钗黛诗词与钗黛思想性格

钗黛诗词与钗黛思想性格

钗黛诗词与钗黛思想性格

林黛玉

《红楼梦》的主要描写对象贾史王薛四大家族,是诗礼簪缨之族,吟诗填词作赋自然是他们贵族生活的一项重要内容。作者针对这一点,极尽其妙地运用了以诗词进行艺术描绘的手法,塑造了众多鲜明生动的典型性格,再现了这个诗礼簪缨之族的生活景况,揭示了封建社会的本质。

全书诗词在四句以上者一百五十多首,其中涉及宝钗、黛玉的有三十余首。这三十余首除书开头部分的几首,是从作者角度(即以作者直接运笔吟作的形式),为点明人物性格、预示情节发展,以及进行肖象描写而出现的以外,绝大部分都是通过作品人物的活动(即以作品人物运笔吟作的形式),为突现人物的思想性格而出现的。这一部分诗词是为着描绘一种形象、塑造一种性格而创作的,加之作者艺术才能的超绝,因此每首诗、每首词都成为了一种典型思想、典型性格的高度概括,具有独特的艺术魅力,在作品中是不可分割的有机组成部分,节录出来也不失为精美的艺术珍玩。

宝钗、黛玉在《红楼梦》中,是一双同属封建社会的牺牲品而思想性格却又绝然对立的人物形象。黛玉反叛封建礼教,追求个性解放,宝钗则维护封建礼教,甘受其束缚;黛玉追求婚姻恋爱自由,宝钗坚信父母之命;黛玉蔑视功名富贵,宝钗则热衷科举功名;黛玉“尖酸刻薄小心眼儿”,宝钗稳重和平大方;黛玉纯洁天真,宝钗诡谲奸诈;黛玉孤高自傲,脆弱伤感,宝钗贤惠宽容,安分随时;黛玉是个坚持反抗至死不屈的叛逆者,宝钗是个信守三从四德唯命是听的闺秀典范。由于作者把这样一双处处绝然对立的思想性格,巧夺天工地熔铸到了钗黛诗词中,因而形成了钗黛诗词迥然不同的艺术风格和尖锐对立的思想倾向。

这种对立的诗风,在钗黛每次共同的吟作活动中,特别是在那些取同一题目描写同一对象的诗作中,都得到了生动体现。书中第十八回写宝钗、黛玉等众姐妹与宝玉一起,奉命题匾赋诗,以颂记元妃大观园省亲的盛况,便是一例。宝钗题匾是:凝晖钟瑞。意谓大观园日光(喻皇恩)凝结祥瑞聚集。黛玉的题匾却是:世外仙源。意谓大观园是人世之外的仙境。一个情态谄佞献媚逢迎颂圣,一个语气孤傲萧洒无视权贵,形成鲜明的对照!

宝钗的题诗是:“芳园筑向帝城西,华日祥云笼罩奇。高柳喜迁莺出谷,修篁时待凤来仪。文风已著宸游夕,孝化应隆归省时。睿藻仙才瞻仰处,自惭何敢再为辞?”前四句是通过赞美大观园来颂扬元妃。值得注意的是:诗一开头便用“芳园”二字!这二字原是元妃刚刚写完的题诗《大观园绝句》中,末句“芳园应锡大观名”的前二字,宝钗不失时机地摘取来用作了自己题诗的开头,谄媚之心可见!而“修篁时待凤来仪”,则是语意双关的承上启下句,把元妃的归省比作凤凰降临栖息,即赞美了大观园之美,又含蓄地颂扬了元妃。接下两句则直陈颂圣之意,说由于元妃的归省,使得大观园习文弄墨的文风更加浓重了,孝悌的教化也更加隆盛了。最后则用自贬以烘托的笔法,总括全诗颂圣之意说:当我恭谨地看到元妃那以超人的仙才而写作的《大观园绝句》后,实在为自己才学浅薄而惭愧,怎敢再作诗文!一副故作姿态的谦卑相!在这简短八句的诗中,宝钗竟用尽种种笔法献媚,这正是她向往与羡慕元妃生活的表现,也是她诡谲奸巧思想性格特征的生动体现。

