八方来

写的,她是贾府的女“总理”,这种特殊的地位和身份;使她与贾府的主仆上下,男女

老少,各色人等,发生广泛的错综复杂的关系,甚至与宫廷宦官、衙门官吏、寺庙僧尼

也有来往。这就又使她处在各种矛盾冲突的漩涡中心,使她得到充分地表现;同时,她

的性格也就从四面八方得到映照;这是凤姐儿这、人物形像写得特别成功的根本原因。

    还在凤姐未出场之前,作者就借冷子兴之口向读者这样介绍她:“模样又极标致,

言谈又爽利,心机又极深细,竟是个男人万不及一的。”后来,周瑞家的向刘姥姥这样

描绘她:这凤姑娘年纪虽小,行事比是人都大呢。如今出挑得美人儿似的,少说着只怕

有一万心眼子,再要赌口齿,十个会说的男人也说不过他呢。

    作者用画家的鼓染法,先画出这个人物的大致轮廓和主要特征,使读者心里隐然有

一阿凤在;然后再通过一次次的具体描绘,使凤姐儿这一形像更加丰富饱满,栩栩如生

    曹雪芹对凤姐儿这个人物,可以说既爱又根:爱她的才与貌,恨她的德与行。所以

对她既有赞扬,只有鞭挞。这种复杂的思想感情和爱憎态度,集中地体现在为她所写的

“判词”和“曲子”中:

    凡鸟偏从末世来,都知爱慕此生才; 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 聪明误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生前心已 碎,死后性空灵。家富人宁,—终查个

,家亡人设备 奔腾。枉费了,意悬悬半世心;好一似;荡悠悠三 更梦。忽喇喇似大厦

倾,昏惨惨似灯将尽。呀!一 场欢喜忽悲辛。叹人世,终难定!

    在这里、我们明显地感觉到,作者对凤姐儿的聪明才智的欣赏,对她悲剧命运的惋

惜和同情;这是无须讳言的。然而曹雪芹是个伟大的现实主义作家—,他是严格演照生

活的本来面貌去描写的。照他的说法就是,“俱是按迹循踪,不敢稍加穿凿,至失其真

。”所以他在塑造凤姐儿这一形像时,总是让她行其当行,言其当言,想其当想;而作

者对她的态度,则是爱其当爱,憎其当憎。正因为这样,—凤姐的形像既生动又逼真。

    聪明能干,是王熙凤的主体性格之—。曹雪芹用许多笔墨描写她这一性格特点。她

作为贾府的“女总理”,地位显赫,但也责任重大。要管好“三百余口人,一天也有一

二十件事,竟如乱麻一般”的贾府,谈何容易!府内穷奢极侈的生活,挥金如土的耗费

,豪奴悍仆的差遣约束等等;外面皇亲国戚的贺吊应酬,亲朋故旧的婚丧嫁娶、喜庆寿

诞,侯门府第的送往迎来,繁文缛节等等,这一大摊子庞杂琐碎千头万绪的事体,都要

由她处理、过问、决断。她是贾府里的大忙人,忙忙的几乎到了:“不可一日无此君”

