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玉之死

黛玉之死

黛玉之死

林黛玉

林黛玉在那首有名的《葬花词》中, 曾提出这样一个使人极端费解的问题: “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依知是谁?”

    作为悲剧的女主角, 她是自然要死的;但那是什么时候?什么条件下?收葬她的又是谁呢?这都是些非常重要的问题,不然, 雪芹是不会让她早早提出, 并且还要一而再地加以强调。

    当那黛玉面对花冢, 感花伤己, 自悲自叹地一边哭, 一边低吟之时, 宝玉就在距她不远的山坡那面听着。开始, 他不过点头感叹, 但当听到“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啦”和“一朝春尽红颜老, 花落人亡两不知” 等句时, 就禁不住恸倒在山坡上了。《葬花词》固然句句感人肺腑, 但比较下来,毕竟还是这几句份量最重, 犹如惊雷掣电般地轰 着他, 使他不得不哭倒下去。显然, 这是通过宝玉的感知在强调黛玉刚刚提出的那个问题。

    但是到了第三十五回, 雪芹又精心地构思了这样一个细节: 正在为自己孤苦的身世暗自伤怀的黛玉从门外回来了— —

    不妨廊上的鹦哥见林黛玉来了, 嘎的一声扑了下来, 倒吓了一跳, 因说道: “作死的, 又扇了我一头灰。” 那鹦哥仍飞上架去, 便叫:“雪雁, 快掀帘子, 姑娘来了。”簧玉便止住步, 以手扣架道: “添了食水不曾?” 那鹦哥便长叹一声, 竞大似林黛玉素日吁嗟音韵, 接着念道: “侬今葬花人是痴, 他年葬侬知是谁?试看春残花渐落, 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专, 花落人亡两不知!” 黛玉紫鹃听了都笑起来。

    为了说明问题的重要, 连架上的小鸟都出来说话了。不难想见, 黛玉后来的死将是怎样的出人意料和不同凡响呵!然而后三十回已佚, 具体答案已无从看到了;不过借助前八十回的某些线索和暗示, 以及与此有关的几条脂批, 其基本轮廓还是大体能够勾勒出来的。

(一)

    要想找到问题的真正答案, 就必须首先弄清, 黛玉究竟死于何时; 是抄家前, 还是抄家后?抄家前自有凤姐贾琏处理, 就象高鹗续写的那样,但要是抄家后呢? ⋯ ···这是很难回答的,可也许正因为如此, 问题恰恰就出在这里了。然而不知怎的, 目前有关黛玉死的几篇文章,竟大都不曾明确涉及这一问题:它们不是把她的死设想在抄家之前,就是把抄家说成是性质不明的某种变故什么的。

    然而作为问题的关键和核心, 它是回避不得的。

    小说第三回, 有袭人劝黛玉不要为宝玉的摔玉举动而多心伤感的一段话 “姑娘快休如此, 将来只怕比这更奇怪的关活儿还有呢!若为他这种行止, 你多心伤感, 只怕你伤感不了呢。快别多心。” 就在这段话旁边, 王府本有这样一条批语: “后百十回, 黛玉之泪总不能出此二语。” (《新编石头记脂砚斋评语辑校》— — 以下简称《辑校》,第87页)

    曹雪芹的《红楼梦》总共是一百二十回。“后百十回”虽是一种笼统的说法, 不等于“一百二十回” 的确数, 但至少是指一百回以后。这条批语出现在第三回, 不妨来个一百加三, 就算一百零三回吧!选就是说,直到第一百零三回, 黛玉还是活着的。难道二宝这时还没有完婚?贾家还没被籍没?不可能,绝不可能。

    因为抄家后还有许许多多的故事内容: 如凤姐宝玉等人被拘狱神庙, 贾芸、小红、划姥姥等人,前去探望;元妃之死,贾赦被流放,贾雨村倒台;琏凤夫妻反目, 贾琏作践风姐,宝钗讽谏宝玉;宝玉丢玉、甄宝玉进玉、凤姐扫雪拾玉;袭人嫁蒋玉函,供奉宝玉;贾兰高中, 李纨之死;探春远嫁,惜春出家;妙玉南下,并在瓜州渡口遭劫;大姐儿落难,刘姥姥将其救往乡村,宝玉“寒冬噎酸韭,雪瘦围破毡”,“对景悼颦儿”和“悬崖撒手”, 等等.如许之多的人物和故事,共短短六、七回书所能容纳的么?所以很清楚,黛玉是活到了抄家之后的。