黛玉的题诗是:“宸游增悦豫,仙境别红尘。借得山川秀,添来气象新。香融金谷酒,花媚玉堂人。何幸邀恩宠,宫车过往频。”诗的风格及思想倾向,与题匾“世外仙源”紧密相扣。开头一句仅淡淡地说元妃犚?巡幸,给大观园增添了快乐(而庚辰本此句作“名园筑何处”,则勉强应景之意就更少了)。接下一句笔锋陡转,说大观园竟如仙境般别离人世。表面似颂大观园如仙境之美,实则用意隐晦,含而不露地点明大观园乃是世外仙境,没有世上那些功名利禄的纷扰,为全诗定了基调。接下两句则形容大观园景致之美,笔调俊美清新,绝无宝钗诗那种借题颂圣的阿谀之气。再下两句是描写盛会的景况,花香助酒香,酒香拌花香,花香酒香融注一起;鲜花的娇媚映衬着玉堂人(喻元妃)的美丽,人和鲜花簇拥一起。最后用不卑不亢不置可否的反诘句,总括全诗,说在这世外仙境的大观园中,我们凭何幸运求得贵妃恩赐庞爱,致使宫车频繁到来?同样是八句诗,黛玉把笔锋集中到描绘大观园的美丽上,巧妙地避开庸腐的颂圣,表现了一种居傲不逊,无视权贵的气质,这与宝钗的谄媚嘴脸完全是针锋相对的。宝钗诗不乏文才,又加之极力颂圣,自然要博得元妃高兴。而黛玉诗却格调俊美,意境清新,因而也得到了元妃的赞赏,所以元妃看了众姐妹诗作之后,“称赏不已,又笑道:‘终是薛林二妹之作与众不同,非愚姊妹所及。’”(第十八回)同样受到赞赏,但原因却绝然不同。

在元妃省亲之后,钗黛的相对吟作活动,便是书中第二十二回所写制灯谜一节。由于元妃送来过节灯谜引起贾母兴致,便命众姐妹们作起灯谜来。黛玉制作一个是:“朝罢谁携两袖烟?琴边衾里两无缘。晓筹不用鸡人报,五夜无烦侍女添。焦首朝朝还暮暮,煎心日日复年年。光阴荏苒须当惜,风雨阴晴任变迁。”谜底是“更香”(古代夜间燃用计时的香,每燃尽一支为一更次)。宝钗制作一个是:“有眼无珠腹内空,荷花出水喜相逢。梧桐叶落分离别,恩爱夫妻不到冬。”谜底是“竹夫人”(古时于暑夏季节放置床上,用作取凉祛暑的竹笼,圆柱形,有孔中空,可以通风)。这两首灯谜是作者借作品人物自身之口,点明他们命运遭际的。更香那种朝朝暮暮焦首,年年日日煎心的情态,正是黛玉寄人篱下愁苦熬煎生活的生动写照。竹夫人那种秋冬被弃不用,不能同主人终年相处的景况,正是宝钗婚姻悲剧的深刻比喻。难怪“贾政看完,心内自忖道:‘此物还倒有限,只是小小年纪,作此等言语,更觉不祥。看来皆非福寿之辈。’”(第二十二回)这正好点明了钗黛等人所制灯谜的含义。

钗黛的第三次共同吟作活动,便是三十七回所写共结海棠诗社咏白海棠,取同一题目咏同一对象,表现了不同的诗风。宝钗的诗是:“珍重芳姿昼掩门,自携手瓮灌台盆。胭脂洗出秋阶影,冰雪招来露砌魂。淡极始知花更艳,愁多焉得玉无痕?欲偿白帝宜清洁,不语婷婷日又昏。”诗的前两句是说白海棠的芳姿特别惹人珍爱,因而白天还在掩门亲自灌浇。通过主人珍爱之情,烘托了白海棠之美。接下两句用比喻手法,含蓄委婉地描写白海棠在喷浇水后的美态,犹如方才洗去胭脂的美女,在秋日的台阶上投下淡雅娇美的身影。那洁白的花朵,又像似在露珠累累的台阶边,招来冰雪做它的精魂。这两句一写外表,一写内里,互相对称互相映衬。再下两句则用拟人笔法颂其娇美的丰姿,只有清淡到了极点才能知道洁白的海棠花十分艳丽:沾挂露珠的花朵,就像一位肌肤如玉的多愁美女一样,颜面上留着泪痕。最末两句继续用拟人化笔法,点出白海棠的品性:为了酬答主持秋事的白帝神,自应清洁;它默默地伫立着那挺拔秀丽的丰姿,不觉又到了一日的黄昏。总观这首诗,语意委婉费解,似可神会而难言传,用李纨的评价说就是 ?含蓄浑厚”,这正是宝钗思想性格的写照。书中第八回作者描写宝钗说:“看去不见奢华,惟觉雅淡。罕言寡语,人谓装愚;安分随时,自云‘守拙’”。两相对照,宝钗诗中所写白海棠的那种淡雅清洁、婷婷玉立、静默无言的情态,不正是其自身形象的自我描绘吗?