的地步。脂砚斋曾这样批道:“纸上虽一回两回中或有不能写到阿凤之事;然亦有阿凤

在彼处手忙心忙矣。”忙则忙矣,然而凤姐管起来,无论大事小情,里里外外,都是井

然有序,妥帖周详。

    凤姐的理家才干,在“协理宁国府”的过程中,表现的最为充分。秦氏之丧,是贾

府的一件大事,也是很难办好的一件事。这对谁都是一次严峻的考验。贾珍想求凤姐协

理一个月,王夫人怕她料理不好,被人见笑,未便答允;贾珍道:“若说料理不开,从

小儿大妹妹玩笑时就有杀伐决断,如今出了阁,越发历练老成了。婶娘……只看死的分

上吧!”那凤姐素日最喜揽事,好卖弄能干,今见贾珍如此央她,心中早已允了;又见

王夫人有活动之意,便向王夫人道:“大哥哥说得如此恳切,太太就依了吧。”我们可

以想见凤姐当时心痒难尽,跃跃欲试的心态。

    面对“里头着实不成个体统”的局面,凤姐首先是“理出个头绪来”对宁府情况了

如指掌的凤姐,一下子就瞅准了存在的弊端:“头一件就是人口混杂,遗失东西;二件

,事无专管,临其推诿;三件,需用过费,滥支冒领;四件,任无大小,哭乐不均;五

件,家人豪纵,有脸者不能服约束,无脸者不能上进。——这就是宁府的风俗。”此时

凤姐虽尚未理事,已能看出她的厉害了。

    宁国府都总管赖升,闻知里面委了凤姐,因传齐同事人等说道:“如见请了西府了

的琏二奶奶管理内事,倘或她来支取东西,或是说话,小心侍侯才好。每日大家早来晚

散,宁可辛苦了一个月,过后再歇息,别把老脸面扔了。那个是有了名的烈货,脸酷心

硬,一时恼了,不认人的!”凤姐人未到,威风已经过来了。第二天一大早,就“走马

上任”,并宣布“施政纲领”道:“既然委托了我,我就说不得要讨你们嫌了。我可比

不得你们奶奶好性儿,诸事由得你们。再别说‘这府里原是这么样’的话,如今可要依

着我行,错我一点儿,管不了谁是有脸的,谁是没脸的,一例清白处理!”她针对宁府

的五种弊端,采取了“承包责任制”,做到是有人办,物有人管,活有人干,各司其职

,忙而不乱;加之他软硬兼施,“打一儆百”,各色人等愈加谨慎小心,不敢怠慢。把

那本是乱糟糟的宁府,治理的十分整肃。“于是宁府中人才知道凤姐厉害。”凤姐见自

己危重令行,心中十分得意;挥霍指示,任其所为;惟我独尊,旁若无人。办理丧事,

已是很忙,她又管着荣府的事,“到了宁府里,这边荣府的人跟着;回到荣府里,那边

宁府的人又跟着。凤姐虽然如此之忙,只因素性好胜,唯恐落人褒贬,故费尽精神,筹

划的十分整齐,于是合族上下无不称叹。”     写到这里,凤姐的干练能力已经表现的

相当充分了;然而曹雪芹并未到此止笔,他又用烘云托月之法,进一步突出凤姐这位“

脂粉队里的英雄”:

    这日伴宿之夕,亲朋满座,尤氏卧于内室,一切张罗款待,都是凤姐一人周全应承

,合族中虽有许多妯娌,也有言语钝拙的,也有举止轻浮的,也有羞口羞脚不惯见人的

,也有俱贵怯官的,越显得凤姐飒爽风流,典则俊雅,真是“万绿丛中一点红”了。

    “王熙凤协理宁国府”一回书,集中表现了她那出色的管理组织才能。脂砚斋于此

处批道:“写凤姐之珍贵,写凤姐之英气,写凤姐之声势,写凤姐之骄大。”王熙凤这

种管理才能,在贾府里确实是出类拔萃的,不但是尤氏、李纨、邢夫人、王夫人所望尘

莫及,就是贾政、贾珍、贾琏这些“须眉男子”,也是搪乎其后的。仅此一点,凤姐即

可不朽。

曹雪芹还通过日常生活细节,描绘和刻画她的“心机又极细深”,足智多谋的个性特点

。这个“少说也有一万个心眼子”的凤姐,为人处世、时时处处都是以“我”为中心。

有利的事,她先抓尖;不利的事,她远远避开,或者推到别人身上。林黛玉刚到贾府那

天,王夫人说该拿出两个缎子衣料给黛玉做衣裳。凤姐马上就说:“我倒先料着了,知

道妹妹这两日必到,我已经预备下了。”脂砚斋在此处批道:“余知此缎阿凤并未拿出

,此借王夫人之语机变欺人处耳。”邢夫人为贾赦讨鸳鸯做妾,让凤姐去说和,凤姐觉

得此事不妥,但谏而不听,于是随风转舵,自己先躲起来,让“邢夫人”自己去“碰钉

子”,果然,那愚蠢的邢夫人中了计,碰了鸳鸯的“软钉子”,又碰了贾母的“硬钉子

”。特别是第六十七回“苦尤娘赚入大观园 酸凤姐大闹宁国府”,把凤姐的心机、狠毒

、泼辣,表现的淋漓尽致。她一方面用花言巧语,假意殷勤把尤二姐骗得滴溜转,对她

言听计从,感激不尽,跟她回到了大观园。在贾母和众人面前逞贤良;与此同时,她又

使人挑唆张华告状,只叫她要原妻。又俏命旺儿“务将张华致死,剪草除根,保住自己

的名声。”安排已定,便去大闹宁国府,把尤氏骂得狗血喷头,“揉成了面团儿”。接

着借秋桐之刀杀死尤二姐。凤姐这一系列恶行,由于筹划周密,想得周详,能够通行无

阻,步步按其设计实现,且做的点滴不露,显示了她女奸雄的“大智”。br然而,权利

对于凤姐,正如对一切人一样,也往往起着腐蚀作用。聪明和才干也是这样。聪明过度

,反被聪明误;才干用得不是地方,反而会起更坏的作用。凤姐本是个私心极重、贪欲

极强的人。随着权力的日重,威望的日高,那种“凭是什么事,我说要行就行”的个人

专断和胆大妄为就越来越严重,那要占有一切的私欲也就越来越强烈。她想尽法儿弄钱

、攒“体己”:她把仆人的月钱放高利贷,从中谋取暴利;贾琏与鸳鸯商量把老太太的

金银家伙偷出来以应急需,请她说句话,她开口就要二百两的“回扣”;为贪图三千两

银子,她害死了张金哥及其未婚夫,而她却心安理得。作者以谴责的口气写道:“自此

凤姐胆识愈壮,以后所作所为,诸如此类,不可胜数。”《圣经》里说:“通向地狱的

路是滑的,门是阔的。”凤姐就是这样一步步向着地狱的路滑去。贾瑞调戏凤姐,自是

“衣冠禽兽”,惩治一下也是应该的;但凤姐为什么一定要把他治死呢?无非是这个“癞

蛤蟆”想吃她的“天鹅肉”,冒犯了她这位贵夫人的威严;尤二姐对她自然是一种威胁

;但她用巧言花语,阴谋诡计骗取“苦尤娘”,然后又百般虐待, 借刀杀人,逼迫至死

,其心毒手辣,令人发指!凤姐是一条美丽的毒蛇。

    贾琏的小厮兴儿在“演说荣国府”时,对凤姐作了既简明概括,又生动形像的评论

    他心里歹毒,口里尖快。……如今合家大小,除 了老太太、太太两个,没有不恨他

的,只不过面子 情儿伯他。皆因他一时看得人都不及他,只一味哄 着老太太、太太两

个人喜欢。他说一是一,说二是 二,没人敢拦他。又恨不的把银子钱省下来了,堆 成

山,好叫老太太、太太说他会过日子。殊不知苦 了下人,他讨好儿。或有好事,他就不

等别人去说, 他先抓尖。或有不好的事,或他自己错了,他就一 缩头,推到别人身上

去;他还在旁边拨火儿。…… “嘴甜心苦,两面三刀”,“上头笑着,脚底下就使绊

子”,“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他都占全了。

    兴儿的这番评论,其特点是通俗、形像、生动、知底细、有新意,是带有总结性的

评论。这小子为了讨好尤二姐,故意贬低凤姐,夸张的成分是有的,但基本上符合事实

    总而言之,凤姐就是这样一个人:既美且才而又贪婪狠毒。她是一个复杂而又丰富

、真实而又生动的真人、活人。是她那个时代孕育和培养出来的“罪恶的天才”。她的

美与才给她的罪恶投上了一层光辉;她的恶德恶行难以使她变得百分之百的恶,因为她

的恶难以掩盖她的优点。

    凤姐这个艺术形像将永远辉煌灿烂!它给人的启示也会是非常深远的。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