    也许有人会说, 尽管这种分析不无道理,但若仅凭这么一条批语,就得出上述结论,恐怕理由还嫌不足。那好,就让我们再看看如下的一组批语。

    第十八回,元妃省亲时点了四出戏:《豪晏》, 《乞巧》, 《仙缘》, 《离魂》。脂批说;这四出戏暗伏四件大事, “乃通部书之大过节、大关键”第一出“伏贾家之败” , 第二出“伏元妃之死” ,第三出“伏甄宝玉送玉” ,第四出“伏黛玉之死” 。(《辑校》330至33l页)

    既然这四出戏所伏的四件大事如此重要, 那么它们演出的先后,显然就是那四件大事发生的顺序了;如若不然,其“大过节”和“大关键”的作用,又何从谈起呢?所以这四出浅也明白无误地告诉我们:贾府被抄在先,元妃之爱继之,尔后为甄宝玉送玉,最后才是黛玉的死。

    这说明,黛玉固然也象晴雯那样早夭,但她从书中消失的时间却并不很早,而是也参与 或目击了诸如二宝完婚和贾府被抄一类的大事。作为小说的女主角, 她是不能消失得太早的:太早就没戏了。

.(二)

    清代抄家的惯侧是: 一, 逮捕犯官并拘禁其全部家属和家仆, 二,查封并设收其所有财产.如雍正元年,苏州织造李熙家被抄,全家两百余口悉数被拿;房屋被赏给大将军年羹尧,其余家产则估价抵偿欠银.到了雍正六年,曹家也被抄了,“所有房产什物,一并查清造册封固⋯⋯其房屋并家人住房十三处,共计四百八十三问|地八处, 共十九顷零六十七亩, 家人大小男女共一百十四口” ,都被赏给了继任织造隋赫德。(《红楼梦新证》第635回)

    由此看来, 贾府的被抄亦应大体如是。事实上, 并非犯官的凤姐宝玉等人被关进了狱神庙, 而到那里去探望他们的, 如茜雪、贾芸、刘姥姥等人(当然, 曾是恰红丫环的小红红也曾前去探望, 但她可能因与贾芸结婚而于抄家前就脱离了贾府)又全都是府外人。这说 他们阖家大小都无一例外地被拘禁了。

    然而黛玉并非贾家人, 是拘禁不得的, 但由于贾府被封, 她也就显然不能再在那里住了。那么这早已没了家的可怜孤女, 此时此刻又能到哪里去呢?

    恰好, 拢翠庵的妙玉也同她一样, 因非贾府成员, 且又是出家之人, 不得拘禁, 也同样必须搬出园去。同是天涯沦落人!在这样的情况下,一向关系还好的这两位苏州姑娘,会不会走到一起去,或者换句话说,身体和处境都较黛玉为好的妙玉,会不会把她也带到郊外的某家尼庵去呢?请看第七十回有关黛玉放风筝的小细节。

    黛玉牵着空中的那只美人风筝, 想放又有些舍不得, 说:“这一放虽有趣, 只是不忍。” 急于为姑娘放晦气的紫鹃听了这话,便向雪雁手中接过一把西洋小银剪子来,齐鬓子根下寸丝不留, 咯噔一声剪断,那风筝便飘飘摇摇, 只管往后退去, 不一会便展眼不见了。众人都说有趣, 唯有宝玉怅然不乐,说:“可惜不知落到那里去了,若落在有人烟处, 被小孩子得了还好, 若落在荒郊野外没人烟处, 我替他寂寞。……”

    这只风筝其实就是黛玉的化身,故王伯沆指出; “美人,黛玉也。” (《王伯沆红楼梦批语汇录》第774页)既然如此,那么它断线飞去, 以及由此引出的那段话, 不就是伏线或暗示么?雪芹是惯用这种“草蛇灰线” “伏脉千里”的方法的。象第七回中,周瑞家的送窗花给惜春时, 惜春正同水月庵的小姑子智能儿一处玩耍, 见了花便笑说: “我这里正同智能儿说,我明日也要剃了头作姑子去呢, 可巧又送了花儿来,若剃了头,可把这花儿戴在那里呢? ”惜春后来确实是作了尼姑: “可怜绣户侯门女, 独卧青灯古佛旁。” 故脂砚斋对此细节一再批示说:“闲闲一笔, 却将后半部线索提动”, “又伏后文”,“触景生情,透露身份”。 (《辑校》第158页)

    其实,要说明风筝的喻义,本无须这样旁证博引,而是只要接下去, 再看看探春是怎样放的就行了。

    探春的风筝是只凤凰, 见黛宝二玉的相继放走之后, 她也要放, 但就在这时:

    见天上也有一个风凰, 因道: “这也不知是谁家的”。 众人皆笑说:“且别剪你的, 看他倒象要来垃的样儿。” 说着,只见那风凰渐逼近来, 遂与这凰凰绞在一处。众人方要往下收线, 那一家也要收线,正不开交, 又见一个门扇大的玲珑喜字带响鞭, 在半空如钟鸣一般, 也逼近来。众人是道: “这一个也来绞了。且别收, 让把三个绞在一处倒有趣呢。”说着, 那喜字果然与这两个风凰绞在一处。三下齐收乱线, 谁知线都断了,那三个风筝飘飘摇摇都去了。

    假如把这个细节同第五回中有关探春命运的画图、判词,曲, 以及第六十三回她抽到的那支花签联系起来,谁都可以看出,三只风筝绞在一起,并同时断线飘向远方,说明探春不久就要远嫁海外作王妃去了。

    大家同在一块放风筝, 探春的风筝分明代表她本人, 困而对其未来作了最明瞭不过的兆示, 那么谁又能说黛玉的风筝不代表她本人,从而飘向郊外,不是一种暗示呢?因此这分明也是在说:在不久的将来,走投无路的黛玉, 虽情有不忍,却也不得不象那断线的风筝一般, 飘向郊外去了。

    但被迫流落到郊外的黛玉, 是否就一定随妙玉进了尼庵呢? “凹晶馆联诗悲寂寞” 回,划此作了肯定性的回答。

    那是中秋之夜,贾母带领阖家大小在凸碧山庄赏月。黛玉嫌这里人声嘈杂,就同一些人悄悄地离开, 到那依山傍水的凹晶馆联诗去了。她们总共联了四十二句,前二十一句说的是当晚的节日景象, 概括性地讲述了众人, 湘云不满意, 说: “又说他们做什么, 不如说咱们。” 于是接下去,便全是说她们的了。开始,她们也只是说自己的地面话动,不想后求诗思飞扬,竟忽的指向了头顼的星空:

    宝婺情孤洁, 银塘气吐吞。药经灵免捣, 人向广寒舞。犯斗邀牛士, 隶拦待帝孙⋯⋯ 寒塘渡鹤影, 冷月葬花魂。(为黛玉所作)

    这几句诗的喻义非同寻常: 黛湘二女在抄家之时和之后的活动, 以及她们最后的结局,实际都在这里了,故湘云尽管对黛玉最后那句诗拍手叫 好, 却也禁不住又转口叹道: “诗固新奇,只是太颓丧了些。你现病着,不该作此过于清奇脆谲之语。”而与此同时, 早在一旁偷听的妙玉也赶快站出来,说她们的诗都过于颓败凄楚了, “此亦美人之气数而有,所以我出来止住。”

    但这“冷月葬花魂”的谶语又到底是什么意思呢?第五十回, 宝玉从栊翠庵折取红梅回来以后的一首七律中, 有这样两句诗: “不求大士瓶中露, 为乞嫦娥槛外梅。” 大士和嫦娥都指妙玉, 这就意味着, 在大观园这个特定的小天地星, 妙玉是被视为嫦娥的。既然如此, 那么她所在的尼院不就是当然的广寒宫了么?所以黛玉“人向广寒奔”这句诗就不能不说明; 她后来是确实进了妙玉的尼院的。最终她就死在这孤寂而又清冷的所在, 故其诗的结局也就只能是“冷月葬花魂 了。

    黛玉在抄家后不得不依靠妙玉, 混迹在尼人中间, 过着一种非尼人的尼院生活, 这栊翠雇品茶一节中, 也是有伏笔的。第四十一回, 妙玉将贾母等人安排在东禅堂以后, 便将钗黛二人拉进了耳房。宝钗坐在榻上,黛玉“便坐在妙玉的蒲团上” ,接着吃茶时,宝钗甩的是葫芦般的瓟斝,而黛玉则又用了“形似钵面小” 的点犀盂。

    “钵” 和“蒲团”都是出家人的专用物, 一般只在寺庙中才有, 黛五不经意地使用了它们, 实际也是一种暗示;《红搂梦》里类似这样的例子是很多的。如袭人用了蒋玉函的大红汗巾子,后来不就嫁给了他幺?凤姐的女儿大姐儿甩柚子换了刘姥姥外孙板儿手中的佛手,结果两人后米也便成了夫妻;史湘云的婚配对象实与那对金麒麟有关, 所谓“因麒麟伏白首双星”, 同样,宝玉的玉被宝钗指使莺儿打的络子络上以后,他便怎么也逃不出她的天罗地网了。因此我们说:黛玉在栊翠庵坐蒲团和使用钵似的杯子表明, 无比凄苦而又孤寂的尼院生涯正在等待着她.