黛玉的咏白海棠诗却是另一番风度。黛玉的诗是:“半卷湘帘半掩门,碾冰为土玉为盆。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月窟仙人缝缟袂,秋闺怨女拭啼痕。娇羞默默同谁诉?倦倚西风夜已昏。”这是一首十分传神的诗作,字字句句都显现出一副娇弱俊美的神态。前两句从静、洁两个方面为赞美白海棠烘托气分,前句湘帘半卷门半掩,显示出一种似无人过往的静态,第二句说白海棠花落在花盆里外,一片洁白,似乎土也是冰碾成,花盆也是玉做的,突出了洁字。这就与宝钗不同,宝钗着笔在招引主人喜爱上,黛玉则着眼描绘其洁、静的环境。可见其兴趣爱好的不同。接下两句则用形象比喻的手法赞美它的洁白而刚毅的品格,好像偷得了梨蕊的洁白,借得了梅花的精魂。再下两句又用拟人化笔法描绘其娇弱的美态,那一串串袅娜的花枝,好像似穿着月宫仙人嫦娥为它缝制的精细的白绢衣袖,那沾挂着晶莹露珠的花朵,宛如闺房中悲秋的美女,正在揩拭泪痕。最末两句继续用拟人化笔法,描绘白海棠的姿容,那娇美怯弱默默无言的情态,似乎有满怀的知心话要说。可是能同谁倾诉呢?只有在昏沉的夜色里,倦怠地伴随着西风。这首诗语意清晰,正如黛玉的心地一样纯洁透明。诗中以萧洒流畅的笔调,借描写白海棠维妙维肖地映现出一副娇弱纯洁孤傲多愁的少女情态,这正是黛玉思想性格的自我描绘。李纨给这首诗的评价是“风流别致”。所谓风流别致,就是诗如其人,体现了与众不同的萧洒孤傲外柔内刚的思想品格。同样是描写白海棠,宝钗描绘出一副恬淡雅静婷婷玉立的形象;而黛玉却描绘出一副娇弱多愁外柔内刚的形象。做为正统思想很浓的探春,当然不欣赏后者,而欣赏前者。所以她把宝钗的咏白海棠推为第一,把黛玉的咏白海棠列为第二。宝玉却不赞成探春的评价,他说:“蘅(宝钗)潇(黛玉)二首,还要斟酌。”(第三十七回)

钗黛的第四次共同吟作活动,便是三十八回所写与众姐妹及宝玉等咏作菊花诗。菊花诗共十二个题目,宝钗选作了二个,黛玉选作了三个。宝钗作的第一首是《忆菊》:“怅望西风抱闷思,蓼红苇白断肠时。空篱旧圃秋无迹,冷月清霜梦有知。念念心随归雁远,廖廖坐听晚砧迟。谁怜我为黄花瘦,慰语重阳会有期。”诗的前两句点出忆菊的时间,正是西风劲吹,蓼红苇白,令人愁闷的深秋。接下两句便写清秋之际对菊花的追忆,旧日的花圃只剩下一道空空的篱笆墙,没有一点痕迹;往日菊花盛开的景况,只有在冷月清霜下,到梦中追忆。再下两句抒发忆菊时若有所失的心情,那颗怀念秋菊的心,似乎已伴随归雁而远去,只能清冷寂寞地听着捣衣声,迟迟坐在那里。最末两句以发出感慨收住全诗,谁能同情我为怀念菊花而消瘦?只有一句宽慰的话:来年的重阳节又有再会之期。这是十二首菊花诗的第一首,初看起来似乎雅淡无奇,但细细品味起来却是宝钗心境的流露。此时的宝钗已经深得了贾府上下人的欢心;这次菊花诗会本来是史湘云要做东道儿,而史湘云是贾府活老祖宗贾母的侄孙女儿,宝钗立即慷慨解囊,为史湘云筹办成了螃蟹宴兼菊花诗会,借机款待了贾母、王夫人、王熙凤等重要人物,喜得贾母夸她“细致,凡事想的妥当。”(第三十八回)宝钗何以事事如此用心?却原来在她的心中已经泛起了怀春的忧愁!诗中所抒发的梦忆秋菊、怀念秋菊那种怅惘愁闷之情,正是她急于考虑终身大事追求未来生活而产生的怀春愁怨的流露。心有怀春的愁闷,又逢迎贾母欢心,两者出于一个思想念头,因为只要贾母一句话,她就可以成为贾府至尊人物之一,忧愁即刻化为快乐与满足。“谁怜我为黄花瘦”套用李清照赠给丈夫的《醉花阴》一词中“人比黄花瘦”句,正是道出她心中隐密的点睛之笔。

