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宝钗的“颂圣诗”

薛宝钗的“颂圣诗”

薛宝钗的“颂圣诗”

薛宝钗

 荣国府的大小姐、贾政的大女儿贾元春,被皇上“晋封为凤藻宫尚书加封贤德妃”,这在后宫三千粉黛中,大约只相当于皇帝老儿的“N奶”而已。但贾政一家已是五体投地、感激涕零了。贾政跪在女儿面前含泪奏道:“臣,草莽寒门,鸠群鸦属之中,岂意得征凤鸾之瑞。”一家子忽然都变成了鸟纲动物。又说,“今贵人上锡天恩,下昭祖德,此皆山川日月之精奇,祖宗之远德钟于一人,幸及政夫妇。”只是贾元春回家探亲这么一件事,也已是“今上启天地生物之大德,垂古今未有之旷恩”,由此可见,荣国府对元春归省该有多么重视了。

    

    就为了元春归省这样一个探亲仪式,贾府大兴土木、大肆铺张、无边糜费、无尽奢华,打造了“大观园”这个精品工程。从今天的眼光来看,这个工程是典型的“献礼工程”、“面子工程”、“腐败工程”。这个耗费巨资、奢侈豪华的工程,只为了元春仅仅不到一天的省亲与视察。以致于元妃本人不止一次地叹道:“太奢华过费了”,并强调指出,今后“不可如此奢华糜费”。

    

    大观园启用之日,正是贾元春省亲之时。在一系列省亲仪程之余,贾元春临时召开了一个以大观园题咏为主题的赛诗会。在这个诗会上,虽然元妃娘娘自谦道:“我素乏捷才,且不长于吟咏,……今夜聊以塞责,不负斯景而已。”毕竟身份所系,于是,抛玉引砖,先题一绝云:

    

    衔山抱水建来精,

    

    多少工夫筑始成。

    

    天上人间诸景备,

    

    芳园应锡“大观”名。

    

    且说这大观园题咏,本为“应制体”所限,且为“颂圣诗”所拘,所以,参加诗会的所有成员都必须突出这一点。不知是为贾妃的谦虚所感动,还是为创作体裁所束缚,排在前面的,迎春、探春、惜春、李纨诸人的作品,应当说,都相当不理想,不论“旷性怡情”,或者“万象争辉”,还是“文章造化”诸题,或绝或律,均只局限于“名园”、“楼台”、“山水”、“景物”之类的老生常谈。排在后面的,无论是林黛玉的“世外桃源”还是她为宝玉捉刀的“杏帘在望”,就诗而论,自然比前面诸作高出一筹,且宝玉还因“杏帘在望”一首而遭到贵妃娘娘的格外嘉许。然则,黛玉的这两首,虽然也提到了“盛世”与“宫车”,也有“何幸邀恩宠,宫车过往频”这种礼节性的赞誉,但其赞颂的重点,却放在了自然山水与世外仙境。应当说,宝玉的三首,“有凤来仪”、“蘅芷清芬”、“怡红快绿”,写得不错,但与前面诸首犯了同样的错误,那就是太没有政治意识。好在同胞姐弟,并无大碍。

    

    在诗会活动中,应当特别指出的是薛宝钗小姐,她的高度的“政治意识”,为此次诗会增色不少。也许这与宝钗小姐的经历有些关系。首先,她出身于“皇商”家庭,不仅受到专门的正统教育,而且对利益算计同样精通;其次,她此次随母进京,原本是为皇宫备选,以冀“充为才人赞善之职”。从其出身到追求,都与“皇”字有关。而此次与皇妃近距离接触,皇妃的尊崇、高贵、显达,她不免心生艳羡之情,“虽不能至”亦“心向往之”。正因如此,即使在这虽然规模不大但“规格”甚高的诗会上,她就会轻车熟路地高举起“主旋律”的创作旗帜。

    

    请看宝钗小姐的这首“凝晖钟瑞”。她不惜堆砌歌功颂德的奢华辞藻,刻意粉饰庄严隆重的省亲氛围,既表现了对皇室贵族的诚惶诚恐,也流露出对皇室生活的向往之情。首联称,大观园建在帝城之西,直接受到皇上神奇光辉的笼罩(芳园筑向帝城西,华日祥云笼罩奇)。颔联说,喜庆黄莺从幽谷飞到高柳之上,以喻元妃出闺阁进封贵妃;时刻等待凤凰飞到竹林中来,喻指元妃回贾府省亲(高柳喜迁莺出谷,修篁时待凤来仪)。颈联谓,从贵妃游赏之夕,朝廷的文风便大为昌明;自元春归省之时,封建的孝道应更加隆盛(文风已著宸游夕,孝化应隆归省时)。尾联则以极为谦恭的口吻称颂元妃的诗才,说什么瞻仰了娘娘的非凡才华,我自惭形秽,怎敢再题咏呢(睿藻仙才瞻仰处,自惭何敢再为辞)?

    

    如果将这个诗会看作一个由什么领导主持的文化沙龙的话,那么,聚集在这个“沙龙”中的文化人,水平存在差距,档次也有不同,但尤以宝姑娘的拍马术最为独到、拍技最高。一首短诗,五言八句,不仅歌颂了皇上,讨好了贵妃,而且传播了圣道,弘扬了皇风,甚至最后又自轻自贱,直接奉承元妃的这首劣诗。在这次诗会活动中,只有她这篇作品,才真正体现了此次诗会的主题。至于薛姑娘来京路上,她哥哥如何打死冯公子冯渊,如何抢走了可怜的小英莲,贾雨村对其兄的罪责如何徇私枉法,都不可能出现在她的字里行间。

    

    皇家是不会亏待忠诚于他的臣民的。尽管黛玉的诗写得好(她为宝玉写的“杏帘在望”,被贵妃娘娘评为“四首之冠”),但由于她只注重了艺术标准,没有很好地体现“颂圣”之旨,在此后的种种待遇方面,就与宝钗拉开了显著的距离。比如,大观园分配住房,宝钗的“蘅芜院”,“五间清厦连着卷蓬”,而林黛玉的“潇湘馆”,却只有“小小三间房舍,两明一暗”。元妃赏赐的端午礼品,则更体现了娘娘的臧否。该书卷二十八,袭人为宝玉领回贵妃赐的“上等宫扇两柄,红麝香珠二串,凤尾罗二端,芙蓉簟一领”,并告诉宝玉:“你的同宝姑娘的一样。林姑娘同二姑娘、三姑娘、四姑娘只单有扇子同数珠儿,别的都没有。”开始宝玉还以为弄错了,但皇家的事,怎么可能出错?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