诉衷情之薛宝钗的自白书——叹前生

诉衷情之薛宝钗的自白书——叹前生

诉衷情之薛宝钗的自白书——叹前生

薛宝钗

一把冷香一断肠,伪心错意复谁怜?

                                                                                                                              ——题记

曾经,我初到贾府,你叫我宝姐姐,万般的尊重,无声的距离:你口中的客套,我心底的烙印——你我之间注定的命运;

曾经,我大家闺秀的端庄赢得满堂喝彩,也嬴得你片刻的倾倒——可惜,你轻轻一眼——只一眼,便牵动她的泪滴,你的疼惜——为她,不动声色,喧嚣的人群,我的心已然冷却,笑容一秒的僵硬,无人会知悉。

曾经,我昼掩门来,珍重芳姿,却不知为谁。淡极一生,幸换得一句花更艳,人知;愁多一世,终见玉碎有痕,谁怜?

曾经,胭脂洗出了秋芥影,欲上青云,几多寂寥,谁识?

曾经,冰雪招来了露砌魂,晚来风急,几许冷清,谁解?

曾经 ,挣扎起一句“ 几曾随逝水,岂必委芳尘”,问天;道一声“万缕千丝终不改,任它随聚随分”,泪已成雪,结冰心底,寒止三日,说与谁听?终被韶华笑“蘅芜本无根”。

曾经 ,我幸嫁有情郎,换取君一场“ 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 ”,竟是徒招艳羡。      说什么举案齐眉,相敬如宾?  却到底是一场“百年孤独”,倒底意难平。早知道我拥有你不是幸福,在你我相识最初.咽下读不懂你柔情的伤,我一个人默默等待孤独,等待着最终的孤独 ——苦等造化,造化弄人!果真是哭笑两不得!徒留那一分诗才作七分伤,一句词映衬一碟血!

曾经,我明里暗中劝你用心仕途,明知徒招无趣也无怨悔——我如此这般无私心,终于离了你的心。你只道我仕欲心重,心内庸俗,只是“人食五谷成其俗”,人微言轻本常情,若不是生在豪门,哪来你如此的娇养?追名逐利,确有自取其辱之嫌;只是微土草芥,又如何免辱于人世间?“眼前道路无经纬,皮里春秋空黑黄”,谁愿在这险恶世路疲于奔驰?熟知“悔将夫婿觅封侯”的前车之鉴,却要坚守停机之德,谁料想,我也怕落个“飘零君不知”的下场呀。都道是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谁知不过虚壳,早亡的父亲,懦弱的母亲,差强人意的兄长——百善孝为先的社会,我吟一句“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就真的那么罪不可恕么?人,是活在现实中的,不只是为自己而活,身体是灵魂的载体.生存不能解决,灵魂将附在哪里?精神,需要物质后盾。我不是野心家,不是女权主义者,名利权势,不是我本意,用心其中,只因为这虚虚实实的家势家境,只不过想要一份安定,想在人前争一个伴你一生的权利,你可曾知道?

     曾经的曾经,你只知她为你守了一生痴,你只道你为她招了一身病,可曾料想——我也为你惹了这一身病?!我是独立,我是坚强,我也是一个需要人疼需要人爱的弱女子呀!我伪心错意,一把冷香一断肠——我以冷面掩饰热心,隐匿起千般爱意,为谁,又复有谁怜?这人世间,哭笑都谁解?冷暖只自知!

   你终于还是只爱她,醒来梦中喊的都是她的名字。我努力地做着她的替身,终究没能将她代替。早知道终究陌路,只好诉一声好想好好爱你泪如雨注!我终于明白了你的客套 ,不语亭亭,认命地看那天日又昏去------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