宝钗的另一首是《画菊》。诗中前两句,是说提笔画菊出于一时兴狂,并非要在绘画上争胜比强。中间四句是赞美画技。末两句引典抒情,不要以为“采菊东篱下”才算有趣,把菊画贴在屏风上,也足以慰藉重阳节了。有趣的是这首诗在情调上竟变了样,第七句又套用陶渊明“采菊东篱下”的典,这对前一首诗所流露的怀春愁,不能不说是一种冲淡和掩藏。菊花诗会前一夜,宝钗对湘云说:“还是纺绩针黹是你我的本等。一时闲了,倒是把那于身心有益的书看几章,却还是正经。”(第三十七回)心中酝酿着强烈的怀春忧愁,表面还要装出信守封建礼教的正经,这正是宝钗思想性格的诡谲之处。

黛玉的第一首诗是《咏菊》:“无赖诗魔昏晓侵,绕篱欹石自沉音。毫端蕴秀临霜写,口角噙香对月吟。满纸自怜题素怨,片言谁解诉秋心?一从陶令评章后,千古高风说到今。”诗的前两句,是说自己面对菊花诗兴大发,无赖的诗魔终日侵扰自己,只得围绕篱笆倚着山石低沉地吟诵。接着两句是赞美咏菊,笔端蕴含着菊花的秀美临对清霜书写,口角含着秋菊的芳香对着明月长吟。下两句则借物抒怀,尽管满篇倾注着自己无限的愁怨,也只是自我倾泻罢了,谁能从这只言片语里理解我那悲秋的心?体现了黛玉由于寄人篱下,向往未来美满生活却又无人做主的孤独与苦闷。最后两句通过引典赞美菊花的品格,自从陶渊明吟咏赞美菊花后,菊花的高尚品格一直传颂至今。借物咏志,暗喻自己要像菊花一样迎着风霜,永葆高风名节,体现了一种傲岸不屈的精神。

黛玉的第二首是《问菊》:“欲讯秋情众莫知,喃喃负手叩东篱;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圃露庭霜何寂寞?雁归蛩病可相思?莫言举世无谈者,解语何妨话片时。”诗的前两句是为解题,我想讯问一下秋菊的情趣,大家都不知道,只好去问菊花自己。接下是四问叩题:您怀着孤高的品格、傲视世俗的态度,想同谁一起归隐?您也是百花中的一员,为何开花这样迟?您或在花圃中经受繁露,或在阶庭上经受严霜,该有多么寂寞?大雁南归了蟋蟀在病苦中呻吟,您可曾思念?这四句实际是借问菊而自问,借自问而抒怀,以暗喻笔法,表明黛玉对青春的珍爱和怀念,对理想生活无从实现的怨愤,对礼教束缚的不满,情绪哀怨而激烈。末两句收笔扣题,在问菊之后说,不要说世上没有可以谈心的知己,您若是懂得话语,咱们何妨谈论片时?这两句明显地表现了黛玉伤情多愁,然而无处倾诉的孤独与苦闷。总观本诗,通篇采用拟人化笔法,把菊花写活了!俨然一副孤傲寂寞满怀幽怨的贵族少女形象,这正是黛玉自己的身影。