(三)

    原本无父无母而寄人篱下的黛玉, 竟又不得不寄居到尼院中去, 她是更加的孤苦无依了。

粉坠百花州, 香残燕子搂。一团团逐队成球。漂泊亦如人命薄, 空缝堪, 说风流.

草木也知愁, 韶华竞白头。叹令生谁舍谁牧?嫁与东风春不管, 凭尔去, 忍掩留!

    这首《唐多令》是写柳絮的, 作于第七十回, 却成了她现在最好的写照; “叹今生谁舍谁收?嫁与东风春不管, 凭尔去, 忍掩留!”

    对黛玉这种悲惨而又尴尬的处境, 宝玉是清楚的:

    都道是金玉良姻, 俺只念木石前盟。空对着, 山中高士晶莹雪; 终不忘, 世外仙姝寂寞林。叹人间, 美中不足今方信。纵然是齐眉举案, 到底意难平。

    “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一句,不仅再次说明,黛玉确实进了尼院,而且就在宝玉出狱后,也还依旧是住在那里的, 因为 “世外” 一词是针对扰扰世中对言的, 泛指尘网外的寺庙庵和桃花源一类的地方。《红楼梦》1982年新校本注释此曲时, 将“世外” 释为冥冥世界,说“贾宝玉婚后仍念念不忘死去的林黛玉” , 如何如何, 是完全错了的。

    林黛玉侨居庵院一事, 有关钗黛二女的判词,也是有反映的: “可叹停机德, 堪怜咏絮才。玉带林中挂, 金簪雪里埋。”

    “玉带林中挂” 的“林” 字有双重含义:“玉带林” 倒读, 谐音为林黛玉, 是姓林的林, 而“林中挂” 的林, 就是丛林的林了, 也就是僧尼聚集念经的地方。时此这整句诗, 就是林黛玉被迫不得已而借居尼庵的意思。

    一个是阆苑仙葩, 一个是美玉无瑕。若说没奇缘, 令生偏又遇着他, 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终虚化?一个枉自嗟呀, 一个空劳牵挂; 一个是水中月, 一个是镜中花。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 怎经得, 秋流到冬尽, 春流到夏!

    这首《枉凝眉》所写, 无疑就是宝黛两人最后的心态了。

    “一个是阆苑仙葩, 一个是美玉无瑕” , 不正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么? 可偏偏不能结合!“若说没奇缘, 今生偏又遇着他;若说有奇缘, 如何心事终虚化?” 不可思议、难以理解,然亦无可奈何了, 彼此之间, 就象那可望而不可及的镜花水月。但黛玉还依旧为宝玉泪流不止, 因为抄家之后, 宝玉始终都处于困厄之中, 使她放心不下。曾看过这部份佚稿的脂砚先生对此非常感动, 说 “所以绛珠之泪至死不乾, 万苦不怨, 所谓求仁而得仁, 又何怨?悲矣!” (《辑校》第88页)但眼泪毕竟是有限的, “怎经得, 秋流到冬尽, 春流到夏!” 于是就在春夏之交的落花时节, 终因泪尽而夭亡了。

    “到头来, 谁把秋捱过?则看那, 白杨村里人呜咽, 青枫林下鬼吟哦。” (《红楼梦十二支·虚花悟》)那整天在白杨村里呜咽的是谁呢?大概是宝钗吧, 因“空对着, 山中高士晶莹雪” 句表明, 二宝走妇从狱神庙获释后, 是住进了山村的, 至于在夜晚青枫林下哭吟的, 就非黛玉的柔魂莫属了。

    黛玉乃未嫁女, 生前寄依他人, 已属可怜, 死后谁又忍心看她遗尸他乡, 作个更加可怜的无依游魂呢?想必正是这个原因,妙玉才公然违背师父临终嘱她“不宜回乡” 的遗训, 而冒险送黛玉灵柩回苏州的吧。只是不知怎的,终于在瓜州渡口惨遭不幸: “到头来,依旧是风尘肮脏违心愿, 好一似, 无瑕白玉遭泥陷!” 。

    就在这年秋天,宝玉也终于到了尼腕,由于妙玉已扶柩南下,等待他的只是“落叶萧萧,寒烟漠漠”的凄楚景象了,这同当年潇湘馆那“凤尾森森,龙吟细细”的诗画境界,成了多么鲜明的对比呵。到此境地,追思已往,哪能不因魂断形销面生“情极之毒” 呢?所以他尽管有着一般人断难割台的宝钗之妻和麝月之婢,也终于还是“悬崖撒手”而出家为僧去了。

    宝黛妙兰玉的心是相通的,他们互为知己,亦可谓三生有幸,只是都太苦太悲了。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