黛玉的第三首是《菊梦》:“篱畔秋酣一觉清,和云伴月不分明。登仙非慕庄生蝶,忆旧还寻陶令盟。睡去依依随雁断,惊回故故恼蛩鸣。醒时幽怨同谁诉:衰草寒烟无限情!”诗的前六句集中写梦境,意思是说在秋色中篱笆边,菊花沉入凄清的梦境。在睡梦中,陪云伴月飘然欲仙,但却不是要学庄周化蝶,而是怀恋旧情,想找到陶渊明,重践往日情深意厚的约盟。那颗依恋旧情的心,正随着飞雁远去,却又被恼人的蟋蟀叫醒。末两句抒情,醒来后满腔幽怨向谁倾诉呢?举目无亲!只见一片衰草寒烟,蕴藏着无限幽怨之情。这首诗表面是写菊梦,实则是以拟人笔法写自己的梦中情,表现了黛玉心中蕴藏着强烈的爱情,却无人同情的苦闷。书中第二十六回写黛玉一觉醒来,长叹一声,引用《西厢记》中的句子说道:“‘每日家,情思睡昏昏!’”那睡昏昏时的心境,正像本诗特别是末两句所概括的那样。

总观黛玉这三首菊花诗,第一首借咏菊而咏志,第二首借问菊而自问,第三首借写菊梦而写自己的梦中情,情调哀婉忧伤沉抑,表现了黛玉心中燃烧着炽热的爱情火焰,却又举目无亲孤苦无靠的愁怨而怅惘的心情。此时宝黛之间已互相明确地表达了爱情自不必说,就是管家少奶奶王熙凤也早已借开玩笑之机,点破了内情:“你(黛玉)既吃了我们家的茶,怎么还不给我们家作媳妇儿?”(第二十五回)为此黛玉怎能不急呢?急而无用,自然产生愁苦和怨愤。这与宝钗诗中,因自己处境优越而表现的虽有忧而不怨、虽有愁而不悲,并且微露自信的情调,绝然不同。就三首诗的题目来说,也是互相配合的,先借咏菊而咏志,志不获展,又借问菊而自问,自问无结果,只得朝思梦想自我哀伤了,这正是黛玉思想情绪发展过程的自我概括。黛玉的心地宝玉是深深领会的,因此当李纨评价说:“《咏菊》第一,《问菊》第二,《菊梦》第三,——题目新,诗也新,立意更新了,只得要推潇湘妃子(黛玉)为魁了。”宝玉“喜的拍手叫道:‘极是!极公!’”正统观念浓重的探春自然不欣赏,所以她坚持夸宝钗说:“到底要算蘅芜君(宝钗)沉着:‘秋无迹’,‘梦有知’,把个‘忆’字竟烘染出来了。”(第三十八回)

黛玉夺了菊花诗魁,自然心情畅快,而宝钗未免要生妒意,接着由宝玉作咏蟹诗引起,钗黛也各自作了一首,言语中诗句里互相讥讽,十分有趣。黛玉见了宝玉的咏蟹诗后,提笔挥就一首是:“铁甲长戈死未忘,堆盘色相喜先尝。螯封嫩玉双双满,壳凸红脂块块香。多肉更怜卿八足助情谁劝我千觞?对兹佳品酬佳节,桂拂清风菊带霜。”这首诗一反菊花诗的格调,欢快通俗而流畅。首句把蟹壳蟹螫比作铁甲长戈,借赞美蟹至死未忘反抗斗争的精神,咏出了自己的心声。接下五句则以喜爱的心情,赞美蟹为人们提供块块香美味。末两句点出食蟹的时间和幽美环境,时置重阳佳节,面对桂花菊花香,更使主人欢悦。总之这是一首借赞美蟹而赞美反抗斗争精神的诗。作完后,宝玉正要喝彩,“黛玉便一把撕了,命人烧去,因笑道:‘我做的不及你的,我烧了罢;你那个很好,比方才的菊花诗还好,你留着他给人看看。’”这显然话中带刺儿,旁敲侧击宝钗的菊花诗没能夺魁。宝钗当然不能示弱,立即回敬,“笑道:‘我也勉强了一首,未必好,写出来取笑儿罢。’”说是取笑,实则骂得十分凶狠:“桂霭桐阴坐举觞,长安涎口盼重阳。眼前道路无经纬,皮里春秋空黑黄!酒未涤腥还用菊,性防积冷定须姜。于今落釜成何益?月浦空余禾黍香。”诗的前两句是破题,假借人们盼望重阳食蟹,引出所咏对象。以下六句则为指桑骂槐,假蟹而骂人。三句是说蟹不分道路纵横方向,一味横行。四句是说蟹嘴上不说心怀褒贬,但也是徒劳无益的瞎批评。五六句是说对待蟹这种东西要有恰当的处置手段。七八句则为蟹落釜供食而幸灾乐祸。据《国语、越语下》韦昭解:“蟹食稻”。所以这两句为灵活用典,意思是说:如今你落得个下锅煮的下场有什么好夊?呢?好处就是再无食稻的害人之物了,月下水边只剩一片稻香(禾特指稻)。十分明显,在黛玉笔下,蟹是受赞美的形象;而到了宝钗笔下,却变成了可恶而值得咒骂的形象。宝钗是信守封建礼教的,她所骂之人,当然是那些背离封建礼教、不走仕途经济正路的人,也就是那些追求思想解放、批评礼教束缚的人,包括一切反对封建制度的人,当然也包括统治者阶级内部那些不按封建礼教办事,恣意妄为,给封建制度带来损害的人。虽然不能说专为讥刺黛玉而作,但也不能说她所讥刺的人不包括黛玉,以及支持与赞美黛玉的人。这首诗在技巧上很妙,带有双关味道,不同思想境界的人,可以从不同方面去理解,都可以把它看成是骂自己要骂的人,所以宝玉看到第四句就赶紧说:“骂得痛快!”写完后,众人都说:“这方是食蟹的绝唱!……只是讽刺世人太毒了些!”(第三十八回)

钗黛的第五次共同吟作活动,便是七十回所写与众姐妹及宝玉等共作柳絮词。就书中情节发展来说,此时贾府已经内囊罄竭显出下世光景,大观园中众女子的悲惨命运也将陆续到来,这次柳絮词的吟作就是她们命运遭际的进一步概括和说明。黛玉作的一首是《唐多令》:“粉堕百花洲,香残燕子楼。一团团、逐队成球。飘泊亦如人命薄:空缱绻,说风流!

草木也知愁,韶华竟白头。叹今生、谁舍谁收!嫁与东风春不管:凭尔去,忍淹留!”上阕前两句引典说明柳絮到处飘落(粉堕、香残,借指柳絮飘落;百花洲,林黛玉原籍苏州的一处地名;燕子楼,相传是唐代尚书张建封为爱妾关盼盼建造于徐州市);三句描绘柳絮飘落的情态。四五句则用拟人化笔法抒情自况,那飘泊不定的柳絮,就像薄命人一样没有归宿,还空谈什么情密难分、才华出众!这两句十分清楚地倾泻了黛玉内心长久的积愤!书中第五十七回薛姨妈对黛玉的孤苦表示了一下抚慰,喜得黛玉立即要认她做娘,那心思是可想而知的,但却被宝钗当即就给搅黄了。接着薛姨妈又表示要建议贾母把黛玉定给宝玉,可是起身走后竟石沉大海,至此黛玉怎能不触景伤怀而发泄呢?下阕则更是借物抒情自况自叹!草木知愁、韶华白头,分明是慨叹自己因忧愁苦闷而致使青春早逝的悲哀:叹今生、谁舍谁收,简直就是明说自己一生孤苦无靠的悲惨。嫁与东风春不管,为套用李贺《南园》诗,“嫁与春风不用媒”句,点明自己满怀心事无人关照的悲苦孤独的境遇。凭尔去,忍淹留,借柳絮的随意漂泊无处逗留,道出了自己的命运就像柳絮一样无处寄托,表现了黛玉对未来生活的怅惘和失望。总观这首诗,格调凄恻悲苦,用大观园众姐妹的评价就是“缠绵悲戚”,这正是其菊花诗格调的继续和发展。

宝钗作的一首是《临江仙》:“白玉堂前春解舞,东风卷得均匀。蜂围蝶阵乱纷纷:几曾随逝水?岂必委芳尘?万缕千丝终不改,任他随聚随分。韶华休笑本无根: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这首词独出新意,在众姐妹的词作中,它是宝钗特殊地位特殊心境的凝聚和概括。上阕前两句描绘柳絮随风飘落的情形,不但形象逼真,而且格调轻快,在她看来东风是不偏不倚地对待了每片柳絮。这又与黛玉所写“一团团、逐队成球”不同,在黛玉眼中,那柳絮乱轰轰成团成队地搅在一起,格调浑沉,这是她们心境不同的表现。宝钗词的第三句是以比喻手法形容柳絮飞扬的情景,犹如成群结队的蜜蜂,又像似纵横排列的蝴蝶,四处乱飞。这句虽然也是写柳絮纷飞的情景,但与前两句格调依然是一致的,与黛玉“一团团、逐队成球”的描写,同样有着分寸、感情和格芰?的不同,而且具有承上启下的作用。四五两句是用反诘句否定柳絮的两种归宿,可曾伴随流水远去?又何必堕落尘埃之中?下阕则借阐明柳絮应有的归宿而表达自己的理想和决心。前两句是借赞颂柳絮不管情况怎样也不改变万缕千丝的情态,表达自己信守封建礼教、追求金玉良缘夫荣妻贵等理想生活的决心。以下三句则是更为明确地借柳絮以自况:春光啊,您不要笑我本是无根之物,我要凭借春风的力量,直上青云!深刻而生动地表达了宝钗要出人头地的极高理想和强烈愿望。那坚定的语气、明朗的笔调,充分显示了她的决心和自信!因为此时的宝钗已是协助李纨、探春代王熙凤理过贾府的家务内政了,对贾府人事遭际的认识已大非先前。同样由于这首词语意双关,如同她的咏蟹诗一样,不同思想境界的人,可以从不同方面去理解。特别是词中那坚定自信和爽朗的情调,不能不使被悲戚笼罩着心灵的众姐妹,为之一震,因而这首词一经写出,立即博得“众人拍案叫绝”,并推为咏絮词之尊,但由于她们前程的渺茫和心境的凄苦,还是不能不重视黛玉的词,所以接着便说:“缠绵悲戚,让潇湘子”。(第七十回)意谓宝钗词居首,黛玉词次之,但黛玉词的独到风格却又非宝钗词所能比。

综上所述可见,钗黛的不同诗风,是钗黛的不同思想性格、不同生活处境、不同命运遭际的表现。

除共同的吟作活动以外,宝钗的诗词便很少了,而黛玉尚有很多——做为寄人篱下处境孤苦的黛玉,通过诗词倾吐自己的心声,也确实是唯一可行的办法。这些诗在风格上,与上面所谈是完全一致的,或直抒胸臆,或借物咏情,或感怀伤叹,都是黛玉思想性格的揭示与概括。其中《葬花辞》、《代别离·秋窗风雨夕》、《桃花行》最值得重视。《葬花辞》,可以看作是林黛玉精神世界的集中揭示。诗中以丰富而奇特的想象、象征性的笔法、缤纷而暗淡的画面、忧伤而哀惋的情调,展示了林黛玉的复杂心里状态,表现了她对青春的无限热爱和对青春即逝的哀叹与惋惜;表现了她对美好理想的热烈追求和对理想不能实现的失望与悲痛;也表现了她对封建礼教残酷压迫的强烈控诉和无限愤恨,以及决不向黑暗势力屈服,永葆纯贞的坚强意志和坚持反抗斗争的顽强精神,总之它把一位封建礼教重压下的贵族少女的精神世界,完美地展现在了读者面前。《代别离·秋窗风雨夕》作于《葬花辞》后,诗中情调更加凄苦、颓伤、低沉,二十句诗连用十五个秋字,别出一格,生动地表达了黛玉预感命途多乖前景渺茫的悲哀。《桃花行》又作于《代别离·秋窗风雨夕》后,也是一首十分别致的抒情诗,只是情调更加低沉、悲惨,诗中以桃花、少女互相对比烘托,反复咏叹的笔法,表达了林黛玉眼见理想愿望正在落空,因而痛不欲生的悲哀和失望。难怪“宝玉看了,并不称赞,痴痴呆呆,竟要滚下泪来。”(第七十回)

尽管宝钗黛玉在思想性格上、诗风上有着如上的不同,但她们的命运却同样是悲惨的,她们都是封建礼教的牺牲品,她们的不同遭遇从不同方面证明,不管她们怀着怎样的思想和才华,却都不能避免被封建礼教和封建专制制度夺去青春和幸福!因此,就这一意义上说,她们的诗词可以看作是她们心灵的揭示,也可以看作是她们对封建礼教的控诉。当然所有这一切,都是以她们毕竟是《红楼梦》作者笔下的贵族小姐为前提的,她们的思想情感与劳动人民的思想情感,还终究不是一回事。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